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寻味千年古都南京(下)

(原创)
  • 发表日期:2011-06-27
  • 点击数:4179
  • 投票数:0

睡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作为此行程的最后一顿早餐,规划是去吃李记锅贴。打车直奔评事街,这儿是一片回民区,很快要拆迁了,目前真是脏乱差到极致,让南京人很没有面子,改造前的北京牛街估计也差不多如此吧。来了N 多回,问了N 多回,地点实在不好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位于打钉巷的李记清真馆,李记原来位于七家湾二号,因牛肉锅贴出名,后拆迁至此,为了显其正宗,特地在招牌后注明“原七家湾二号”以防山寨。

我一直认为北京的锅贴不是锅贴,顶多算是煎饺,因为好像不是直接用平底铁锅煎熟而是用熟品热加工而已,并且有馅无汁,口味干涩“老气”。台湾锅贴又太过于娇嫩绵软,“乳臭少年”一个。李记的牛肉锅贴才够帅够硬朗。色泽金黄,皮薄而脆,陷料鲜美多汁,而且一客5只仅售3元。锅贴一定要吃刚出锅的,热气腾腾让你看着就有食欲。再来一碗¥2.5的牛肉馄饨,清清的牛肉汤内点缀着葱花,薄皮馄饨透露着粉色肉馅。咱不吹嘘那个美味,光那分量在北京就可以卖到¥10以上。你还可以再来一点卤菜熟食,要上2元梅菜卤豆,或者3元兰花干,或者称上1块叉烧,量再少售货员也绝对不会给你摆脸色。3人20几元就可以吃得很饱很充实。

(光顾吃没有拍照,照片请参考www.xici.net/main.asp?url=/b602746/d79483164.htm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作为必行景点,较为沉重,故安排在此行最后一天。阔别1年,我再次来到新馆,还是感到心灵和视觉的深深震撼...

1985年,在南京城西江东门原日军大屠杀遗址之一的万人坑上建立了这座新馆。南大教授吴为山为新馆精心设计了四组大型雕塑,成为各个展区的主题灵魂。

入口处是根据活生生的原型而塑的《家破人亡》、《市民逃难》,雕像底座上镌刻着文字,其中一篇是这么写的:“被杀害儿子永不再生;被活埋丈夫永不再生;悲苦留给了被恶魔强暴了的妻子,苍天啊……”。惨烈的姿态、文字的呐喊让气氛瞬间变得凝重。

《冤魂呐喊》,形似一座被劈开的山,成了纪念馆的大门,浓烈地烘托出国破家亡、山河破碎的沉重氛围。要进入大屠杀纪念馆,必须经过这道“屠杀之门”、“死亡之门”、“逃难之门”。被劈开来的半边山,高达12米,山顶是直指苍穹的手,似在发出冤魂的呐喊;另半边山,6米高,是无辜百姓被屠杀的场面,被绳索捆绑着的百姓群情激愤,如波浪一样涌动,却被四周的刺刀围得严严实实……

 灰调和黑色是纪念馆的主色调,在这里,每一个建筑,每一个雕塑,甚至枯树、墙垣、卵石都具有强烈的隐喻含意。

 
> 《冤魂呐喊》是一道“屠杀之门”、“死亡之门”、“逃难之门”


> 灰色的鹅卵石铺就的地面象征着几十万在苦难中死去的甚至连姓名都不知道的无辜百姓


> 此段广场以碎石铺路,走在其上,“沙沙”声响犹如冤魂的低声控诉


> “南京大屠杀标志碑”上镌刻着南京大屠杀事件发生的时间,下部插在一个铺满象征着遇难者累累白骨——鹅卵石的方形坑内,意为本馆座落在“万人坑”所在地。黑色背景墙上以十国文字镌刻着“遇难者300000”。

> 警世钟:“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故老人李秀英);“可以宽恕,但不可以忘却”(南京大屠杀期间保护了众多中国平民的约翰·拉贝)。

警世钟警醒世人珍惜和平、珍爱生命……


> 大型组合雕塑《古城的灾难》: 这组雕塑由残破的城墙、残缺的军刀、历史的桥梁、遇难者的头颅、手臂、长明火及象征累累白骨的鹅卵石等构成,寓意为站在历史的桥梁上、回眸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南京城的大屠杀惨案。象征古城南京的高大城墙上弹痕累累,即使被炮火震开了裂口,依然刚强屹立,正是中国人民在侵略势力面前英勇不屈的大无畏精神写照。


> 《古城的灾难》——遇难者的头颅


> 对话历史


> 《古城的灾难》——支撑的手臂
这座用青铜铸造的手臂长7米、高2.75米、重5吨,意为被活埋的遇难者从泥土中伸出不屈的手臂,挣扎着紧紧地抓住南京的土地。请还给我生的权利!

