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O 2018新版已上线,旅游社区作品已迁移到新版的旅游分类摄影作品,敬请留意!前往POCO新版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北纬9度——菲律宾宿雾、保和岛图文游记(7)

(原创)
  • 发表日期:2012-04-12
  • 点击数:2296
  • 投票数:0









KEYWORD 27:洛博克

洛博克镇(Loboc Town)或许是除塔比拉兰之外,保和岛上规模第二大城镇,而始建于1602年的圣佩德罗教堂(Loboc San Pedro Church/Museo De Loboc)也是岛上历史最悠久的教堂之一了

与这个教堂悠久历史一样著名的还有一则关于她的有趣故事,话说当年人们决定在教堂旁边的洛博克河(Loboc River)上建一座桥,也不知道这个桥是哪个缺心眼的朋友设计的,当施工到一半时,工人们发现桥梁正对着教堂,如果再往前造就必须要把教堂拆了,于是只能停工

结局就是今天来到洛博克河畔,能看到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在不到500米的距离内并列着两座桥梁,那座停工的桥已经改造成一座摆满鲜花的人行桥——当然,以人行所需的宽度而言,它确实显得过于庞大了点,而车辆只能继续往前走以钢梁搭建而成的车行桥


到达教堂后我终于知道了海滩边万人空巷、生意寥寥的真正原因——今天是周日,基督教徒传统的礼拜天,参加弥撒(Mass)的人们将教堂挤了个满满当当,有些来晚了的人们只能被挤到了教堂门口

一位本地教士在台上主持着仪式,不过现在的设备也先进了,人们可以看着主持人旁边的投影屏幕上的字幕祈祷或者唱圣歌,而无需去费劲地背诵,自1565年西班牙征服者米盖尔.洛佩斯.德.莱加斯皮(Miguel Lopez De Legazpi)将罗马天主教带到这里后,人们持续这样的仪式已经有400多年


对于基督宗教,国内的解释我认为一直是有偏颇之处的;基督教本是指该教三大宗派,罗马天主教(Christianity)、新教(Protestantism)、东正教(Eastern Orthodox)的总称,而国内所称的基督教一般仅是指由日耳曼神父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在16世纪西欧宗教改革中建立的新教

不过,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无论是罗马天主教、新教还是东正教,甚至伊斯兰教(Islam)和犹太教(Judaism)均是师出同门——闪族先知亚伯拉罕(Ibrahim),信奉同一个真神——耶和华(雅威、安拉),拥有同一个圣地——耶路撒冷(Jeru Salem),所以他们也统称为亚伯拉罕诸教,只因对于神祗、经典的诠释、理解背道而驰,而形成了今天南辕北辙、甚至水火不容的局面


洛博克教堂的穹顶上是一组绘画,描写了众所周知的诺亚方舟(Noah's Ark)故事,作为玛雅预言中的世界末日之年,倒也很符合2012年的意境——在电影中里约基督像倒塌的那一幕,恐怕很多人都是记忆犹新的

尽管我有时会显得很愤世嫉俗,但并不觉得2012年就是世界末日——或者说,这个说法不严谨,应该叫做人类末日才对,因为地球还有几十亿年的生命

人类并不需要末日,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进化(Evolution),基督教义中有一点我觉得说得很对,人是有原罪的,至少在贪得无厌方面,因此往往把事情导演向极端,如果真有末日,那也是我们自己所选择的结局

但结局并不意味着结束,也意味着新生(Revive)——只不过,对于既得利益的人们而言会非常残酷,因为他们将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可即使明了了这些,要人们放下有形、或无形的屠刀,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愚昧的人类而言(这里的愚昧不是指愚蠢,其中含义请自行体会理解),或许这就是宗教存在的意义


