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西安——青海湖,单人,单反,单车(二)

(原创)
  • 发表日期:2012-08-27
  • 点击数:2112
  • 投票数:4

 

一路上碰见过许多人,当然最多的是骑友,大家路遇之后都会向对方喊一句加油,或者伸一个大拇指,或者招手,仅仅是一个骑友之间平常的动作,似乎对一个独行的人却有了意义。天下骑友是一家,此话不假,特别对于许多老鸟来说,即使在西宁火车站临走的时候,安徽蚌埠的骑友也对我说了这句话。

刚出西安在西户路碰上一骑车去成都的男孩,匆匆打了个招呼便分手。

后来又碰见从三原骑车到太白山的一男一女,女的竟然已经50岁。一点也看不出来。再后来又碰见从北京骑了9天回宝鸡一男孩,看见他时我吃惊他竟然晒得那么黑,事实上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大概比他更黑。和他骑了一段路之后因为彼此体力差异分骑,不过他还是塞给我一把牛肉粒让我嚼了好长一段路。

中途碰见的小吴是从天津骑过来的,所幸大家目标一致,都是青海湖,他看上去很瘦弱,戴了一副眼镜,正上大二,之前有过一次长途经验。但是当谈到每天预算时大家差别太大,他一天所有预算20元。我想这应该是大家没能继续一起骑行的主要原因,另外一个原因还是经验和体力的差异问题。他长途骑行应该很有经验。后来我手机进水后和他失去了联系。后来再也没有遇见过他。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之前所提到路边劈柴的大爷。他如此淡定,甚至没看我一眼,但仍旧说过去的时候小心点。一个来自陌生人的关心和提醒,他不会关心你是谁,多大,干什么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平静地边工作边说的那两句话,这样的提醒和关心让人瞬间非常感动。我很后悔没有拍一张照片,但是想想,照片又能做什么呢?纪念还是所谓的创作或者用来招摇以求沾沾自喜?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那个画面或者感觉,镜头也许无法诠释,甚至不容世俗玷污。

 



DSC_4944

而相比之下我在周至附近的路上曾经做过一件事情,那天下午骑车途中看到路边一个人躺在路边,那天下午有太阳,我走了一段路想想又骑回去,我问他怎么躺在这里,他嘴里讲什么我有些听不清楚,我给了他一个烧饼和一瓶水、一些零钱,我对他说起来喝点水吃点东西别在这里躺了。然后我就骑走了。扪心自问,当时我并非完全出于一种对于相对弱者的关怀,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我已经踏上未知的旅途,面对未知的一切内心深处总是徘徊着一丝不安,同时在某个时候人也许应该相信总在冥冥之中的某处有神灵让我们敬畏,本着善有善报的逻辑,我去做了这件事。其实在西安的时候我也经常给路边讨钱的人零钱,但那是什么呢?掏钱的快感?所谓的善良品质的召唤?众人的目光?面子?还是对于老弱的怜悯?除了一次在酒后吃早点,看到卖早点的一家四口忙碌中的那种齐心协力的感觉之后,吃了几块钱给了50元说不用找了之外,在这个城市里我平时所做过的每一件类似这样的事情,实际上都有太多含混不清的潜在动机。甚至包括早点那一次,仅仅是因为让我感动,而这一切对我来说,则都是有偿的、期望回馈的、或者有快感和道德奢望的,实际上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我早已变得世俗、功利、虚伪、面目全非。

但又能怎样又该怎样呢?又扯远了。其实路上也会遇到另一些人,比如说那个雨天下午我曾经路过一个小镇的时候看见几个妇女坐在一商店门口便过去问这里离定西还有多远,其中一个说,问路干啥?继续骑么!这不是鼓励的话,我当时感觉那就是坑爹的回答。我仍旧面带笑容说,哦,好的,谢谢。然后骑走。

