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在路上之【上海篇】——三点一刻的速溶咖啡

(原创)
  • 发表日期:2012-07-02
  • 点击数:1207
  • 投票数:0

相关活动:收录那些让你一见钟情的好照片!

 

      “你先做吧!我一会就过来。”
       我摸着包对着点餐台的服务员说完这句话后,就匆匆的离开了餐厅。在酒店上升的电梯里我对着反光的金属墙壁嘲笑的瞅了自己一眼——出来吃饭没带钱是想吃霸王餐呀!电影里狗血的剧情都告诉你吃霸王餐最后的下场就是被痛打一顿。就你这身板,一拳就把你撂倒了。不过还好吃饭就在酒店楼下,我只是回去取点银两而已。
       或许是前一晚到新天地走的有点累的缘故吧!被四处闪烁的霓虹和清淡的啤酒咖啡迷醉之后,有点两脚不着地。浓郁的异域风情被高鼻梁和各色瞳孔的眼睛还有饶舌的单词占领着。连餐厅门口接待的服务员和酒吧的服务生都若似傲气逼人。而我,只是个背着双肩包,手捧单反的路过者。而这两天我也已经很习惯了被“这是个旅行者”的眼神触及到。毕竟这里像我这样的背包客太多太多。
       我在俏江南找了个位子坐下来,想吃点东西就回酒店。暖黄色灯光的映衬下,高雅的装潢加上舒缓的柔美音乐让这里别具一格。但是来这里吃饭的人却大都是冲着大S和汪小菲的名人效应而来,而我只是吃不惯上海菜想吃点湘菜而已。
       “不好意思,女士”
       训练有素的服务员点头恭谦的叫着正在进餐的我
       “打扰了,我们现在这里没单张位子了,能不能让这位先生坐到这里”
       我顺着服务员左手的延伸,看到一个50岁左右有点秃顶的大叔单肩背着黑色的KATA双肩相机背包,手捧尼康D700全画幅相机,装配AF-S 70-200mm的金圈大牛头。出于对相机和器材的神经过敏,我迅速能掌握的信息全和他身上的装备密切相关。
       我点头同样面带笑容的回敬
       “嗯!坐吧!”
       我把我的包从对面的座位上拿下来后,大叔便小心翼翼的把他的D700放进了包里。据我余光目测,里边还有四个金圈牛头。这一包装备下来得有六七万了吧!他一把年纪了也不怕半道被劫。大叔坐下来后便笑脸相迎略表歉意的一口浓重的湖南口音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拿着筷子的左手瞬间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啊”了一声。大叔便一字一句的又对我重复了一遍,在我脑袋神经元迅速搅动的动力下,我以最快的速度理解了他说的话:我坐这里不打扰你吃饭吧!我不得不承认祖国汉语言的博大精深,各地方言更是鬼斧神工后的精华呀!和陌生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是有些尴尬,但是我还是笑脸相迎的回答:没事,不影响。
      于是大叔有点过分自信自己的湖南普通话和我的理解程度,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对我滔滔不绝。大意貌似只是在说他是湖南人,是什么书记,没事就喜欢一个人出来拍照旅游,走过很多地方,又问我去过湖南没有,包括什么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都要我参与评价……对于大叔过份的语言障碍的热情,我只能用以不变应万变的万能方法:看着他面带笑容点头表示赞同。
       我速速的吃完了饭便起身要走,大叔瞬间就从大叔变成了大灰狼,让我等他吃完要和我一起走。我脑袋上突然聚起一片乌云,笑脸表示歉意的说:“不行呀!我男朋友还在酒店等着我回去呢!”我想他下一句应该是:“那留个电话吧!”为防止他继续会向我要电话,我接着又撒了另一个谎:我手机丢了,一直拿着我男朋友的手机,他还等着我回去把手机给他呢……此时此刻,我才领悟到,出门防狼应对各种场合的几大必备谎话是要提前做攻略的!我心理暗自庆幸后,怪叔叔却并没有因此善罢甘休。他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根笔,迅速写下一串数字递给了我:“这是我的电话,有事没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拿到之后一句:好的、拜拜。便迅速消失在他的眼前。出门不远处,便扔进了垃圾箱。
       伴着微微的倦意,我在路边打了车回酒店。靠着后座的车窗玻璃,车流的灯光来回参差的交错,倒后镜里一串串闪烁的光斑,向后不急不慢流逝的高楼商铺,突然觉得自己渺小到像一粒尘埃,随着车流像气流那样被左右路线。只是,这么大的城市,你到底要去哪里?
       酒店的床上,我故意把空调调到很低,裹着被子闭眼睡去……
       ……
       一觉醒来,便上演了我之前吃饭没带钱的窘样。等我下来后,服务员已经很热情的将诱人的午餐端到了我的面前。我有点迫不及待的将其一一消灭干净。回去便退了房间离开,去提前订好的另一个离外滩更近一点的酒店。
       太阳在下午四点渐渐褪去了灼热的威严。出门后我便沿着小路走了多半个小时,一直走到被高楼包裹着的所谓的“城中村”。那里才应该是真正真实的上海。门口随意栽种的绿色盆栽,被日照雨淋腐蚀的锈迹斑斑的铁门,穿着白色背心躺在摇椅上安逸扇着扇子的老人,河边与路边交错的高处中年人耐心修剪的蔷薇花,穿透空气四处弥漫的吴侬软语……这!才是上海!
       我沿着外白渡桥往酒店的方向踱步慢走。婚纱、情侣、摄影师才是这里的主导者,他们用手里的镜头将晚霞映衬下的钢筋混凝土勾勒的栩栩如生。我有点困倦的将手耷拉在桥边上,看残阳吞噬大地。等到光线柔美时,便开始托起相机按下快门。偶然转头间,左边离我不到5米远一个手捧单反的男孩用相机对准我并清晰的听到了一声尼康特有的清脆的快门声。即使我也经常拍照,但是遇到这样的场合,还是免不了尴尬的站直了腰,而他却大方的扬起嘴角友好的冲我微微一笑。映着晚霞温润的红光,竟有些许迷人。我突然想起卞之琳在诗歌史上曾经著名的传送最广的佳作之一《断章》,只有那么四行:
  
