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景点大全 > 陕西 > 西安 > 纺织城

纺织城景点资料

景点介绍>>

景点资料

大车间改造后将成一个创意文化中心。西安纺织城的国企在不声不响中低调转身———一群艺术家的艺术中心梦和一群决策者的发展腾飞梦在此有机结合。

  在马清运的构想中,西安纺织城创意文化产业园以西安艺术中心为核心,艺术家们的工作室如众星捧月般分布在产业园其他地方,艺术中心可为各工作室及参观者提供商务、展览、教育培训、娱乐休闲等多项配套服务。

  业内人士称,这很可能是古城在新时期谋求发展的一种尝试和一个缩影,由此拓展,年轻的创意产业将会在浸染了汉风唐雨的西安蓬勃发展。

  上篇

  老纺织城的时尚回眸

  法国梧桐的浓荫下,是俄罗斯建筑风格的旧厂房。灰色的厂房外墙根处苔藓长满印着水渍的墙壁,暂居的打工者花花绿绿的衣物挂满这个昔日的国企大院。院外,车来人往,很少有人会对这个上世纪50年代的大院落瞥上几眼———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后,国家产业结构调整,我省乃至西部纺织行业逐渐衰落,纺织城开始沉寂。处在纺织城纺西路238号的唐华一印(原西北第一印染厂)也不能幸免,纺织机器的轰鸣声已经消逝,上万平方米的大厂房被闲置,厂院里杂物堆放、荒草丛生。

  现在,这里是一座萌芽期的创意文化产业园。

  和北京798、上海1933等蜚声海内外的艺术中心类似,简陋陈旧的大厂房和绚丽多姿的当代艺术交相辉映。从今年3月开始,艺术家们逐一进驻唐华一印的几个大车间,分别为艺术中心的A、B、C、D区,截至目前,已经装修完的工作室约有40间。已改建和正改建的大车间外,铁质的马头样的和湖蓝色的流水样的抽象雕塑,以及“蹲”在草丛中的石雕猴头等艺术品,让这片闲置厂房与众不同。

  走进B区大门,左右两面墙上全是照片,最前面三张依次是上个世纪50年代、60年代和90年代三代国家领导人来纺织厂视察的照片。“后边的黑白照片,是我们把印染厂改造成艺术中心的全过程记录……”艺术中心策展人岳路平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

  原本空旷、陈旧的大车间,被艺术家们用一堵堵砖墙隔成了大小不等的若干工作室。磨盘作茶几、绳子作装饰,在外行看来奇形怪状的造型布满各个工作室。

  一群艺术青年的“试验田”

  其实,作为这个艺术中心的策展人,艺术家岳路平起初也不明白为什么要选这里。“刚开始,美院的几个朋友说要在这里开工作室,纺织城离美院太远,从地缘说跟艺术根本不搭边。”他说,本来大伙要以西安美院为西安艺术核心区域,从今年年初就在周边寻找作为他们艺术创作的“自留地”和“试验田”。然而寻找了很多地方,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始终没有一个满意的。“突然有一天,他们几个说,来纺织城看看吧。”

  “虽然远,但扑面而来的感觉征服了我!”再说彼时彼景,他仍不免兴奋,闲置的大厂房不但够大够便宜,其怀旧的格调与当代艺术品味也不谋而合。“立即拍板,我来做策展人。”岳路平说。从刚开始的8个到现在的40个,不约而同的聚集足以说明这个地方的吸引力。

  “豌豆”是一名摄影艺术家。他在B区租了140平方米的工作室,租金是每平方米每月6.5元。工作室挂满了美女、美食和美居的摄影,两只小猫在工作区和生活区以及展览区之间慵懒地迈着碎步。“豌豆”说,自己喜欢搞摄影,但首先得喂饱肚子,所以也做一些点餐单设计等零活。他拉着岳路平,说在工厂大院里转悠时,发现了两处极具艺术气质且位置奇好的闲置车间。“每个字一间房子,租金已经涨了五毛。”他指着一座旧仓库墙上印着的“严格遵守仓库管理制度”十个大字说。他又带着岳路平和记者穿过一个被租用作干洗间的大房子,绕到仓库后面,屋后一条锈迹斑斑的铁轨上扔满了塑料袋、饮料瓶等垃圾,带着走廊的仓库后门颇有旧上海题材电影中的站台感觉。“我的想法是,用干零活挣来的钱租这个仓库和仓库对面的四楼,把这些地方都做成工作室,拍我想拍的东西。”“豌豆”意气风发。

