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世界屋脊行(3)

(原创)
  • 发表日期:2007-06-25
  • 点击数:896
  • 投票数:4

    阅读生命奇观


西藏对我的诱惑首先是“世界屋脊”上那大山大川大雪原,而当我踏上高原大地后,当我用所有的感官去观察、去聆听、去思索时,获得最大震撼的是那片神奇的土地创造出的生命奇观。

大自然在一瞬间造就了高原的一切:那山是露裸的礁石群凝固成的峥嵘挺拔的世界脊梁;那山涧是流沙砾石铺成的荒芜贫瘠的广袤世界;那高寒缺氧、狂风烈日、冰天雪地构成的恶劣气候......将高原大地恢复成亘古洪荒的模样,似乎无法与人沟通。但当我们走近她的时侯,便惊喜地发现,只要有一点点泥土的地方、只要有潺潺细流的地方,就会有绿色的植被和无名的小花。在冻土地带扎下深根的“嘎布叫”,在“生命禁区”勇敢开放的雪莲,在高原深处的野牦牛、藏羚羊、藏野驴、胡兀鹫等珍禽异兽都是高原生命奇观的见证。此行我虽没能与这些顽强的生命相遇,但我有幸拍摄的一幅流沙砾石中盛开紫色碎花的刚毅小草和一幅千沟万壑旁几经扭曲的苍劲老树的照片,足以让我感受极地生命奇观的魅力。

更能震撼我的是那些面对十分吝啬又毫无通融的大自然,却顽强地占领着这片高地,狂风暴雪中形成自己独特性格和独特文化的藏民族。他们春季战风沙、夏季战旱涝、秋季战冰雹、冬季战严寒;他们世世代代在河谷耕耘,在草原放牧,在大地迁徙;他们祖祖辈辈顺应和迎合着大自然,在艰难困苦中不懈地生存和发展,谱写了一部人与自然既抗争又和谐的民族文明史。如今的西藏现代化建设创造了更多的奇迹:在农区,引进现代化科学技术,生产出多穗玉米、谷物南美藜、地膜西瓜和草莓;在藏南,一江两河流域治沙引水,植树造林,改造生态环境;在藏北,牧场种上了网围栏人工草;在荒凉如月球的不毛之地营造了大片太阳能房;在荒僻的高原建起了超现实的光电站、热电站;在每平方公里不够一人的藏北草原上也有了风力发电。现代的神话正从藏南向阿里、藏北、藏东延伸,雪域高原的生存质量有了很大提高,藏民族人均寿命也从50年代的35岁提高到现在60岁以上。美国藏学家梅.戈尔茨坦不得不惊叹这是“人类的一种意想不到、然而却是振奋人心的胜利”。

是什么使藏民族在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中生生不息?是什么让藏民族在地球的颠峰上创造出人间奇迹?除了新中国创造奇迹的因素外,雪域高原那古老的信仰所产生的力量是不可低估的,而由此派生出来的清贫而潇洒、质朴而浪漫、宿命而达观的生存风格则是藏民族的精神内核。

在号称“全民信教”的西藏高原,几乎所有的百姓都被巨大的惯性旋进了那个恒转不停的转经筒里,走进西藏也就步入了一个佛界大磁场。我们此行从前藏到后藏(拉萨--日喀则),游历了布达拉宫、大昭寺、哲蚌寺、色拉寺、扎什伦布寺、白居寺等圣地。这一座座金碧辉煌、庄严肃穆的寺庙是高原大地上最显赫的建筑物。布达拉宫高13层,178米,高耸云天,雄伟壮阔。哲蚌寺占地20万平方米,群楼层叠,鳞次栉比,宛如一城。寺庙还是藏地的宝库。布达拉宫里五世达赖喇嘛的灵塔用去了黄金11万两,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灵塔殿中一尊曼荼罗(坛城)镶嵌了2万颗珍珠、玛瑙、珊瑚、松耳石等珍宝。扎什伦布寺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铜佛像,高30米,用了黄铜23万斤,黄金558斤,各类宝石1400颗,其袈裟就耗丝绸、绸缎3100多米。每个寺庙供奉着不计其数的佛像、灵塔、坛城,它聚集了藏民族世世代代的财富和珍宝。寺庙的僧人则以其终身去探索生命的哲学和成佛的奥秘,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诵经、研析,终身不渝,矢志不移地演绎和传播着那个一古老的信仰。在当今许多地方,佛教已染上了世俗色彩,唯有在雪域大地上,他们始终恪守着佛教的原始纯净,以至有人称西藏为最后一块“西天净土”。我们到过的所有寺庙都是来者不拒、贫贱不分的场所,在那里没有人会鄙视贫穷,在佛的面前来者皆是释迦牟尼的信徒,行善和宽容是人们的基本信义。在寺庙里,我们见到的男女老少,不管是衣着华丽的,还是衣衫褴褛的,不管他捐献千金,还是奉上几粒青稞或几滴酥油,布施者和被布施者都一样的坦诚,一样的平和,一样的善意,让人感受到人类本初的那种至真至纯。