还有个老太太,在路边卖桃子,我买了一些站在路边吃,老太太问我去哪里,我说去青海,老太太直接说,嗯,看把你挣死了…

让我感觉最紧张的一次是上倒淌河后当时天空云彩特别漂亮,但是有一排房子挡住了部分天空,于是我还没有找住的地方便骑过去拍云彩,我当时大概刚按了一次快门,身后突然有人说话:你在干啥?我回头一看,一个又黑又高又壮的中年男人双手叉腰站在我身后盯着我手里的相机。我说,拍云啊。他说,你拍云干啥?我说,好看啊。然后他的目光从相机转移到我的车车上说了句,车子卖不?我强装笑着说,啊,我车子卖了骑啥呀…然后我假装转过头去继续拍云,等我胡乱又按了一次快门口转头看时,他已经消失了。我马上把相机塞进包里,蹬车迅速离开。我当时想万一他去叫人来抢我的相机和车子,因为天快黑了,而那条街上一个人都没有,那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好人。想来可笑,也许是我过多担忧。后来我怀疑是不是我爬坡之后精神恍惚了,那人突然出现突然离去,非人的速度…

 



DSC_4786

值得一提的是刚上倒淌河后碰见的一对骑摩托车的情侣,从湖南托运摩托到西宁,从西宁骑上倒淌河,他们主动过来和我聊天,他们带了帐篷准备露营,我和他们拍了照片,也给他们两个拍了一张照片,他们两个是我上湖边之后第一次遇见的两个人。他们两个看上去很好,让人觉得心里很舒服。

 

事实上在这一路当中很长的时间内,我一直被某种心情或者情绪所纠缠,电话不停地响,还有短信。也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的心情一直很糟糕。出发的动机除了骑行、旅行等等原因之外更重要的也是如同上次一般想要出逃。临行前的前一天晚上我出去喝了点酒,希望能早点休息,但仍旧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着。到出发前的最后一刻,我的心情糟糕了极点。像太多次离开和回来一样,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有些人想通过旅行为某些问题找到答案。我虽然并没有带着某些问题上路,但在西宁的那个晚上,我几乎一夜未睡,我开始怀疑许多事情,包括这次出行、生活和生命的意义。在很长的时间内,我一直被这种情绪纠缠。但所幸我总是能反观自己的不良情绪和导致这种不良情绪的原因。最后我终于逐渐平静睡去。唯一的理由就是,抛开一切让我沮丧怀疑的东西,做完一件事情。

 



DSC_4929

而当一个人真正深入生活的时候,才能发现生活的美好。深入生活的意义我简单归结为个人与外界的深入互动,打破原有平衡关系和平静生活,去做一些没有做过的事情。到天水后的傍晚,我精疲力尽走入一家面馆要了份面,竟然发现筷子连面条都挑不起来。事实上整个过程中,大多时候两只手都是肿胀的。吃完面后感觉没有吃饱,又要了份小菜炒辣椒,要了后才知道,旁边那姑娘吃的馒头是她们自己的。然后她进去拿给我一个馒头,结账时她执意不收钱。。

想想之前也许对藏民误解太深,一路上碰见的藏民比汉民更加淳朴热情、他们许多人都会主动和你打招呼,几乎每个藏族小孩都会对你热情地展露笑容。在109国道附近拍照的时候一藏族小伙走到我旁边来问我是不是准备拍照,我以为他不想让我在那里拍照,原来他说想让我帮他家藏家俱乐部拍照,他说他想传到网上。之后也帮他拍了几张照片。

 



DSC_4898



DSC_4899



DSC_4911

唯有在山里路过某个小镇寻找住处的时候碰见一骑摩托车的汉族大约20岁左右的男孩一脸腼腆,甚至有些害羞,但看上去非常淳朴善良。我想,他们也是幸福的人。我所认为,一个人的一生幸与不幸,外界环境影响自然无可避免,但真正的幸福,并非由外而内,而是由内而外,我们往往把快乐当做幸福,于是对于外界影响寄予厚望,而最终的结果是我们越是期望自己更快乐或者所谓的更幸福,我们的欲望就越强烈,而如果我们无法满足则会感觉自己很不幸。而由内而外的幸福感则是自然散发的喜悦感,这和外界所带给我们的快乐并无太多直接联系。幸福感,也许需要去自己的内心深处寻找。

又扯远了。倒淌河去吃藏餐的时候碰见三个男的,他们热情招呼我过去坐,他们三个是从西宁徒步准备环湖。大家聊了很久,他们教我如何吃糌粑、介绍藏民饮食特点、还教我如果识别青海商贩兜售藏品的真伪,顺便还教了我几句西宁话,呵呵。最后还是他们硬要帮我买单。

