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宝岛单车行日记

(原创)
  • 发表日期:2014-05-11
  • 点击数:7515
  • 投票数:2


    感谢POCO把上一篇《宝岛单车行》推荐到首页,这里按照十多天的行程整理了一点文字与大家分享。

    台湾与大陆的阻隔,并不只是那浅浅的一道海峡,也不仅是那短短60年的分离。数千年以前,由这里的原住先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始,再到数百年前大陆移民艾杀蓬蒿来此土,再到百余年来的殖民者、光复者、败退者、建设者、牺牲者、奋斗者、乐居者,每一代人都在这里留下了足迹。那些昔日斑驳的印迹,投影在今日似锦繁花上,才是台湾真实的光影。
    如果你要真正看到台湾,看懂台湾,一定要不疾不徐,且停且行,用脚步丈量,用车轮辨识,才能听懂她的吟唱,读懂她的沧桑。

    来吧,跟着我们一路骑行,他们或他们的前辈,曾在安平古堡眺望,或曾在台北街头喋血;曾在紫藤庐畅谈,或曾在马场町蒙难;曾在眷村安家,或曾在金门驻守;曾在绿岛坐牢,或曾在街头巷尾投票;曾在妈祖庙烧香,或正在西门町流连……跟着他们,从台湾的昨天,一路走到今天。

    心存烦念,说走就走,目标台湾。

    从想象到真实,两个中年大叔带着久违的青春冲动开始了第一次单车旅行。宝岛台湾——品尝,观看,呼吸,无处不台湾,无刻不难忘。

    从桃园出发,路经鹿港——盐水——东港——垦丁——大武——台东——花莲——苏澳——宜兰——基隆——台北,全程1300公里,历时10天。从西海岸的台湾海峡到东海岸的太平洋,品味平原的人文风情和高山的自然壮阔,体会原住民的淳朴善良和福尔摩沙少年的单纯友善。

    你在当地人的眼中无名无姓,你可以窃听路人的闲话,你可以品尝当地的瓜果酒食,你可以感受人们的喜怒哀乐……生活在你的周遭如常地流淌,你却置身事外,仿佛一个与人间无涉的外星人,或偶然下凡察阅世情的大罗神仙……我们喜欢这种感觉,就是喜欢这种大罗神仙的滋味。


1Day 大园—鹿港


    第一天的正式骑行,两个人顺着风一路疯骑,中途还有一段闯入了只有机动车道的台61线,也阴差阳错的到达了白沙屯,正赶上了“2014白沙屯妈祖信徒徒步进香”活动,白沙屯妈祖每年初春南下北港朝天宫进香已逾百年历史。经值年炉主掷筊请示妈祖择定今年进香时程,17日深夜11时45分举行放头旗仪式,将于21日起驾,当天凌晨0时15分登轿、凌晨4时出发,预计23日抵达北港、24日凌晨5时30分进火、31日下午2时35分回宫,全程徒步约400公里。

    白沙屯妈祖进香的路线与其他进香或遶境活动不同,没有固定期程和路线,全依妈祖旨意进行,四位轿夫抬上妈祖轿后放空自己就能得到妈祖的旨意,因为有妈祖的协调统一,每到一个路口转弯或直行四人绝对的默契,沿途充满未知,有时涉水,有时急行,有时停轿,所经之处都是美丽的画面。

    我们20日中午抵达白沙屯,村里洋溢着欢乐且平和的氛围,村民自发的为来自四面八方的信徒免费提供面食和饮料。因为是代妈祖请客,我们这样的外乡人,他们当然是希望我们吃的越多越好,两个辘辘饥肠的家伙自然不会让他们失望。我们不远千里跨过海峡由妈祖指引在她启程前赶到白沙屯的诚意相信她也一定收到了,之后十几天的行程顺利且平安应该也是拜妈祖所赐吧。


2Day鹿港—盐水


    鹿港镇位于台湾彰化县,西靠台湾海峡,东与秀水乡相邻、南与福兴乡相邻、北与线西乡及和美镇相邻,面积达39.4625平方公里。这座位于台湾中部西海岸的小镇,曾有着显赫的文化历史。“一府二鹿三艋舺”是早期台湾汉文化鼎盛发展的标杆,分别指的是台南、鹿港和台北万华,其中鹿港是当时文化与商业的港埠重镇。