  工作室摆满版画、水墨画和雕塑作品的李江算是多元发展的一人。从屋顶垂下的一条形似香肠样的艺术品是他目前最骄傲的作品,不过因其太过“行为艺术”的寓意,也常常成为外来参观者疑问最多的一件作品。现在,李江又有了新灵感。他拉着岳路平说自己最新的想法,希望能得到这位策展人的指点和建议。

  “做一杆大秤,秤盘用大磨盘,秤砣是一个蜷缩的人形,秤杆长十米……以这个作为艺术中心的形象代表,怎么样?”他兴致勃勃。岳路平认真地听,关于材质、外形、艺术寓意等,俩人聊得热火朝天。

  打造纺织城创意中心

  尽管目前看来,纺织城变身西安当代艺术集散地仍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但从一定程度而言,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们的聚集还是为沉寂的纺织城带来了重新焕发生机的契机。

  这个过程对艺术家们来说是将旧的注入新的生命力,使之重新获得生命体验,但在从未尝试过这种方式的决策者看来,则是步履维艰。据唐华一印综合工作部张姓工作人员介绍,本厂领导在考虑如何处理闲置的大车间时,经历了非常艰难的过程。拆掉可惜,改建又和周边环境不符。后来,美院的几位艺术家向他们提出要租用这些旧车间,改造成艺术工厂,长远规划还要将纺织城建设成为一个当代艺术的创作基地,使纺织城成为中国乃至亚洲的另一个艺术工厂。大胆新鲜的想法使厂领导惊讶不已。在本地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厂领导特意前往北京798艺术区考察,从运营机制到配套设施进行了详细了解,回来集体讨论后决定将闲置的车间交给艺术家们。

  起步阶段的纺织城艺术中心,目前看来是崇尚自由的艺术家们的天堂,和北京798艺术中心相比,这里还没有浸染丝毫商业味道。有些艺术家坦言,他们当初看重的正是纺织城偏东一隅,远离繁华,有很好的创作环境。也有艺术家说,艺术家也得生存,搞艺术成本也并不低廉,没有商业的参与,艺术的生命力难免脆弱。岳路平说,按照国外和北京、上海等地成熟的艺术工厂模式,融商业、服务业、休闲娱乐和艺术创作为一体的艺术中心模式是必然之路。但在这种必然中,作为西安未来的艺术中心,纺织城自有和别处不同的风景。

  “那将是‘杂交-拔河-拉链’的集合。”他踌躇满志地说。“杂交”意即将西安蕴含千年历史的一面与现代化的现实联系,将属于上个世纪的国企工厂和当代艺术联系,实现平民和精英、财富与贫穷的对话;“拔河”则蕴含西安所独有的张力,历史与现实、先进与落后各种矛盾的错综复杂在这里拉锯和对抗;“拉链”是既分又合的意思,尽管矛盾重重,但正因为这种张力,艺术才能迸发出更具有本地特色的光彩。

  开始将这六个字的关键词逐步变成现实的是美国建筑师马清运先生。马清运是我市蓝田人,198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1995年在纽约成立马达思班建筑师事务所,现为南加州大学建筑规划学院院长。

  9月9日上午,记者到位于唐华一印马清运的西安艺术中心采访,艺术中心的改建工作正在马先生兄长的领导下紧张进行。为了贯彻马清运独创的设计风格,其兄长从北京购进了多台虹吸式喷砂器,据说这种昂贵的机器可以将涂刷在墙壁和屋顶上的油漆轻而易举地除掉,从而露出建筑材料的原本材质感。在马清运的构想中,西安纺织城创意文化产业园以西安艺术中心为核心,艺术家们的工作室如众星捧月般分布在产业园其他地方,艺术中心可为各工作室及参观者提供商务、展览、教育培训、娱乐休闲等多项配套服务。