事实上对我来说感受最深刻相处时间最长的是南通几位骑友。他们分别是旋风、梁晶、包子、老许、警察、海鸥。旋风就是之前多次提到的骑公车摔骨裂但是速度很快的那位。我是最初在路边休息的时候碰到他的,以他的速度,没人会想到他竟然已经50岁。据别人说,他的速度在他们南通也是数一数二的,他说他从35岁才开始骑车锻炼,他们那边没有山,他负重在台阶上来回上下跑。而且据说是个万人迷,男人叫他旋风,女人叫他潮人。一个很豪爽带劲的大哥。一路没人帮他拍照片,主要原因是他总在前面,一段路共骑休息的时候我帮他拍了一张,超级拉风。

 



P1040065

 

老许,沉着稳健,个子很高,我吃惊的是他60岁,似乎比我的体力要好。他喜欢喝茶玩壶,因为这个共同的爱好,我们都拿出带的茶叶,大家在109国道路边某小旅馆门口品茶聊天吹牛不亦乐乎很久。

警察,感觉属于温柔敦厚型,在路边时,他一直很热情地招呼骑友为他们拍照,他除了警察的职业外另一种身份是一个单车俱乐部的组织者,其他五位都是他吸纳的成员。老许打趣说跟警察出来有安全感,哈哈。

海鸥,有点内秀,一路用DV记录行程,一上倒淌河就开始高反,因此说话很少,但他仍旧坚持环湖至西海镇。

包子,专业级车手,右手截肢,国内举办的单车赛上多次拿奖。他乐观幽默,不过口味较重,哈哈。他和人聊天时经常有个动作,就是摇一下右胳膊肘,然后用左手蹭两下。他骑车戴太阳帽,但偶尔的时候会有一个甩头发的凌厉动作,实际上,即使他不戴帽子,头发也没有超过一厘米。他是一个乐观、对生活充满热情和激情的人。

梁晶,在环湖的三个晚上都发信息问我到哪里了。实际上,我和他们几个一起骑车的路程前后加起来不过60公里左右。梁晶说他原来180多斤,骑了一年多之后150多斤。

    其中有个晚上,我和梁晶、包子一起住在牧民之家青旅,只是我去的晚没有和他们住同一个房间。在牧民之家的所谓的酒吧里,实际上就是个大家吃饭活动聊天的地方,上网、喝茶、喝酒、在炉子上烤衣服、吹牛。那天晚上在炉子上烤衣服的时候一向沉着稳健的梁晶拎着手里烤干的衣服对我说了一句话,我烤完了,没啥烤了!?我当时觉得很搞笑,说他有问题。现在我理解他为什么会说那句话了。也是在那天晚上,有个藏民大叔老扯着问我是不是藏民,叫我去他家,我当时心里就发毛,菊花嗖嗖作凉。他说他是老师,陕师大毕业的。后来我把包子支过去,他的幽默和健谈让藏民大叔老师应接不暇。后来旁边有篝火晚会,他拉我们去玩,其中还有三个从西藏回来的女孩,其中一个也是西安的。藏民的习惯大概是边跳舞边喝酒,一杯酒大约有二两的样子,我也喝了两杯,他们自己酿的,口感很好。大家玩得很开心。实际上似乎藏民不仅仅只在晚上的火堆旁跳舞喝酒,在黑马河的那个傍晚,在街道的商店门口,商店里放在音乐,一个大叔独自一个站在那里翩翩起舞,不亦乐乎。
 


DSC_4989

 

