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行走于喀什噶尔的维族老城里——我的新疆路书之二

(原创)
  • 发表日期:2017-08-23
  • 点击数:5860
  • 投票数:104


悠游于喀什噶尔的维族老城里


     连接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经过塔里木盆地时,绕行塔克拉玛干沙漠,沿昆仑山北麓塔里木盆地南缘是南线,北线是天山南坡的塔里木盆地北缘,这两条线路最终在帕米尔高原东侧的喀什噶尔汇集,翻越帕米尔而去。

     喀什市是祖国最西部的一座边陲城市,古称疏勒,是座具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古老城市。

     疏勒是汉代西域三十六国的大国,唐朝安史之乱后,西域与中原地区断绝近千年。其间疏勒地区先后被喀喇汗王朝,察合台汗国,叶尔羌汗国等统治。这些汗国的统治也意味着之前疏勒地区千年的佛教信仰改变成了之后千年的伊斯兰教信仰。城市也改名为喀什噶尔。


     “喀什”一词,在突厥语汇中即“玉石”之意。喀什是维吾尔民族文化的发祥地,1986年喀什市被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2004年被命名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


     喀什全区总面积16.2万平方千米,东西宽约750千米,南北长535千米。喀什地区西部与塔吉克斯坦相连,西南与阿富汗国、巴基斯坦国接壤,边境线总长888千米,以维吾尔为主的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百分之九十七以上。周边邻近国家还有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印度3个国家。

     没到过喀什,等于没到过新疆。喀什噶尔,仿佛一段依旧流淌在中世纪里的时光。喀什就是一本现实版的《一千零一夜》。


1,艾提尕尔清真寺


艾提尕尔清真寺维文(阿拉伯字母)匾额。


     “艾提尕尔清真寺”建于1442年,是新疆最大的伊斯兰教清真寺,也是全新疆伊斯兰教的中心,更是全中国最大的伊斯兰教寺院。

     “到了喀什,又何必再去麦加”,这是出自十二卡姆中的名句。艾提尕尔清真寺始建于1442年,也是喀什噶尔的象征。500多年来,这座亮黄色的大清真寺一直矗立于在丝路明珠喀什市的最中心。

     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一座庭院式的寺院,寺院东侧正门口便是巨大的艾提尕尔广场,是喀什市的地标。广场的西侧是清真寺的东门,即艾提尕尔清真寺正门门楼。正门是鹅黄色的建筑,旁边是两座宣礼塔,弧形的造型柔和静美,寺门上挂着巨大的写有阿拉伯文清真言的牌匾。

     其实,在伊斯兰教进入新疆之前一千年佛教早已盛行于西域了。后来伊斯兰教如何取代佛教而在新疆处于绝对垄断的地位,细细道来。

     佛教传入新疆具体的时间还无法确定,但可以肯定在公元前就传入新疆了。因为中国史书上关于佛教传入中国的最早记录是:公元前二年,当时居住在甘肃的大月支国使者伊存到了长安,他口授佛经给一个名叫景卢的博士弟子。

     佛教传入之后一千年,伊斯兰教才进入新疆。


     公元840年(唐开成五年)世代居住在叶尼塞河上游突厥的回鹘部落内乱,被黠戛斯人(柯尔克孜族祖先)击败,部众离境向南、向西外徙,向南迁徙的部众建立了高昌回鹘(西州回鹘)、甘州回鹘(河西回鹘)等政权。

     西迁的回鹘部落建立了喀喇汗王朝。中亚穆斯林史书称喀喇汗王朝是由毗伽阙·卡德尔汗创建的。

     公元874年,由塔吉克人建立了中亚第一个伊斯兰教政权——萨曼王朝。萨曼王朝从一开始就对毗邻的、敌视伊斯兰教的喀喇汗王朝,兵戎相见。公元893年萨曼王朝对喀喇汗王朝发动了规模最大的一次军事进攻。在数万穆斯林大军的数月围攻下,喀喇汗王朝副汗奥古勒恰克驻守的怛逻斯城失陷,伤亡惨重。奥古勒恰克·布格拉汗一路败退到喀什噶尔。从这一年起,喀什噶尔就成了喀喇汗王朝最主要的政治中心。在这里,天险屏障帕米尔高原保护了喀嘲汗王朝不致覆灭,得以保存和喘息。 

