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巴基斯坦影像故事---骑行喀喇昆仑公路:背着枪的旅行

(原创)
  • 发表日期:2011-07-28
  • 点击数:20088
  • 投票数:12

 正午,喀喇昆仑公路,贝沙姆小镇。


太阳已经乐呵呵地开工了大半天。小镇上,往来大卡车的尾气与熙熙攘攘行人的体味裹夹在一起,与沙尘一道在镇子的主街自由穿行。在镇中心“小巴黎旅馆”的大门里,一辆颇吸引当地人眼球的,长相怪气的山地车驮着黄色的大驼包,静静地靠在门边,整装待发。


这个时候,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不是本游记的男主人公,而是旅馆老板。他掏出手机,用乌尔都语跟警察局警察无奈的嘟囔道:


“昨天你们送来的那个中国人还没起床,你们要护送的话,晚点再过来吧……”


此时此刻,在旅馆三楼某个阴暗的房间,本人还在流着口水缩在睡袋里与周公约会。天花板上的吊扇呼呼的响着,各色袜子和衣物散落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鉴于前几天被警察开车护送的经历,加之前几天骑车实在太累,我懒筋发作,决定早晨睡个懒觉,接着在中午起床后,搭乘一种叫做“警用皮卡”的交通工具到达今天的目的地。


“这才叫生活……” 我口齿不清地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下午2点,我睡眼惺忪地拎着行李来到旅馆门口,四下搜寻警用皮卡的影子,却发现只有一个穿着警服的Jaja(乌尔都语,老大爷)在门口等我,身后一辆警用小摩托。


“你终于下来了!我们走吧。”Jaja见到我似乎很意外,还没等我答话,他率先跨上摩托,一溜烟消失在人流中,我顾不得擦干眼屎,胡乱带上头盔,呼哧的追了上去……


在骑完喀喇昆仑公路多年以后,那些公路上无尽的大坑或者是雨夜骑行的悲凉已经渐渐成为模糊的回忆,但是上面这个片段却一直成为了我的懒觉杀手,每每在梦中闪现,我都会惊醒。



那天的骑行创造了此行的最短距离:40公里。虽然距离短,但我已经正式进入科希斯坦部落地区,奔腾的印度河与狭长深邃的印度河峡谷正式成为我每天忠实的旅伴。许多年前,这里曾是一个独立的科希斯坦古国,他们的首都就在小镇Dasu。这里的主要居民有部分是入侵印度河流域的金发碧眼的雅利安人,常年依靠放牧的微薄收入生存,由于生活条件艰苦,这里的文盲率更是达到了99%以上。这个地区是巴基斯坦著名的“三不管”地带,部落山民大多不接受巴基斯坦政府的管理,另外塔利班分子也经常渗透到这个地区活动。在伊斯兰堡的时候,我经常在媒体上读到警察与当地部落武装分子交火的新闻,想不到如今我也置身于其中。“要注意安全,不要上社会新闻,上上财经新闻就好了。。。”这是来巴基斯坦常驻之前,朋友们经常调侃我的一句话。想不到如今哥哥我真的可能会上一次了,而且可能还会整出个专题报道来。


那天伴晚我被路边的一个司机拦住了,他告诉我前面的夜路走不得,我乖乖的听了他的话,住进了Dasu后面的一个旅馆。旅馆的管家是个50左右的老头,长的就像传说中的恐怖分子。旅馆标间太贵,在他的安排下,我住进了旅馆院子里的帐篷,一晚50卢比。


伴着印度河水的轰鸣,我半睡半醒熬了一晚。第二天我走的很早,但两位护送我的警察--哈桑和阿里却还是已经在门口等候我多时了。他俩一声不吭,各背一把锃亮的五六式冲锋枪,共骑一辆摩托小心翼翼的跟在我的身后。


阴沉的天下着小雨,因为跟着自行车走费油,哈桑他们的摩托车开起了速度,渐渐跑远了。除了震耳的河水,我只听得到自行车轮胎摩擦地面的沙沙声。眼前是望不到头峡谷两边的黑色山体,脚下的印度河巨蟒一般向远方蜿蜒,远到与前方连绵的、藏在云朵里的灰白色雪峰渐渐融为了一体。喀喇昆仑公路在峡谷中艰难地穿行,偶尔能看到远处驶来一辆大卡车,但一转眼卡车就被山体遮挡住了,过了好久才又与我的视线相逢。在这里,人总能不由自主的想象:在下一个蜿蜒的路口,会有什么危险等待着你。


哈桑在走之前,为了防止有时候摩托开得太远,导致我离开他们的视线而发生危险,特意将自己填满子弹的五六式冲锋枪交给了我。仗着在巴基斯坦待了两年,另外有打过几次野枪的经历,我斗胆接下了他的好意。斜背着五六式,我开始了这场“背着枪的旅行”:装满子弹的枪体很沉,背起来很吃力,土黄的背带还带着硝味和汗味。随着骑车的节奏冲锋枪不断摇晃,击打着我的身体,似乎不大愿意跟随他的新主人;沿途的原住民与我打招呼的时候,眼神里除了好奇还多了一丝惊讶;过路的货车司机见到我不再鸣笛,而是默默的驶过。


。。。。。



背着枪骑车的我很紧张,也有些许后悔:也许这把枪不仅不能保护自己,甚至会引来敌视与危险。但哈桑他们已经走得很远,我只能带着枪埋着头骑车,希望能早点赶上把肩上的这份不祥还给他们。也许是上天垂怜,那一天,在这段危险的峡谷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像每一个平常的日子一样,那位背着枪的旅行者又度过了自己在喀喇昆仑公路上普通的一天。


到现在,我已不大能想起那天遇到了哪些人,见识了哪些险峻的风景。倒是肩膀上那种沉甸甸的感觉,记忆犹新。



本节完。



印度河支流



旅馆餐厅门口



长眠于此的英雄



我的单车



印度河被巴基斯坦人称为母亲河,全国几个主要城市依靠这条河供水



玩了一天这种躲坑游戏



旅馆怪管家



印度河峡谷上的拉索桥



单车与枪



吃中饭了



狭长险峻的印度河峡谷



峡谷守护者


板球场里的天然看台



当年雅利安人(欧罗巴人种)入侵印度河流域,右边的小孩的面貌明显就是雅利安人的特征



险峻巍峨的喀喇昆仑公路



科希斯坦当地居民



背着枪的旅行



保护我的警察兄弟



出贝沙姆遇到的养路工帅哥



一路狂吼奔腾的河水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