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人间四月,醉美画中婺源

(原创)
  • 发表日期:2013-08-10
  • 点击数:3017
  • 投票数:2

 人间四月,醉美画中婺源

三四月的江南天气里,清凉中含着一丝温润,三四月的江南山水间,清秀中浸染着一抹氤氲,三四月的江南乡野中,恬静里散发着一股烂漫;

若,行走在三四月的田径上,水露可能打湿沾满泥土的鞋子,莺啼可能惊扰专注于溪声的耳朵,晨雾可能截迷望向远山的清目;

再若,穿行在三四月的街巷中,炊烟可能正在白墙黛瓦的屋顶袅袅升起,蔷薇可能正在农家庭院里盛开,可能猫正在墙头凝视路人,鸡在觅食,小狗在互相追逐,可能孩子们正在嬉戏打闹,村姑正要挽着桶去河边洗衣,可能农夫正赶牛架车的从暮色中归来……

如这般三四月,春意将浓未浓,似一笔水墨,勾点在大地初换的新装上,饱含诗情,满是画意。

如这般美丽春色,如这般诗情意境,如画,若沉迷,如醉。

如这婺源。

 









误也误了,累就累点吧

我算到这丫可能会忘记带车票,所以一上地铁就发短信提醒他了,可没想到的是,票是带了,人却不能按时赶到车站,说是因为高速公路堵车……
更叫人哭笑不得的是,随行的他的女友娅娅昨晚梦到他们堵车延误时间了,上天如此直白的昭示,竟然没有引起他一丝的警觉,哎,无语……
这丫叫风舞,二月份我正在天池玩的时候,他就发信息说要去婺源了,因为我的时间问题,硬是把他从三月份拉到了清明节。
当然我们也因此付出了代价,清明时节,婺源的花期都已接近尾声。
不过依然很美,后文再表。

我们此次只计划走东线,骑车,净时间两天半。所有去婺源路上的行程都放在晚上和夜间,不是这样最合理,是工作了,时间像春运的火车一样,实在是难挤。

出发和回程的车票都早就买好了,去的是卧铺,2日晚,K11,上海到衢州,19:30开,这也正是他们赶到车站的时间,只能叹息,车票也退不了, 下一趟到衢州的车要到凌晨四点,严重耽误时间,而此时从深圳赶往衢州的木瓜同学正在火车上,正期盼着在衢州和我们汇合呢。
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决定买21:00开往南昌的K287,在上饶下车,然而祸不单行,K287连无座票都没有了……
只能决定去看看有没有汽车了,上海南是个很豪华的车站,设施都快赶上机场了,可不爽的是各个方向的通道太长,从二楼下来到出口处的汽车站要走好长时间,汽车站里人倒不是很多,我们盯着不断翻页的发车信息显示屏,好几分钟后,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显示发往婺源等方向的车次信息的那块显示屏虽然在右下角显示总共四页,但信息一直停留在第一页……,而第一页上没有去婺源的车,上饶的倒是有,不过最晚的是中午12点半的,都可能要到了……
于是直接咨询台询问,然后被告知,上海发往婺源的班车最晚的一趟为晚上19:45,才开走不久……
倒……
我们都不喜欢坐汽车,所以根本就没考虑,也就没关注过此类信息。
我早已饥肠辘辘了,还没下班就从无锡赶过去,8点多了还没进食,于是决定先KFC。
在填肚子的过程中,我们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直接冲K287,用到衢州的车票混上车,由我带头,三张票都放在我手里,不是我坏,是他俩缺乏经验,我没说我经验丰富,我只是有过一次经历而已。
回到二楼候车室的时候,等候此车的人都早已验票通过了,正好,我们假装急匆匆的,以期望验票的人只看到我手里握着票就行,不仔细检查,然而他还是从我手中拿过了票,不过在审视不到一秒后就还给我了,估计是他只看到了前面的“上海南”三个字,没看到车次,没看到目的地,过了这里,上车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到车厢附近的时候,才明白没有无座票出售的原委了,人挤得扎扎实实,门口还有两米长的人,无法往前移动,进不去,列车员在拼命地往车窗里喊,叫大家再往里挤,真是神奇,经过好几分钟的挤压,竟然都进去了。
进去是进去了,能双脚站立也已经很庆幸了,这么拥挤的车,我有生以来是第二次坐,第一次是大一第一学期结束后回家,是从车窗里爬进去的……
太挤,太闷热,悲剧就发生了。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晕过去了三个人,两个被架到卧铺车厢去了,还有一个由几个列车员陪着留在杭州东了,估计是得上医院了。
想想我们占了别人的空间,真是罪恶啊!
风舞感叹:“原本我们可以舒舒服服地睡过去的……”,“能搭上这趟车就算万幸了,至少不耽误行程。”说真的,我很满足了,总比计划泡汤要强。
木瓜整个过程中都在催问我们的状况,这回终于可以让她安心由衢州改为上饶下车了。















