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在川西流浪的日子

(原创)
  • 发表日期:2012-06-05
  • 点击数:2748
  • 投票数:0


 

一直觉得,旅行是男人和自然的对话,也是和自己的精神世界交流的一种方式。正因为如此,旅行在某种程度上被赋予了神圣的意义。那种包含了漂泊、孤独、自省、豁达和包容的流浪,让人更清醒的认识自己,也让人更清楚的认知我们所存在的世界。旅行的意义,不在于走了多远,更重要的是,内心对从旅行中获得了再一次前行的力量,背上行囊,轻装出发。

好久没有用这么文艺这么深沉的口吻写字了,也让我过下干瘾好吗?(要不要嘟嘴做娇俏状)

没有计划的旅行,到最后就像揣了一包钱去商场买东西,却遇上快打样,只好随便从货架上挑几样,顾不上太多,只要旁边有人说好就行。选来选去,最后还是决定选川西的党岭。

虽然对丹巴县城没有好感,但想到能到还没有多少人涉足过的原始深林探秘,心里面还是小小激动了一番。

出发那天,一切都并不顺利(请留意近期推出的“在川西流浪的日子前传”)好歹也算是有惊无险的到了成都。在成都一番腐败,清晨5点半,我们就出发了。

【嗨,丹巴。我又来了!】

到达丹巴县城,已经是晚上的7点多。下车的时候,翔哥去取他那个夸张的大包,在车上坐我们后排的一位大哥好心的把包递给他,翔哥清脆的说,谢谢输输!啊~~~好萌啊~我分明看见那大哥嘴角轻轻抽动一下,露出略微尴尬的表情说了声,不客气。然后我们就跟着在车上坐我们旁边的阿姐走了(关于这段,我实在不明白容容和翔哥的用意,求解释)阿姐很热心的向我们讲解县城哪里菜好吃,哪里住宿多之类的,一路和人打招呼。经过长途车站的时候,一位藏族小伙子向她打招呼,问我们去哪儿,我们说我们明天去党岭,然后他就递了张名片给我们,说包车去党岭可以找他。我接过卡片一看,卡片用相纸印的,上面用中文写的彭措。


阿姐到家就说你们就在附近找个吃的吧,那边有家馆子不错。也许是坐了一天车,大家都有点神智不清了,阿姐走后我们三个居然背着重重的行李在街上愣住了。几秒钟之后我们才回过神决定去阿姐说的那家馆子吃饭。
吃饭的时候我问翔哥和二娃姐要不要去甲居藏寨住宿,他们都纷纷摇头表示不同意,担心明天早上找不到包车耽误时间。      吃完饭天下起雨来,越来越大,我们必须马上找到住处。饭馆老板说上面后街有家宾馆叫“锦华宾馆”挺好,才开,价格不贵还很干净,于是我们决定这就去。

在阴暗又湿漉漉的巷子了左拐右拐,我们终于找到了那家叫“锦华宾馆”的旅社。老板娘是个50多岁的中年妇女,正在念念叨叨的说着刚才来问住宿的几个小姑娘,没听清,只记得什么“三个人住标间还要还价”,“电费多多少多少,水费多少多少”,“要是10个人住标间也出两人的钱我还做不做生意”之类的话,让我们想起了电影里的包租婆。我们战战兢兢的问,老板,标间多少钱?老板娘大声的说,你们三个人还住标间,要是10个人挤一个标间只付一个标间的钱我还做不做生意了!我们听到立刻收声小声问,那,内个,有三人间没?老板娘听了又立刻大声嚷道,你们出来玩还在乎钱啊,我们虽然没有三人间,但是我们有单间啊,标间啊,你们一人开个标间嘛!老子听了鬼火冒,也大声说到,你管我们住几个人,你又没三人间!我们又不是有钱人,你这个价格也不便宜了,在这种地方,标间都要100你还要怎样!要开就开,不开我们去别处了!老板娘听了立刻下来说,好嘛好嘛,你们下来登记。

