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印度故事(一)德里

(原创)
  • 发表日期:2013-09-24
  • 点击数:6730
  • 投票数:1

     

离开印度的时候,我说过,我再也不要来了!

      看过那么多游记,每篇都把印度描述得多么神圣多么神秘,心中甚是不解。其实在这里,我的肺比我的脑过滤的东西还要多。踏足南亚次大陆,这片表面上脏乱差的土地带给我的,更多是矛盾的百感交集的故事,以及,无限增多的问号。

     后来,发生了三件事情,令我再次回味此次旅程的时候,回忆起如历险记般的一幕幕,竟有了回去的冲动。

       第一件事情,是回来之后,我几乎每隔一晚就梦到回印度,尽管我对这里并没有什么好感,怎么就夜有所梦呢?感觉是在印度的时候被下了咒。对!我必须回去解咒!

       第二件事情,是在印度的第四天,导出单反照片的时候储存卡坏掉。照片报废,我说那是某天进城堡的时候逃掉了摄像费,得罪了印度湿婆神(也就是专门负责破坏的神),报复我来着。回来之后寻求多方无果。当时已经打算“放弃治疗”,并且放狠话再也不碰数码单反相机了,胶片单反也已准备好了。但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自己居然用个免费软件给救回来了,看那些失而复得的照片,顿时觉得这些画面既珍贵,又美丽。遗憾的是,此程最美的一景----蓝色城日落却无论如何也修复不出来。

       第三件事情,下文分解。

     此文,要还原一个真实的印度。

德里(Delhi








天堂和地狱

    在印度的前三天,我是一个人踏上旅程的。年初五踏上飞机的那一刻,心中突然浮起一丝惊恐。所有人提醒过的印度又脏又乱、强奸案多,这些在我看来根本不算问题的问题,开始紧紧揪心。

       说真的,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来这里,要不是香料航空(Spice Jet)来回2000大洋的机票便宜,估计这个地方在我的愿望表中排得很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买机票,办签证,还要被印度签证中心百般刁难用记者签,连同事都为我捏把汗。

       飞机上目测不超20人,这样算来,每人1000元。共20000元包机6小时广州飞德里,抵到烂啦。机上有第五次去印度旅行的,有准备去印度呆3个月的,有夫妻俩同游的,我真不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在机上横躺着睡了一觉,估计就到了。

       到入境厅,填了5次入境表都填错,机上同胞看我太慢,帮我填了。机场还是一个比较现代的地方,搭上空空如也却光鲜靓丽的机场快轨(DAME),我感觉不错。踏出机场快线,却竟然是一道分界线。嘈杂、乌烟瘴气、灰尘滚滚、人畜并行,车辆横行,这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真的踏上了印度的旅程。回望机场快线,那个“天堂”之门已经关上,接下来那12天,我要面对一个真实的印度。

 
光鲜靓丽的机场快轨(DAME


      机场快轨对面是新德里火车站(NewDelhi Metro Station),所有人都想靠近我,所有车夫都看似热情地问我一句想去哪里。一开始,我还很礼貌地一一回答“NoThanks!”,后来被问烦了直接“No”。来印度前,我根本搞不定网上预定火车票的事情,只能来到寻找传说中的外国人售票厅。一直受旅游书影响,对主动带路的人留有防备心,因此无论好人坏人通通都被我假设成是坏人。几经周折,最终一个留长发的“坏人”还是把我带到了目的地。在外国人售票厅里已经坐满了人,查票,填表,买票,又是一轮等待。当时查票显示我要去的地方无票了,但是买的时候居然又有了。不过我也没有想过万一买不到去乌代普尔(Udaipur)的火车票,应该怎么办。


新德里火车站(NewDelhi Metro Station

    换钱惊魂

带着第一张火车票,我才放心地开始在德里的一天游。身上没有多少印度卢比,所以先去康纳德广场(Connaught Place 换钱。这里换钱的小铺比较多,汇率也比银行和机场好,但是我们讨价还价也费工夫。这个广场布满了类似旅游公司的店铺,其中一家写着可以兑换,门口的印度人也说进去可以兑换货币。他带我们经过一条黑黑的走廊,只见里面烟雾缭绕,灯光昏暗,檀香刺鼻,依稀看见前面桌子坐着个皮肤黝黑,金链挂脖的印度大个子老板。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昨晚飞机上认识的顾晶白,他也向我使眼色。惨了,原来我们看到形势都担心这是个黑窝,说不定那个刺鼻的檀香就是***。我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减少呼吸次数。大老板先与我们讨论了一番价钱,谢天谢地谈不成,我们赶紧掉头走。他把我们叫住,居然退一步说成交。然后不紧不慢地让我们先坐下,我心想,什么?还坐,再坐我就晕倒了。   