史料陈列大厅位于半地下,沿着通道步入这“墓穴”,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每隔“12秒”消逝一个生命...

在展厅的首尾两厅,有两个震颤心灵的“12秒”:序厅正面墙上,是一个镶嵌在江水中的汉白玉花环,每隔12秒,当悠远钟声响起时,花环中就会出现一个遇难者的照片,然后随着钟声的再次响起而隐去;在尾厅,每隔12秒,就会有一滴水从高空落下,侧面墙上贴着遇难者遗像的灯,亮起来再熄灭……,真是命如草芥,仅仅12秒,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被扼杀了。

历史证人档案墙,存放着12000多份证人资料...

这面高12米、长20.08米的巨大墙内,装着9620份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个人档案资料。其中黑色代表遇难者,共9620份;蓝色代表幸存者,共2663份;灰色代表外籍人士和侵华日军老兵,共142份。站在墙前,仿佛在聆听证人哭诉那段血迹斑斑的沉痛历史,南京大屠杀史实不容抹杀!

一张张照片,一段段影像,一件件物证,我们在穿越历史,身同感受。军国主义在南京这座古城身上刻下如此惨寰人绝的烙印,但是,南京人民、中国人民的脊梁永远是挺立的,70年后的今天,我们不再哀怨哭泣,我们要用勃勃发展的生机对这些侵略者做最有利的回击。



> 史料陈列馆出口:以史为镜,今天你们是否珍惜?




> 历史证人的脚印: 此铜版路长 40、宽1.6,铸有部分幸存者和中国曾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成员共222位历史证人的脚印,以期留下永久的记忆

军旅诗人王久辛以南京大屠杀历史题材为内容,创作了长诗《狂雪》,镌刻镶嵌在纪念馆的花岗岩石墙上,回京后,我搜索阅之,再次泣不成声,以下转载共享:


大雾从松软或坚硬的泥层
慢慢升腾
大雪从无际也无表情的苍天
缓缓飘降
那一天和那一天之前
预感便伴随著恐惧
悄悄向南京围来
雾一样湿湿的气息
雪一样晶莹的冰片
在城墙上
表现著覆盖的天赋 ,
和渗透的才华
慌乱的眼神
在小商贩瓦盆叮当的撞击中
发出美妙动人的清唱
我听见颤抖的鸟
一群一群
在晴空盘旋
我听见
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上午
大雪自我的笔尖默默飘来


有一片六只脚的雪花
伸著三双洁白的脚丫
踩著逃得无影无踪的云的位置的
天空
静静地
向城下飘来
飘来
纷纷扬扬
城门
四个方向的城门
像一对夫妻
互相对望著没有主张那样
四只眼睛洞开
你看看
你看看
顺著那眼睛
或顺著那城门
你们
你们军人
都看看
都看看他们
中国的老百姓
那一张又一张菜色的没有生气的脸
看看吧 我求你了
我的所谓的
拥有几百万精锐之师的中华民国啊


国民党 多好的一个称谓的党
国民 国民的党啊
你们就那样抡起中国式的大刀
一刀砍下去
就砍掉了国民 然后只夹著个党字
逆流而上
经过风光旖旎的长江三峡
来到山城
品味起著名的重庆火锅
口说 辣哟
娘稀屁 !


