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三江情画——款款岜团风

(原创)
  • 发表日期:2007-06-21
  • 点击数:2009
  • 投票数:0

                       


  六月的天,说变脸就变脸。那么地无拘无束、随意放浪,矫情中想想就起风,想想就飘雨;间或阳光暴晒、瞬间翻云覆雨,来不得半点商量的余地。民谚中形容这种气候特征为“娃娃的脸”,真是太有想象力了……
  习习的晚风吹进窗口,掀起窗帘轻轻摇荡。夏夜偶尔的安闲清凉,让我这个很少沾酒的人,忽然想喝几口三江的糯米酒了;从广西三江县回来已经一个多月,每天的忙碌,大量迥异的信息充斥脑门,依然无法减淡对侗寨的一些特别记忆,重看已经烧录光盘的照片,说来奇怪,有些人为痕迹很重的旅游景点,虽然光鲜闪烁,就是提不起兴致写下一字半句,而对于岜团寨,我在那只停留两三个小时,却一直有敲打键盘的冲动,不知是出于对侗族神秘文化的好奇,还是出于我在岜团浮光掠影的遗憾,也许窗外的风在起着某种化学作用……
      没有赶上如沐清泉的春风,也没有赶上三月三侗族少女的摇曳临风,我只好踏着五月的阳光,在岜团领掠着款款吹来的和熙轻风……
  来岜团寨之前,以为岜团只有那座著名的人畜分道风雨桥,所以安排的行程只是路过而已,看完风雨桥就离开。虽然最后在寨子里晃悠了几个小时,现在想来,还是遗憾待的时间太少,因为神秘而深邃的岜团风韵是靠时间来丈量的,我大概只能算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罢了。
  到达岜团已是将近中午,太阳的热情让人开始汗流浃背,寨子里已经有人在往木楼基座上鹅卵石砌成的墙上浇水,由于语言上的障碍,我无法知道其中的奥妙,这也许是侗家人的一种避暑独门秘籍吧。



                

  在岜团风雨桥上,迎接我的是一群孩子,她们象一阵阵风儿在我身边围绕,让我感受到了一股从心里透出的清新凉爽。都说现在的寨子是孩子和老人留守的天堂,因为青壮年人都到外面读书、打工去了,岜团也不例外。也许是过往的游人和孩子们达成了某种默契,也许是侗家孩子与生俱来的好客情愫,当她们看到拿相机的我时,纷纷要求为她们拍照,而且面对镜头,姿态是那样的从容自然,我从她们纯真的眼神里,读出一种无法用文字表述出来的天真与烂漫。
      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在老人们一次次邀请我到家里吃饭的盛情里,我几乎忘记了来岜团看风雨桥的目的,错过了拍照片的好光线,以至于在岜团拍出的照片几乎都是顶光的,可依然无法削弱侗寨的独特风韵,也无法削弱我对岜团的美好感受,更无法让我忘却曾经在闻名中外的岜团风雨桥边,我和岜团的老人孩子们度过的那一段快乐如风的时光。            




      岜团的风是从风雨桥边的古老樟树沙沙吹来的,是从五针松山岭上带着神秘的款文化之源吹来的,是古老侗寨千百年流传下来的歌声中飘渺而来的,是孟江清澈的潺潺溪流伴着水车转辗而来的……
  与带着儿子从五针松山岭下来的岜团人杨军朝先生邂逅相遇,在他娓娓道来的岜团风雨桥典故里,以及对岜团款文化景区的介绍中,我才知道,侗族世代传承下来一种特有的组织形式叫“款”,在初浅的理解中,它应该相当于现在的团队理念,有着缜密的管理条款和执行机制;以村寨和族群为单位的“款”,用类似法律的款规民约,协调侗族人生产、生活、以及对外交往。正是这种严谨而神秘“款”的作用,使得一代代侗族人民能和谐、安详地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相携与共、繁衍生息。
  徜徉在岜团“款”文化的高地上,对着三位侗族崇拜的先神,我有着一种莫名的尊敬与颤栗,直到现在每次看照片,这种感觉依然存在,也许我和这片土地有着某中灵异的感应,也许纯粹就是对侗族文化的敬畏。侗族先人创造的灿烂历史与文化,让我这个汉族人虽然只知皮毛,却也流连忘返、感慨万千;也理解了有一位北京画家,为此在岜团待了两个多月……
              



               

  岜团是古老的,古老得让人感觉神秘莫测,岜团也是现代的,现代到让我能站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感受着从远古吹来的款款清风……
  人世间自古以来营造着一种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爱情观念,恋人们在祈盼美好爱情、作山盟海誓的时候,总爱用白居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诗句来表达至高境界。比翼鸟成双成对的景况随处见到,可这连理枝却很少人见识过;在岜团的五针松山岭上,我惊诧地见识了这世间罕见的异根连理枝,两棵不同的树种松树和枫树(树种未经考证),在不知经过了多少年的相依成长,竟然在树根处连为一体了,而且连得这么的天衣无缝、缠绵共生,不得不慨叹大自然的绝妙神奇。我不知道白居易老先生在吟出“在地愿为连理枝”这句经典诗词时,是否真正见识过连理枝,或许只是老先生的一种理想而已。而岜团的连理枝却是真真切切地展现在了我的眼前,这种见证伟大爱情诗句的景观,给神秘的岜团又镀上了一层神奇的光环……               


               

  岜团并不因为我的到来而完全打开其神秘的大门,也不会因为我在岜团短暂的停留,而轻易展现它的独特魅力让我窥视了然。岜团自有岜团固有的风韵,以及一时半会儿难以读懂的侗族旷世史诗。我只有悻悻然晃荡在烈日下的田埂地头,拣走一块孟江边的彩石,在喝过了恐龙泉甘甜的凉水,与鼓楼里下棋聊天的老人道别后,我的身体离开了风韵独特的岜团侗寨,可脑海里依然感觉有一股风在吹,我想我是“中风”了,那是岜团留给我的古道清风……

            







                

      思绪收回到电脑前,窗外的风依然在吹,在炎热的夏日更显清凉惬意,而款款岜团的风,吹在侗岭山寨间,吹在我对侗族神秘文化的敬畏中,吹在夜空中飘荡的花香里,吹在我对岜团泛起再次行走愿景的心坎上……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