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旅行是一部遇上别人的江湖的文艺片(1)

(原创)
  • 发表日期:2013-09-03
  • 点击数:1057
  • 投票数:0

    几套换洗的衣服,洗漱用品,一个单反和ITOUCH,刚拆的《不去会死》还有一本线装笔记本,水和零食泡面,药品,背着这些东西,我们两个女生就这样在火车上过了二十五个小时,从广州到昆明的卧铺,旅行行程和下榻之处尚且不明,不过有什么关系呢,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探险啊。本来我还担心珍妮支撑不住,但是从铺位上低下头看到她笑得很开心,心里就觉得轻松了一点,奇怪只要和她在一起,不管去到多远的地方都感觉安全。旅行已经开始了,却一点没有即将毕业的味道。

    窗外的风景从楼房到荒地、隧道,再到石林、梯田,双眼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变化的过程,所以也没什么惊喜,只是从一个想要逃离的地方到另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就只是这样而已。作为毕业旅行的开始,这样的心情未免太无情了。

    在火车过了一夜,到达昆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由于距离晚上十二点到大理的火车还有很多时间,我们搭乘公交到市区逛了一下。虽说被誉为春城,可能是地铁整修,加上缺少绿化,车辆繁多,昆明给我的印象很糟糕。下午肚子正饿的时候找到据说不错的桥湘园,但是过桥米线很难吃,腥味很重,令我的心情更加低落,后弦,你一转身的这城市因何是这个样子?吃着微辣带甜的迷你萝卜腌制品,我真想立刻动身前往大理。


    大理的火车站干净而舒适,人也没有广州站多到令人恐惧的地步,大概因为是晚上吧,看着书听着歌,纷纷扰扰的是拖着大小行李的游客,也有推着单车的自行车骑士,和像我们一样的背包客,在这个时候我才亲切感受到异地旅行的神秘和兴奋感,睡眠不足带来的恍惚感反而使旅行这一动作或者说是事件显现出感人的真实。

    迎着凛冽的寒风疾步走向车厢,从守在车厢和车厢连接处门口的乘务员手里拿回我的车票,推搡着寻找座位,原来我和她的位置在列车走道的两旁,像是被银河阻隔的牛郎织女星,透过之间人影的间隙看到珍妮也朝我这边苦笑,这种感觉更加强烈。铁道部的家伙毫无节制地出售站票,根本没有考虑旅客的空间舒适度。这趟挤满了行李和人,空气中掺杂不同汗臭,所有人几乎动弹不得却又无计可施的火车还是开动了,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车厢连接处的门窗碰撞出清脆声响,听起来很是凄凉哀伤。

    坐在火车硬座靠窗最里,犯困却又无法舒适一点睡着的我,想着今天也要向家人报备,可是每次一要发送出去,隧道的黑暗就会将信号打为零。珍妮在火车上认识了两个福建的男生,他们说的闽南语我只听懂一点。受不了对面的女生盯着我看,于是我一直把视线投向窗外,假装自己是因为通宵引起的不耐烦,而不是个性孤僻。

    凌晨透亮的浅蓝色天际,被日光一点点浸染着,远处的山峦和近处的田野屋舍在此时才渐渐显出其轮廓。在我们的期待中,如少女脸上红晕般的日出云彩愈加明亮,纯粹清冷的晨光令人心情爽快,难受的夜晚终于过去了。第一次体会到长夜漫漫,双脚的酸痛感一路都没有放过自己,不过比起那些要站七个小时的人来说我已经很幸福了。火车即将进站的通知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回想昨夜年轻的乘务员推着出售食品的推车试图从挤满人的硬座车厢过时,我按捺住心中的怒火,恨不得拍案而起叫他离开,我们没有人要买!而他确实也卡在人群中间,仍事不关己地想推车过去,学生样的年轻人虽然也愤愤不平但仍和气地说:“真的过不去啦,这次就不能算了嘛?”这些年轻而刚毅的反抗之声是多么美妙啊,如果可以比作“揭竿而起”的农民运动的话,下火车的那一刻应该算是革命大解放了。

    思绪忽然回到五十年代的我,背上比我的背还要驼的登山包,边喊了声“好冷”边快步跟上珍妮。出大理站的时候觉得好兴奋,虽然气温骤降了不少,但是天蓝得很稚嫩,朝阳令人心旷神怡。我第一次这么喜欢火车站,还有城市的早晨,我很想品味这淡淡的晨光因何给我如此奇妙的感动,但我无法停下另一个人的脚步。因为现在这个世界是由她和我组成的。







--原创来自我组织社区
原帖地址: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