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景点大全 > 江西 > 九江 > 好汉坡

好汉坡景点资料

景点介绍>>

景点资料

自庐山脚下九莲公路连着通往牯岭街的山道——莲牯路。半个世纪的岁月里,莲牯路是人们上庐山的主要山道。随着社会的变迁,交通事业的发展,登山公路的修建,不仅“九莲公路”这路名被人们遗忘了,“莲牯路”的名字也被人忘记,倒是莲牯路中段那一段叫好汉坡的山道,却时时被人提起。“好汉坡”这名称带点刺激性,又具有诱惑力,时间长了,人们便忘了莲牯路的正名,只喊好汉坡。从山北步行登山的人,都走好汉坡。

  伴着庐山别墅群的兴建,莲牯路这一条新的登山大道也开始动工修筑。它从山下莲花洞,经竹林巢、好汉坡、月弓堑而通往牯岭街,山道全长9公里,道宽丈余。比起已有的几条登山古道来,新修的莲牯路显得宽敞易行得多。旧时九江到南昌的古驿道从莲花洞前绕过,那些上庐山别墅度假的洋人与中国达官显富,都是经过这条驿道然后让桥工抬着他们上、下庐山。

  莲花洞位于莲花峰、锦绣峰、圭壁峰下,传说三峰之下有洞高丈余,洞门藤萝交荫,洞内泉水潺潺。可是,历代旅行家们在这三座峰下搜遍,也没有发现古书上记载的这个洞,只留下了“莲花洞”的洞名。人们从莲花洞登山,只见峰回路转,一步一景;山道时陡时缓,行至数里,有一座凉亭。这里名叫竹林巢,四周翠竹如云如雾。过了竹林巢,则是一长溜笔陡的石阶,直上云天。石级几乎贴着人面,攀爬这段山道,没有不气喘吁吁的。能一口气爬上这1100多级石阶的,自然属于登山好汉,故此地称好汉坡。据《庐山续志》说,庐山的气候,以好汉坡为分界线:“好汉坡以上,冬日雪深迷途,夏日凉气森森;好汉坡以下,冬日雪降即融,夏日汗流浃背……”过了好汉坡,经月弓堑、半山亭,视野突然开阔,牯岭街市在望。山下平原百里,阡陌纵横;江湖万顷,水天一色。

  这儿有一个传说。。。

  武当山玉虚宫后面,是座又高又陡的大山,蓝天就搁在它的山尖上,这里便是有名的好汉坡。有人说:“上了好汉坡,就把干粮摸。”意思是山高坡陡,就是好汉上山,也要累得筋疲力尽。其实,好汉坡的得名,却另有一个故事。

  从前,武当山有个员外,员外请了个精明能干的放牛娃。这天,放牛娃睡在陡岩头上,迷迷糊糊,听到岩下有女子啼哭,他睁眼一瞅,没有人,只见一只獐子被猎人的绊马索缚住了。他一蹦,跳在岩下,解了绳子。一眨眼,獐子变成一个美貌的大姑娘,满身芳香,笑咪咪站在面前,说:“救命恩人,我愿意和你成亲。我给你一个宝贝,你先置点家业。我进山给爹妈说一声,就来和你一起种庄稼。”

  放牛娃从姑娘手里接过一个很好看的香袋。他欢欢喜喜装在身上,赶着牛回家了。吃饭的时候,放牛娃端着饭碗,站在员外面前,只听员外吩咐伙计们说:“放牛娃哪里去了?晌午不准喊他吃饭,饿死他个穷小子!”

  放牛娃虽然挨了骂,还是满心欢喜:香袋会隐身哩,真太好了!但是,他自己也难相信,便再试一遍。他将香袋掏出来放在身后,这时,员外果然看见他了,生气地说:“真是活见鬼,放牛娃从哪儿又冒出来啦?怎么一下子就站在我面前!”

