×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里昂景点资料

景点介绍>>

景点资料

名城古今

法国继巴黎之后人口最多的城市要数里昂了,它位于法国的东南部,是座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特别是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人文遗产城市之后,它的地位就更加显著了。里昂旧城的最中心布满了中世纪的建筑和教堂,这就使它获得得了“拥有一颗粉红的心脏”之城的美称。

近来年,里昂在工商、交通和科教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发展,包括郊区在内,人口已达126万,成为法国仅次于巴黎的第二大都市区和经济文化中心,在国际上也享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国际博览会

现在,里昂仅次于巴黎,是法国第二大博览会中心,每年一度的国际博览会吸引三四十万人参观。在东南郊夏西厄的欧洲博览公园(Eurexpo)里,可以看到展览面积达7万平方米的十几个主题展馆。法国本土和海外省及海外领地的参展单位数以千计,也有从南非到中国、从布基纳法索到匈牙利的外国官方参展团。在博览会上,人们可以看到从微波炉到水力按摩浴缸等各种新式的产品,还可以品尝到不同的特色佳肴。对参展厂商来说,则是宣传自己的产品,谈判成交各种生意的好场所。

每年4月中旬,里昂都要举行规模盛大的国际博览会(Fo-ire
internationale),这个博览会的历史比里昂丝织业还要悠久。早在1420年,里昂就第一次摆开货摊,广招天下客商,进行交易。法王利用意大利的分裂,热情欢迎来自佛罗伦萨等地的流亡者——金融和商贸方面的行家。这样,里昂的博览会越办越红火,直到19世纪,繁荣依旧。可是在1882年时,博览会因故停办,直到1916年世界大战正酣时,才由法国政治家,当时任里昂市长的赫里欧出面恢复了此地富有传统的贸易博览会。

交通中枢

里昂迅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适中的地理位置与四通八达的交通。这座城市扼巴黎到地中海沿岸的主要通路,并可东到瑞士、意大利,南下西班牙,拥有高速公路、电气化铁路和内河航道,因而是法国东南部运输网的中枢。

最方便的交通工具莫过于高速火车(TGV),因为它班次多,速度快,能够直接到达市中心心。自从1981年欧洲第一条高速铁路在巴黎和里昂之间通车后,航空公司的生意便遇到严重挑战。乘飞机的旅客除花掉飞行时间外,还要往返两端的机场。算起来便不如乘2个小时的高速火车。

当然里昂东郊的萨托拉斯机场并不因高速火车而降低其重要性,这里仅国际航线就有60多条。不久前,机场建成一个高速铁路火车站,它那蔚为壮观而又显得轻盈优美的屋顶,好像一个大鸟展开的双翼。这是一个新型多模式月台的心脏,它在法国首次将空中运输、高速火车头和高速公路网连在一起。

市内交通也很方便。地铁现已开通4条,总长25公里。1992年,地铁D线上开始行驶世界上第一列无人驾驶的大型地铁列车,名叫Maggaly,即“里昂都市区大型自动由电脑控制。单向运输能力为每小时20800位乘客。每隔一分半钟通过一列地铁。这种新型地铁正预示着地铁的未来发展方向。

20世纪的建筑

里昂雄心勃勃的城市规划建筑方案是20世纪90年代的产物,正是由于这座古老城市的日新月异的变化才赢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重视。由设计了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的意大利建筑师彼亚瑙设计的国际城位于罗纳河畔,是目前全欧洲最具规模,也将是最使人目瞪口呆的工程之一,它将于2000年全部完工。里昂早已向全世界表现它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城市,那规模不凡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仅用了十八个月的时间就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最具有戏剧效果的要算是里昂歌剧院上面的附属建筑了,它是一个六层的、由玻璃和钢铁构成的半圆柱形建筑,与以大理石为饰的古老歌剧院和谐地成为一个整体,它如同一个极其现代化的庞大背景,将剧院上首的雕塑衬得愈加醒目。夜晚,这座新建筑点燃一片红灯,被里昂人亲切地称为“面包烤炉”,这六层建筑的完成使歌剧院的面积增长了三倍,是用来供彩排和演艺人员日常排练的场所。同时,建筑师还在歌剧院的底层挖掘和建筑另外五处为主建筑服务的场地。此外,1998年4月彻底完工的美术馆内的无数艺术藏品使它一跃成为全法国仅次于巴黎罗浮宫的重要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的清理、修复用了大量资金和八年的漫长时间。重新开馆后,博物馆新添了四十幅印象派画家和现代派画家的作品,其中有莫奈的《阿尔坚泰雪景》、雷诺阿的《年青女子肖像》等。也有毕加索、德加和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博物馆占有一万五千平方米的面积,共有六千三百多项藏品。