    上世纪80年代,台湾进入经济大发展时期,人们体会到从传统到现代过渡中的彷徨与失落,城市的糜烂,乡村的破坏,经济不断成长中迅速变迁的社会。水泥墙所象征的“现代文明”,由台北之类的大城步步闯进鹿港之类的小镇,逐渐取代而侵蚀了红砖房所代表的传统。

    这一时期,台湾苗栗县的一位客家青年以其敏锐的目光洞察了这种改变和冲击,在结束了私立中国医药学院的课程并接受完放射科医师训练后以他学生时代的音乐爱好来楔入这个社会。经过6年的努力和打磨,1982年,其创作发行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其中的第一首歌便是以“鹿港小镇”命名。歌曲里我们听到的是爹娘的淳朴,情人的善良,妈祖庙里膜拜者的虔诚,这些对传统的眷恋与伤逝,唱的其实就是对于所谓现代化价值的怀疑,《鹿港小镇》迅速风靡全台湾,并为这位苗栗青年奠定了台湾摇滚第一人和音乐教父的地位。这位青年名叫——罗大佑。


3Day盐水—东港


    盐水到东港要穿过高雄市区,高雄应该算是抵达台湾后途经的第一个城市,这里有全球最美地铁站排名第二的美丽岛地铁站。美丽岛站是以1979年12月10日在此地爆发、震惊台湾社会和影响民主运动发展的美丽岛事件为名。本站由日本建筑师高松伸所设计,以祈祷为主题象征。车站内部之公共艺术作品——光之穹顶,乃由意大利艺术家水仙大师(Narcissus Quagliata)亲手打造。

    这里不得不说“美丽岛事件”,美丽岛事件是台湾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次历史事件,在台湾民主进程上堪比“228”事件。此事使得台湾社会在政治、文化上都产生剧烈影响。其在政治上的改变最为明显,蒋经国被迫放弃***统治,解除***、解严、言论自由、开放媒体以及国会全面直选、总统直选。民主、***、自由和主权的价值成为台湾人民前仆后继努力的目标,推动台湾社会从威权***的***时代,迈向民主化时代,在华人社会中建立了第一个民主政体,也成就华人社会中第一次和平民主的政党轮替。美丽岛事件中被捕的民运人士最后形成了15人的律师团他们是:***、***、张俊雄、苏贞昌、李胜雄、江鹏坚、郑庆隆、张政雄、郑胜助、吕传胜、尤清、郑冠礼、高瑞铮、郭吉仁、张火源。其中一些人至今仍活跃在台湾的政治舞台上。


4Day东港—鹅銮鼻


    今天的行程可谓风景秀丽,也是我们入台后与大海最为接近的一天。道路右侧就是那道浅浅的台湾海峡,左侧则是中央山脉的崇山峻岭。我们要到达台湾的最南端——鹅銮鼻。在鹅銮鼻南望,左边是太平洋,右边是台湾海峡,正前方是巴士海峡。

    今天也是最为纠结的一天,沿途的美丽景色让我们流连忘返,而为了拍到鹅銮鼻的日落,我们必须在下午五点前赶到鹅銮鼻。之前的路程都是辽阔的平原,今天第一次在丘陵地带骑行,连续上坡对我们的体力是一次极大的考验,当然在走完南回公路和苏花公路后,那天的坡还真的不算什么。

    拍完日落回到垦丁镇上已是晚上8点多,此时镇上的游客熙熙攘攘,沿街的小店叫卖的商品和三亚海边小镇的东西几无差异,身体的疲惫加之审美的疲劳,我们草草的在一个公共停车场搭起了帐篷。

    垦丁已经不是《海角七号》里的垦丁了。


5Day鹅銮鼻—大武


    南回公路西起屏东县枋山枫港,自台东县达仁向北,北至台东市区,接续花东公路。路经屏东县枋山乡、狮子乡、台东县达仁乡、大武乡、太麻里乡、台东市等行政区。其中枫港——达仁间为山地段,达仁——台东间为平地段。位于屏东与台东交界的寿峠是南回公路的最高点,海拔约478米。

    出发前看过一本关于台湾单车环岛的游记,其中对南回公路的描述可谓是声泪俱下、暗无天日、令人绝望。我们对南回公路的困难倒是做了充分的准备,计划用整整一天时间挑战南回公路。事实证明,南回公路也不算什么,真正的挑战还在后面。

