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每周一游之独闯之江古堡

(原创)
  • 发表日期:2012-03-20
  • 点击数:10
  • 投票数:0

相关活动:POCO月赛:三月的春天里

              


            古堡?之江有古堡?呵呵,没有,但是那里有气氛不逊色于古堡学校——浙大之江光华学院
           阳光没多少,淡淡的在风里忽冷忽热,但是至少下了半个多月的雨是停了,地面上亮晶晶的痕迹在江南的春天拖的很长。
           为什么是独行呢,或者说是一直以来的习惯,也许是没遇上那个和我一起疯的,也许是自我的不愿意为别人改变一点点,不愿意等别人,更不好意思让别人等,就像在食堂里,用漫长的时间细嚼慢咽,同学在等我也局促不安的让他们先走,给别人添加麻烦对我来说是一种恐惧。也许是独行能让自己更认真自由的顺着自己的想法走,也许。。。其实在那么多个也许当中,我也不知道挑哪个,但是哪个已经不在重要,这是事实,是曾经,是现在,也有在未来的趋势。
           但是这次的确是有个伴,易师兄出差到此地,依然不忘挤出点时间去走走。本以为他是个资深老驴,对于那些著名的景点对不太在意,他让我拟定计划的时候,我也就自作主张的决定了。动物园——钱江一桥——浙大之江爬山,其实说实在浙大之江光华学院我也没去过,但是对上次在磨坊看到的一篇文章记忆犹新,一直想去看看这个独具特色的学校。其实在杭州去玩的地方真的不少,难得繁荣的城市,还能保持这样一大片绿色的生机,山不高,但是崖壁石雕,佛教盛行,水不深,但是钱江大潮汹涌澎湃,西子湖畔浓妆淡抹总相宜,另外那片广阔的西溪湿地和散布各处,各式各样的博物馆的确让人着迷。


           惭愧的很,大学呆了三年,在市区里还能迷路。
           在动物园大门前等了不长不短的时间,易师兄将他的行李托管火车站就赶过来了,打过招呼他一脸诧异的和我说:我到杭州,你该不会就让我来动物园吧,有什么好看的?我没有进去看过,的确是想进去看看,但是既然已经这么说了,也只有作罢,毕竟易师兄是公差,时间紧,事情多,忙得头昏脑花。于是直接走上钱江一桥,一前一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易师兄步履匆匆,我的速度明显跟不上,我的眼光总是被身边的景色吸引,我脑子里在寻找有意思的东西。一直以来我都喜欢开阔的江面,面对空空的渺远我总是忍不住长长的大喊出来,或者放声高歌,直到汗从身体里蹦出来。钱江一桥有了它的历史,到处弥漫着陈旧的气息。看着那些残败凌乱的荒草和旧时火车站的风格,我脑子里很自然的就想起了电影里的情节,的确,这里很适合拍电影,2b的布局,2b的色调搭配。心情沉重,喜欢却不敢轻易走进去,直到真正走到桥上看到开阔的江面,这种压抑的情绪忽然就落空,就像踏空了的脚步,咯噔的失重,一下子的就飘渺了。自己的渺小总会有一种呐喊的冲动,桥上车来车往,这里连接的是杭州和滨江,我甚至能感觉到脚下火车隆动而过的轻微颠簸。
           可能是下了这么久的雨吧,江水失去了平时静谧的深蓝,浩浩荡荡的红泥水面漂浮着大大小小的垃圾,还有那扑腾着翅膀的鸟,本想等待时机抓拍一个,无奈距离太远吗,而易师兄已经很无趣的走出很远,我收手小跑着跟过去,情况和上次在乌镇时的同学如出一辙。我想,也许我只适合一个人吧。我不知道自己在想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会不会无奈,放不下自然也就得不到,鱼和熊掌不可得兼,要得到也必须得先学会放下和付出。这个世界不矛盾不循环,就看你的选择是什么。橙子的话很清晰的在我耳边响起:自我自我自我。