文化城市

里昂从来就是一座文化城市,从1450年至1550年,富有的银行家们来到这里,给城市带来了繁华和活跃的气氛,他们中有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在全欧洲,除了威尼斯,里昂是拥有印刷工人数量最多的城市,在这里的印刷厂里印出了第一本法语书。这里特别值得记住的是法国文艺复兴时期作家、文人主义者弗朗西斯·拉伯雷,他从蒙波利埃大学毕业后成为名医,1532年开始发表作品,他的《巨人传》就是在里昂离他工作的医院不远的住所完成的。里昂曾有艺术家和作家踊跃参加的文化沙龙,对传播新的文艺思想和理论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这是一座了解自己的辉煌过去并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城市,它的成功和将在全法国经济、艺术领域所占的地位是所有预言家们都坚信不移的。

丝都史话

里昂的丝绸纺织业在城市的繁荣和发展中占有过十分重要的地位。自从16世纪起,它就是这里最重要的手工业,丝绸生产给城市带来了最早的一大批财富和不可忽视的政治地位。16世纪之前,欧洲最大的丝绸产地是意大利,法国王室和贵旅们所用的丝绸及丝绒全部都是从那里进来的。1536年,里昂设置了第一个丝绸纺织作坊,在此工作的所有熟练工匠都是专门从意大利的热那亚聘请来的。国王法兰西斯一世对发展本国丝绸纺织业抱有极大热情,到了1544年,里昂的丝织工人人数一跃达到了一万二千多人,这样,它名正言顺地成了法国的丝绸之都。王室对这项工业的发展和扩大提供了各种优惠条件,甚至在税收方面也放宽一码。到了17世纪,里昂变成了全欧洲最重要的丝绸产地,是法国王室及贵族所用的珍贵丝绸的唯一源泉,这里出产的产品不仅是上等的衣料,而且也成了珍贵的室内装潢用料,所有最豪华的大厅内的帏幔、窗帘、壁布、家具镶料都用它,里昂的丝绸一时遍布全法最大的城堡和宫殿,它们包括枫丹白露堡、凡尔赛宫和巴黎城内的罗浮宫。

贾卡的新织机

在法国丝绸工业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人物肯定是织机式匠出身的里昂人贾卡,他是纹板提花织机的积极改革创新者,于1977年制成了配置整套纹板传动机的脚踏式提花织机,只需一个人操作便能够织出六百针以上的大型花纹织物,许多式样较为简单的花纹由此达到了自动成形的程度。后来,这种织机发展成了全自动织机,在纺织业上被称为贾卡机。贾卡1752年出生于里昂,一成年便在丝绸工坊打工,并且很快成为一个有创意的、技艺娴熟的工匠。他的改革计划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多次中断,但1805年一大批改革后的半自动织机终于在这里运转了起来。新织机不但缩短了产品的成形时间,更重要的是减轻了劳动量的减少了工作人数,这必然引起了大批工人的恐慌和随之而来的抵制及破坏,因为使用贾卡织机后,原来需要六名工人完成的工作现在只需一名,这就意味着大批工人的失业。贾卡多次受到人身攻击,甚至有人对他以死相逼,更严重的是,土坊里的新型织机不断被损坏和焚烧。尽管如此,革新的成果还是遍及全国,1812年,整个法国已装置了一万一千多台贾卡自动织机。虽然这位风云人物因每台织机的提成而成为巨富,但在革新过程中所冒的风险却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变得沉默和孤僻——在里昂城红十字广场上的贾卡雕像有一种苦涩甚至阴沉的表情,这无疑是这位天才革新家当时的心境写照。

