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美景图片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游记

(原创)
  • 发表日期:2017-03-11
  • 点击数:943
  • 投票数:2

早上8点(20140915)从马尔康沿着317国道往色达进发。很多路段都在修路,一路烟尘滚滚,行驶缓慢。


耗费了6个小时,下午两点钟才到达200公里外的翁达镇。令人记忆深刻的是的山顶上一大片的彩色经幡。 


午饭后从翁达转下国道沿着县道往色达走,60多公里的路程,期望能够在日落前到达色达。没想到这一段路更难走,全程都在修路,被挖得坑坑洼洼泥泞不堪(据说现在翁达到色达已经全程柏油路了201703)。 


慢慢悠悠又走了三个小时,将近6点半才到达洛若乡。到了洛若乡的路口,就看到很多穿着绛红色服装的人,经过一天的奔波马上就要到心中的圣地,内心已经荡漾了。 


右转进入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据说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佛学院,始建于八十年代,因地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喇荣沟而得名。所谓“五明”为声明、因明、医方明、工巧明、内明。“明”谓学问、学科,”五明”为古印度的五门学科,概括了当时所有的知识体系。

几年前曾看到过一幅恢弘壮阔的图,金光灿烂的佛殿周围密密麻麻鳞次栉比的全是红色的小木房子,感觉是无比壮观,当时真的是惊叹不已,那是红色的海洋,佛的海洋!从看到那一刻起心里早被这大海掀起了波浪,早就期待着这一次的探访。

也许因为来时看过太多令人震撼的图片,第一眼看到漫山遍野的红房子并不如第一次看到图片时有那么感受的强烈,但内心也是澎湃不已。

这里的僧舍非常的壮观,数不清的绛红色的小平房密密麻麻鳞次栉比连绵好几公里。据说从最初的32名学员到现在近万人,很多人来到这里学习、修行。他们就围绕着寺庙经堂居住,在寺庙经堂周边自己动手利用就地取材的土木搭建简易的房子。依山而建的小木屋,低矮而简陋,木屋的平顶上铺满着泥土用于抵御严寒,也有的因地制宜在房顶土地上种起了青菜。这里海拔4000多米,长冬无夏,环境恶劣,生活条件艰苦,但如此艰苦的条件也不能阻挡这些虔诚坚定的向佛之心。





在佛学院最高的山峰上,有一个金碧辉煌的建筑,叫做“坛城”。坛城原本是藏传佛教密宗里观想的对象。简单理解就是西天极乐世界的具体而微的表现。 


据说如果你有什么疾病,在这里转上一百圈就能够好。下面一层是转经筒,无论清晨与深夜,都有人在此转经,金色的圆筒在人们干枯的手转过之后留下一串悠长的嘎吱嘎吱的响声。跟着转经的人流绕着坛城转了一圈,祈福家人能健康平安。





打坐的僧人。


坛城外,磕长头的藏民,很多人都是来给家人祈福,求健康平安。


坛城边拍照的人们。 

 

待天色将晚,来到坛城西面,山坡上一片经幡处,准备拍晚霞和夜景,但是云比较少,拍了一段延时,让相机自动拍着,自己到山坡上经幡丛里转转。回来发现,遥控手柄莫名停了,只拍了几十张,懊恼不已。

天黑了,整个山谷里的小房子陆陆续续逐渐亮起来,随便吃了些干粮,一直拍到银河升起。

高原的星空分外透亮。

山上条件最好的喇荣宾馆早住满了,回到洛若乡住下,第二天一早上山拍日出,红霞映天。

天空红云朵朵,山谷里更是一片红色的海洋。

西边山谷里,涌起云雾,随着太阳出来温度升高,慢慢地漫上了山坡,不少红房子就在云雾缭绕中,忽隐忽现。


 云霞一过,阳光从对面山顶洒下,密密麻麻的红房子里,起初,有一两个小房子里开始张罗起早饭,屋顶的烟囱里冒出来白白的浓烟,逐渐的整个山谷里雾霭腾腾,云烟氤氲。金碧辉煌经堂在烟雾萦绕下,虽是人间烟火,宛如梦幻仙境。 