           但我知道被需要也是一种认可,坚强太久,你的懦弱就越明显的盘踞心头,你可以在别人面前装的很快乐,但是你永远也骗不了自己,你心里一直很清楚,不断地告诉你,但是或者或那的原因总是无法沟通。很多时候就被自己曲解了。快乐的面具带的久了就对自己的愤怒和悲伤渐渐陌生,甚至不懂的表达,在我们想要表达的时候却越加的别扭。当我们把统统的阴暗放逐到自己心里的不毛之地,我们看到不到,但是它们依然存在,总会在不时的从你潜意识里跳出来让你手足无措。
           我对着浑浊的江水用力呐喊,火车从脚底下穿过的震动、车道上车来车往的呼啸几乎将我的呐喊消音。没人会听到你喊什么,也没有人像傻子一样看着你,有时候我也会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为了不给别人把我当傻子的机会,才一直聚聚独行?如果是这样,那我最需要的或许就是真正能让我接受的鼓励。
           易师兄的脚步依然飞快,在即将到达之江光华学院的他看到公交站牌之后就决定回去,回到西湖边,那个杭州的代言人,我没有跟上,我说:我想到上面走走,你先回去吧,在那坐车可以直接到西湖边。考虑到他住在火车站附近,后来我想起就给他发了短信:河坊街离火车站不远,晚上热闹,值得你一游。
           我就独自走向了光华学院,它藏得很幽深,大树枝条参差,野草丛生,绿的是那样的艳丽和水润,在肆意的生机中掺杂着杂乱无章的颓败,这使得雨后的潮湿在这里异常的明显,偶尔的几声鸟鸣跃起,更显阴冷。一开始我很享受这种难得的原始宁静,但是后来一个人呆的久了,心里悄悄的萌生起丝丝的不安和恐惧,在心里长了一层毛。


           我顺着那条已经荒废的通道走上去,忽然我发现一直全身雪白的猫远远盯着我,我端起镜头渐渐靠近它,全然不顾脚下长的密集的野草,打湿了鞋子的水,直到几条纵横交错的铁丝网将我挡下,而它没有跑,很淡然的站在生锈斑驳的水管上就这样看着我,我听到有人走路的声音,我一惊,四处找寻声源,看到是对面那幢小屋里走出的大叔,我悬着的心才慢慢落下。我赶紧的拍了几张那只猫,然后它转过头,似乎被什么吸引了,我的心又悬起来,原来是那个小屋里还有另外一只,敏捷的身影一闪就没了。这种感觉在恐怖片里也没有那么真实。
           我回去继续顺着那条废弃的通道,垃圾散落各处,经过长时间在潮湿的环境里浸泡,褪色的很难看,但颜色让人觉得异常的突兀。树根盘错,裸露在崩塌的红泥坡上。到了尽头,看到一道紧锁的门,斑驳的显示着历史的痕迹。我环顾四周,有一个小土坡,正好那里有一颗斜生出来的树,我攀附着爬上去——显然已经到了校区里,冷冷清清,根本找不着人影。红砖木窗的大楼历经时间的消磨却依然散发着欧美的贵族气质,柱子上的雕花攀附上了青苔,一支三三两两的腊梅摇曳窗前,暗香浮动。透过半掩的门廊,能看到摆动的吊灯和深远后另一扇门的那抹亮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厦门大学的建筑风格和这个很像,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湿漉漉的,让人更有那种来自历史的深邃感。
           我漫无目的的四处乱逛,枯叶满地,青苔旺盛的生长。我听到了流水声——竟然是一个小小的瀑布,还看到了一潭蓝的深邃的水池,仔细看,还能看到池中泡着的枯树虬枝,我瞬间感觉就来到了原始森林的深处。我是又兴奋又惊讶,赶紧跑下去,站在桥上看着那汪碧波上的另一座桥,我不知道它已经在这里静静的呆了多久,但是从它身上四处的暗角和苔藓,能感觉到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 传说。我脑海中出现了九寨沟,尽管我没去看过,尽管这是不可比拟的,但是这色彩浓重的让我产生了错觉,甚至出现了幻觉,我看到了那一小片伸到水中的圆地上那个牵着独角马的女子,天哪,我竟然把这里和外国的电影场景给联系在一起了。这水怎么能这么蓝的,像颜料调和过一般。






