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美景图片

大家施大畏

(原创)
  • 发表日期:2007-05-19
  • 点击数:2489
  • 投票数:0

  施大畏,1950年生,浙江吴兴人。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为上海中国画院执行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上海美协中国画艺委会主任、上海市文联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主要学术活动:

1981年 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并获二等奖,获全国第二届连环画绘画创作二等奖;
1986年 获第三届全国连环画绘画创作三等奖,个展于意大利米兰;
1988年 个展于新加坡;
1989年 参加第七届全国美展并获铜奖;
1991年 获第四届全国连环画绘画创作三等奖,参加全国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五十周年美展并获铜奖,上海地区美展并获一等奖;
1993年 获第二届上海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
1994年 个展于香港;
1995年 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美术作品选展;
1996年 参加水墨延伸,国际艺苑,人物画邀请展·北京;
1998年 作品入选文化部《中国五千年文化》赴美国、西班牙、哥根海姆博物馆展出;
1999年 参加第九届全国美展,水墨延伸,全国人物肖像画邀请展·北京。

主要学术著述:

《施大畏作品选》、《施大畏》等



自说自画


  我从小就欢喜画。记得孩提时代,从大人那里要了几分钱买了几支粉笔,在家门口水泥地上涂满了我脑海里那无忧无虑的幻想。站在乱七八糟的线条中间,我特别得意,大人们的赞扬声,给了我充分的自信。这种孩子气的满足,至今还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我盼望自己长大成为一个画家!真算幸运,经过多年的折腾,我竟然成了一名专业美术工作者。走上了专业创作的道路,自感到那是一种真正的幸福,我特别珍惜它。

  我总觉得应该画我所喜欢的画,我会用心去画,在画里面渗透我的追求、我的思想、我的情感。也不知什么原因,我特别钟爱军事题材,我崇拜军人(可惜没能当上兵)。小的时候,我和弟弟曾躲在家中用纸叠出一把把小手枪插在腰上,然后在纸上画了一大堆的“好人”与“坏人”在战斗,也算是过了一把瘾。这爱好倒也给我在以后从事连环画创作中带 来了不少的好处。学生时代,我收藏了大量军事题材的印刷品。我藏有的两册苏联卫国战争油画集,使我爱不释手。从敬佩列宾、苏里柯夫,到后来认识了德拉克洛瓦和大卫。《近卫军临刑的早晨》、《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但丁的渡舟》、《希阿岛的屠杀》、《马拉之死》......一幅幅印刷品,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我开始向往历史画的创作了。在我收集剪贴中,大半是前辈画家创作的历史画印刷品。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有鲍加的《淮海战役》、蔡亮的《延安的火炬》、全山石的《宁死不屈》、詹建俊的《狼牙山五壮士》等。这些作品和日后在学院中临摹过的中国古代名画一样,对我今天在创作上的成长和成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促使我走上了这条充满艰辛的历史画创作道路。

  我喜爱肖邦的抒情钢琴曲,我更喜欢瓦格纳、贝多芬的交响乐,它会使我振奋。我想历史画作品的感染力就在于此,像不朽的交响乐一样震撼人心。每当我收集到一幅幅发黄了的历史照片时,就会唤起我的创作激情,久久不能平静。当一堵墙被我用白纸蒙上并企图画上些什么的时候,那种冲动便会油然而生。真的,没人要我画,是我自己想画!我的内心是充实的。“就像一个虔诚的教徒,他并不太在乎人们是否理解和接受自己的作品,他只是把画画当作宣泄情感的一种最佳方式。”(罗丹)我选定了这种绘画语言,用它去表达我内心的情感世界。要使自己的作品共鸣于我的观众之间,像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中的《欢乐颂》那样,使人无法忘却。这是我努力作画的方向。

  对于历史,人们历来对它有种种推断。有人说历史是面镜子,有人说历史是个六面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历史是过去了的既成事实。记得一个作家朋友阐述过一个观点,看待历史应该是这样的:犹如一个人站在一个高坡上俯视坡下,所有的景观事物是客观的、全面的和冷静的。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当代人的思想观念作用于其对历史的理解。毫无疑义历史画至关重要的将是立意,即意蕴的开掘。

  以往我们对于历史画的创作大多是前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模式,即将历史事件进行客观如实的时空再现。如果他要传达自己的这种特别的理念,就不得不摒弃那种再现客观时空的被动手法,历史画的创作必然最终要落实到作品的建构上,创造一种与其内容最为贴切的艺术形式。当自己的感情进入想表现的那个历史事件,对历史的反思,对未来的憧憬自然淡化了常规的时空概念。画面上呈现的人体道具、动物,只是想通过标题为观者读画作一个提示,让观者思维进入一种积极主动的思维之中,让这种思维建立在观者的艺术直觉上,而非逻辑概念之中。

  中国水墨画擅长表现文人雅趣、小桥流水,以抒发济国安邦之志,而从历史中取材,大江东去,再现历史的宏大悲壮,以激励人生,这是一个新的课题。我想精选历史的切面,以毫无疑义历史画至关重要的将是立意,即意蕴的开掘。

  以往我们对于历史画的创作大多是前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模式,即将历史事件进行客观如实的时空再现。如果他要传达自己的这种特别的理念,就不得不摒弃那种再现客观时空的被动手法,历史画的创作必然最终要落实到作品的建构上,创造一种与其内容最为贴切的艺术形式。当自己的感情进入想表现的那个历史事件,对历史的反思,对未来的憧憬自然淡化了常规的时空概念。画面上呈现的人体道具、动物,只是想通过标题为观者读画作一个提示,让观者思维进入一种积极主动的思维之中,让这种思维建立在观者的艺术直觉上,而非逻辑概念之中。

  中国水墨画擅长表现文人雅趣、小桥流水,以抒发济国安邦之志,而从历史中取材,大江东去,再现历史的宏大悲壮,以激励人生,这是一个新的课题。我想精选历史的切面,以悲壮为伏线,联成一部史诗,也许这样的作品会更符合我的气质和个性。中国水墨画的语言是极为丰富的,在创作中发掘出它本身的深度和广度并加以发展,是我们这一代中国画家所面临的新的研究任务。真正的艺术家总是冒险去推倒一切既存的偏见,而表现他自己所想到的东西。大胆地吸取西方文化的精华,走出一条新的中国画创作路子来。

  毕加索说过一句话:“艺术本身不变,而是人的思想在变。”因此,艺术之所以变,正表明思想在变。假若一位艺术家改变了他的表现风格,也恰恰说明他们观察现实的手法发生了变化。如果这种转变能和时代思想的改变结合在一起,那么他的作品就会变得更好,否则它会变得更糟。确认了自己的创作道路,凭借着专心、真挚、意志,就像一个诚实的工人去工作,里面有着广阔的天地、无穷的乐趣。

  这是一条我自己要走的创作道路——画我喜欢的画。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