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安徽游——黟县

(原创)
  • 发表日期:2012-07-11
  • 点击数:2342
  • 投票数:2

      安徽游不能不游黟县,不只因为它是现代旅游的热点去处,也不都是为了欣赏它那山水形胜美丽的风光,去那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去体验那的历史厚重、倾听那的历史回音、寻觅那古来圣贤踏过的处处遗迹。

没到黟县便翻翻词典,得知黟县自黟山(黄山)得名,到了那又有了新得,黟:黑多也。黑多有两种解释,其一,当地的黑色石料多;其二,先民们着装以黑色为主。想想这两种说法,前者低头便得以证实了——黑石铺地,后者就无法知晓了。大诗人李白的诗中  地多灵草木,人尚古衣冠,这“人尚古衣冠”的衣冠,说的就是黟县人还穿戴着传统的衣服、帽子,可到底是不是黑色也就无法考证了,但现在大街小巷人们的穿戴和其它地方也别无两样。

走在黟县小城的黑石板上,体味着这古风异俗,真有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之怅怀。秦并天下置黝、歙二县便是后来的黟县,想想这黟县从秦始皇那时就开城设县了,几千年来王旗变换、沧桑历尽,有多少文人骚客在这黑石板铺就的乡道上徜徉求索,又留下了多少传奇的佳话。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的朋友汪伦是何许人,有三种说法:泾县人,太平人、黟县人,是不是黟县人无关紧要,因为这三个县相距的都不远,我想他一定来过黟县,“黟县小桃源,烟霞百里间”李白在作这首诗的时候,汪伦或许就在他的身旁了。陶渊明不是黟县人而是江西九江浔阳人,他在江西彭泽县当县令时受黟县县令之约来到的黟县,而那时他走的是水路,由彭泽绕景德至祁门后到渔亭,黟县县令在渔亭陪同他到的黟县。也就是渔亭至黟县这沿途的风情掌故独特景致和黟县城里的宏村、淋沥庵古刹、南屏村和东狱山使他难以忘却。以后他以黟县为实际原形,写出了旷古流芳的好文章《桃花源记》,黟县也因此而闻名于世!

这次去黟县到了宏村到了南屏,西递没有去。西递和宏村都是世界文化遗产,都是东方古代建筑的艺术宝库、中国传统文化的缩影,但宏村更加典型古民居、古祠堂、古桥、古三雕(砖、木、石)、白墙黛瓦汇聚在一起,在外观上构成了黟县独有的文化底蕴。徜徉在村子里,那建筑文化、那建筑的格局着实对古人的智慧佩服的五体投地。整个宏村呈“牛型结构,牛的五脏六腑在整个村落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九曲十弯的水渠,绕屋过户,这就是所谓的牛肠。村里人告诉我进村要逆牛肠而入,出村要顺牛肠而出,八百年前建村时那位总设计者就想到了村子的安全防御和消防用水。南屏村距宏村三公里,坐当地的摩的十几分钟就到了,南屏村旅游开发的不象宏村那样火热,游人也不多,进村导游带我走遍了全村也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南屏村没有挂牌的饭店,随便叫开一家便是饭店了。早饭是在南屏的一个姓汪的人家吃的,五元一碗肉丝冬笋面,吃的实在,说是五元一碗,其实是管吃管添。当地人吃饭很简单,一饭一菜放在一个碗里,站在门口或蹲在门前手捧着碗,独自的、三三两两的在吃着在说着,吃完了各回自己的家,巷子里便不见一个人了,只有那高大的马头墙、灰黑的鱼鳞瓦的上空那渺渺的炊烟在南屏山的衬映下慢慢的升腾着,那种安逸、那种平淡、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真让我想起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桃花源里的人家。

宏村一大户人家祠堂门上的一幅楹联是这样写的:书是良田传世莫嫌无厚产、仁为安宅居家何必构高堂”——知识学问就是传世良田厚产;仁义待人比建造高堂大屋更能安家。宏村人根本就没把良田厚产、高堂大屋当成首要的,注重品德、注重学问才是第一位的。“教育、人本思想”让我们看到了黟县乃至于整个徽州历史发展的根底,黟县文化就是人本文化,那些人们见到的山水形胜、风情掌故又何尝不是黟县的人在支撑着呢?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