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美景图片

猎猎风尘(上)——遥远异乡路

(原创)
  • 发表日期:2017-03-07
  • 点击数:3275
  • 投票数:12

5000公里的美西自驾游沿途分享(一)




驶向科罗拉多大峡谷的路上,前方是科罗拉多高地,白色的雪覆盖山坡。

远远看像一只被切开的奶油蛋糕。


       年复一年的冬天,当上海马路上最后一片梧桐树叶被吹落的时候,我就要找出护照,再翻箱倒柜腾出一只蓝色的大行李箱,定好机票要去旅行。像一只候鸟一般毫无眷恋地飞走,奔向遥远地方的一个陌生地名。

 

在洛杉矶著名的圣莫妮卡海滩,金红的落日下


     起初的旅行,是想着要走得越远越好。出生就没有离开过家乡的人,一旦有了机会,心情是会很冲动的,是那种拿起地球仪,呼啦转半个面,然后点着一个小点,喃喃自语说就要去到那里的冲动。所以每当我推着行李,拿着打印好的机票行程单和护照,穿行在浦东机场长长的二号航站楼走廊上时,心情好像一件白衬衫飘荡在一大盆清水里那样清澈又自由。国际出发的走廊长得似乎没有尽头,大概是要让那些即将远远离家的人有一个和过去生活仔细道别的机会吧。



拍摄于优胜美地酒店大堂,一栋保留完好的西班牙式建筑内


       飞机起飞,降落。围着厚厚羊毛围巾的我,总是从同一个门出发,收起暂时不用的证件,用轻便的皮夹带上信用卡和护照,等待舱门打开后迎接我的新世界。有时候是维也纳的冬天,美泉宫的后花园被皑皑白雪厚厚覆盖着,鸽子在雪上灵巧跳跃,不留下爪印。有时候是夏天,看印度洋的海水一层一层漫过脚背,拿着相机和棕色皮肤的孩子们一起蹦哒在落日里。有时候是春天,巴黎暮春的夜,8点过后还微微泛着紫红的夜空,左岸的双偶咖啡馆里年轻的学生在谈论着巴尔扎克与雨果。有时候是秋天,背很轻的行囊去爬台北的阳明山,然后在山顶喝一杯烫口的乌龙茶,读龙应台写给儿子的信。

     


拍摄于加州一号公路沿线的大苏尔海湾


        于是,在起风的二月,这一次的目的地是美国的乡村公路。

        5000公里的行程,每个疲惫的傍晚,我和先生拖着行李来到一家家或大或小的旅店,吃一颗放在前台的薄荷糖,等待一串可以信赖的钥匙。在那样的一个房间里,清洗衣物,然后将自己远行的心安放。生活中若有似无的心事,在这个时候苏醒,比任何时候都强烈得浮在空中,让我自己可以看个清楚。那些曾经几乎已经要遗忘的快乐,忧伤,会在烈日下的石子路上、雨后的小城巷子里、雪中的林子边,从它们各自躲着的地方走出来,和我相对。

       它们安然如昨,只是褪色了。



西太平洋的海水,拍打着旅人心中的岛屿。



拍摄于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内,通向密林的小径。


       加州有着十全十美的蓝色天空。据说这里的人如果想要自杀,抬头看一下天空就会放弃念头了。因为天太美,让人们不忍舍弃。在著名的66号公路上行驶,打开顶蓬放慢车速,想象自己的手里拿着一支风筝,风筝上绑着自己年轻时候的梦,迎着风猎猎作响。  一路经过许多小城,有些小城小得只有两个加油站、一间银行、 一个咖啡馆和一个超级市场。很多年前,那场改变人命运的伍德斯托克音乐会,是不是也是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开始的呢?四十多年前的年轻人们披着满身的雨水和泥浆,在WoodStock小镇狂欢嘶吼了三天,他们让生活不再是温文尔雅的了。“不要相信三十岁以上的人”。这样的口号,也曾经在我的心里悄悄呐喊过啊。“木棍镇”,这样随意的名字我们一路都在遇见,他们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家园起个更慎重的名字呢?还是生活本身,其实是无法用真正的慎重去对待的。



拍摄于加利福尼亚州南部




拍摄于加利福尼亚州南部,一场大雨过后天空呈现奇妙的粉蓝粉红色


拍摄于著名的66号公路沿线


   一路在蜿蜒起伏的路上行驶,看前方延绵的公路像绸带一样展开,柔软绵长。我多喜欢这样的起伏,在罗马、旧金山、重庆,这样的起伏给一座城市带去了浪漫主义的色彩。傍晚的时候,我在高速公路曾看到漫天飞过的乌鸦,他们要到墨西哥去过冬吗?天空上,一时间全是它们小小的黑色的翅膀。有一天我们跟着它们一起走,我们要沿着公路去科罗拉多河,看大地裂开的地方。那夜我们住在一个被大雪覆盖的小镇,看到对面的房子上写着“安塞尔亚当斯曾经来过的地方”。几十年后,他成了世界摄影史上的圣人,而他来过的地方,成了国家地理的画廊。亚当斯也曾住过这样的小旅店吗?我拉开窗帘,被雪后的阳光蛰得睁不开眼。



  

拍摄于一号公路沿路小城圣巴巴拉,在那里品尝到了相当正宗的意式美餐“海鲜杂煮”,当地人把它叫做 Cioppino


拍摄于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也是亚当斯拍摄次数最多的一个国家公园,适逢大雪,大雾


拍摄于旧金山,典型的山坡式街道


    旅行继续着,大雪、晴天,微风都被抛在身后,一些往事如烟的、自由自在的心情在心里飘浪。苹果口味的汽水在嘴里融化,一些幻想、心事和憧憬也在心里融化开来。在内华达州的旷野里,看着大地被金红的夕阳照亮,仿佛空气中有了魔法,我们成为了两个没有身世也没有过往的人,只管坐在路边看着夕阳喝着汽水,没有尽头。



拍摄于内华达州沿路无名小城夕阳下


拍摄于亚利桑那州沿路,波浪式的公路在眼前延伸



拍摄于亚利桑那州羚羊谷景区附近,蜿蜒的乡村小路,让我想到小时候经常玩的拼图,总是有一张西方的油画风景,带着无法言说的秘密。


   多少次在山间等着大雪,多少次沿着公路去追逐黄昏,拐过一片如同绿色烛火的丝柏,到加油站边上的零食店喝一杯烫口的美式咖啡,听着墨西哥口音的小伙子谈琴,在那里盘算去洛杉矶、去旧金山,看有车在阳光下的公路上疾驶。多少次离开大路转向深深不知踪影的小径,站在路边野草丛生的山坡旁,看那里还没等到春风的沙漠植物发了芽。一颗心因为满足而涨得难以呼吸,因为疲倦而沉沉带着凉意,因为快乐而飞得不知去向。



      

拍摄于洛杉矶圣莫妮卡海滩,快要黄昏时分的景象。


拍摄于旧金山联合广场,落日之后。




旅途分享未完待续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