丝绸博物馆

丝绸为里昂带来了财富和声誉,为了使人们更好地了解本地的丝织业发展史,里昂把昔日的市政府建筑辟为丝绸博物馆(Musée
des
Tissus),一进入馆内,一种属于丝的辉煌光泽立刻映入眼帘。这里有路易十六的王后用过的布帘,它是用116种色彩的丝线细织成的,还有拿破仑皇后所用的壁布,高雅精美之处,使你不得不同意,丝向来具有皇族的气息。不过馆内的另一边,同时也收藏了法国大革命前一般人的服饰,从鞋子、帽子到衣服,都说明了人类对于丝织品的爱好,是不分贵族和平民的。馆内还有一些历史人物,生动地反映了1831年1834年里昂纺织工人两次反抗压迫的武装起义。

丝都的现代化工业

今天,里昂依然是世界高级丝绸的重要产地。人造丝和化纤也得到了广泛的应有,带动了整个纺织业的发展。法国纺织研究院在这里设有分院,从事丝绸等方面的研究。传统丝织业同现代科技相结合,放出了新的异彩,一些纺织厂提高了丝绸的生产质量,为高级时装提供原料,另一些纺织厂则研究发展生产航天用的特制纤维材料。
纺织业需要印染技术,需要各种合成纤维,因而促进了化学工业的发展。里昂已成为法国化工中心之一,人造丝产量居全国首位。南郊建有加工能力上千万吨的费赞炼油厂。法国最大的化工企业罗讷一普朗克拥有8万多职工,其总部现设在巴黎,但它是1801年在里昂起家的,最初为一家染色工厂。

名胜古迹

白莱果广场(Place Bellecour)
里昂的城市中心是那个巨型的白莱果广场,它是一度被称为皇家广场,一座高大的路易十四的威武骑马雕像是广场上最重要的、也可以说唯一的点缀。白莱果广场同一般中心广场的最大区别是,它的地面全部是由红土铺成,这一物征虽没有使它美丽无比,但却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喜欢它的人将之称为一个“巨大的网球场”。广场的红色调却同里昂旧城建筑的红屋顶及其他温暖的色调极为和谐。白莱果广场曾是19世纪中期里昂纺织工人暴动的重要舞台。

广场周围尽是19世纪初建造的四五层楼房,花店、咖啡座、餐馆林立,是市民的最佳休憩场所。广场东南面坐落着装饰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藏品种类繁多,相当精采。

老城区

沃土广场堪称里昂心脏,继续北上便是前面提到的丝织业中心克鲁瓦鲁斯。西去过索恩河,里昂老城(Vieux
Lyon)则映入眼帘。这睡旧街区保存着许多15到17世纪的古色苍然旧宅居,橙红色调鲜艳醒目。沿着狭窄的街巷信步走去,几百年前的建筑物和一带凝重的空气混合起来,令人感受到浓厚的古老气氛,仿佛置身于中世纪。许多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及古典式的房屋彼此相连,使人感到时代变迁下,里昂久远的历史传统。

圣让首席大教堂

徘徊旧街区,在索恩河畔可以看到斑剥古老的圣让首席大教堂(Primatiale
St-Jean),这座教堂并不算特别宏伟,但却以资格老、地位高著称,它已有近千年历史,兼具罗曼和哥特式风格。据说,里昂大主教享有首席大主教的地位,因而他的座堂冠以首席大教堂的名称。这里曾目睹过教皇约翰二十二世加冕的典礼,也曾欢庆过法王亨利四世与王后玛丽·德·美第奇的盛大婚典。这些都是当是市民至今仍津津乐道的历史事件和荣耀。