    南回公路由西向东穿过了中央山脉,也就是链接台湾海峡和太平洋的一条山路。途中经过了好几个原住民的部落,这些原住民仍然保留着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每一个部落前都有一个雕塑,往往是外出狩猎后杠着野猪凯旋的景象。中央山脉里给我们印象最深的不是层峦叠嶂的美景,也不是永远也走不完的上坡,而是地道的高山西瓜,西瓜如冬瓜般硕大,瓜瓤脆甜可口,那是一种诗人的言语也无法形容的美好。走出中央山脉后,沿途都在寻觅高山西瓜的芳踪,可是就再也无法与那种甜美重逢了。

    在寿峠看到了台东县的界碑,远远看到了太平洋的身影。一个20公里的下坡直接就冲到了太平洋的岸边。当太平洋的壮美展现在我们眼前时,我清楚的记得,我们不约而同的一声“卧槽!”后就是长长的沉默。太平洋的气质和台湾海峡是完全不一样的,她气势雄伟、颜色多变、深邃且诡异。此时多国部队正在南太平洋搜索MH370航班,而站在海边的我也第一次对海有了敬畏之情,甚至是隐隐的害怕。


6Day大武—台东


    大武到台东的路就是沿着太平洋海岸的路,我们顶着烈日安静的骑行在台9线上,沿途汽车很少,太平洋的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一路陪伴着我们。

    与海边公路并行的是日据时期日本人建造的铁路,这些铁轨或沿着海岸或穿入山洞,一路伴行我们,行踪不定。铁轨上跑的火车还是比较老的慢车,台湾铁路不仅仅是一种交通方式,它见证了历史的变革,它融入了社会人文,或许是一个富有人情味的小车站,或许是一台慢速的台铁列车,都散发着浓浓的古意和浪漫。台湾铁路承载的深厚文化和历史底蕴,会在第10天行程中路过的旧草岭隧道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7Day台东—光复


    台东出来往北就进入了花东纵谷。

    花东纵谷是台湾东部纵谷地形景观,夹于中央山脉和海岸山脉之间,因横跨花莲、台东两县而得名。花东纵谷南北长约180公里,东西宽2―7公里,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海拔50-250米不等。花东纵谷为原住民的主要聚集区,孕育了台湾十四大原住民族群中的五个原住民族群: 阿美族、泰雅族、布农族、太鲁阁族及卑南族。原住民文化更是纵谷区内最重要及最具代表性的珍贵资产。

    1972年8月9日一个小姑娘在台湾省台东县卑南乡泰安部落出生,和她的兄弟姐妹一样,生来就能歌善舞,20岁时一路就唱到了台北,1996年发行首张专辑姐妹》,在台湾销售108万张,1997年发行第二张专辑《Bad Boy》累计在台销售125万张,位列IFPI销售冠军9周,创下台湾本地歌手最高销售纪录。1998年获得美国Billboard亚洲最受欢迎女歌手奖,也成为第一个被CNN专访,并登上时代亚洲版杂志封面的台湾艺人,她就是卑南族歌手——张惠妹。


8Day光复—崇德


    今天的路途走得比较轻松,因为明天就要挑战全程最艰难的苏花公路,刻意保留了些体力。经过花莲时我们在花莲文化创意园停留了好几个小时,这里的文创产业与市场交融的同时仍然保持着艺术的执着追求。

    花莲创意文化园区在花莲旧酒场基地内建造,1988年为配合都市计划,将酒厂迁址至花莲美仑工业区,结束了七十六年的营运。2001年,花莲都市计划将酒厂旧址规划为“花莲创意文化园区”,成为台湾五大创意文化园区之一。昔日的酿酒厂房依旧存在,园区内各式的厂房经过改造后纷纷成为艺术空间,在老旧的外表下蕴藏著是文化意涵,展览场、小剧场、仓库、办公厅无一不有怀旧风与时代感同時呈现的步调,也是花莲許多重要艺术文化活动发生的地方。