这时候鬼子进城了
铅弹
像大雨一样从天而降
大开杀的城门
杀得痛快得像抒情一般
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国人无人知晓 !
是那样的
像砍甘蔗一样
一梭子射出去
就有一排倒下 噗哧噗哧
那种噗噗哧哧的声音
在鬼子的心里
被撞击得狂野无羁
趴在机关枪上
与强奸犯的贪婪毫无异样


街衢四通八达
刺刀实现了真正的自由
比如看见一位老人
刺刀并不说话
只是毫不犹豫地往他胸窝一捅
然后拔出来 根本用不上看一看刺刀
就又往另外一位
有七个月身孕的少妇的肚子里一桶 _
血刺向一步之遥的脸
根本用不上抹 就又向一位十四岁少女的阴部捅去
捅进之后挑开
伴著少女惨惊怪异地尖叫
又用刺刀往更深处捅
然后又搅一搅
直到少女咽气无声
这才将刺刀抽出
露出东方人的那种与中国人
并无多大差异地狞笑


那天他们揪住我爷爷的弟弟的耳朵
并将战刀放在他的脖子上
进行拍照 我爷爷的弟弟
抖得厉害 抖著软了的身子
他无法不抖 无法不对刚刚
砍了一百二十个中国人的鬼子产生恐惧
尽管耳朵差点儿被揪下来
裂口像剪刀那样剪著撕裂的心
但是他无法不抖 无法面对用尸体垒起的路障
而挺起人的脊梁
无法不抖 无法


那夜 全是幼女
全是素净的月光一样的幼女
那疼痛的惨叫
一声又一声敲击著古城的墙壁
又被城墙厚厚的汉砖
轻轻弹了回来
在大街上回荡
你听 你听
不仅听惨叫 你听
你听那皮带上的钢环的撞击声
是那样的平静而又轻松
解开皮带
又扎紧皮带的声音 你必须
屏息静气地听 必须
剔开幼女的惨叫
才能听到皮带上的钢环的碰撞声
你听 你听啊 那清脆碑睹的声音
像不像一块红布
一块无涯无际的红布
正在少女的惨叫声中抖开
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红 红啊
不理解斯特拉斯基
《春之祭》旋律的朋友们
你想象一下这种独特的红吧
那不是《国歌》吗
那不是《国际歌》吗
你听 你们听呀


这不是西瓜
是桃状的人心
是中国南京人的人心
是山田和龟田的下酒菜
我当然无法知道
这道佳肴的味道
我只好进行虚幻而惊心的猜想
那位中国通的日本军官
也许是从难民营里一千个男人中
挑出的五个健壮的男人 他拍拍他们的肩
亲切微笑著说 米希米希
便决定了开膛破肚的问
他的士兵很笨
他下手了 大洋刀
从前胸捅入从后背穿出
露出雪亮的弯弯月牙
在没有月光的阳光下
那健壮的男人
一个 两个
三个 四个 五个
五颗健壮的中国人的人心
拼成一道下酒菜
他们像行家一样 仔细品味
哟希哟希地让嘴唇作出非常满意的曲线
我无法知道
这道佳肴的味道
但我肯定知道
一个人 比如我
我的心是无法被人吃掉的
除非
我遇到了野兽


野兽四处冲锋八面横扫
像雾一样到处弥漫
如果你害怕
就闭上眼睛 如果你恐惧
就捂严双耳 你只要嗅觉正常
闻就够了 那血腥的味道
就是此刻 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晚上
我都能逼真无疑地闻到 那硝烟
起先是呛得不住咳嗽 尔后
是温热的粘稠的液体向你喷来
开始没有味道 过一刻便有苍蝇嗡嗡
伴著嗡嗡 那股腥腥的味道
便将你拽入血海 你游吧
我游到今天仍未游出
那人骨的铭心的往事


他们 那些鬼子
有著全世界最独特的欣赏习惯
鬼子
鬼子对传统观念的反叛
可以达到儿子奸淫母亲
父亲奸淫女儿的地步
只是这种追求 他们
强迫中国人进行
中国人
中 国 人 呵
这种经历 这种经历像长城一样巍峨
一块一块条形的厚重的青砖
像兄弟一样手挽著手
肩并著肩
组成了我们的历史 瓷实浑厚
使得我们无法佯装潇洒
一位诗人
就是我 我说
只要邪恶和贪婪存在一天
我就决不放弃对责任的追求

