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海南骑行日志,1月26日

(原创)
  • 发表日期:2007-05-30
  • 点击数:1854
  • 投票数:0



P1000212.JPG




P1000222.JPG




P1000232.JPG




P1000261.JPG




P1000279.JPG




P1000282.JPG


1
26


今天骑行11小时,共144公里,另外,最后一段因为天色已黑只能搭便车的21公里,原计划应为165公里路程。


昨晚由于迟迟等不到热水,在漫长的等待中就睡着了,醒来时已是凌晨4点半。由于我每天只需要6小时睡眠时间,多了便无论怎么努力都睡不着,所以推算倒下时间应为10点半。起得太早,又不能吵醒享受美梦中的同伴,只能听歌期待黎明前的黑暗早点过去,同时策划今天之行不能像昨天那般平淡。我看着手机的时间从559分跨越到600分,便马上坐起,将行囊收拾好,梳洗完毕后安静如幽灵般坐在床沿以哀怨的目光逼视享受美梦尾声的同伴。我相信这是最有用的唤醒人的方法,闹钟也没这高效。


7点半出门,为昨晚热水供应的问题和宾馆争论了一番,结果是退还10元。紧握着以两身臭味艰难换来的10元我们去盛行文昌的特有的茶粉店吃早餐。我非常纳闷茶和粉怎么能混在一起说,这跟红酒和牛杂混在一起说一样别扭。二杯茶,二个蛋糕,一碗面和一碗云吞,11元,概念是二人两天没洗澡的代价外加1元。物价跟大城市可以相提并论了,这对于一个二级甚至是三级城市来说,应该是贵得不靠谱了,加上昨晚一斤鸡一碟番茄炒蛋的33元,让我深信这价格肯定只是对游客实行的,而且极有可能是特别向衣着奇怪并另类的游客实行的,举例就是那些在气温不高于20度情况下却依然脚穿紧身短裤但身穿长袖风衣头顶头盔眼戴自认酷毙的挡风墨镜的二人结伙的青年男子。


一路狂飙琼海,201省道在文昌至琼海一段据海口GIANT店老板说是刚翻新的,所以路况之好让我们对它仅仅是省道的称谓愤愤不平。今天,太阳也终于肆无忌惮地从云堆里跑了出来,整一个上午来自我左边的阳光让我充满力量浑身是劲。在如此美好的光明大道的指引下,我们11点半就到达琼海。我们因此豪气万丈,并狠狠地决定,下午把明天的路也赶了还要再走远点,不在万宁市区停留,目标直指兴隆。


在市区一家食店点了与文昌鸡齐名的嘉积鸭,我们便立马启程,燃烧豪气去了。一出琼海市区,这两个初涉社会缺乏经验年少无知天真懵懂的青年男子便后悔了,燃烧煤气都不能阻挡这后悔。出了琼海市区,我们便从201省道转到了223省道,路况也跟着变了一个样,凹凸不平、黄土遍野、尘沙飞扬的路面使车速下降不少。而且,琼海至万宁一段基本是沿着万泉河逆流而上,所以海拔也一直在上升,即使不多,还有就是,对于下午的太阳来说,肆无忌惮就再也不是褒义词了。欣慰的是,一路上凡是进入村镇,我们总会受到小孩、妇女和老人们的夹道欢迎,然后我们总能微笑着挥手向同志们问好如凯旋而归的勇士。这导致我们一离开穿越村镇的国道时便倍感失落,于是便奋发直上以下一个村镇为目标。但我转念一想,同志们的夹道欢迎里不时冒出一句“加油”,而这个“加油”有两个截然相反的背景:


其一,觉得这二人特牛特帅,鼓励他们继续牛继续帅;


其二,前面有一个大部队的车团刚刚浩浩荡荡的席卷而过,只剩下这两个可怜的体力不济的落队的家伙,发扬一下人道主义精神鼓励鼓励他们加把劲而不至于落后太多而流落荒野。


结合同志们期盼的目光和暗暗鼓劲的神情,我深觉此问题不宜深究,否则影响冲往下一村镇的士气,故没有向同伴坦白想法。


这里插一句,此行让我引以为豪的一点是我始终彻底贯彻“绿色旅游”的思想,始终没有在路上遗留任何垃圾,所有使用过的纸巾、食物包装袋、塑料胶袋、剩下的水果皮都放于书包直到到达住宿点才扔掉。而且,我认为这种环保行为对于接受外界信息能力较弱、思想开放程度还有待提高的村镇居民来说,是能起到一点积极的示范效应的。希望他们看到并能体会环保对于一个从外大气层看基本是黄色覆盖的国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然后这里再插一句。一路省道国道上,总能看见很多民用小货车喷着黑烟,托着一堆一堆的木材在路上前行,而且,我们也看见了人们欢快地以切割机将数米高的树木砍下的情景和无数堆积如山的木屑。每当见到这些情景,我总会很有冲动过去告诉他们这种行为正如汉人在蒙古草原改牧为耕的行为,是会受腾格里惩罚的。可是我也知道,得到的回答很可能是,如果我们不这么干,拿什么养家拿什么糊口。连生存问题都需要挣扎着解决,那么问题的根源就肯定不能仅仅停留在伐木与否或者环保与否上了,因为这只是牵扯而出的高尚问题而已,根源何在,我们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一定清楚。