  放牛娃有了这个宝贝,不给员外放牛了。回家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照着姑娘的话办,买了房子和地,自己种庄稼。

  放牛娃发财了。员外奶奶对员外爷咕噜:“叫化子眨眼走了红运,必定有个缘故。”

  “是嘛,”员外爷说。“穷人常常能得宝贝,我要喊他来打听打听。”

  员外把放牛娃喊到家里来。他半真半假地说:“你在我家放牛,我把你当亲人看待;你这没良心的东西,反把我当做外人!你背地里得了宝贝,也不对我说一声。”

  放牛娃是老实人,禁不住讹诈,就把得香袋的事,给员外说了。员外用指头捣着放牛娃:“你呀!你呀!你太糊涂了!你没仔细想想,世界上哪有人和兽成亲的道理?你若想接媳妇,我家千金小姐,生得美貌,长得端正,我把她嫁给你。从今天起,就招你在我家当女婿。”

  千金小姐把放牛娃接在绣楼上,摆了十大碗的筵席,一声哥哥,一声妹妹,把个放牛娃喊得滴溜转。她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爱如海深。我俩成了两口子,我家的万贯家业都是你的了。你有什么好东西,也让我看看。”

  放牛娃见千金小姐嘴甜心善,就把那个香袋拿了出来。千金小姐接了香袋,突然变了脸,大声吆喝:“不得了啦!快来人哟!绣楼上出了贼子!”

  几个打手涌上绣楼,把放牛娃五花大绑拴了。员外爷圆睁两眼骂起来:“大胆奴才!竟敢老虎头上抓痒!你不明不白跑上我家绣楼,想干什么?我定要把你送到均州衙门,问成死罪,叫你知道老爷的厉害!”

  放牛娃被绑着送下武当山了。员外骑着枣红大马,员外妈妈和千金小姐都坐了花轿跟在后面,一行人吆吆喝喝,正走到玉虚宫后的山顶上,看见山下上来几顶八抬大官轿。轿前响着对子锣,敲敲打打,好不威风。员外爷不知是什么官,正要回避,官轿前突然飞出几员家将,跃马扬鞭,奔来喝问:“干什么的?”

  “告状的。”员外不敢抬头。

  “什么冤枉?还不快快跪下!”

  员外一家三个人都跪在地上,说:“好汉听禀,这个放牛的奴才,竟敢光天化日之下,跑上我家小姐绣楼,干那不正经的事。”

  “胡说!”几员家将发气了:“你员外府上,里一层,外一层,家人丫环来来往往,难道都是瞎子,怎么能让他个放牛娃闯上绣楼?”

  “好汉不知,他有个香袋,装在身上,谁也看不见。”

  “我就不信,天下哪有这种怪事,拿来我看!”

  千金小姐将香袋献给了家将。家将喊:“呈上状子来。”员外爷呈上状子。几员家将不看则已,一看怒气冲天:“大胆刁民!我家老爷是八府巡按,钦差大臣。你有眼无珠,不来投状,竟去抱均州县衙的粗腿!看你们穿的妖里妖气,打扮的古里古怪,都不是好东西。拉下去每人重打四十大板!”

  员外两口和千金小姐被打得呼爹喊娘,爬在地上不住地磕头:“好汉爷,饶我一家人的狗命。”

  这时,放牛娃被解开了,几员家将把香袋送还了他。

  放牛娃正要感谢,眨眼间,山下的官桥不见了,面前忽然出现了那个大姑娘,依然是满身芳香。她笑眯眯地拉住放牛娃的手,和放牛娃膀靠膀,亲亲热热站在一起。

  “饶了你们,你们走吧!”那姑娘说。

  说也奇怪,员外两口子和千金小姐却看不见这个姑娘。他们身上筛糠,两腿发抖,迈不动步,只是死猪般地爬在地上磕头,嘴里依旧不住声地哀求:“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后世的人们为了嘲笑这个草包员外,就故意把他磕头求饶的地方,叫做“好汉坡”。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