洛博克教堂:距离阿罗那海滩45公里,距离塔比拉兰24公里;岛上道路状况良好,但七拐八弯的速度一般上不去,所以从海滩大本营前往的话,要预留好1个小时的时间

洛博克少年合唱团:每周日上午洛博克教堂都会有例行的礼拜活动,而蜚声四海的洛博克少年唱诗班是最大的看点,尽管礼拜仪式从7点半一直要持续到9点半,但如果想看唱诗班演绎的圣歌,必须7点半就赶到,我们就因为去得迟了所以没有得见,非常遗憾,尽管之后几段全体大合唱也已足够震撼










KEYWORD 28:信仰

在历次的游记中,信仰(Faith)这个话题也算是老生常谈了,悉数历次旅行的见闻,中原大乘佛教、藏传佛教、伊斯兰教都曾接触多次,不过若是说到真正意义上近距离观察罗马天主教,这可是头一遭

在短短一个小时的弥撒中,我看到了同样是当地的全民信仰,罗马天主教与上述几大宗教之间一个显著的不同之处,为了解释这个实则很简单、但很难用语言来证明的地方,我特地上传了一段视频

在视频中大家可以看到,参加教堂礼拜人们,其年龄层次基本涵盖了所有的年龄段,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咿呀学语的年幼孩子,这一点,无论在佛教还是伊斯兰教的仪式中,都是我不曾见过的

不仅如此,这些坐在一起、手拉着手唱圣歌、唱完以后还会与周边相邻的所有旁人相互一笑的的人们很可能是互不相识的——至少以我的观察而言就是如此,实际上除了我们一行6人的游客,弥撒期间除了如上图那位学龄前女孩一样的儿童在很无聊的四下张望外,我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有交头接耳的现象发生


Let there be peace on earth,the peace that was meant to be

Let there be peace on earth,and let the peace begin with me

这两句是弥撒临近结束时所唱的圣歌的最后两句歌词,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至于铭记至现在,意思很简单应该不用翻译了,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用最平实的话说,那种旋律会穿透人们五花八门的外壳,直至灵魂深处,无论本身多么浮躁,都能让其暂时的彻底平静下来,若是此时真的出现一群天使在空中撒花瓣和圣水,恐怕大家也都不会觉得奇怪

我并不是基督教徒,对其了解也仅限于皮毛,但是我感觉基督教并没有亚伯拉罕诸教中其他宗教具有那么显著的排他性——在马来西亚的时候,我的相机是在清真寺门口被抢走的,然而无论以前在藏区还是现在在菲律宾,寺庙和教堂都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们的司机名叫E.JAY,很憨厚的一个中年保和人,也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在他的驾驶台上摆放着圣母玛利亚和耶稣基督的小塑像——这与藏族司机都习惯挂高僧的画像是一致的

上路之后他很好奇地问我们,你们有信仰吗?

我当时就觉得,与其说这是一句疑问,不如说是句讽刺,无辜的E.JAY刺到了我们的痛处;众人自然沉默不语,支支吾吾地说没有,其实是不好意思说,我们的信仰就是金钱,就是能舒适地活下去

我壮着胆子回答说,我有信仰,我信仰万物有灵,我相信每个人都是神的化身(Everybody is god),也相信世间万物都是神灵(Everything is god)——如果面对的是个***,那估计他既不会这么问,我也不会这么答了


E.JAY表示理解,其实我真正想表达是,信仰只是一个容器、一个载体,一个人有什么信仰,与他或她这个人是什么样的,并无任何必然的联系

世间所有美好、善良、正义的事物都是殊途同归,所有丑陋、邪恶、罪恶的事情也必然会同流合污——正如我经常举的一个例子,菜刀既可以用来切菜,也可以用来砍人,关键看它落到谁的手里

尽管这年头,无论你是买来切菜还是砍人,都必须实名制;制定这个规矩的人,必然是假设无论多少人去买菜刀,至少有一个人买菜刀是用来砍人的,那么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他只是担心,自己就是那个会被砍的人吧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