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欧洲印象(一)

(原创)
  • 发表日期:2007-05-04
  • 点击数:7208
  • 投票数:0

欧 洲 印 象



 



                  撰文、摄影:飞  鸿



  



[按]随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组织的中国剧作家代表团访问欧洲,十四天乃历九国:芬兰、法国、卢森堡、比利时、荷兰、德国、奥地利、意大利、梵蒂冈。虽脚步匆匆浮光掠影,却也管中窥豹感触颇多,真好似沿着一条风光旖旎的异域文化大河溯流而上,寻根求源,好不解渴!原想一路写来行云流水,却又觉不免有记流水帐之嫌。最后还是小作归纳,拎出几个题目,分而述之,效果或许更好些?



 






本文作者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








     戏剧的欧洲
 



因为是剧作家代表团,自然不能不把对欧洲戏剧的关注放在首位。也尽管因时间和行程所限,不能对欧洲的戏剧有更多的观察和体悟,但也不妨就水和泥谈一点切身感受。



读过欧洲戏剧史的人,都会对古希腊古罗马戏剧、文艺复兴戏剧以及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戏剧甚至表现主义、象征主义、荒诞派戏剧心驰神往;自然也会数出一大串世界级戏剧大师或文学大家的名字:亚里士多德、埃斯库罗斯、贺拉修斯、但丁、莎士比亚、巴尔扎克、莫里哀、雨果、歌德、易卜生、皮蓝德娄……。所有这些戏和人都在欧洲。此行不正是与这些煌煌巨作和巨人们面晤或神交的最好时机吗?



我们有幸在德国的大城法兰克福与歌德的雕像合影,同他一起感悟《浮士德》那博大而深邃的哲思;有幸在意大利号称文艺复兴发源地的佛罗伦萨瞻仰但丁故居,同他一起领略《神曲》那豪放诡秘的境界;有幸在意大利的水城威尼斯寻找莎翁笔下《威尼斯商人》的影子,感受那“一磅肉”分量的心灵震颤;有幸在法国另类的蓬皮杜中心前徜徉,体味各种现代派艺术的怪异与前卫……



除了实地寻踪,我们还有幸在奥地利的维也纳欣赏到了一出原汁原味的西洋歌剧《卡门》。尽管这对于我们所渴望的观剧数量来说是太少太少了,尽管这场演出也不是在正规大剧场里的最高水平的演出,但它让我们直观感受了地道的西洋歌剧,尤其是它那在露天舞台搭起的造型奇特、简便实用的帐篷式剧场和简洁明快的灯光布景,给人以一种独特的审美享受和操作启示,值得称道。



参观各地的剧院建筑,也是我们此行的一项主要内容。著名的巴黎歌剧院奇美豪华,法兰克福歌剧院深沉庄严,慕尼黑歌剧院古朴典雅,维也纳歌剧院和奥地利国家大剧院则精巧别致和气势不凡。参观奥地利国家大剧院内部更让我们了解了西方剧院建设和演剧方式的奥妙。置身舞台上下,想象《阿依达》等大剧在这里隆重演出的壮观场面,也实在不啻为一种特殊意味的享受。



与维也纳联合剧院领导、专家和演员的面对面交流,乃是我们此次出访的“重头戏”和“必需场面”。本来计划要看一场该剧院的现场排练而后座谈,但因他们刚排练好的一出戏正在装台,只好简化。不过参观剧院内外、一起座谈交流、咖啡热饮、交换名片、合影留念,气氛十分浓烈。特别是几位主要演员的现场演唱和表演,更是声情并茂炉火纯青,博得阵阵掌声与喝彩。



虽然我们此行所直接接触到的不及欧洲戏剧之万一,但至少让我们近距离地触摸到了她柔滑的肌体,甚至在某些方面触及到了她的神髓。这除了使我们真切感受到欧洲戏剧的种种现象、种种情状、种种风格、种种模式,更进一步理解了戏剧性的欧洲社会历史之与欧洲戏剧产生发展的种种因果关系、依存关系、对应关系,也进一步了解了戏剧自身的成长规律。这或许应当说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收获之一吧。






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近郊一座特色独具的露天剧场。 

 



     音乐的欧洲 




    欧洲还是音乐的圣地。一登上自北京飞往赫尔辛基的芬兰航班,就有浓郁的北欧风格的音乐激荡耳鼓。在赫尔辛基逗留的两天一夜,给人的出奇感觉是净和静,竟连一声汽车喇叭都没听到,然音乐却似乎一直荡漾,又是那样的纯,那样的幽,使人如沐甘露,如饮琼浆!