到了房间我们放好了行李,容容说我晚上想洗头,今天坐了一天车人都快馊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吹风机。翔哥说那我帮你问问吧。只见他去了很久都没回来,我于是也出门去看个究竟,刚出门就听见老板娘大声嚷嚷,电费这么贵,XX钱一度,水费这么贵,XX钱一吨,你们还要吹风!吹风吹什么嘛!你们100块住了宾馆还要这样那样,我还要不要赚钱啦!我听了立刻朝大妈吼,你们什么都没有就别开宾馆啊,100块住这破地方你还嫌便宜啊,我们城里100都能住2星了!你干脆床和被子也不要出好了,我们就睡地上!大妈听了一边念叨一边神秘的消失了。

早上祝容容要洗头,卢卢童鞋就收拾东西,而我就出门去买电池和早餐。昨晚下了一晚的雨,今天天气放晴了,早上起床的时候我还看见了日照金山的奇观。县城还很安静,很多小店也才刚刚开门。我又来到了前年买电池的那家阿婆的商店,这次早有准备,大声地,慢慢地对阿婆说,婆婆,我想买-电~~~~池~~~~婆婆又一次的听叉了,大声说道,啊,你要买镜子?我又大声说,不是,是电~~~池~~~~婆婆还是没听清,重复到,啊?垫子?!我们没有没有。我无语了,只好作罢,买了罐头、红牛、矿泉水,正准备走,心想电池怎么会没有卖呢,于是又连问带比划的对婆婆说,就是电~~池~~~,相机里用那个,顺便指指相机。婆婆终于明白了,说,啊,电池啊,我们有的。


买到了电池,我表示很开心,脚步轻快的去给大伙买干粮和早餐。路过一家面食店,买了五个大花卷和咸菜剁椒,又去对面买了三碗野菌肉丝面打包带走。

上楼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生怕被老板大妈看见,又不知道她要念叨多久。扭头就看见一辆面包车停在了楼下,我心想这司机也太敬业了吧。到了房间我们三人火速的吃起面来,容容和卢卢连连夸面好吃。吃着吃着,突然门开了,大妈老板出现在面前,大声说道,你们司机在楼下等你们!你们快点下去哦!说完砰的一声又把门关上自己走掉了。我们三个人正吃着面,动作都僵住了,互相看一眼然后大笑起来。这大妈也忒奔放了吧,进来连门都不敲的。
 


我们给彭措兄弟打了电话,虽然听不太懂他说什么,大概意思是他已经到楼下等着我们了。8点20分,我们三个收拾好行李,有说有笑地下楼,彭措把我们的行李放在了面包车后座。随着车子引擎的发动声,我们迎着高原的朝阳,向党岭出发!

 

 

【从县城到山间!】

离开县城,彭措的车向大河边的一座巨大的山驶去,我坐在副驾,伸手触摸早上的阳光和清凉的空气,卢卢和二娃姐显得更兴奋,一路有说有笑。卢卢得意得说,看到没这是我们五菱生产的~我和二娃姐立刻呛声说,这一定是淘汰产品,我们长安已经出新款啦!听得彭措也哈哈的笑起来。我和卢卢上次走过这一条路,我们先要翻越一座巨大的石山,到达更高处的山脉后要继续往上盘行,海拔会从1000多米上升到3000多米。二娃姐比我们更兴奋,不停用手机拍照。一路上风景如画,我们驶过光秃秃的石山峭壁,下面是奔腾汹涌的河水;一会儿风景又变幻成与世隔绝般美丽宁静的村落在峡谷的深处,高山上巨型的絮状云朵缓缓漂浮;车子有时经过一条清亮的小溪,溅起一米高的晶莹水花,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喊出哇哦~

到了一处类似关卡的地方,我问卢卢童鞋,你还记得这儿咩?卢卢说当然记得,前年据说是塌方泥石流,车到这就没法走了。彭措说,你们这次运气真好,昨天晚上还下雨,今天太阳这么大,你们去党岭正合适。听他这么一说我们就更加兴奋起来,心里也多了一份对党岭的期待。

继续前行,还是发现许多与上次来不一样的变化。上次来川西,由于地震后才刚刚恢复,许多地方都显得更加原始。这次来发现一些偏僻的地方也在大兴土木的建水电站等各种设施,对自然当然是有破坏,但同时也更能改善当地的旅游环境,能让更多人领略到那些鲜为人知的秘境。这真是一个矛盾的东西。所以真替那些现在还没有火爆起来的美景地担心,要是游客多起来,会不会就对当地生态和当地群众的生活起到负面的影响呢,会不会让那些原始的环境沦为某些无知低下游客脚下的所谓热门目的地而遭受巨大的破坏呢?对于那些人迹罕至的原始秘境,真心的希望不被人打扰,保持原始的生态环境,为那些野生的物种提供一个自然繁育和进化的纯净空间。