他拿出一个黑色皮箱,用钥匙打开,里面满满的印度卢比。这情景,就像是我来借高利贷,又像是我拿钱来赎人一样,就是黑社会电影嘛。他只从中拿出一小叠,清点好,大老板让我自己再数一遍,顾晶白示意我立即收进袋子里,准备撒腿就跑,待的越久我们越不安全,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地数了两次。谁知道这是,大老板却从桌底下抽出……好在不是刀——两瓶大饮用水,1.5的,咚的两声压在桌子上,很豪爽地说一人送一瓶。我用中文轻轻问问顾晶白:“敢要不?”顾晶白不敢,怕是下了毒,我心想要不要和喝不喝没关系吧?我拿了就快步走出去,像是远离地狱一样。直到大街,我两才松一口气。刚才的情节吓得口渴了,打开那瓶水就喝,水从喉咙一直留到胃里,没什么意外,好吧,带上。

 

一个人遇上各种人

我们两个像个劫里逃生的天涯沦落人,在广场上荡着。好久才想起要去买电话卡。问了好多间,都不合适,要不就是太贵,要不就是出了德里用不到。在我们对电话卡无助的时候,一个自称大学生的印度男人走过来,问我们在找什么。“骗子”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但他又真的帮我们找到我们需要的电话卡,还全程帮我们沟通。我想这人那么好心,干嘛呢?问问他怎么那么闲。他说在等女朋友坐火车来,还没到。然后他读医学的内容又说得条条是道,那就暂时相信他一次吧。事成,他仍然怀着“送佛送到西”的“伟大情怀”,问我们去哪里玩,然后把我们带到一个什么游客中心,“这是政府设立的,不赚钱的,只能相信这家。”这是他补充的。所谓的游客中心,就是可以帮我们设计路线,叫车的地方,一听那价格,我只能“呵呵”地想离开,中心的人还帮我设计我不打算去的地方,还要振振有词想说服我去。我还是自己找车吧。顾晶白,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反而跟他们谈得津津有味。反正我们路线不同,那就只能ByeBye了,我扮得很急的样子,跟那印度人说:“我没时间了,不陪你们玩了,谢谢拜拜”。头也不回,上车走人。

     坐上车,我没有打算好去哪儿,便让Tutu车司机随便开一个市集。到达目的地时候把我气死,他居然开到一家专门量身定做印度服饰的高档店,指着说这就是某某某市集。我进去绕场一周就出来了。他就不开心了,不肯载我去下一处。那好吧,我也不想相信你了,又是ByeBye

     我最终选择了自己搭地铁到贾马清真寺附近,买票的时候乱哄哄的,上了女性车厢却让我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可一出地铁,地狱又来了,大街上各种气味交杂,现炸小吃的油烟味、街上积水的恶臭味、擦肩而过的牛屎味一波接着一波来,比海浪还要汹涌。市集上人来人往,牛羊占道,街上人力三轮车、Tutu车和私家车并行抢道,叫卖声、喇叭声不断。在这里,我真享受到了每个器官都被充分调动刺激的感觉。过马路更是让人着急,我连续等了10分钟都不敢过,因为车绝对不会让你。天,这个地方是印度的首都——德里!但是,在如此乱七八糟的地方,街上却有大大小小的清真寺和印度教的寺,经过干净的寺庙门口,顿时耳根清净,没有了喧哗,就像摇滚乐播放着突然被按了暂停键,经过几秒后又被按回播放。人们经过,总要用手摸摸头,摸摸寺前的阶梯,嘴里念念有词。我想,这也是他们内心最平静的一刻。不得不佩服印度人,能创造出天壤之别的事情,迅速切换两个极端的情境。