    离开花莲,我们在苏花公路第一个隧道前的小镇崇德停下了脚步,为了能保持良好的体力,我们决定在崇德的民宿住下。

    这个时候,台北的反服贸游行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立法院院长也去立法院慰问了同学,台北之外的很多学生也都声援台北的学生运动,各地的学生正积极筹备着3.31台北黑衫军占领凯道的活动,大学也不能正常上课,很多不去台北的学生要么走亲访友,要么四处游荡。一些学生选择了单车环岛,崇德的一阵大雨让我们遇到了祖国来的交换生杨冉,和我们一样,对服贸的事情很不以为然,想想当初我们加入关贸总协定的时候,大家也就是一声令下后的积极应对。如何转变思想、如何调整产业结构才是当时的舆情主流。

    崇德的民宿就在海边,正对着太平洋,坐在二楼露台的雨后夕阳下,小镇升起袅袅炊烟,归巢的鸟儿四处鸣叫,夹杂着远处的歌声飘进我们的耳朵,不时还有台铁的慢车哐嗤哐嗤的从眼前经过。

    钟守仁是在16岁的时候跟着哥哥离开家乡富阳的,由老师带着一批15、6岁的学生四处辗转,为的是躲避抗日战争时期的兵荒马乱,沿途走到哪里就在哪里上课,或是庙宇或是祠堂。之后加入了国民党,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投身浩浩荡荡的抗日救国运动,一直到1948年***南迁时由重庆飞到高雄,期初还想着只是暂时在台湾这个小岛休整,在美国的帮助下不久就能***重回故里。没想到这一停就是66年,现在和太太一起经营着崇德的这家民宿。由于长期的军旅生涯,患上了严重的白内障,但是当听我们说起富阳的新沙岛、东洲岛、鹳山的时候,钟守仁老人眼睛里闪现的分明是明明白白的兴奋和激动。


9Day崇德—头城


    离开崇德,我们进入了魔鬼路段——苏花公路。穿过第一个隧道就是因《海角七号》名声大震的清水断崖。清水断崖气派雄伟,号称世界第二大断崖。是崇德、清水、和平等山临海悬崖所连成的大块大石崖,前后绵亘达21公里,地质以片麻岩和大理岩为主,成90度角直插入太平洋,高度均在800米以上。断崖形状如鞘,绝壁万丈,脚下白浪滔天,形式甚为险峻。

    在崇德大隧道前,凿壁而筑的苏花公路展现在我们眼前。一道凹槽仿佛镶刻在高距海面数百米的崖腰上,随突向海面的参差岩壁而曲折回转,盘旋若龙。远看公路,好像缠绕在危崖腰部的腰带,又似摩天大厦高层的一道没有栏杆的悬空阳台走廊,汽车在上面飞驰,稍有不慎,便要滚入几百米下的太平洋中。我们掠崖凌空,临海观潮,大有惊心动魄之感。

    在台湾,单车环岛认证是可以避开苏花公路的,因为这一带产大理石且经常塌方很多运送石料和砂石的工程车会经过,道路窄且混行,稍有不慎就会酿成惨剧。在和平遇到几个台湾骑手,当听说我们要单车骑行苏花公路时就非常惊讶,并劝我们改乘台铁。可是,我们一路走来,就是冲着苏花来的,我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挑战苏花,他们则竖起了大拇指为我们加油。互道祝福后我们继续上路,走开后不久他们还特意回来要和我们合影,说要把照片放到脸书上,大陆同胞不远千里来台湾单车环岛挑战苏花,就这一点他们就觉得足以被称道。

    这一路,也许是妈祖在考验我们的毅力,特意下起了大雨。苏花公路实在是一条令人绝望的路,每翻过一个山头,以为应该到头了,映入眼前的就肯定是前方半山腰迂回的又一个上坡,且更加陡峭,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自己的极限,低着头看着车轮,心里默念到,只要我的脚下不停,哪怕再慢也是在接近山顶。沿途好几处公路因为塌方在抢修,仅有的两车道变为一车道,脚下就是几百米的悬崖和悬崖下的太平洋,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崇德到苏澳这60多公里我们走了足足10个小时。当我们到达苏花公路最后一个山顶时,也许是妈祖给我们的嘉奖,雨停了,脚下深邃的太平洋上出现了壮美的彩虹。