在这里,我们行程中的一个重要项目就是游览芬兰著名音乐家西贝纽斯的纪念雕像。西贝纽斯是歌曲《芬兰颂》的曲作者,其在芬兰的地位如聂耳之于中国。在一座景色优美的山坡上塑有其头像,头像一侧那巨型的象征音乐的钢管琴形雕塑气势磅礴,仿佛犹在轰然作响。



一进法国,那音乐的潮涌更是扑面而来:田野有田园曲,都市有都市风,尤其是文化之都、浪漫之都巴黎,到处都是音乐,连乞丐乞讨奏出的曲子都透着高雅。



在巴黎,我们进一个很低档的酒吧听了一场爵士乐演奏。乐手是业余的,但演奏水平并不低。让我们吃惊的是观众的踊跃和热情,一个个正襟危坐闭目聆听特别投入,仿佛就是在仔细品味他们自己的生活。据说这就是巴黎相当一部分人业余文化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



在奥地利的第二大城市格拉兹,我们还听了一场更大规模些的露天爵士音乐会。这个乐队的演奏水平很高,而看演出是免费的,很类似我们中国的消夏晚会。观众的踊跃程度更甚,不仅场内满座,连场地周围都站满了人,并且随着演出的节奏或鼓掌、或跺脚、或打唿哨,上下呼应,如醉如痴,任谁都不能不受到感染!



在观众席靠前的中间部位,我发现了用白线圈出的一块特别领地。那是专为乘坐轮椅的残疾人留出的空位。他们在这里受到特别的引领和照顾。这不禁让人在欣赏音乐的同时欣赏到了音乐之外的某种东西。



德国是音乐大师贝多芬的故乡,贝多芬的交响乐世人皆知。他指挥演奏第九号交响乐曾九次谢幕,受到警察干预,原因是只有皇帝才有九次谢幕的权利。他的《欢乐颂》现在是欧盟的盟歌。德国还有瓦格纳著称于世,连法西斯头子希特勒都是瓦格纳音乐的狂热崇拜者。



地处德奥边境的萨尔茨堡乃是音乐神童莫扎特的出生地。这里还有指挥大家卡拉扬的故居。这里还是电影《音乐之声》的拍摄地。我们参观莫扎特出生的家,在公园里他的金色雕像前留影,在《音乐之声》里的锦绣花园、绿色长廊和白色台阶漫步,再哼唱几句“叨来咪”歌曲,那种人在画中、情在曲中的陶醉感、幸福感难以言传!



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更是享誉世界的“音乐之都”,吸引了众多音乐大师投身在她的怀抱。舒伯特是奥国人,于此顺理成章。而贝多芬这个邻国人也大多时间呆在这里,恐怕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里音乐空气的浓厚。据称连这里的蔬菜都是听着交响乐长大的呢。



维也纳近郊的森林有贝多芬、舒伯特等大师的故居。我们这晚就下榻在森林边的宾馆里。夜晚,月光如洗。漫步林间,侧耳谛听,仿佛有老贝的《月光奏鸣曲》悠悠传来,心中油然想起发生在这里的那则动人故事:月光下,老贝出游,听见有人弹钢琴,循声寻去,发现弹琴者乃一少年盲女,谈话间知晓盲女的最大心愿就是能亲耳听一首贝多芬亲手演奏的曲子,于是感动万分才思奔涌,《月光奏鸣曲》在指尖顺势流泻出……何其美哉!何其妙哉!何其传神哉!



当然,我们此行最大的享受莫过于在金色大厅聆听的那场顶级水平的莫扎特交响乐团的音乐会了。该乐团长期以来专门致力于研究和演奏莫扎特的作品。莫氏作为神童,六岁便进宫廷演奏并受到皇帝宠爱,连同其后来的音乐成就一起,一直成为奥国的骄傲。这场演出选取莫氏音乐中的精粹,演奏者都身着华丽的宫廷乐师服饰,头戴传统风格假发,再与出色的演唱者完美组合权威诠释,与金碧辉煌的演奏大厅交相辉映,真正是一场精彩绝伦的经典演出和不可重复的审美体验,把人完全带进了往昔的莫扎特时代。



走出金色大厅,放眼华灯璀璨,我在心底里禁不住一声赞叹:欧洲的音乐!音乐的欧洲!