     怛逻斯战役失利之后,原王朝巴兹尔大汗不久也在巴拉沙衮去世。奥古勒恰克·布格拉汗(副汗)迁都喀什噶尔后,便续娶了自己的嫂子——巴兹尔妻,巴兹尔年幼的儿子索图克也随母亲迁居到喀什噶尔。面对王朝大汗法定继承人的索图克,奥古勒恰克信誓旦旦,待侄儿成人后就把大汗之位让给他。但实际上奥古勒恰克是绝对不会把允诺变为事实的。

     公元904年,奥古勒恰克从喀什噶尔发兵,向萨曼王朝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复仇战,获得了成功,并且这次的胜利立即加剧、激化了萨曼王朝的内部矛盾。约在905年,萨曼王的兄弟纳赛尔居然逃到喀什噶尔,投向敌国喀嘲汗王朝。 

     奥古勒恰克为了争取一切力量打击萨曼王朝,热情接待纳赛尔。但纳赛尔带来了自身信仰已久的伊斯兰教。奥古勒恰克为了留住这位流亡王子以共同打击萨曼王朝,考虑再三,把喀什噶尔以北40公里的阿图什作为纳赛尔的栖身之地,同时还在阿图什修了—座清真寺供纳赛尔及其侍从们使用,以示对他信仰的尊重。 

     喀喇汗王朝此前宗教信仰多样化,有漠北草原时代回鹊人旧有的萨满教和摩尼教,也有西迁后吸收的佛教和袄教(即拜火教)。由于与中亚伊斯兰教主要势力的萨曼王朝交恶,喀喇汗王朝敌视伊斯兰教,所以奥古勒恰克·布格拉汗严禁本国臣民接近纳赛尔这一小股穆斯林及其所信仰的伊斯兰教。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个伊斯兰教的死对头奥古勒恰克,在完全不自觉的情况下,让伊斯兰教闯入了喀什噶尔本土,使古代新疆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清真寺和第一批迁居这里的中亚穆斯林。 

     有一日,一支中亚的穆斯林商队到喀什噶尔后,前往阿图什的清真寺作礼拜,少年索图克偶然看见了穆斯林们做礼拜时完全置身后满地的珍宝货物于不顾,无比虔诚专注地面向西方跪做“乃玛孜”情景。索图克突然震撼地意识到伊斯兰教的忘我信仰精神和严格的宗教纪律,可以化为一种强大的政治凝聚力和军事力量,可以此击败对手横行天下。于是,他不顾叔父的三令五申,一有机会就跑去阿图什找萨曼王子纳赛尔,学得了不少伊斯兰教知识。在纳赛尔的诱导下索图克毅然决然皈依了伊斯兰教,并暗中在侍卫和青年中发展穆斯林。在这一阶段,他不仅用心地攻读《古兰经》,而且自取教名为阿不都.克里木,为回鹘(维吾尔)族人名的阿拉伯化开了先例。但是这种背叛行为被奥古勒洽克察觉了,导致叔侄之间本来就很紧张的关系更趋公开化。

     公元915年的一个深夜,16岁的索图克带领自己的穆斯林亲军,在喀什噶尔的皇宫内进行了一场流血的宫廷政变,杀死了不信伊斯兰教的王朝大汗奥古勒恰克,一举夺回了喀喇汗王朝大汗之位。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索图克.布格拉汗。 