看着被炊烟笼罩着的经堂,脑海里浮现的是仓央嘉措的诗: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拍完早上的景色,回到喇荣宾馆,正好有几个桂林人退房,然后呢就给我们住。昨晚的居住条件不好,而且海拔比较高,稍微有一点头疼。大家觉得今天早上起早,而且拍的也累了,准备在酒店休息一下,待中午去天葬台看天葬,而我觉得时间还早,不如到四处走走看一看。很想去经堂听听课,但是接近十一点了,看到很多学员都已经陆续放学了。于是随意的院区走动,一路走走停停看看。在大大小小的房子间穿梭,顺着下山的方向往下走,走过经堂走过广场,看喇嘛觉姆们的生活状态。 



据说,正式的学员大概有几千人,但实际上在山沟里常住的几万人,有包括各地来修行的居士游客,如遇法会更多。

由于建设初期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划,所以,这里的房子了,只是沿山坡而建,参差不齐,条件简单,也没有什么遗憾,规划很好的水电供应和消防系统,因此这里的房屋的安全性很差,曾经发生过多次火灾,最近也有报导说,在准备规划,改善居住环境。

在这里不少人的生活都比较艰苦,他们在房子旁空地甚至在屋顶上种一些青菜,自己做饭吃。几平米的小房间其实放下床和日常用品没剩多大地方,有些光线也不够好,在门口也能闻到一股味道。也有的几个人或者全家挤在一个小木屋里,更显逼仄不堪。也有些短期修行的人没有固定居所,在山坡上扎帐篷。



最近也有报道说ZF在规划改造学院的生活环境,但愿能有一个整齐清洁安全的新社区。 

房子多是自己修建,看到很多年纪很大的人还自己去背回沙石水泥等建筑材料。

洗衣服。 

一个小觉姆穿着拖鞋,晒着太阳,拿着筒经书在念,咿咿呀呀的,有些象唱歌。

 

我作为一名旁观者,很希望用镜头记录他们的日常生活或者对我来说有趣新奇的一面,但是,大多数僧人都,比较警觉,一发现有镜头对着都会用手或袖子遮住面部。我既希望我能记录下这些画面,又不愿意去打扰他们的静修。 

一个觉姆,推着车远远就看到了我的镜头,低着头往前跑,从我身边经过,跑得更快了。 

慢慢晃悠到山下,已经快到下午上学时间,几个觉姆从我的身旁经过,看到我的镜头都害羞的低下了头,走过我的身边,其中一个回头偷看我是否还在偷拍。 


一路走到了大门口上坡来的第一个转弯处,在河边的一个大转经筒房前台阶上坐着休息。有很多藏族老人也坐在那里晒太阳,和他们用眼神和笑容交流。给一个老人看我手机上女儿的照片,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他们很乐呵的看着我手机上的小如,给我竖着大拇指,投来赞许的目光。

 

等到朋友们租车来接我去天葬台。去天葬台的路上,草原里,只要车一开过去就看到一些像老鼠一样的小动物(土拨鼠),倏地一下,钻进洞里。很象北海银滩的沙滩上,一走过去,几十只小沙蟹突然钻回洞里的样子,等你没动静了,它们又小心翼翼地爬出来。后来在理塘毛垭大草原的时候,也看到好多土拨鼠,不过比色达的要大很多,有兔子那么大。 

让人感觉到森严肃穆的天葬台。是藏蒙少数名族传统的丧葬形式,人死后把尸体拿到指定的地点让鸟兽吞食。 

每天下午几乎都有天葬仪式,感觉这些秃鹫都成习惯了,准时飞来,还没开始已经在天空盘旋了。 



陆陆续续飞到山坡上,和观看天葬的人们一起等待。关于天葬,拍摄有违法律、道德,就不发图片了。

 

观看天葬时间比较长,所以回到宾馆已经很晚了。也许是白天徒步的时间过长,晚上有很明显的高反,头晕又有些头痛,早早的就睡下了。天朦朦亮的时候就醒了,看到外面灰蒙蒙的,起来一看才知道外面已经下雪了。 图片

天空灰霾一片,远处的山头上有薄薄的积雪,手机完全都没有信号,给一个舍友发的,短信,结果直到中午出到翁达镇的时候,才发送出去。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