回到正题。一路颠簸,上上下下,终于在傍晚六点半赶到了万宁市区。也在此时,天也全黑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搭前往兴隆的大巴,因为赶夜路不确定因素太多而且危险。于是我们开始在陌生的市区街道上搜索着汽车站。这时,我也需要将挡风墨镜换成近视眼镜了。于是我停下车子,翻出眼镜盒。看来这一路确实太颠簸了,程度是我眼镜镜臂的螺丝都掉了。抬头欲叫同伴先不要找汽车站,还是先找眼镜铺吧,然后我发现我的话都飘在空气混杂着车水马龙之声但是却不见同伴身影了。愣了十秒,才醒悟到我们失散了。天啊!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二人失散掉,而且其中一人还要是近视300度却没有了眼镜的家伙!镇定下来,我只能靠直觉猜测同伴的走向,并且眯着眼睛用力地看前方一切我能看到的移动着的两个轮子的物体。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十来分钟吧,依然未能见到同伴,我开始怀疑自己直觉是否这么不准确,停了下来,翻出手机,按着号码的同时我祈祷同伴一定要听见手机声音不然问题就严重了。我将手机放到耳旁,然后听到叫我名字的声音,再然后我惊讶怎么电话音都没开始响就有人说话了,再再然后我看到马路对面停着一个两个轮子的物体,声音是从那里过来的。我匆忙大呼一口气。还好这小子直觉还不错而且视力妈的好。


同伴说所有前往兴隆的汽车晚上七点就没了,而现在是晚上705分。于是我们只能先不管这事而去寻找眼镜铺了。又折腾了半小时吧,终于在一家陈年老店里的颤巍巍的婆婆的帮助下,重新将螺丝扭上。


骑到国道的市区出口处,看到前面的路我们不禁倒吸一气。没有路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迎面而来的车辆头灯能将眼睛刺得半瞎。路是肯定不能骑着赶完了,为了实现中午那个豪言壮语,我们决定截一辆便车。由于实在太黑了,难以辨别车辆,于是只要有前头忽悠忽悠着两道亮光的前进物体我们都挥手示意——两辆并排前进的摩托车,一些小得难以装载下两辆自行车的民用小货车和旅游大巴不断经过我们。好不容易等到一辆吉普车经过了它又不肯停下来,刷的一下呼啸而过。终于在二十多分钟的努力之后我们截下了一辆吉普改装的小货车,这车本是如其他一般呼啸而过的只是正待我们又欲摇头叹气一番时它一个急煞车接着竟然开始倒退然后我们就箭一般地冲了过去,截了。司机一路多话异常,而且进入兴隆前他将车转出了国道开到了偏僻的小径里,让我们顿感害怕。我表面依然和司机攀谈不停,手中早已握着瑞士军刀,同伴却吓得不知所措,除了狠命地捏着我的大腿。我轻轻将刀尖刺了同伴一下,示意他也要武器在手并镇定下来。司机将车停在小径的尽头,然后说你们等一下我去拿些东西就翻身下车。同伴说要不要打110,还没有问完就拿出手机开始按号码了。我赶忙说先不要害怕,看清楚情况先,谋定而后动。漫长的五分钟后,司机重新上车并将一张名片递到我的手中,然后启动引擎将车折返开回国道直走兴隆。原来小径尽头是司机的工厂,工厂主要经营食物加工的业务,销往广州等珠三角城市,听见我们说是广州念大学而且专业又是食物工程之类的,想好好认识认识,正想送名片之时忘了带名片在身,于是去趟办公室将名片拿给我们。仅此而已。司机将我们送到兴隆后,以他在兴隆的人脉关系帮我们拿了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客房,价格是80元,还尽地主之谊请了我们一顿宵夜,饭桌上他说,这里是我的地盘听我的,想要什么帮忙尽管说不要开不了口让他知道。我们相顾无语,只能打心里觉得这么牛的便车让我们截下实在只能是运气太好了。


入了客房,二人再回想起便车一路的胆战心惊,都觉得是想象力过于丰富了。相视而笑。


酒店登记入住时,一夏威夷老人对我们的装扮和身旁的两辆风尘扑扑的车子深感兴趣,好奇地问我们哪里来哪里去。一通闲聊下来,老人对我们环岛骑行的计划表示敬佩,我们对他写意自在的生活同样羡慕不已。原来老人过腻了夏威夷的生活,来海南岛试试除夏威夷之外的地方冲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表达了他对这个酒店的服务的不满。我对此十分认同,因为前台服务员在刚刚处理登记入住手续时,和我的谈话竟然是在全程望着她手中的帐单进行的,仿佛我的话语从那里冒出。最后,我当然要为中国平反一下顺便帮广州推销一番,邀请老人有机会来广州做客感受一下真正的中国的酒店的服务,广州不会令你失望。


入房后,我狠命地洗了一个痛快的澡,一求能把昨天的澡也洗回来,同时在骑行数天后第一次洗了骑行裤、内裤和袜子,因为我怀疑再不洗它们就得臭得我要呕吐了,衣服我没洗,因为我对它们的味道还能接受。


明天休整,后天赶去三亚,希望没有夜路。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