十一
我扎入这片血海
瞪圆双目却看不见星光
使出浑身力量却游不出海面
我在海中抚摸著三十万南京军民的亡魂
发现他们的心上盛开著愿望的鲜花
一朵又一朵
硕大而又鲜艳
并且奔放著奇异的芳香
像真正的思想
大雾式涌来
使我的每一次呼吸
都像一次升华
在今天
在今天南京市的大街上
呈现著表情宁静的老人的神情
又被少女身上喷发的香粒
一次又一次击中
我怎么了

十二
空白 空白终于过去
思绪像惨叫一样
刺入我被时间淡化的肉体
作为军旅诗人
我无法不痛恨我可怜的感情
无法不对这撕心裂肺的疼痛
进行深呼吸式的思索
我用尽全身的力量
深深地吸
吸到即将窒息的时候
眼睛盯著镜中的眼睛
然后一丝一丝地推出
那种永远也推不干净的痛苦
它们呈雾状围绕著我
在我和镜子的距离中
闪现被腰斩的肢体
涌沸血泉的尸身
被打在木板上的手心
以及被浇上汽油烧得只剩下半个耳轮的
耳朵 和吊在歪脖子树上的那颗
仍圆睁怒目的头颅
等等 等等 我无法无视
无法面对这惊心动魄的情景
说那句时髦的 无所谓

十三
我和我的民族
面壁而坐
我们坐得忘记了时间
在历史中
在历史中的1937年12月13日里
以及自此以后的六个星期中
我们体验了惨绝人寰的屠杀
体验了被杀的种种疼痛
那种疼痛
在我的周身流淌
大水 大水
大水横著竖著
横横竖坚地呈圆周形爆炸
采蘑菇的小姑娘
你捡到了吗 那块最小的弹片
捡到了吗 捡到了吗
那最小的一块弹片

十四
她捡到的
不是我父亲的肩肿骨中的
一到梅雨季节
便隐隐作疼的那块弹片
那块弹片
那块弹片伴随著父亲离休后的日子
在我和弟弟
还有姐姐妹妹
还有爱著我的父亲的母亲心上
疼痛 并化作一块心病
使我们无时无刻不惦念著父亲
不惦念著父亲的疼痛
战争结束了吗
我该问谁

十五
希特勒死了 :
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也早被绞死
但是那种耻辱
却像雨后的春笋
在我的心中疯狂地生长
几乎要抚摸月亮了
几乎要轻摇星光了
那种耻辱
那种奇耻大辱
在我辽阔的大地~样的心灵中
如狂雪缤纷
表现著我无尽的思绪

十六
我没有经历过战争
我的父亲打过鬼子
也差点被鬼子打死
虽然我不会去复仇
对那些狗日的 日本鬼子
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鬼子
不能不想起硝烟和血光交织的岁月
以及这岁月之上飘扬的不屈的旗帜

十七
我们不是要建立美丽的家园吗:
我们不是思念著深夜中的狗的吠叫声吗
我们不是想起那叫声便禁不住要唱歌吗
不是唱歌的时候便有一种深情迸发出来吗
不是迸发出来之后便觉得无比充实吗
我们在我们的祖宗洒过汗水的泥土中
一年又一年地播种收获
又在播种收获的过程中娶亲生育
一代又一代 代代相传著
关于和平或者关于太平盛世的心愿吗

十八
作为军旅诗人
我一入伍
便加入了中国炮兵的行列
那么就让我把我们民族的心愿
填进大口径的弹膛
炮手们哟 炮手们哟
让我们以军人的方式
炮手们哟
让我们将我们民族的心愿
射向全世界 炮手们哟
这是我们中国军人的抒情方式
整个人类的兄弟姐妹
让我们坐下来
坐下来
静静地坐下来
欣赏欣赏今夜的星空
那宁静的又各自存在的
放射著不同强弱的星光和月辉的碧空呵

十九
你说
万恶的战争 我们在棋盘上
体味著你馈赠给我们的智慧
使我们对聂卫平和日本以及
东南亚的高手充满敬仰
但你为什么冲出棋盘 
在一些角落里狂轰滥炸
并使我们一次又一次地
想起昨天
昨天狂雪扑面
寒流锥心刺骨