乱七八糟市集中的一个清静寺庙

 补鞋的人



过马路不是容易的事情



随处可见神牛


贾玛清真寺附近的市集


各种香料


     贾马清真寺JamaMasjid,攻略上写的是不收门票的。去到门口却被人拦截了,撕出一张手写的200rp的摄影费给我,当我无视他的时候,他却要把我当回事,拦住我。哎,又遇上想骗钱的。我转身走下长长的阶梯,打算绕到另一个门,谁知道那个人也已经在那个门等着我了。怎么就非要盯上我呢,好吧,这个清真寺,我不进了。


原来她们习惯做“思考者”



贾玛清真寺


    大吵一架的勇气

    一天下来,我没有休息过,走了很久,终于觉得累,贾玛清真寺到红墙Red Fort也就是几步路的距离,不过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挥手截了一辆人力三轮车,车夫伸出三根手指对我说,“Three,我跟他确认几次是3卢比,就上了车。不到5分钟,红墙就在眼前了。我拿出一共3卢比硬币递给他,他却突然変脸,还是伸出三根手指,这次跟我说“Thirty”。我立即就火了,争论起来。这时候已经围过来一圈印度人,印度人就是爱围观。一个中年男子说:“你可怜可怜他吧,他不会英语,所以才只能你说3,但是3卢比,怎么可能? It is impossible(这是印度人的口头禅)”我一口咬定:“No,他说的就是3,下车才跟我说30,他骗我。”中年男还是那句,他很可怜,你至少也给他10卢比吧。好吧,我看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我就退一步,就递10卢比给他。车夫这时一点都不领情,只是摆手,看都不看一眼,也不说话。我就向围观人群发话了:“看到了吧,是他不要,如果他确定要30 的话,我一分钱都不会给。”然后,我就潇洒地,闪出了重重围观的人群,闪进了红墙。啊,其实我内心真的害怕,真担心后面那群印度人上来找我算账,快马加鞭地走,估计当时走得比车都要快。我用我后脑勺的眼睛偷看那群人,他们只是在细声讨论,在目送我的身影消失在红墙。

 

贾玛清真寺和远处的红墙,其实距离很近


    当时觉得出乎自己意料,居然一个人都敢做这种事情,而且还觉得自己不给钱是应该的,现在回想起来,不得不佩服自己那时的勇气。然而回来后看到顾晶白在微信发的一个三轮车夫图和一段文章,我想我至少应该回去再深入理解一次吧。他配文写道:“阿三国因为种姓制度,人与人差别太大,骑三轮车的就属于贱民!依次排序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而这个三轮车的可能比首陀罗还要贱民,据我所知首陀罗差不多就是有人身自由而已,而三轮车随意什么人都能对他们大呼小叫呼来喝去,在我看来和狗真是差不多了!并且最惨的是贱民因为他们的身分,而世代相传,也就是说贱民的孩子也是终身贱民!不能受教育、不可穿鞋、也几乎没有社会地位,只被允许从事非常卑贱的工作,清洁秽物或丧葬,甚至听说在贫民窟的贱民终身只能乞讨,连工作都没有!”对于那个三轮车夫,或许真的是不会英语而对我说了3,或许真的由于地位不敢追上来拿钱。我对他不是抱同情怜悯,因为同情本来就是处于不平等地位的一种态度。我是后悔自己在没有深入了解印度种姓制度而表现出的行为。


 三轮车夫

三轮车夫


    红墙里面有很多鸽子,其实印度每个景点都是这样,各种小动物与人共存,人们专门在景点里面放置了食物留住他们。














       从红墙出来,我背着大背包往火车站走了好长的一段路。从地图上看来相邻的两地,走起来真吓人。不过这段路程中,我看见了贫民区长什么样,豪车里的有钱人长什么样。天堂和地狱,都在德里。



放学的学生


只要看装束,就能知道他们的身份地位。





       漫长的夜里,远离天堂和地域,一个人踏上了开往白色城乌代普尔的火车。第一天好累好累,好长好长。窄窄的上铺,昏暗的灯光,长鸣的汽笛和铁轨的咔嚓声伴我入睡了。


 



待续

印度故事(二)乌代普尔、热那克普

印度故事(三)焦特普尔蓝色城最美的日落

印度故事(四)库里沙漠、杰伊萨尔梅尔、比卡内尔

印度故事(五)斋普尔、阿格拉、瓦拉纳西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