     索图克·布格拉汗把伊斯兰教引进了喀喇汗王朝。他去世后,长子巴依塔什于公元955年继位,封号为阿尔斯兰汗,正式定伊斯兰教为喀喇汗王朝的国教。

     按照众多穆斯林史料记载,以喀什噶尔为中心的喀喇汗王朝是从公元960年开始,为国际伊斯兰教界所正式承认。从此,喀拉汗王朝就成为我国新疆历史上第一个伊斯兰化的地方性政权。 

     由于伊斯兰教对偶像崇拜的排斥,使喀喇汗王朝对本境和邻近地区的佛教势力不断采取军事进攻。喀喇汗王朝时期《突厥语大辞典》中收录的一首战歌,就是这一事实的真实写照:“ 我们像急流奔驰, 我们出现在城中; 我们毁坏佛寺, 我们在佛像头上撒尿。 ”

     喀喇汗王朝之后的察合台汗国、喀什噶尔汗国、叶尔羌汗国等也都是伊斯兰教政权,因此喀什地区从古疏勒国一千年佛教信仰,变成此后一千年至今的伊斯兰教信仰。


院墙一角

     艾提尕尔清真寺召唤楼,祈祷日穆斯林听到召唤楼发出的苍劲悠扬召唤声,便结队到此虔诚祈祷。

     正中进去就是艾提尕尔清真寺大殿,祈祷时从殿内到院子各个角落,铺满虔诚祈祷的穆斯林信众。


这是艾提尕尔清真寺最核心的地方——清真寺大殿中心。




处身于伊斯兰教的圣地,总有种神秘的感觉。


2,喀什高台民居

     喀什市老城区东南吐曼河对岸,是个高崖。喀喇汗王朝把皇宫建在高崖北面,高崖南段是居民聚集区。古时发洪水把高崖冲断,南端的民居遗留至今被称为高台民居。


     高台民居被中外游客誉为“维吾尔族活的民俗博物馆”,是喀什这座中国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所在。

     高台民居的维吾尔族人世代聚居,房屋依崖而建。维吾尔族人世代聚居在一起,家族人口增多,每增加一代,便在祖辈的房上加盖一层楼,这样一代一代,房连房,楼连楼,层层叠叠。后来又出现了“过街楼”,从二楼跨街过巷搭过对面,既不影响楼下行人行走,也不影响楼上人居住。还有占街面一半的“半街楼”。在小巷深处还可看到将楼房盖在小巷十字路口上的“悬空楼”,从远处望去就象立在小巷内的炮楼或是碉堡。这些未经规划、随意建造的楼上楼、楼外楼之间,形成了四通八达、纵横交错、曲曲弯弯、忽上忽下的50多条高台民居幽深小巷。


     走进了高台民居这个维族人世居的街区。

     旅游团不会带游客到高台民居旅游观光的,似乎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这里不少危墙危屋,而且维族人也不喜欢游客扎堆进入,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


     迷宫般的巷子以地砖为标识,四角形的地砖意味是死路(断头路),六边形地砖表示活路,可以走得通。


小巷中维族老人休憩之处。



涂鸦


     初进高台民居,走在小巷感觉是走进了迷宫。没有本地人带路,外来人一定会迷路。绝大部分房屋都是土坯墙,可屋里却别有洞天。有的屋内装饰得甚至可以说是艳丽华贵。有的人家敞开大门,做起了出售地毯、挂毯、扇子、花帽、小刀等民族手工艺品的生意。这手工作坊随处可见,生土建筑比比皆是。高台民居既是维吾尔族传统手工艺制作的绝佳场所,也是维吾尔族美化环境、雕刻与绘画艺术的殿堂。



     “高台民居”在维吾尔语中称为阔孜其亚贝希,意为“高崖土陶人家”。

     因为一千多年前,维吾尔族土陶艺人偶然发现崖上有适合做陶器的泥土,此后便有很多土陶艺人搬迁到此开设土陶作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以前多取崖土烧砖、制陶为生。到了近现代,政府禁止就近取土,从事制陶的人越来越少。现在,整个高台民居700户人家中仅有两户还在延续着烧陶这个古老职业。



高台民居中的维族老奶奶


门上的违建通知书,代表公权力的行使,对于游客满血增加了安全感。



高台民居有不少随意玩耍的维族孩子。




也许气候炎热之故,有的维族男童似乎习惯不穿裤子,在巷子里随意玩耍。


     在高台民居望去,高楼已在周边鳞次栉比拔地而起。不知高台民居今后咋样,反正城市化的进程肯定会吞噬这个仅存的维族聚集区。


     再见了,高台民居,再次再见时不知你是否还在?

