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这是一条叫“秋天”的路(二)

(原创)
  • 发表日期:2012-05-21
  • 点击数:11107
  • 投票数:26
    比起赛里木湖,比起夏特,喀纳斯的名气要大太多,如同海南岛对东北人的魅力一样,我千辛万苦来到新疆,来到一个离自己家乡最远的地方,为了一个风景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从伊犁到喀纳斯坐了一天半的车,想着美好的秋天正在迎接自己,所有的心情都愉悦起来。

    在哈巴河找到去白哈巴的车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个边陲小镇和南方的大多数并无异样,唯有在办理边防证的时候,让我觉得,在这个地方自己的任何行为都需要慎重起来,但是后面的事实证明,边防证是可以不用办的,我们以一个近乎偷渡的方式进入到喀纳斯景区里面。我们找了一个退伍官兵的皮卡车,卡在边防哨站换岗没有人把守的时间,一轰油门冲了过去,从那种心被紧绷的感觉一瞬间到阴谋得逞的愉悦,如同埋头赶路,突然抬头看见那仅属于新疆的蓝天,心被放空了,身体的细胞通通变成了氧气,哪怕一呼一吸,都跟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车子在笔直的路上行驶,厚厚的水泥路面高出两边的草地要好几十厘米,不光是车子,连羊群也在马路上凑起热闹,因为水泥面不会扬起沙尘。像羊这种小只的牲畜,转场的时候就一吸尘器,羊毛把灰土都滤下来,所以一路上最多见的是一些黄棕色的羊,相信过一下水便又白白的了。我喜欢车子和羊群相汇的时候“叭叭叭”和“咩咩咩”交杂在一起的声音,还有蹄子敲在路面上“咯嗒咯嗒”,全方位的环绕立体,完全复制了新年音乐会的盛况。我会整个人钻到车外,伸长了手去拍羊的屁股,耍着流氓。





    我还很喜欢坐车走盘山公路的感觉,一面是山一面是风景,但是无论你坐在哪个位置,车子转一个弯,总会有美景在窗外。车子一点点的往上爬,视线也慢慢变远,司机在山顶的一个平台停了下来,什么都没说,拿出根烟慢慢的点着,眼神凝视着远方,一个连本地人都喜欢的地方,那是该多美啊!在给了司机十秒钟陶醉的安静之后,我们如出圈的羊一哄而散,用不同的方式来纪念这美丽的风景。普通青年会拿出相机照相,文艺青年会对着山那边大声的喊“朋友……你好……”,其实我想说山那边就是哈萨克斯坦了,别搞这些语言不通的自欺欺人呐,那剩下的同学只能归类到二逼青年了?嗯,对的!譬如我和老人家这些见过大场面的家伙,一般都是走到一个稍远点的地方,松一下裤头,释放一下膀胱的压力。大学的时候曾经跟好友讨论过憋尿,有尿就撒那是生活,把几泡尿并一泡撒那是人生,生活是平淡的,而人生就是要把尿憋到如此带感的地方再撒才体会到的那个字——“爽”,二逼青年的人生有追求。







    我们很顺利的进入了白哈巴,从进入白哈巴之后,所有的风景都变得不一样了,如喀纳斯明信片般的金黄秋色渐入眼前,车子在崭新的沥青路上走得欢快,因为旅游开发而修好的公路,把原来五六小时的车程缩短了一半,想必不久之后的白哈巴也会因此而热闹起来。





    白哈巴,号称西北第一村,在中国版图的最西北一方,与哈萨克斯坦接壤。我站在熙熙攘攘的中国国界线上,隔着河与对面的哈萨克斯坦国相望,有生以来第一次与国外那么的近,也就一条河的距离,其实彼岸的风景与这边并无两样,差别在于人,对面真的连一个可以遥喊 “HELLO”的人影都没有。突然想起来赛里木湖边上,那个羊圈里的羊,好不容易挤到边上,才发现所有的芳草碧连天都隔着篱栅。








  
    白哈巴这两年被各大驴友论坛追捧,在离喀纳斯湖只有一小时车程的地方,却有难得清静。这里有成片的松林,原始的木房,和一个叫做图瓦人的骄傲的民族定居在这里。其实,当任何一个地方被大伙称作世外桃源的时候,它就已经不再是了。这里没有电,可是有晒不完的阳光,这里没有商场没有公园,可是连路边的奶牛都会对你眨眼睛扭屁股的卖萌,图瓦人在院子里砍柴的时候你千万别去骚扰他们,那是用来烧晚上的洗澡水的,如果你忍不住了说要帮忙的时候,他们不好意思拒绝你,可心里一定会想:哪来的野猴,这砍柴的速度连烧水喝都不够吖。