奥地利第二大城市格拉斯市内韵味独具的一座桥。



   


                        建筑的欧洲
 



    精美多姿的建筑,也是欧洲的一大特色。走进欧洲,你就会觉得是走进了浩瀚的建筑海洋。从北欧,到西欧(狭义),到中欧,再到南欧(东欧不在此行范围之内,故不论),一路看来,建筑可谓林林总总多彩多姿,令人大饱眼福。



人都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我要说建筑也是凝固的历史。欧洲现存的各类建筑正是和欧洲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和欧洲建筑艺术自身发展的历史密切相关紧密相连的。这些建筑就是这些历史的形象见证。



为了叙述的方便,我想把欧洲的代表性建筑试分为三类:宫廷建筑、标志性建筑和宗教建筑。



法国巴黎的梵尔赛宫可说是欧洲宫廷建筑的典型代表。它本身就是号称“太阳王”的路易十四皇帝为彰显法国成为欧洲第一军事强国而建,以后又随法国的政治风云几经兴废,最终成为法兰西历史博物馆和重要的外交活动场所。其宫殿雄伟壮丽,极其华美,尽显王家风范,为西方古典主义建筑的代表;其园林为欧洲园林中独一无二的杰作。



奥地利维也纳的美泉宫为哈布斯堡王室的避暑行宫,规模略小于梵尔赛宫,建筑为巴洛克风格,宫殿后面的大花园也是花团锦簇秀美绝伦。这里与奥地利乃至整个欧洲的政治风云也都息息相关,脍炙人口的希茜公主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拿破仑两次占领维也纳时都在此居住,以后诸列强击败拿破仑也是在这里举行了瓜分欧洲的维也纳会议。



穿行于欧洲的众多宫殿建筑之中,你还会发现其内部装饰十分讲究。护墙板的功能起初很简单,只是为了防止寒气和湿气。在十八世纪的宫廷建筑中它却占据了主导地位,成了显要的装饰元素,并且呈现出绚丽多彩富丽堂皇。



欧洲的标志性建筑很多,最著名的如法国巴黎的凯旋门、铁塔,奥地利的格拉兹古堡,意大利比萨的斜塔、罗马的斗兽场等等。



如果说凯旋门以巴黎最美的大街上最美的门成为了法兰西民族辉煌历史的纪念碑、法兰西民族艺术创造精神的最佳体现的话,那么埃菲尔铁塔则以其精妙的设计、独有的高度和世界近代建筑工程史上的伟大创举,成为了巴黎乃至法国文化与法兰西精神的钢铁象征;如果说格拉兹古堡以其险要坚固和拿破仑进攻奥国唯一没能攻陷的堡垒成为了奥地利的骄傲的话,那么比萨斜塔则以其斜不倒创造出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成为了意大利的自豪;而斗兽场作为罗马帝国的象征、古罗马建筑最杰出的成就之一,更把我们带进人类早期的原始文明和那野蛮凶悍的角斗现场,同时让我们体味那亘古遥远的雄壮与血腥!



宗教建筑在欧洲比比皆是,几乎每一座城市每一所村镇都有。但最为著名的还是它们:法国的巴黎圣母院,巴黎所有名胜的圣母,结构谨严,气势恢宏,为最后一座早期哥特式大教堂和第一座重要的古典大教堂;德国的科隆大教堂,为欧洲第一尖塔,两座高耸入云的尖顶比肩而立,气势磅礴,亦为典型的哥特式建筑;意大利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广场一侧圣马可教堂集拜占庭、哥特、东方风格于一体,宏伟独特。其斜对面的大钟楼为威尼斯最高建筑物,造型峻峭,完美无瑕。传说设计建造它的两兄弟后来被弄瞎了双眼,就是怕再在其它地方建造出这样伟大而又完美无缺的作品。这一方面让人深感惊慄与惋惜,同时也让人进一步觉出此建筑之珍贵;梵蒂冈的圣彼得广场,以天主教会中心的名义,君临西方宗教世界。它那四周宏伟的圆柱廊、广场中心精峭的方尖碑和大教堂上高高耸立的圆顶,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布局:圆柱廊象征世界统揽和四方来朝,方尖碑象征太阳与不死不灭性,教堂圆顶则象征至高无上和人天圆融。其从形式到内容可谓高度统一耳!