二十
在北京
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我把我的双手
放在冰凉的汉白玉上
仿佛剥开了一层层黝黑的泥土
再看看那些卷刃的大刀
尖锐的长矛 菜团子和黄澄澄的小米
手榴弹和歪把子机枪
那本毛边纸翻印的《论持久战》
以及杨靖宇将军的胃
赵一曼砍不断的精神 等等
在泥土深处 像激情一样
悄悄涌入我的心头
我于是便知道了
什么是和平

二十一
是的 我曾发狂地
热爱我自己健美的四肢
以及双层眼皮下闪著黑波的眸子
像我的恋人
一次又一次地狂吻著我的思想
和我挺拔的鼻子一样的个性
是的 我爱我自己
爱我自己生命中的分分秒秒
在每一分钟
我都有可能写好一首关于生命体验的诗篇
在每一瞬间
我都有可能永远地爱上一对漂亮的眼睛
但我深深 深深地知道
这决不是生命的全部内容
关于哲学
我还不同意萨特的某些见解
关于地质
大陆镶嵌构造理论似乎更有道理
关于诗歌
就不用说了
创造著
我感到幸福人间弥漫著无穷的智慧和情感

二十二
是的 历史自有历史自己的道路
我们的愿望
如果没有撞破头的精神
青铜的黄钟便永远哑默不语
虽然 一位军旅诗人
三年前就说过
中国将不再给任何国度的军人
提供创造荣誉建立功勋的机会
但是历史
但是历史自有历史自己的道路
我们走在大路上
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二十三
今天谁还记得
这首五十年代回荡在祖国天空的歌声
谁 谁还记得
是我 我还记得阮文追
记得白描画的连环画上
他将美军的录音机的磁带揪出撕烂
从八层楼高的窗户跳下去
瘸著腿 一歪一斜地
走向刑场的画面 那是不屈的英雄
是一个弱小民族锋利的牙齿
不仅咬碎了死的恐惧
也咬出了一个国家独立自由的心声
我永远记得
那张雪一样苍白的脸
那是电影 _
《海岸风雷》的片头
那个老水手的一句台词
我永远记得
和我们走在大路上
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一起
这些关于战争与死亡的各种零件
他们和1937年12月13日之后的
长达六个星期的屠杀的史实
都在我想象的组合中
组装起一部有关战争的电影
在我的脑屏幕上
起先是大雾一样的恐惧弥漫
尔后是狂雪一样的噩运从天而降
在南京在1937年12月13日之后的南京
在1990年3月24日至25日凌晨3点45分的
诗人王久辛的眼前
一遍又一遍地放映
这部名叫(狂雪)的影片
我愣愣地连续看了两天两夜
没说半句话
关于战争
关于军人
关于和平
蓦然我如大梦初醒
灵魂飞出一道彩
尔后写出这首诗歌
…… 





> 这是一曲死亡的悲歌: 象征累累白骨的鹅卵石铺地,寸草不生,几颗枯树兀立,而两侧青青草坪及院外的常青树象征着生命力和抗争精神,生与死的对比强烈表达出一种无言的悲愤。半地下的主体建筑——史料陈列厅、“万人坑”遗骨陈列室,外形分别为坟墓和棺形状。墓地广场西南角一位母亲左手前伸,仿佛要在尸骨堆中寻找失去的亲人,右手攥紧拳头,内心的愤怒已到了极致,这个被称为《母亲的呼唤》的雕塑是根据当年留在南京的美国传教士约翰马吉先生现场拍摄录像中的一位老妈妈原型设计制作的。


> 遇难者名单墙:俗称“哭墙”,镌刻着部分南京大屠杀遇难名单。墙体上留有不规则的石洞,透出绿色和光亮,寓意对生命的企盼和渴望


> 人间炼狱——万人坑


> 希望之光



> 祭奠广场


> 冥思厅烛火长明


> 默哀静思

大屠杀纪念馆整体形如一艘巨大的“和平之舟”,东部拔地而起的高大船头是陈列丰富的展厅,周边庄严肃穆的广场可容纳万人集会;中部是原馆的遗址悼念区,西部大片开阔区域是树木葱茏的和平公园。寓意“从历史走向未来”。

沉重犹在,但当回首眺望那高耸30米的《和平》雕塑,阴霾渐释,和平真的很美好...