单车,骑行的快乐

自07年五一环游太湖后,就再也没骑车远行过,算起来都快三年了,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这种热情,也一直在犹豫,届时环游青海湖,是用摩托还是单车,然而这一切的疑虑在我4月3日正午跨上那辆蓝色捷安特的顷刻间,顿然消解了……
我感到发自内心的快乐,还有一丝难抑的兴奋,加速,单臂张开,风挂起衣角,很轻快,想吼叫……
车是租的,若不是我们打定主意要骑车玩,很可能会嫌贵而舍弃,50一天的价格是正常租车的两倍多,虽然车子是捷安特的,但也不至于要这个价。但因为婺源县城就这一家租车的,我们别无他法,只好让店员请求老板给我们便宜一点,最后讲成了40,我们算了算,真正的骑行时间就两天,还可以延时5小时还车,也就认了。
木瓜同学是三月初才确定要和我们一起去的,但直至那时,还存在着一个特大的困难,就是她还不会骑车,说是也学过很多次,但都没学会,我们觉得很晕,没办法,只能给下死命令:确定同行的次日去买车,然后用二十几天的时间练成。
她在第二日就借了辆车,并说开始练了。
我们在表示高度关注的同时对此感到欣慰……
临行的前一天,我问车骑得怎么样了,她的回答是:“可以间断性地骑一段,要是有人或者有车还是不敢走”,我想了想,这不属于技术范畴,只是胆量问题,很好练的,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
我们各自挑好了车,木瓜需要稍微低一点的,店里没有,不过店员说老板那里有,给老板一个电话后,很快就送了过来,是老板和一个精瘦的男子一起来的,老板人很好,很耐心地给我们调试,我让木瓜自己去试,然后就跟那个男子聊了起来,看他的穿着,尤其是头上那顶印着“雪花啤酒,勇闯天涯”几个字的帽子就知道,是个路上人,他来自江苏徐州,已经骑车玩了几天了,准备下午去北线的一个地方,他和老板一起给我们推荐了一条东线的骑车路线,说是很漂亮,然后拿了复印好的单子给我看,基本上就是我们要走的路线,只不过中间多了些还并不太知名的村落,单子上的行程很清晰,哪里到哪里,多少公里,都有标注,因为老板就是开自行车俱乐部,搞这种旅游的,所以这很值得借鉴,于是我们又征询他们的意见,圈定了每天的行程和住宿地点,如此,便准备上路了……
然而就在此刻,杯具出现了……
我们看到木瓜同学根本无法驾驭那辆很轻便的车……
“啊……”,我甩拳长叹一声,有种捶胸顿足,却又很无奈的感觉。
“你这一趟会收获很大的,还能学会骑车”,老板还在一旁鼓励她。
“算了老板,这样肯定不行,没法上路的,还好我们也做好了轮流载她的准备,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吃点饭走了。”
声明一点,对于载着木瓜走,我们没有一丝的不情愿,我们只是一直在期待一个最好的结果而已,虽然我们认为学了很多次都没学会,在短短的二十天里就能顺利骑车上路的情况发生的几率会很小,但还是想着有奇迹出现……
任何期待奇迹的人,都必须得做好接受现实的准备。
所以我们早有预料。
就在隔着几间店面的‘婺源人家’餐厅里,我们点了很普通的几个菜,我劝大家多吃点肉和粮食,因为这些大部分会转化成我们很需要的能量。
期间风舞问我:知不知道那个人“雪花啤酒,勇闯天涯”的帽子是做什么的?
“雪花组织的探险之类的活动的纪念品吧?好像在什么报纸里看到过。”
“雪花好像组织过一次攀登乔格里的登山活动……”
啊!依稀有点记忆,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相关的介绍,这么说这家伙很牛啊,要知道,乔格里峰可是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世界第二高峰呢……
当然不一定真的攀登过,应该是参加了就会有纪念品的,但还是致意敬意。
得准备瓶“尖叫”,我运动的常备饮料,他们三个竟然都没喝过,那好,只要一瓶。
后来从晓起出发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带的都是“尖叫”,因为在路上的时候,风舞喝过我带的那瓶,说是感觉相当不错。
我挑的车本来是红色的,但老板把后座加到一辆蓝色的上面去了,我体力好一些,冲锋陷阵的事当然先由我先上了……
“木瓜,坐好了没?”
“好了。”
“OK,出发……”
















