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海南骑行日志,1月28日

(原创)
  • 发表日期:2007-06-01
  • 点击数:1721
  • 投票数:0




P1000295.JPG



128




今天骑行8小时,共157公里



昨夜因为一些事情彻夜难眠,直接导致今天部分时间出现体力不支的状况。另外,今天万里无云,日温超过25度,没有出现中暑症状实属万幸。



早上8点半从兴隆出发,一路坑坑洼洼,车子基本没有在三分钟内试过平静前行,我不断听见的就是由于颠簸使得水壶拼命撞着水壶架发出的声音。糟糕的路况让车速难以维持,这无形为我们入黑前赶到三亚市区增加了压力,毕竟,我们确实不想再搭一次便车了,因为感觉这样使骑行旅途不纯粹。



骑行两小时,地图显示我们已到平岭山脉。223国道是直接翻过其中一座叫做大尖岭的山峰,海拔396。由于山峰小,路没有修成S型的盘山路,而是勉强能看到一些弯曲基本就一直线的山路,翻山而过。我们坚持了100就不得不下来推车了,推车都有4KMH,如果我们坚持骑的话就7KMH,还要浪费一堆体力。到达山顶,就是万宁与陵水的交界处。休息,拍照,然后下山。下山的坡陡峭程度与上坡一样,我稍微一松开车刹就是45KMH以上,但是路况着实太差,震得整台车基本是跳着在俯冲的,不刹车恐怕飞到什么地方去都难以预测。我们唯有死死把着车的方向还要死死捏着车刹,直接后果是我们在平地停下来的时候双手仿佛就一柏金森病患者的手,抖得拿着水壶还来不及喝水水就洒了三分之一。



越过山脉,陵水就一路平川了。陵水平原风光实在不错,大片大片的水稻田,茵绿并混合着泥土被阳光冲洗过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难以想象这竟然是中国的一月。耕牛在午后放肆的阳光下耷拉着在刚刚收割完的耕地上寻找着午餐。



出了陵水,进入三亚的路上又横着一山脉,相信正是这最后一道屏障,阻隔了来自北方的冷空气,使三亚亚龙湾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可以在冬季游泳的自然沙滩。三亚的路况很好,但是午后太阳确实狠毒,证物是我现在正在写字的一双在万里晴空下暴露一天的通红并强烈灼痛的手。看来得有一段时间的蜕皮期了。



本想在三亚市的大东海区落脚于蓝天国际青年旅舍,谁知道旅舍竟然已经订满了,而且周边各类型酒店旅馆情况如斯,能住人的地方也大概如此。我们明显忽视了三亚在全国普遍旅游淡季时的特有魅力。最后,我们决定分头寻找能住的地方,我赖在青年旅舍上网查找酒店信息,同伴出去大东海区碰碰运气。几经波折,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家尚未住满的家庭旅馆,100元一晚,价格让我们心痛得不行。晚上本来还想吃一下海鲜,但看了价格,觉得恐怕我们只能吃五六只虾三四个贝壳一个鱼头或者鱼尾,唯有作罢。最后,我们在海鲜街对面的西餐厅里吃了晚餐,以慰寂寥,心里暗示自己好歹也在声名在外的三亚海鲜街吃了一顿。



话说下午进来三亚市区的公路上,我们见到一老人坐在鱼贯穿梭的马路中间,费力地修着他的自行车。我们都为老人的危险捏一把汗,但由于赶路为重,我们犹豫了一下刹了一下车还是走了。没走多远,又一动念,最后决定帮一下老人,毕竟,我们有工具在身,十分方便,而且有些东西是比赶路更重要的。我们赶忙折回,首先帮老人将自行车从马路中间搬到路基旁,知道是车子掉链后,同伴便递上工具,我操刀料理。老人那用刀雕刻而成的皱纹间和混浊的眼眸里或许绽放着什么,但是我读不懂。