富尔维耶尔山丘

抬头遥望大教堂西边的富尔山丘,那里高耸着一座被视为里昂标志的圣母院(Basilique Notre-
Dame),可利用登山缆车抵达,或沿陡峭斜坡步行上山。这座教堂建于19世纪,外观由拜占庭和中世纪风格融合而成,以大理石装饰,玻璃闪耀着五彩斑斓的花纹,内有精美的镶嵌画和壁画。右边相连的圣母礼拜堂塔顶上,马利亚塑像亭亭玉立,在阳光下金光闪闪。站在教堂左侧的平台上,可俯瞰里昂景色,那一望无际的红瓦屋顶,恰似一片红云,给人的印象十分深刻。

高卢——罗马文化博物馆

圣母院南边不远,便是高卢——罗马文化博物馆(Musee de la Civilisation
gallo-romaine),它依山势而建,极富创造力,充满巧思的设计。入口处设在五楼,每经一朝代,便下一层楼。一路蜿蜓下来,便走过了历史的长河。镇馆之宝是1528年发现的克劳狄青铜板,上面铭刻着罗马皇帝克劳狄一世公元48年在元老院的演说。还可以欣赏到许多艺术品,例如战车车轮或青铜海神塑像。从窗户望出去是两座罗马露天剧场,恰似中国园林的借景手法,使人恍如置身于罗马时代。两千年前的里昂即以这一大一小两座剧场为中心,周围有城墙围绕,是一座山丘上的都市。气吞山河的凯撒大帝就是以这里作为征服高卢的基地。现在附近街道已无当时的景况,只能在罗马剧场遗迹上缅怀过去的光荣。

发明之乡

里昂历史上出过许多发明家、科学家。除了前面提到的纺织机械发明家雅卡尔外,还有出生在里昂附近一个造纸业家庭的蒙哥尔费兄弟,他们研制出世界上第一个热空气气球。1783年,他们在南郊昂纳内镇广场上,表演一第一“浮空器”,轰动了法国。同年,他们在凡尔赛广场,当着路易十六和3万多观众的面,成功地用汽球把活的羊、鸭、和鸡送上了天空。不久,热气球垒载入升空,飘行25分钟,平安降落在距起飞地8.9公里的地方。弟兄俩后来都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并作为人类航空事业的称驱而被载入史册。

几乎与两兄弟同时,另一位里昂人茹弗鲁瓦潜心于轮船研究。1783年,他驾驶着180吨的自造“火船”(Pyrosc-aphe)逆水上行索恩河,首次使用了推进器。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机动船。20多年后,美国富尔顿才发明了蒸汽客轮。

里昂还是缝纫机发明家蒂莫尼耶的故乡。他于1829年发明的缝纫机是世界上最早成批制造的缝纫机。怕被砸掉饭碗的手缝工人多次冲击蒂莫尼耶的家,捣毁缝纫机,但他并不屈服,继续改进。今天,缝纫机已走进千家万户,补誉为“继犁之后造福人类的工具”。为了表彰蒂莫尼耶的功绩,人们在里昂为他建立了纪念碑。

物理学家安培也是里昂人,他从小就聪慧过人,12岁已掌握了高等数学知识。他在电磁作用的研究中,发现不少重要原理,奠定了电磁学的基础,还发明了电流计。为了纪念这位科学家在电学上的杰出贡献,人们把电流的单位定名为安培,这是每一个中学生都知道。里昂人对这位物理学家倍感自豪,特意把雨果大街上的一个广场命名为安培广场,还竖起了他的铜像。

1870年,卢米埃尔兄弟随父母从贝桑松迁到里昂,长大后便在其父开设的小工场制造照相用的干底板,就这样兄弟俩开始了他们的事业,孜孜不倦的发明创造,终于为我们这个世界增添了一门新的艺术——电影。1895年3月19日,他们在里昂拍摄了第一部电影片《卢米埃尔的工厂大门》,此后《婴儿早餐》、《孩童争斗》、《水浇园丁》等影片相继问世。同年12月28日,他们在巴黎首次公映了这些影片,从此,电影成为观众的朋友,进入了亿万人们的生活。为了纪念这两位电影事业的开创者,人们把他们的里昂故居辟为纪念馆(lnstitut
Lumière),这条街也因此被命名为“第一部电影街”(Rue du ler Film)。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