夜宿晓起

李坑和汪口是同类景致的村落,我们决定只去一个,初定为李坑,也就是我们的第一目的地,当然,会途径月亮湾,而且所谓的目的地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段落,一段里程,一个标记,因为选择骑车本身,就意味着更注重路上的风景和感觉。
出城时天气非常好,很晴朗,不过预报说这两天都有雨,也顾不得理会了,随遇而安吧,反正天气这东西是谁都左右不了,谁都必须接受的。
路况还不错,环顾两侧,一边是种满茶树的农田和长满花草树木的山头,一边是已经胜放过了的油菜花田,花田深处是村庄和河流,白墙黛瓦的村庄静谧,安详,偶有扛着农具的村民走过;花田簇拥的河流清澈,安静,看不到流淌的痕迹;再就是远山以及远山更远处的蓝天,白云,苍茫中有种悠悠的感觉,一切是这么平静,安然,又是如此精致,美丽,仿佛油画一样,一瞬间,甚至感觉自己是骑车游走在画中,是定格在整幅画中的一点笔墨……
月亮湾没有标记,不过在网上看到过很多它的照片,所以一接近,就马上嗅出来了,提起这个名字,很容易让我想起月牙泉,不过完全是两种景致,不可类比,月亮湾的水,月亮湾的垂柳,月亮湾的竹筏子,月亮湾的村庄和房屋,清新,秀丽,安雅,静美无比。
开始偶有雨点了,但完全影响不到我们的兴致。
到拐往李坑的路口时,我们犹豫了,进不进去?人太多了,塞车也很严重,看那阵势,有些吓人,于是决定去汪口,反正差不多。
这是风舞的首次骑车旅行,扔下车子,攀爬汪口的那座不知名的山的阶梯时,他都快要爬行了……
其实汪口的风景很简单,站在那座横架在河面上又长又高的桥上望去,背后是山,山脚是村庄,村庄前面是脚下的很宽的河……
嗯,有山有水,这里的村民够幸福。
下山后,随着***走入汪口的街巷,巷子很窄,也就够五六个人并行吧,两旁的村民似乎已经很习惯这些外来的旅客了,有的只是站着门口观望,有的继续在厅堂里搓麻将,有的锯着樟木叫卖,有的串门闲谈,孩子们继续打闹,母鸡在觅食,某家的墙顶上还盛开着一盆蔷薇……
一切很泰然,仿佛亘古以来就是这样。
但不知怎么的,我深深地觉得,他们被打扰了……
我跟风舞,跟娅娅,跟木瓜都这么说,我说,我觉得这里的村民被打扰了。
走出汪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偏暗了,在山上的时候补充了点饼干,不管咋样,晚上一定要赶到晓起,那是我们准备夜宿的地方。
带个人上坡真是累,风舞那样子,肯定不能指望他了,能泥菩萨过河就很好了,让人惊喜的是他的女友娅娅,人看上去很苗条,也没有看出来哪点结实,但体力超好,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一点风舞每每提起,神色间总有掩饰不住的佩服。
还好她帮我分担了一部分。
雨时不时地毛一点,不大,也不觉得讨厌。
天色已经很暗了,感觉晓起就在前面不远处,但总是到不了,虽然是乡间公路,但一路上车很多,可见婺源旅游的火热,还遇到两拨徒步的人,也是到晓起的,挺佩服他们的,其实在婺源徒步,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终于看到夜色中晓起的灯火,没有城市霓虹的炫丽,也不似路旁街灯的孤单,独自躺在远处,只有一份能深刻感受到的安宁。
我们很快便决定住宿在一家农家客栈,30元每人,差不都都这个价,条件是简单了点,但出来玩,又不是有钱人,这样也是很爽的,只要自己感受快乐就行。
我们说我们是穷玩,是驴友。是的。
风舞吃饭还是有劲的,这点不容置疑,只是我们想着第二天到浙源是肯定没戏了,而且庆源到浙源根本就没有路,自行车也别想通行,除非扛着,那就不想了,至少到庆源吧。
比较累,大概只有九点多,我们就睡觉了,之所以这么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打算早上五点就起床,看晨色中的晓起。
换句话说,就是晓起晓起。



