    嗯,我说的就是老人家和大青蛙。吃过午饭后,几个客栈伙计启动了院子里的货车说要到深山里砍柴,老人家和青蛙迅速的集合到货车上,我不明真相的跟了过去。我只不过觉得扒车尾箱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可是,我再一次判断失误,颠簸的路和凌厉的风一路上都在扩大着,越往山里走,温度迅速的下降,我乖乖的卷在车厢的一角却时不时被颠到半米多高,像在饭店厨房里被大厨翻炒到空中的菜。当车子停稳,我早已经放弃了砍柴这回事,我只能用奔跑着离开来维持身体的热量。





    第二天,我们约好了马帮,准备从白哈巴徒步进入喀纳斯,而跟马帮谈好的条件是带我们继续逃票,马帮笑说,这是一条很成熟的逃票路线。其实为什么当地人乐意为点小钱和政府的大钱对着干,不就是那大钱摊分下来连小钱都不如嘛,不要鄙视逃票的,我们是在以最直接的方式为当地人创收。马帮负责驮行李,咱们必须得徒步,可是一路上风景如画,磨鞋子也是种享受。这让我想起前年跟团去了一次张家界走的那条所谓的十里画廊的旅游路线,跟春运的火车站一样,低头是脚抬头是脸,如果非要说是画那应该画的是一片西瓜地吧。











    走在路上的事是再开心不过了。路上会遇到很多牧民家,进到蓬子里有的没的说一通,牧民会一直笑眯眯的点头,到了后来才发现其实根本就语言不通,一下子找不到话接了,突然安静下来,牧民想起从厨房里拿出一大桶酸奶,每人乘上一碗,屋子里一下子又炸开了窝,有人会说好酸,有人会说好香,但是每个人都会像八辈子没喝过酸奶一样一碗接一碗,话说回来,没有任何添加剂的酸奶又有多少人喝过呢。饱足歇够,我们拿出自己的零食回赠予牧民,只能期望他们不要嫌弃。











    当越来越接近喀纳斯景区的时候,马夫也开始谨慎起来,时不时让我们藏到路边的草堆里,他独自出去探路。不是没有路,而是要防止我们被公园的巡逻车发现,不然逮一个罚一个。其实我也不懂为什么我老干逃票这事,只是觉得没啥影响的话不逃白不逃,我很配合的完成马夫的各种任务,有两位MM貌似对这事异常的兴奋,整的跟一级战备状态一样,不光衣服弄成了保护色,还裹头巾戴墨镜的。后来马夫把我们送到公路边上的一个岔路口就折返了,因为牵着马目标太大。马夫一离开,两位MM一下子失去了人生乐趣,往公路上走“主动”的偶遇到公园巡逻车,然后乖乖缴纳门票钱。我们潜伏在草堆里目送着两位阵亡的MM,一把眼泪一把汗啊!







    当我们的目的地图瓦村大概就半小时路程,而这半小时也是最惊心动魄的时间,公园巡逻车似乎意识到这个点正是逃票者抵达的高峰,也加强了巡逻的密度。马夫走后,我成了指挥官,用经验结合地形去判断路线。





    我负责带头探路,青蛙和老人家带着女孩在后面等我的指示。一阵怪风吹过,我伸出右手做一个下压的动作,然后回头一看,所有人都迅速趴在了草地上,无比欢乐。后来我明显的入戏太深,总觉得公园的巡逻车就在上方的公路监视着,我只好沿着草坡滚了下去,好不容易滚到了谷底,发现老人家他们在上面很欢乐的看着我滚,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下来。沿谷底走,有小溪指路,有灌木丛隐蔽,我们很顺利的找到了图瓦人的村子,一进村我们就宣告逃票成功,意思就是可以免费享受公园里的穿梭巴士和美景了。虽然过程实在艰苦,可是一张票据说两百五,我们一行八人,约等于两千,省下。









    徒步了那么多的路,一路上笑得那么辛苦,晚上很自然的需要饱餐一顿。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