     也许再见时你古老的身躯上已披上了一件极不合身的华丽衣裳,但是我还是要再见见你。


3,阿帕克霍加麻扎(香妃墓)

     我从高台民居东北角出去,过河是喀什的“中西亚国际贸易市场”,也就是著名的“东门大巴扎”。巴扎就是市场,这个东门大巴扎内按货物类别分区,规模很大。巴扎内光线昏暗,熙熙攘攘人群都是维族人。

     穿过巴扎到了大路旁,乘公交车3-5站可以到香妃墓。


     看看,喀什也有牛皮癣,还是维文的,这不成了中国的“国癣”。注意,站牌上的“两亚市场”就是国际大巴扎。


     阿帕克霍加麻扎,坐落在喀什市区东北郊5公里的乃则尔巴格乡艾孜热特村,始建于1640年,是今新疆境内规模和影响最大的伊斯兰教“霍加”(即圣人后裔)陵墓,墓主为喀什噶尔“霍加政权”国王、白山派首领阿帕克霍加及其家族5代72人。

     所谓喀什香妃墓,不过这只是汉族群众的称呼。依我看,实际上香妃只是文学作品的一个传说,正好阿帕克家族有个女子做了乾隆皇帝的妃子,于是合二为一生成了“香妃墓”。

     名闻遐迩的喀什香妃墓,维吾尔族群众称为“阿帕克霍加麻扎”。建陵300余年来,一直被穆斯林们视为宗教“圣地”而享有盛名。 

     “霍加”一词,来自波斯语,也译作“和卓”、“火者”、“和加”等,意为“显贵”或“富有者”。在中亚和新疆,则专门用于指伊斯兰教的“圣人后裔”,也就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后代,能被称为“霍加”,在那个时代是极其显耀的,所以就产生过许多真假难分、大大小小的“霍加”。 

     “麻扎”则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最初指“圣地”,后来也转指“圣徒墓”,以表示对已故伊斯兰教圣徒们的尊祟。演化到现在,似乎一般比较虔诚的穆斯林的墓地,也大都被称作“麻扎”。


这里面有个历史悠久的清真寺,白胡子穆斯林长者应该就是寺里的阿訇。


从木柱子可以看出建筑的悠久历史。


阿帕克霍加麻扎主体建筑




阿帕克霍加麻扎(香妃墓)简介


阿帕克霍加麻扎内部


     其实这个阿帕克霍加家族的历史可谓是一部家族恶斗、血雨腥风的历史大剧。可以作为一面镜子反射出人性的贪婪,精彩不逊于小说,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网上搜索《阿帕克霍加传》看看,从中也可看见伊斯兰教在南疆的传播。

     1757年4月(清朝乾隆年间)“大小霍加之乱”或称“大小和卓之乱”,就是阿帕克霍加的重孙艾合买提汗的两个儿子波罗尼都与霍集占发动的新疆历史上著名的叛乱,并公然宣布在喀什噶尔建立名为“巴图尔汗国”的政权以对抗清朝。1759年清军攻克喀什噶尔与叶尔羌,全歼叛军追杀了大小霍加。

     从这一年开始,天山南北就完全统一于清朝的行政管辖之下,实际上这也是时隔千年(唐朝之后),中原王朝再度统一了西域。


香妃故事

     当年大小霍加叛乱时,家族中惟有其堂兄弟图尔都等人极力反对。图尔都还主动率领一支由柯尔克孜族骑兵组成的部队前去协助清定边将军兆惠在叶尔羌与霍集占作战平叛,立有大功。图尔都因此被封为清朝辅国公,并全家迁居北京。