去边耳乡的路并不好走,许多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海拔也在缓慢的上升。开始我们仨还有说有笑,渐渐的大家都不说话了。祝容容说我睡觉了,说着就放下墨镜睡起来;翔哥也不说话,估计也睡了。我一个人举着相机四处拍,忽然觉得头有点儿胀,再看四周的树木,已经从阔叶林开始向针叶林过渡,远处的山上布满了高高低低的针叶乔木,天依旧是蓝得深邃,像一匹高远的锦缎。

从一个岔路分道,车驶过一座木头搭建的桥,路牌显示这条路是通往党岭村的唯一一条路。路况很差,全是碎石遍布的土路,我们坐在车上左摇右晃,前晃后晃,好在风光秀丽,轻微的脑胀被抵消掉。二娃姐睡姿像个大明星,也不知睡着没有,时不时冒出我想吃东西之类的雷人话语,卢卢童鞋回头去给她翻吃的,有些意外的说,我们包好像都掉地上了,干粮掉了一地啊!三个人连喘带笑的样子其实很搞笑,花卷连同那些方便面、巧克力什么的就这么东一包,西一包的散落在后坐的地上。自成都买了花卷开始,二位客官对我又在丹巴县城买花卷颇有微词,他们不仅担心花卷没人吃,更抱怨花卷既不好吃又难带,我因此被他二人勒令要自行解决掉所有花卷,我听后表示很委屈。花卷是一种多么好的干粮啊,难道你们不认为它既方便携带又能填饱肚子,不容易坏味道又还好吗?

路况不好,二位后排乘客无法入睡,似乎开始有轻微的高原反应,一言不发。不过风景实在不错,一边是清澈奔淌的山间溪流,一边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不时传出几声清澈的鸟叫,羽毛鲜艳的鸟儿拍拍翅膀忽的一下从车窗玻璃前飞过。整个山谷却不见一个人,只有偶尔悠闲在路上游荡的牦牛。

车在深山密林峡谷密林间穿行一个多小时,眼前的路面开阔起来,我们面前出现一大块平坝,空气异常清新,我们迎着灿烂的阳光露出雪白的牙齿。不多久,一座宽大破旧的木桥出现在湍急的溪流上。我们立刻下车奔向木桥,高兴得手舞足蹈,像三个小学生似的,依次摆出各种雷人造型,主题是“迎着高原清风阳光淡定微笑的行者”。我和二娃姐不够淡定,每次都笑场,最后完全在造型王卢卢童鞋面前败下阵来。

短暂的修整后,车子继续前行。不多久,眼前出现了一排枯枝和干草搭建的栅栏,栅栏的尽头便是几座藏式风格的石头民居。栅栏下的田野里,开满了淡蓝色的美丽花朵,阳光明亮又温柔的照耀着山川和森林、草甸,天空并不高原,只是蓝得透亮,好像伸手就能摸到天空中大块的云朵,这画面像极了小时候动画片里的场景。

忽然彭措停下车,原来路上出现了一道路障。和看路障的大叔用藏语聊了几句,那位大叔拿出一张盖着红章的文件说,每人要交20元的垃圾处理费,这里就是党岭村了。 

 

【开满花朵的山谷】

 


看得出彭措也是第一次来党岭村。他下车去用藏语和藏族大叔说了几句,示意我们进屋子里去坐。我们下车,告诉彭措说送我们去村长家。收管理费的大叔指着一辆远去的摩托车说,村长刚刚走呐,就是那个骑摩托车的。呜,原来神秘的村长和我们擦肩而过啊。所有党岭的攻略一定都会留一定篇幅描写村长,因为在这,村委会是最大的行政机构,村长当然就要出面主持公道,维护整个村的秩序。村里的人不多,大家也都听村长的。像野外露营、上山马匹的分配等等都由村长来安排。