  在实现纺织城变身西安新一个创意文化产业园的步骤中,政府的介入将举足轻重。令本地艺术家们兴奋的是,8月18日和9月5日,陈宝根市长和李秋实副市长先后造访改建中的艺术工厂。负责全程讲解的岳路平说,希望这是西安新一个创意文化中心诞生的信号。

  下篇

  创意古城发展新体验

  从艺术工厂到创意文化产业园,创意成为岳路平等艺术家津津乐道的关键词。

  据岳路平介绍,创意产业穴creativeIndustryCre-ativeEconomy雪主要是指那些从个人的创造力、技能和天分中获取发展动力并通过对知识产权的开发,创造潜在财富和就业机会,以促进整体生活环境提升的产业。简言之,就是要应用知识产权来创造新的经济价值。从国际上看,英国是全球最早提出该口号的国家,它将软件开发、出版、广告、电影、电视、广播、设计、视觉艺术、工艺制造、博物馆、音乐、流行行业以及表演艺术等十三项产业都囊括其中。美国是全球文化创意产业最为发达的国家,从1996年开始,文化创意产品超过其他所有传统产业,成为美国最大宗的出口产品。

  以2006年全国经济普查数据为依据撰写的《中国创意产业发展报告穴2007雪》显示,在我国15个创意产业发展较快的城市中,北京、上海位居第一集团,广州、深圳、杭州、成都、南京、天津等位居第二集团,重庆、青岛、长沙、苏州、西安、昆明、大连则分列第9位到第15位。在过去25年中,全国创意产业年增长率是9.3%,目前排世界第三位。

  对于古老的西安,年轻的创意产业已经生根发芽。

  据西安高新区创意产业园统计,1996年高新区出现第一家创意企业,2006年7月成立“高新区创意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目前高新区共有创意企业1079家,其中重点支持和吸引鼓励类创意企业674家。去年纳地税额上百万元的创意企业22家,纳税总额为1.15亿元。去年,高新区还依托软件园和高新技术平台,提出在唐延路沿线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带。《西安高新区创意产业发展指导目录》提出,政府将对游戏动漫业、媒体传播业、广告出版业、建筑设计业、文化娱乐业等五大主导产业重点发展,对建筑设计、策划咨询广告类、文化艺术创意类吸引和鼓励发展。与此同时,高新区内的创意企业开始以107%的速度飞快增长。

  今年8月26日第12届中国电影华表奖颁奖礼上,由西安电广传媒等三家企业投资拍摄的《隐形的翅膀》获得优秀少儿演员奖,使得西安的创意产业在全国声名鹊起。8月12日,陕西旅游集团公司投资1亿多元打造的中国首部大型实景历史舞剧《长恨歌》,更是在全国文化传播界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国文化创意产业有益探索的大讨论。

  6月15日上午,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为“西安创意产业聚集区———CLASS创意基地”授牌。

  去年10月,“中国•西安首届手机电影节”高调举办,这成为我市表明城市转型的一个信号,也使得我市发展创意产业的软硬条件得到了国际知名企业和业界的广泛关注。

  创意产业在西安古老的土地上并没有水土不服,反而勃发出了异于全国其他城市的独特风格。

  采访中,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业界人士,无不认可创意产业在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化服务业以及形成我市新的经济增长点,为城市提供就业岗位和增加城市财政收入等多方面的积极作用。

  然而,在以艺术工厂为切入点专事创意产业发展的岳路平和马清远看来,西安尽管在文化、教育、旅游等方面具有发展创意产业的良好基础,但西安作为内地都市,外在稳健,行动迟缓,同创意文化产业的时尚属性并不是非常合拍。所以,如何抓住机遇,扬长避短,成为发展本地特色创意产业的关键点。“这是一个过程,我们拭目以待。”岳路平依然踌躇满志。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