     1760年(乾隆二十五年)图尔都妹妹伊帕尔罕(教名为买木热·艾孜姆)进宫,被乾隆皇帝封为和贵人,3年后升为嫔,35岁时封“容妃”。算起来伊帕尔罕是大小霍加的堂妹,即阿帕克霍加的重侄孙女。

     伊帕尔罕在宫中生活28年后,于1788年(乾隆五十三年)病故,享年55岁,葬于河北省遵化县清东陵的裕妃园寝中。1979年其墓的地宫部分塌陷,考古工作人员在进行清理修补,发现其墓已被盗,棺外有一具头骨和一条93厘米长的花白发辫,头骨显示出维吾尔族女性特征,发辫也与容妃55岁的年龄相吻合。

     民国前后,民间野史中各种乾隆的回教“香妃”的故事不断升温。1956年,金庸的《书剑恩仇录》,以香妃的传说塑造了一个传奇角色“香香公主”;之后琼瑶也在《还珠格格》中,塑造出美丽的“香妃”。而乾隆40个妃子中仅有容妃是维族人,因此历史里的容妃就和民间传说中的香妃合为一体了。



阿帕克霍加麻扎内被称为“香妃”的“伊帕尔罕”。


墓室外一般家族成员的墓地


4,维族手工艺工匠

     喀什南门解放北路西侧艾提尕尔清真寺附近一带都是维族老城区,解放北路东侧直至东门外吐曼河对岸土坡上的高台民居之间的几条老街巷也是老城区。

     喀什市的维族传统手工艺品闻名中外,做工讲究的民族小花帽、历史悠久的民族刺绣、璀璨夺目的金银首饰、古色古香的旋木制品、古朴素雅的土陶器、工艺高超的红铜器、做工精细,音色优美的民族乐器、色彩绚丽,质地柔软的艾德莱斯绸、选料精良,造型美观的民族工艺小刀……,展现的是一部维吾尔族的民俗风情史。

     巴扎就是集市、市场的意思。巴扎维吾尔语的发音是:baza.,与波斯语Bazaar“巴扎”发音几乎一样,应该有渊源的。

     老城区有不少街巷都是各种手工艺品集中的巴扎街。艾提尕尔清真寺附近的吾斯塘博依路、库木代尔瓦扎路有职人巴扎、餐饮巴扎、棉花巴扎、首饰巴扎等;解放北路东侧的阿热亚路、恰萨路等有帽子巴扎、维药巴扎、木器巴扎、铁器巴扎、花盆巴扎等等。

     大家有去喀什不妨到上述地点,步行逛逛拍拍,贴身感受下。


维族老汉戗菜刀


五金工匠


馕,打馕工匠。




烤包子,烤羊肉包子是维族出名的美食。


     正拍着,忽然维族老汉嘟嘟嚷嚷向我招手吆喝,心中有点忐忑,不知咋回事,心想可能不喜欢拍照要我删片吧。

     老汉比划着自己摆手,然后将手指向烤馕坑,哦,我明白了,原来叫我上前拍炉壁里的烤馕,不要在远处拍他人。

     咱赶紧跟老汉及伙计,说“亚克西蒙噻”。

     话说咱当初去帕米尔时,就向开旅游车的维族司机学说维语“你好”,以便于与维族人沟通感情。学了整整三日,遇见的维族人向他们主动问好“亚克西蒙噻”,可他们全都听不明白,一副发愣的表情,郁闷呀。直到此时,跟烤馕维族工匠问好“亚克西蒙噻”。哇,没