藏传佛教博大精深,高僧大师玄奥莫测。而高原大地的农牧民们却很少受过正规教育,难以理喻那高深的三科五阳论、四谛论、十二姻缘说等哲理,他们终身只是铭刻藏传佛教的生死轮回、因果报应的基本教义,把今生来世一切祈愿浓缩为“嗡玛尼呗咪哞”六字真言。据说终身诵颂可洗清邪恶与五毒产生智慧度众之心,最终获得彻悟而进入佛界天国。于是,虔诚的信徒们为了这一美好的幻想,一辈子要口诵这六个音节十万遍百万遍亿万遍。我们从布达拉宫里背着婴儿朝佛的母亲那里听到了,从八廓街上转经的老祖母那里听到了,从大昭寺门前磕长头的朝圣者那里听到了......在西藏,六字真言随处都充耳可闻,它是藏族人代复一代不歇吟咏的一首赞美诗,是一曲自远古而来的原始之声。它恒久地响彻高原大地,交融汇成海浪般的大合唱,给生活在多艰的高原大地上的藏民族无限的希翼和无穷的力量。

在城市,在乡村,在山间,在原野,我们还看见了磕等身长头的朝圣者。不知他们从那里来,走了多少路,经历了多少艰辛,他们衣衫破旧,连厚厚的生皮围裙和木制的手套都磨破了。但从他们的眼里却看不到任何抱怨和勉强的神态,他们一丝不苟地用身体丈量着大地,三步一叩,五体投地,以一种神圣的节律朝着他们心中的圣地行进,去赴他们的圣土之约。

此外,他们家家户户设有经堂,供着神龛,点酥油灯,摆活佛像,还在村口、路口、山口、神山圣湖旁树起经幡、垒起玛尼堆,以示敬佛。

千百年来藏传佛教的影响在雪域大地深入人心,对因果报应和生死轮回深信不疑,已成为藏人与生俱来的观念,并由宗教思想演绎出藏民族那种独特的生活哲理。既然美好的、永恒的天国是在来世,那么今生只是短暂的,世俗的痛苦和享受也并不重要。所以他们轻视权力和财富,欲望被简化为对生存的渴望而已。于是形成了清贫寡欲、本份自律、善良厚道、宽容大度的民族美德。他们世世代代以一种平和的心态、一种坚忍的精神去迎合、去顺应着高原大地上一切艰难险阻,并表现出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达观和浪漫。他们给艰苦的、简单的生活注入了极大的热情和最富诗意的刻画。藏民族在荒凉贫瘠的高原大地上营造了诸多盛大的节日如隆重热烈的藏历新年、规模盛大的传召大法会、多姿多彩的林卡节、人神联欢的跳神节、祈求丰收的望果节、骑射竞技的赛马会等,宣泄着藏民族对生活的热爱和追求。独具特色的英雄史诗、民间戏剧、音乐舞蹈和说唱艺术似从远古走来,撒播在雪域大地,洋溢着英雄豪情和生命活力。寺庙辉煌的建筑、精美的壁画、逼真的雕塑;百姓的民舍、门楣、房梁、藏柜、卡垫上鲜艳夺目的超现实图案以及藏族妇女光彩照人的服饰,处处皆是古朴、浪漫的罕世艺术。这一切无不令外人尤其是西方人惊叹不已,而藏族人只把它视为寻常生活的一部分。有人称之为高原大地独特的生命美学和独特的生存风格,我感觉它是一种生命的奇观。

藏民族的生命哲学是古老而深奥的,如果我们抛开信仰、观念和偏见,就不难发现其中蕴存的那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美以及人类许多可贵的精神本源。也许我们真的应该怀着一种向往,感谢皇天后土的恩赐,让人与自然永远协调共存,让人间永远充溢着生命的激情;也许我们真的应该以一种虔诚,去善待我们拥有的生存空间,去善待我们有限而美丽的生命。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