实际上一路遇见的人比我列举的人要多很多,在兰州碰见醉生梦死的警察,西宁因我把车子扛进二楼房间而担心蹭坏他房间物品对我厉声叨叨个没完的藏族老板,在151基地附近、黑马河碰见的几个环湖的学生,还有在黑马河和路上碰见的徒步搭车进藏的人。那天在黑马河的那个晚上,里边房间住了一个老太太和她家人,她知道我骑车过来的时候一脸的不高兴,她在很长的时间内都在斥责我,最关键的一句话就是:你要是出事了,你父母咋办!还有在江西沟吃午饭时遇见的两对从北京来租车环湖的男女,他们的年龄应该比我稍大一些,他们也环湖一天了,在饭桌上,他们仍旧像在城市里吃饭一般不紧不慢,抽烟、添茶、轻轻拨动桌子中间的转盘、吃饭不发出一点声音、认真地用自带的纸巾擦嘴、礼貌地告别,而在当时,我已经忘记这些习惯有一段时间了。他们说,要是骑不动了就找辆车架上车子拉回去。还有在鸟岛镇的一个下午,当我精疲力尽走进一家拉面馆寻找座位的时候,我感觉到某处有个人在盯着我看,当我看过去的时候,那个大约3040岁的男人的眼神在说,又来一跟风骑车穷装逼的。因为我注意到他吃完饭之后出门和一男两女上了一辆现代。准备回的时候在西宁火车站碰见蚌埠的骑友,还是他们当中的人帮我装的前轮,帮我买的票,帮我看车,虽然我和他们领队聊得很嗨,但是,那个帮我装前轮的男骑友和帮我买票的女骑友似乎对我并不感冒,呵呵,但愿不是因为在剩下的几十公里中我从后面超越了他们并把他们甩了很远的原因。但愿蚌埠的骑友看到这个不会骂我,哈哈,谢谢你们。还有在西宁火车站碰到从西藏回来的湖南骑友,他上大二,车子也是在二手市场淘的,我们刚好买的是同一趟车票。他年龄不大,个子也不高,但是谦逊、沉着、稳健,晒得很黑,眼睛明亮,眼神很有力。西安下车前我对他说磨蛋补蛋,然后给了他两只鸡蛋。到站后,也是他主动帮我把驮包等行李搬下火车。

一路上,有些人会对你关心,有些人会对你鼓励,有些人会对你帮助,有些人你也会帮助他们。来自不同地方的不同的人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相遇,曾经一起走过一段路,一起说过一些话,做过一些事,甚至仅仅是冲着对方一个微笑,或者是给一个鄙夷的眼神,都代表了我们是谁。做一件事,也许改变不了一个人,至少,会让我们更加清晰地认识自己和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

 



DSC_5016

作为一个菜鸟,之前看到有些骑车的人,感觉很疑惑。有朋友曾经问过我,有一天,你会不会选择去流浪,我说不会,我说我会去旅行。这就好比在城市里不用负重休闲骑和爬坡骑长途之间的区别。很久以来,我在舒适的房间里,冬天暖气,夏天空调,抽着烟,喝着茶,看着电影上着网,但感觉生活很不美好。我也曾想过买辆自行车,但是一想到还用蹬才能动的东西就觉得无趣,而且裤子上可能会蹭上油,身上会出汗,皮肤会晒黑,想到这些,我甚至想把骑车子定义为低级生活。事实上我真的无比可笑,就像在鸟岛镇那个鄙视我的私家车主一样可笑。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做什么事情并不是给别人看,自己觉得好就好,好不好当然只有自己知道。

 



DSC_5004

关于骑行,是一件很痛苦也很快乐的事情,我只在十几岁的时候有两次骑着28自行车各走过来回60KM的路。第二次回骑的时候车梁断了,然后用木棍连起来用绳子绑着骑回家,那次回到家已经晚上10点多了。但是回想起来也只有我穿着大头皮鞋蹬着车唱着歌的快乐。一个人独行可以自己做主,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可以戴着耳机听歌,听许巍的《旅行》,听《加州之梦》,听黑豹的《回到从前》,摘掉耳机可以听风从耳边经过的声音,可以与青山绿水、飞鸟昆虫和蓝天白云对话,也可以与另一个自己对话。仿佛每一座山,每一片云,每一滴雨,甚至路上的一粒小石子,都有其独一无二的存在的鲜活的生命。下坡时60码以上的速度让你很有快感,上坡则会挑战你的征服欲。那个时候,喝的水很甜,吃的饭很香,每一张床都是真正的人体工学设计。同时,你也会看到自己的脆弱、怯懦,更加真实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更加清晰地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地想法。更加深刻地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人与自然相比的渺小。在路上,我曾多次想过,如果我被车撞了,被人抢了,被人杀了,也就那样了。但是,你不得不存有侥幸心理或者希望并与自己较劲。

有句话说,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我并不否认这句话。但是我一直认为,媚雅和媚俗同样无趣。我们不一定在路上,但应该记得,任何时候都不要丢掉灵魂。

热爱生活吧!

 



DSC_4840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