     想到他们听懂了,也诚挚地向我问好“亚克西蒙噻”,好激动呀,哈哈,大家相互“亚克西蒙噻”。


喀什老城东门的铁匠铺。


铁匠老汉严肃,工作时一丝不苟。


吾麦尔·艾力是第六代土陶传人,也是目前高台民居仅存的土陶制作工匠。


维族的乐器,不知是热瓦普还是冬不拉,也许二者就是同一种乐器吧。


这小包很配维族妇女的服饰


手工木匠店维族帅小伙


5,喀什老城的维吾尔风情画

     全新疆数维吾尔族人口最多,有897万多人,而维族人口具有分布相对集中的特点,88%以上的维族人在南疆。其中维族人最多最为密集的聚集区是喀什,占到喀什总人口的89%以上。在喀什老城区几乎百分百全是维族人。

     在喀什维族老城区的几日,处身于服饰不同,面孔相异、语言不通的维族人群中我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国家,显得那样地异类。

     浓郁维族风情笼罩的老街巷中,充满神秘甚至隐藏着不确定的不安全气氛,感觉自己似乎离开现代社会穿梭到了中世纪的一座西域古城里。

     由于语言障碍,咱主要在喀什老城区的大小街道行走。想到众多的小巷中去看看普普通通的维族人生活情况,可在幽长曲折的巷子走上一段后,总是半途而退。唯一体会到的是小巷里也有清真寺,每日一到礼拜祈祷时间,附近的维族居民不约而同地从各自家中涌出,到清真寺虔诚地做礼拜,咱是见识到了宗教的力量。






     新疆从古至今一直是多民族聚居,多民族融合的大家园。

     新疆最早的居民应该属于欧罗巴人种,吐火罗人、塞种人、月氏人不过是不同时期对他们的不同称呼而已。人类活动是不断迁徙的,正如这些欧罗巴人种从西方远道而来一样,很早也就有来自东方蒙古高原的蒙古人种进入新疆与欧罗巴人种不断融合,汉朝之后内地来的汉人也加入这种民族融合的进程之中,并且一直延续到现在。

     维吾尔族的先祖也是生活在蒙古高原的。中原地区在不同时期、不同朝代对其称呼不一,有:狄历、高车、丁零、敕勒、铁勒、回纥、袁纥等七八个以上名称。即使同一时期,不同王朝对其称呼也不同,如《魏书》中关于高车部的记载中有“高车···北方以为敕勒···其种有狄氏、袁纥氏”。如果说“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敕勒歌》就是说维吾尔族先人的,你信吗?《新唐书》中记载“回纥···元魏时亦号高车部,或曰:敕勒,讹为铁勒”。

     维吾尔族祖先是生活在蒙古高原西面放牧的游牧民族回纥,属于蒙古人种。744年(唐天宝三年),回纥联盟在唐朝大军的支持下,推翻了突厥汗国,建立起漠北回纥汗国,王庭(牙帐)设于鄂尔浑河(现属蒙古国)流域,居民仍以游牧为主。788年(唐贞元四年)回纥可汗上书朝廷,请改回纥为回鹘(取“回旋轻捷如鹘”之意)。

     回鹘于840年被所属的突厥残部“黠嘎斯”(现在的吉尔吉斯人,国内称为柯尔克孜族)打败。亡国后,回鹘人大部向西迁徙,其中部分经高昌(今新疆吐鲁番),发展迁徙至南疆塔里木盆地。

     南疆塔里木盆地周边绿洲原始的居民主要都是操印欧语系语言的塞人、月氏人、吐火罗人,他们是欧罗巴人种(白种人),并且定居绿洲农耕。回鹘西迁后,原系游牧民族的回鹘人(蒙古人种)进入南疆限于当地的自然条件无法继续原先的游牧生活也转而农耕。由于西迁进入南疆操突厥语言的回鹘人数众多,并且在政治上、人数上都占有优势,经过长时间的融合,原塔里木盆地绿洲的欧罗巴人种回鹘化,最终消融入于回鹘之中。至11世纪末,突厥语族语言作为当地通用语言基本普及,16世纪初伊斯兰教已传播到新疆各地,成为塔里木盆地周围地区占统治地位的宗教。由于整个塔里木盆地周围地区在政治、经济、语言、文化、宗教诸方面的融合统一,塔里木盆地周围地区居民的回鹘化最终完成了。另外,汉朝、唐朝统辖西域之时,有不少汉人也到西域生活,其后西域与中原政权联系断绝,这些汉人及其后代最终也融入维吾尔人中。