车子实在太破了,没有脚踏,只有横着的两个铁枝充当脚踏,车身褪色到已经难以辨别它原来的颜色了,能生锈的和该生锈的地方也已经毫不客气的结满了铁锈。车子车链的部位4/5被铁皮包裹了起来,要将链条重新卡回牙盘远没有想象的轻易。正当我为难之时,一群皮肤黝黑的小孩玩耍着围到了我们身旁,指指点点似乎想帮上一忙。最后,在一个年纪仿佛最大的孩子协助下,链条被重新卡在了牙盘上。我主动伸出油污腥黑的右手,小孩犹豫了一下,也伸出了黝黑并油污着的右手。老人用生硬的普通话邀请我们去他家作客,我们示意要赶路,看着老人颤巍巍的上车,我小跑几步向前,叮嘱老人一路小心走好。目送老人远去后,孩子们围绕着帮忙的孩子欢欣雀跃,和他们拍照留恋安抚一下他们激动的情绪后,我们才安心离去,否则,难免泼熄这般难得的纯真的欢悦之火。



本来我也曾想和老人拍照留念,但脑子里忽地闪过一镜头,便打消了此事的冲动。这镜头是我在去年十二月的广州电视台的新闻中看到的,该新闻是说广州市政府关心无固定居所的流动人口,视察各流动人口密集的聚居地,要他们到各区各居委会的临时收容所抵御寒冬,市政府此举动响应党中央号召,用实践贯彻党中央精神,深刻生动地体现了三个代表、建设和谐社会的精神。录像中,一个身穿笔挺西装的政府官员之类的人物被数十个文字记者和举着麦克风、相机和摄像枪的视像记者簇拥着,一路意气风发马蹄急,急到一个天桥底下,一个裹睡在脏兮兮的黑棉被的露宿老人身旁。官员一站定,身后一个助手的角色赶忙一个箭步上前,将熟睡中的老人推醒,镜头马上全部聚焦在睡意惺忪的露宿者脸上。在闪光灯的闪烁中,我看到那同样难以读懂的用刀雕刻而成的皱纹和混浊的眼眸。镜头前的露宿者显得十分突兀惊慌,一脸无措之色。此时,官员笔直着身子伸出手,而老人握了一握,然后在助手手上接过两包康师傅方便面和一瓶矿泉水,依然笔直着身,以高屋建瓴的气势将东西递给老人,说我们代表广州市政府来关心你们啦,你如果愿意就去居委会的临时收容所住吧,那里有热水、杯子,暖气,很好的,这两个面和水是送你的。然后镜头切换到老人身上,一记者提问老人怎么看待政府此举,老人战战兢兢地说,我是来广州赚钱回家过年的,你们能不能帮我找份工作,我可以不要方便面,也不住你们的地方,这些我自己忍一下就过了,好不好。接着一个远镜头环绕了现场,闪过官员的一脸尴尬,回到了演播厅。主播说到,市政府领导的亲身视察,各区设置临时收容所让露宿者过冬,送上方便面的举措体现了政府对百姓浓浓的情意,在寒冷的冬天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



我倒很奇怪为什么不解释一下老人最后的一番话了,人家要的是什么你市政府又给了啥;我倒很奇怪两包方便面一瓶矿泉水对于GDP排名全国第三的城市的政府来说是否真能温暖你我的心;我倒很奇怪此官员全程连身子都未曾蹲过一下以平等的视觉看待过这位露宿老人,这是多么浓的一番情意;我倒很奇怪你一政府官员出来走走体恤体恤民情带着诺大一帮记者朋友,走catwalk的都没你簇拥;我倒很奇怪一个官员带着诺大的记者团将镜头和闪光灯对准一位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场面的老人时,他是否想起他代表的这个体现三个代表、创造和谐社会的精神的政府的这种做法会吓坏一个普通的在中国随便一找就是以亿来算的百姓并使其窘迫。



然后,我联想倒高中时曾看过的一篇文章,大意是说中国的政府和日本的政府的区别所在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你去日本的每个城镇,最旧最破最貌似危房的那栋建筑通常就是政府大楼,你去中国的每个城镇,最新最雄伟最豪气最与周边格格不入的那栋大楼通常也就是政府大楼。这一路骑行过来,虽然走的地方确实不多,但怎么也算是见过了一些城市和村镇,我都能见到这些夺目的建筑。



    想到这里,我倒也不再奇怪什么了。



P1000297.JPG






P1000298.JPG






P1000310.JPG






P1000320.JPG






P1000330.JPG






P1000333.JPG






P1000339.JPG






P1000346.JPG






P1000347.JPG






P1000348.JPG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