  你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
       于是,我也竟被自己这样无意识的画面悄悄的感动着。
       笑靥如花的女孩匆匆跑到我的面前递着手机,让我给她和她男朋友拍张合影。背景是上海的地标——明珠塔。女孩不算美,脸颊上生着些许雀斑,一款不太适合她的黑框眼镜重重地压在鼻梁上,更让她的姿色悄然减分。男孩子单眼皮小眼睛、皮肤黝黑,看起来很朴实却着实能给人安全感。在我定格他们拥在一起的美好幸福时,又有过多少甜蜜的情侣笑的像他们那样可以让我用感动来形容。
       旁边四个哥哥级的人物遂也把手里的单反交给我,让我帮他们拍张合照。之后他们便也热情的给我拍了一张照片当作留念。对于这样的热情,我想我不该拒绝,也不能拒绝。
       外滩的摄影师多的数不胜数,大都是占据整个外滩边,然后撑起三脚架站成一排。却也只是为了创作最美的夜景和明珠塔而时刻掂着大炮似的相机久久在这里等候和选取角度。这样的画面更是像极了网上流传的一个视频——用单反决一死战。
       太多的人涌向被浪漫、节奏、还有咖啡杂志所定义的上海城,也许他们需要的仅仅只是咖啡因带来的24小时不间断的精神愉悦。
       而我,只是在路上拖着越来越疲惫的身子,在脑子里幻想着回酒店将鞋子两脚一踢,然后把自己重重地扔在床上那全身松弛下来的一刻。
 


上海



上海



上海



上海



上海



上海



上海



上海



上海



上海



上海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