> 深吸一口新鲜空气,让我们更加珍惜生命


> 《和平》雕塑:以一对手托和平鸽、展望未来的母子形象,生动表达了人类对和平发展的期盼

和平公园出口处有一个南京云锦博物馆,本来想参观,但已经没有时间了,只好等下次机会。下午的主题是“坐画舫游外秦淮河”,大致路线是在石头城码头上船,途径清凉门、汉中门、水西门、集庆门,最后抵达中华门,全程约1个多小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这3天行程实在是最佳选择,轻松并且可以对南京的历史文化留下一个全局的印象。

这儿先转载一段“石头城”的历史:相传公元前472年,越王句践命范蠡在南京秦淮河之南约830米处筑城,城周长约1.2公里,面积约0.94平方公里。后称越城,又名“范蠡城”。当时的“越城”其实很小,城周只有1公里又80步,占地面积也只有6万平方米,称作“越台”。到了公元前333年,楚威王灭越,又在南京清凉山(又叫石头山)筑城,称为“金陵邑”,这也是南京又称“金陵”和“石头城”的来历。到了公元前211年,孙权又在金陵邑故址构筑“石头城”,此即今日南京的重要历史遗存“鬼脸城”,此城是当时的军事要塞,因为它依山为城,因江为池,地势十分险要。据考它也是南京历史上第一座有确切年代可考的军事性质的古城,被公认为是南京城市的开端。当时,石头城为孙吴水师的总部,江泊常有上千艘船只。城内建有石头仓库,用来储存粮食、兵器等物资。城西最高处还建有孙吴的烽火台。据说一旦发现敌情,在烽火台一举烽火,半日内即可传遍长江沿线。诸葛亮曾赞叹说:“钟山龙蟠,石头虎踞,真乃帝王之宅也”。明代朱元璋定都南京后,于洪武二年兴建城墙,此处石头城便成了南京城墙的一部分。唐刘禹锡曾作诗《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石头城码头位于石头城遗址公园内,看秦淮河边垂柳依依,清凉山山峦起伏,石头古墙沧桑斑驳,真是风光秀丽,下次一定专程来此寻古清凉山、鬼脸城。

我们一行9人合包的画舫,顶棚如马车,身如江南渔舟,红漆着色,窗格棂栅,飞檐翘壁以彩灯悬挂之,内设红木家具,很是典雅。有名曰“气不忿”。话说古时画舫根据大小分为五等,分别为走舱(俗名大边港)、小边港(又名四不像)、气不忿、藤棚、漆板。“气不忿”可容八至十人宴聚,船身略小,灵活便利。

泛舟秦淮河上,品着茗,一边听解说员解说二千多年的历史,一边看两岸风景如画,一个多小时时间瞬逝,船停靠在了终点——中华门城堡。

中华门城堡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结构最复杂的古城堡式瓮城,又称“聚宝门”。 中华门城堡工程雄伟,结构复杂,城分两层,门有四重,建有27个藏兵洞,据说能藏兵3000,战时亦可供士兵休息和存放军事物资。这种特殊的设施在我国古代的其他大城市中极为少见。

在中华城堡及中华西门的秦淮河边嬉戏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去延龄巷品尝了号称南京最好吃的鸭血粉丝汤“鸭得堡鸭血粉丝”,和名声在外的“回味”相比,鸭得堡鸭血粉丝比较清淡少油,一海碗乳白的鸭汤很是爽口,把锅巴掰碎投入汤内的吃法,不知道是不是从西安羊肉泡馍受到的启发,别有创意。

从延龄巷到夫子庙并不远,作为首次来南京的游客,夫子庙不容错过。素有“江南佳丽地”之美誉的夫子庙如今已成为繁杂热闹的商业之地及闻名遐迩的“美食中心”,吸引大量的游客观光荟萃,日人流量在10万人次以上,嘈杂而繁乱。只有当夜幕降临,璀璨灯光映射下的夫子庙才犹如戴上了皇冠,散发出迷人的姿色。





> “十里秦淮千年流淌,六朝胜地今更辉煌”


> 夫子庙秦淮夜色

南京三日匆匆而过,今晚就要乘火车回北京了。

借古诗一首抒发情怀:

江南好,怀古意谁传。

燕子矶头红蓼月,乌衣巷口绿杨烟。

风景忆当年。

——纳兰性德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