哇,传说中的一字眉,只是不知天然的还是描画的,或是半天然修饰的。







     行走在喀什老城区,发现维族人外貌差异较大,大多数人体态相貌还是偏向蒙古人种,十之二三是欧罗巴人种外貌,还有个别人看上去与汉族人外貌一样。这跟回纥迁移历史和维吾尔族形成的历史是一致的。

     回纥人本来就是在蒙古草原及北亚南部生活,迁到南疆融合了当地在塔里木盆地周围生活的欧罗巴人种原始居民。数量不多的汉唐时期迁至新疆生活的汉人在唐朝以后与中原中断了联系,待清朝打败准噶尔枭雄——噶尔丹,将西域再次纳入中原王朝版图时,一千多年的时光过去了,这部分汉人后裔也早已融入维吾尔族这个南疆众多民族的融合体中了。








     维族人饮食主要是羊肉、烤馕,调料配料:孜然粉、洋葱、辣椒等口味较重,南方人吃不惯。

     我在喀什寻得当地两道美食:鸽子汤面、羊蹄子,味美且清淡不腻味。



     羊蹄子,还有鸽子都是滚得酥烂的,一点膻味都没有。特别提下那不起眼的鸽子汤味道鲜美极了。

     维族老板、伙计完全不通普通话,没法沟通,都是拿出张百元钞票,任其找零。

     我在喀什老城里,就没碰到过能沟通普通话的维族人,有事都是比划着,还好路牌等有中文维文双语标识,不然就几乎出国了。


     南疆的瓜果应该是中国最棒的。

     说起新疆的瓜,咱往常在内地最常见都是哈密瓜,金黄色的内瓤。在喀什却从没见到内地卖的哈密瓜,看见的只有西瓜和南疆的伽师瓜(维族口音听不大清楚,应该是伽师瓜)。


     喀什街头有不少瓜摊,维族人都是随便站在瓜摊前吃上一两片。西瓜,每片一元,伽师瓜每片二元。那西瓜吃起来口感绝佳于内地的西瓜,应该跟南疆日夜温差大及半干旱的土壤有关系,出产的瓜果特别甜。

     伽师瓜瓜种类不少,内瓤由里层的鹅黄色过渡到外层的青绿色。品尝了几种,有的绵软甜汁如蜜,水分极多,滴淋淋的;有的皮青肉厚汁多,脆润甘甜,清爽可口。

     哇塞,这伽师瓜瓜绝对是人间极品,此后在喀什不再吃西瓜了。

     每晚晚餐后到住处附近吾斯塘博依路南侧的库木代尔瓦扎路夜市瓜摊,切上一大瓣伽师瓜(每公斤六元)带回旅馆细尝,快意乎!



     吾斯塘博依路和库木代尔瓦扎路交叉口的弯角处,有一个维族百年老茶馆。

     数百年前起,这里就一直是喀什老城最热闹繁华的地段。这家老茶馆很有名,中央电视台拍过。


     咱专门寻到了这家维族老茶馆,要了一壶土耳其红茶及馕、烤包子、烤羊肉串、凉粉。坐在临街二楼走廊,静静地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路人,非常惬意地悠哉悠哉漫度时光。

     临走时,专门找茶馆老板,想拍个菜单作纪念。这个维族老板倒略通普通话,咱跟他说明意思,还夸赞老茶馆非常棒,我在中央电视台都看到介绍他的茶馆了。

     没想到,这老板非常热情,虽然无法用普通话跟咱交谈,就用手比划着,示意把菜单跟他拍在一起,咱因为相机已收拾放入背包,就用手机拍了。



再见了喀什,不知今后还有否机会回到这美丽而神秘的古城。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