雨雾江岭
 
喜欢睡懒觉,闹铃订了个,都被我无视了,直到风舞折腾半天后一把掀开我的被子,才没折了,这丫够狠,只好起来。
好像已经五点半了。
 
从这家客栈门前的小巷子里进去,是不用付门票的,里边也没必要骑车,步行是最好的选择。
 
暮色尚未褪去,已经炊烟升起,已经农家在自家门前摆摊卖早点了,晨起的游客也很多,一个个端着相机,边行边摄,这也印证了全民摄影时代的“扑面而来”。
 
天气清凉,晨露依旧在花草间逗留,远山处还弥漫着淡淡薄雾,狗儿已经追逐在田埂间了,没听到公鸡的啼鸣,或者是已经鸣叫在我的睡梦中了,整个村庄仿佛刚刚睁开眼睛,在这晨色中的所有动作,也都是轻柔舒缓的,就如那淡淡薄雾,那缕缕炊烟,就如我担心惊扰他们清梦的轻轻脚步,如我担心惊扰那片油菜花田的轻轻快门。
 
晓起的清晨很美,不少人穿行,但不喧闹,很安静。
 
很小的一个村庄,我们足足转悠了两个小时,我希望阳光升起后,我离开的这个村庄,依然像昨夜躺在远处灯光里的那样,依然如我踩过的这个清晨一样,安宁,美丽。
 
当然晓起狗多,电线杆也和婺源其他地方一样,多得让人明显感觉碍眼。
 
吃过早餐,带着四瓶“尖叫”,跟农家大叔确认了一遍行走路线后,我们庆幸着并没有酸痛的双腿,又出发了。
 
最初是没有雨的,但没过一小时,就又一点点,一段段,一阵阵地飘起来了。
 
“天啊,雨啊,难道你也是来欣赏这如画的婺源的吗?”
 
我感叹,但并不抱怨,即便我的相机不是防机身,也没感觉小雨败兴,相反,油菜花田,溪流,农舍,远山,罩在这朦朦雨雾中,别一番风味,像极了那墨迹未干的浓墨油彩画。
 
第一目的地江岭,一路上路都是平坦的,路况很好。
 
但就在快到江岭的时候,刚好够双向通行的公路堵塞了,交警在疏通,在拼命询问哪个哪个是谁的谁的车,人呢?
那片油菜花田很大,很集中,是这一路过来到目前为止最好的。
 
这是唯一的解释了,很不幸的是无法用拙笔描写这份美丽,还好咱带了能用光线作画的设备,也不管它防不防水了,盖上遮光罩先用起来再说……
 
一阵逗留之后,我们顺利通过了,咱自行车一不怕没路——扛着走,二不怕塞车——缝隙里过。
 
到江岭景区门口时,已经中午了,不过并不感觉饿,丫丫和木瓜买了玉米过来,我们就一边啃,一边盘算着怎么上这座貌似很高的山。
 
景区门口的横幅很显眼:“中国最美丽的乡村——从江岭开始”,说到最美丽,可能很多人都会怀疑或者质问,是最美丽的吗?谁评定的?可信吗?谁评定的也重要,但是在其次,最主要的应该是来自于每个游人心里的感受,只要这份美丽让你很满足,很愉悦,很享受,最不最又有什么要紧?
 
其实是《中国国家地理》评定的。
 
我认为婺源的美丽是一种平均的美丽,不像某些地方只是某些景点比较漂亮,这里的每一段路径,每一个村庄,每一处房舍,每一片花田,每一座山岭,每一条溪流,只要是触眼所及的地方,在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里,都是美丽的,鲜有平淡者,只多风景更胜处。
 
上山,很多时间都是要推车前行的,这样也不觉得累,今晚已经计划好夜宿庆源了,所以也不是很着急,这心境才适合游玩嘛。
 
路遇一中年影人,看了看我的相机后,谈笑道:“很有勇气嘛,骑车上山。”“哎,也累啊!”我回应。别人可能总觉得这会很累,若我说不累,人家肯定会觉得假,而确实也不是不累,只是有点累,没那么累而已……
 
再遇一卡车人,都很年轻,每个人都掂着个相机,之前没发现,在卡车超过我们的自行车后,他们正好面对我们,马上一阵狂挥手呼叫,貌似很热情,很兴奋,还喊着“加油!”,不过不知道看我们推车爬山,他们有没有一种超级优越感。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朋友“在路上”在他的空间里骑行西藏的日志中这样描写了经历下坡后艰难上坡时的感受,用在我们这里也一样,不过顺序相反,盘山估计足足有三个小时,当看着山顶路旁竖的那块“持续下坡”的路牌的时候,我们要笑开花了都。
 