10Day头城—台北


    经过苏花公路的折磨,我们浑身泥浆的来到了头城。在头城,我们邂逅了台湾摄影协会顾问方清池老师。在头城环镇东路二段他的摄影民宿前的小院里,好客的方老师执意要我们在出发前品尝他的台湾高山茶。品茶时方老师如数家珍的向我们介绍了宜兰的旧草岭隧道、福隆火车站、龟山岛,以及由草岭隧道讲到的宜兰民谣《丢丢铜仔》。邓丽君14岁时将这首民谣重新演唱,收录在1968年的专辑《丢丢铜》里,相信很多70年代末出生的人小时候都学过这首歌。正是因为这次邂逅,我们才没有错过宜兰最具人文特色的一段铁路隧道和久负盛名的福隆火车站的乡野便当。

    旧草岭隧道在日据时代是台湾最长的火车山洞,施工期间曾流行疟疾,加上当地交通不便,所以工期较长。此外,开凿期间免不了因工程灾害或其他原因造成伤亡,其中死亡者共11人(4位台湾人、7位日本人),受伤者共366人(350位台湾人、16位日本人),宜兰线铁路完工通车时,《台湾日日新报》的文章标题里还以“血と魂の结晶”一句,来表达对这些可贵生命的形容与悼念。1982年宜兰线铁路双轨工程计划,由于旧草岭隧道内部净空没有达到这项标准,所以必须另建双轨的新草岭隧道来取代旧草岭隧道。新草岭隧道在1985年完工通车后,旧草岭隧道便功成身退,停用封闭,废弃在嶐岭之下22年,直到2007年才重新开启,并于后续整理辟建为东北角自行车道的一部分,供民众观光休闲使用,现在已成为热门的自行车骑乘景点。

    离开宜兰就到了台湾的东北角海岸国家风景区,区内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是台湾北部旅游最佳据点之一,在观光、保育及教育功能上,扮演著积极的角色。这里最为著名的景点则是有基隆101之称的八斗子海滨公园,八斗子本为一座海上孤岛,日据时代时为兴建北部火力发电厂在此填土造陆,将岛与基隆山北麓衔接起来。现在的台湾国立海洋博物馆就是在填土造陆的位置新建起来的。


台北


    10天的骑行,终于到达了终点——台北。

    台北,包罗万象、光怪陆离,但是不管哪一面都能做到极致。

    民主的极致是在台北的大街上,50万学生和市民能坐在大马路上请愿,而警察只是负责维护交通。学生能占领立法院,而立法院院长还会去看望同学,嘱咐他们注意身体。

    文化的极致是,台北的各个博物馆长年举办各种文化展览,而在展览的现场我们遇到的是大学的教授,他们是来做义工给大家免费讲解的。街头的公园和小广场随处可见的是不插电的演唱会和见面会

    台北的夜店一样极致到必须通过安检才能进入,而且男宾往往西服领带,女士则是黑色礼服。

    服务的极致是台北的市政厅没有门卫把关,进门就有义工来给你做向导,各个政府部门隔着透明玻璃就在里面办公,而给我们端茶送水的则是智障人士,市政厅的地下提供理发、洗衣、修理等居家服务,再加上与地铁交通的无缝对接。

    台北杂乱,杂乱到极致却能体会杂乱之下的井井有条。高楼大厦和破旧小楼仅一墙之隔,外墙的广告大小不一、色彩纷呈。道路上放眼望去,汽车、摩托、自行车比比皆是。随便走进一条街巷,总能见到形形色色的机车或奔跑或停放。驻足通衢大道,摩托阵就只能形容为铺天盖地了,在红灯亮起的刹那,黑压压机车群如潮水涌来,停候在白色的交通标志线内。车手皆着各式头盔,看不清面容,不辨男女,一旦绿灯放行,摩托阵如万马奔腾,呼啸向前,其势不可挡,城市活力充分展现。然而成千上万的机车行进,却少有交通事故,更无司空见惯的喇叭怪叫。

    一路下来,我们觉得台湾只有两座城市,一个是高雄,一个是台北,除此之外,都是乡下。台北和高雄有北京和上海的所有优点,摩天大楼鳞次栉比,霓虹灯交相呼应,捷运四通八达,夜店莺歌燕舞。可是台湾的乡下却是大陆农村所无法比拟的,这里虽随处可见槟榔西施的路边小店和24小时经营的Seven-eleven,但这里民风依旧淳朴,文化传统仍在延续,生态环境优良且友好。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