我们从丹巴出发得早,在路上也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到了党岭村也不过是11点多的样子,党岭村还是一副清晨的面貌。阳光很柔和,照在身上却有些热乎乎,甚至连草地上的小花都还挂着露珠。初到党岭村,和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村口四周都是高大的山,却并不显得盛气凌人,一座接着一座,延伸到目光所及的最远处,上面都长满了绿色植被,层层叠叠,最远处的大山山顶覆盖着白色的冰川,而面前的山谷里则长着不多的蔬菜,地里还成片的开满了蓝紫色的花朵。村子四周长满了鲜嫩翠绿的草,各色野花点缀其间,人和荒野和平的相处着,和平原那种被人为反复耕作过的田野全然不同。墙脚晾晒着木柴,墙头晒着打成整齐片状的牛粪,上面竟然开出了黄色的花儿,很是动人,各种植物就这样在各种转换间一直循环的生长着。霎那间,二娃姐突然说憋不住想要上厕所,结果我们被告知这里没有厕所,如需方便就去屋子背后的坎下的苹果树下...三人有些吃惊又很担心的来到后院,我和卢卢各自分工,我放风,卢卢带着二娃姐翻越崎岖的土坡去苹果树。二娃姐从树下出来后一直笑个不停说这种经历太刺激了。我们在村长家吃了彭措炒的菜,土豆丝、一些腌排骨、还有炒青椒,把行李仍在车上,就朝着山里出发了。




三位行者的造型各异,二娃姐是棒球帽加黑丝,还有一件略显嘻哈的黑色小西装外套,如同沿海来内地走穴的女明星(女明星甚至之前还提出要提拉杆箱上山的想法,结果被喝止住了);卢卢穿一件抓绒的外套,是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高海拔低温,是标准的户外装扮;我则一身轻便的衬衫和老旧的长裤,临走时还在包里放了一把雨伞,看样子更像是基层农业科研工作者。在这深山里,三位游客的造型就已经足够拉风了,村长妹妹的孩子就一直追着目送了我们好久。正午天气有些热了,阳光显得有些刺眼,彭措去路边掰下些树枝扎了个草帽戴在头上,而卢卢就用二娃姐的围巾裹成了印度人。我看着好玩也拿来绑,结果一不小心就成了招牌的行头。山上没有信号,二娃姐一边走一边说头好晕,卢卢也一直喘着大气。

我们头上的天空湛蓝无暇,云朵仿佛触手可及。穿行在林间,只有溪水哗哗流淌的声音和鸟的鸣叫声,空气好像连一丝杂质都没有,只有淡淡的树叶混合野花的香,令人振奋。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是个孩子,随时都可以高兴得在开满野花的路上飞奔起来。沿着土路一直往山的深处徒步走去,路边有一条清澈的小河沟,里面的石块上生长着各种蕨类和水生植物。水里没有鱼,彭措说这是山上的雪水和石缝里流出来的矿泉,很干净,喝了不会拉肚子,说着就捧起一口喝起来。我们出门只带了一瓶水,虽然对水的卫生程度半信半疑,但为了避免脱水,也赶紧用瓶子灌了满满一瓶。水是冰凉冰凉的,很清澈,装在瓶子里一会儿就起了水珠。路边还有野莓,红艳艳的,看彭措摘来吃,我也边走边摘,酸酸甜甜果然很好吃。


卢卢和二娃姐两姐弟话很少,一直说头晕。我们就慢慢的走,偶遇几匹俊美肥壮的马,毛色光滑美丽,在路上悠闲的自己吃自己的草。看得我口水直流,一直念叨着说走走走,去叔叔家做地毯...我们的目的地是二号温泉,要穿过传说中的“天堂山谷”才能到达。我们脚程走了快两个小时,还没走到一半。在树下吃过花卷等干粮,彭措嫌我们太麻烦,自己先去前面探路了。这下高反严重的游客就更加松懈了,我在后面东拍西拍;二娃姐有气无力的迈着步子,喘着粗气;卢卢则一边走一边摸路边小溪的水温,以观察是否快到温泉。这时二娃姐又短路了,看卢卢不停的试水温,竟然关切地问,你想喝热水么?我们二人瞬间崩溃,笑到打滚。

 

 

TO BE CONTINUED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