些坡很陡,对于我来说,越陡就越刺激,但对于木瓜来说,可能越陡就越担心,于我,木瓜的重量我可以负担,但是她的担心我概不承受,因为这还取决于对我的信任程度,越是信任,则担心越小,越是享受,反之遭罪……,当然是玩笑,安全很重要,得对生命负责,我尽量控制速度,不飞就是。
 
眼看着天就黑了,在一道弯之后,庆源像礼物一般呈现在了我们面前,夕阳已尽,暮色很轻,我们还没来得及进村,就被村前的美景挡下了,像风舞一样,我也毫不含糊,支起三脚架,摆开阵势,就开始“描写”了……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村前一家人的房间里灯光亮起,在方格窗子里映出昏黄的淡影,配以这暮色,这花田,这白墙黛瓦的村庄,很是唯美,真的感觉就是一副画。
 
继续住宿农家客栈,今晚更便宜,每人20,同住一家的还有四个老外,是法国人,正在客厅的桌子上玩牌,简单地招呼了一声,我们就饥肠辘辘地等我们的可口晚餐了。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也是一大清早,我们就起床了,不过比晓起稍微晚了点。
 
因为要于中午十二点赶到婺源县城,我们计划坐第二班去县城的卡车(我们只能坐卡车,要托运车子的,客栈大婶帮我们联系好了,九点半到门口来拉。
 
除去吃早餐时间,我们还两个多小时可以逗留。
 
这同样是个非常漂亮的村庄,山岭,小桥,流水,人家,一切搭配得很自然,很和美,让人留恋。
 
不再描述这种美丽,已才尽,用照片说话。
 
离开的时候太阳非常好,照在油菜花田里,很亮,色彩格外夺目,我们选择坐在卡车后车厢里,这样可以了无遮掩地看风景,并走和昨天不一样的的路回去。
 
瞬间超越一行徒步者,我和风舞不怀好意地笑,挥手呼叫,他们也即刻挥手回应。
 
风舞一路喊叫不已,说昨天下雨,雾大,能见度差,要是在今天这光线下拍片,那简直美死了……
 
照片是一种纪念,重要的是经历过,欣赏过了,足矣。
 
不到两个小时,车就到县城了,还时间,我们准备去博物馆看看,婺源博物馆是全国第一个县级博物馆,在我2007版自助游手册里是五星级推荐。
 
结果杯具,人家挂牌说周一馆内例行整理维护,不开放。
 
那就直接县城。
 
我们是下午两点半到衢州的汽车,老板的单车可以晚五个小时还的,所以最后的时间也得充分利用,找来找去也只能去趟民俗风情街了,不过还正在兴建,里面就几家卖古玩的,作罢,回头杀往步行街。
 
到还车的店里时,已将近一点。老板正和一个黑瘦的小伙子攀谈,看我们过来,热情地招呼,询问一路的状况。
 
很快,我便和那个小伙子扯了起来。
 
他的经历让人佩服。一个人来的,车子是自己托运过来的,这趟下来,已经快骑不成了,他走的是和我们一样的线路,但比我们走得更远,那段路是从庆源到关坑,没有路,他是扛着车过去的,两个小时没碰到一个人,说是后来碰到俩徒步的,终于有人说话了,高兴坏了……
 
我们扯了很多,他去年去了我们敦煌,还去了甘南,也计划去西藏。
 
继续扯,关于骑行,关于旅行计划,关于工作,关于假期,关于风景……,谈论得甚是热烈,不知不觉快两点了,丫丫和木瓜催我们赶紧去车站,这才意犹未尽,止聊了。
 
我让他在我的自助游手册上留下了姓名和联系方式,也把我的联系方式写在了夹在手册中的一张球星卡上给了他,如此,又多结识了一个同道中人。
 
他当晚先坐火车回杭州,次日再转回南通。
 
言谈中,他强调最多的一点就是: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恐怕骑车的人都会认同。
 
前日联系,说是还想骑行秋天的婺源(推荐11月份,看满山红遍的景象。
 
不能确定我是否假期届时和他同行,北线我还没去过,也很想看看鸳鸯湖,彩虹桥的风貌,暂不做决定。
 
但是婺源,我还会再去的吧。





——完——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