           走过那座桥,有一扇开着的却早已被腐蚀的暗红的门,那些落叶闪亮在暗黑的背景里,我走啊走啊,顺着山路走到了下红房,门是紧锁着的,明显已经荒废已久,屋角伸出的蕨类植物,水偶尔的啪啪滴下来,风一过,我背脊就发凉,但我没有马上离开,顺着房子转,水房里很干燥,水龙头基本已经被拧了下来,就像一排已经被处决的犯人,而挂在那里的一两个长满了难看的锈,干燥的难以听到滴水的声音。我赶紧回去,我承认我的心虚已经做怪,我睁大眼睛不敢闭上,我怕我对电影的联想会直接让我站在这里不敢再往前走。最可恶的是这时候偏偏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几声老人的干咳。我感觉自己想跑都跑不动,一路下坡,在走过了那一小段夹在土坡的路,终于看到了人影,还是美女,而接下去遇到的几乎都是女子居多,那两个搬着东西说说笑笑的女孩,我没能清晰的抓拍到,那个表情实在是动人。那张模糊的我删掉了,留在记忆里,我想,那会更美的。自然的爽朗让埋伏在周围的阴冷干燥了许多,呵呵光华学院,女生明显是主流,男生偶尔看到一两个,在那个颓废的很美好的操场我就看到了一个头上戴着耳麦肆意奔跑的男生,刚刚冒芽的草尖茸茸的绿得很有层次,在冬天的萧瑟背后蕴藏着蠢蠢欲动的勃勃生机,倘大的运动场就是有他一个人在跑,我还要费点劲才能找出他来,拍了他的照片,但是删了,原因和前面女生的一样,既然是模糊的,留在记忆里不说会更美。就像很多事情,很多话,有时候并不需要说出口,只要自己懂得偶尔回味一下,那将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兜了一圈,回到主楼,两尊沥青的狮子闪烁着历史的光辉,两个罗马柱子,雕刻着欧式花纹,上面的字让你看了一下子就会掉进感觉中去。面对着中轴线的钟楼,我发现其实光华学院其实很大,不仅仅有横向的宽,还有纵向落差的深,因而能汇聚成潭,流水哗哗,因而能藏隐于山林之间,后来在一个一楼的厅里看到了这个学校的前世,这个学校由美国教会南北派创建的,一系列校长也都由外国人所担任,怪不得这里的建筑这么有欧美的老派建筑风格,在这里,我看到了剑桥建筑的某些闪亮点。物是人非的变迁,现在仅有一个光华的独立学院的留在这里,越发显得冷清和寂寞。
           我喜欢安静,但是这里已经有了深邃的幽冷,不是向佛之人或是内心坚定,恐怕难以淡定的长期呆在这样一个似乎出世的地方,中外文化的融合,具有哥特风情的城堡建造于中国禅修的幽静环境中,相得益彰,记录并诉说着曾经。漫步其中,唯独少了点人的气息。
           时间不早了,踏上归途,3块钱的公交我投了5块,后来上来个小伙情况和我一样,但是他在下一个上来的顾客拿回了,而我在下一拨投币的人群中比较木讷——下手慢了,又尴尬的手足无措,让那个司机都误以为我是刚才那个已经拿过的小伙,那个阿姨很善良的为我澄清了,还教我提前和投币的乘客说,其实还有一站我就到了,本来没什么期待的,没想到这一站竟然还有人上来,我很顺利的拿回了我该得的,也并非三两块钱的事,而是一个人面对问题以怎样的方式去解决的问题,我大大地对那个阿姨笑了,谢谢没说出口,但是我想,她懂的,因为她笑着点了头。很多时候,交流是相互的,一个表情也足以代替你所有的言语。



            在走到B1公交站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玉泉的深蓝,于是去了电话会会,在伟大的毛泽东石像前我们见面了,相伴漫无目的的绕了半圈,也漫无目的的瞎扯了无关紧要的话,他走的有点仓促,也许还在惦念着他的开题报告吧。第一次见面也并没有过多的了解,我词不达意的说着,送出门口的时候,再见代替了所有。那些没有说的话也一下子从心里溜走了。
            呵呵,等不到,那就一个人吧,一个人不是孤独的代名词,你要知道:你能想到的任何一件事,你永远不是第一个,你绝对不是最后一个,所以你并不孤独,因为你存在这个世界上。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