还有芬兰的一座岩石教堂值得提及。它是欧洲教堂中一个非常另类的建筑。它由从一个山包中炸开的岩石原地垒建而成,顶棚为无数根光芒放射型水泥方梁,与立墙上的硕大音乐符号及地面座椅形成和谐的韵律感,在建筑风格上体现出平民化和反叛性。它为基督教路德宗信徒的专用教堂,与东正教的红教堂、新教的白教堂遥遥相望三足鼎立,也从内容到形式高度统一并颇有别一种意味。



尽管种类繁多,形态各异,我们仍可以从上述三类建筑中看到几者之间的相互影响、渗透与融合,我们还可以看到各种建筑风格间的传承、衍变和发展轨迹。法兰西岛是哥特艺术的摇篮,为第一个抵制罗马式建筑并为多种艺术形式的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的地区。但罗马的建筑风格后来几经兴衰至今还仍有生命力,并与多种风格同生共存,这是不是因为应了人类审美的多元需求,又从一个角度显现了艺术生命的不死不灭性呢?






法国首都巴黎的另类建筑蓬皮杜中心。








 



                                                美术的欧洲 




    美术,也是欧洲的一抹重彩。在欧洲可以说触目皆是,无处不“美”。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地方,雕塑、绘画都成了道道风景中的亮点,使整个欧洲都变得更加人性、更加灵秀、更加生动。



谈美术,仍然离不开法国。因为巴黎多少年以来都可说是世界艺术的中心,直到现在,巴黎还是各国艺术家们首选的城市。



巴黎的国立蓬皮杜文化中心不仅本身就是一个现代作品,它还是一座新型的现代化的知识、艺术与生活相结合的宝库。其中的“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内就收藏了20世纪以来包括立体派、抽象派、超现实主义派、结构派、概念艺术及流行艺术等各种流派的2000幅作品。它的户外场地是一片文化乐土,其中有很多流浪画家还正在创作着“现代绘画”。



巴黎的奥赛博物馆收藏了19世纪下半叶的美术作品,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安格尔、库伯、莫奈、塞尚、梵高、毕加索等大师所代表的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印象主义、象征主义、新艺术等流派的代表性作品。



巴黎的卢浮宫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博物馆,号称世界第一艺术宝库。其藏品多达40余万件,藏品之精美也举世无匹。展品分七大部分:希腊罗马艺术部、埃及艺术部、东方艺术部、绘画部、素描部、雕塑部、艺术品部。内容包括了东西方、古近今各种流派的美术作品,其中特别撩人的是宫内的三件镇馆之宝:断臂美人《米洛斯的维纳斯》雕像、无头折臂却乘风欲飞的《胜利女神》雕像、达.芬奇笔下那永远透着神秘微笑的《蒙娜丽莎》油画……



卢浮宫还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它上世纪80年代的建筑改造工程。这除了其本身就是美术和建筑完美结合的典范外,改造也是为了让人们能更好地参观藏品,此事并且与中国人直接相关。



那是在卢浮宫宝藏与观瞻矛盾日甚,整治和扩建势在必行时,法国总统密特朗亲自选定了中国籍当代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贝氏别出心裁地开拓了卢浮宫的地下空间,并设计了一大三小四座透明的玻璃金字塔作为地下通道的出入口,将古代埃及文化与现代建筑科技完美揉合,既实用又标新立异,还与周围古色古香的建筑背景和谐统一。如今,这个玻璃金字塔已经成了卢浮宫的新象征。



沿着这玻璃金字塔内的螺旋台阶上下,可以自由的游览各部展室,除了强烈感受那些展品巨大的艺术魅力外,你还会透过这晶莹剔透的玉宇琼宫强烈感受到法国人的文化保护意识,并为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深感欣慰。



欧洲的很多美术佳作都是和建筑融为一体的。雕塑在这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或附着于立柱,或点缀于门窗,或耸立于屋顶,或挺秀于园林……总之是各有妙用千姿百态,绚丽美化着人们的生活。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埃杜弗小巷街头的小于连铜像,以小童撒尿的可爱英姿名闻遐迩。雕像虽小,却成了布鲁塞尔的标志、比利时的象征。何以如此?说是当年西班牙人欲将该城炸为平地,亏一小孩夜出撒尿,浇湿炸药导火索,城市得以保全。据此雕塑大师捷罗姆.杜克恩诺乃塑此铜像,以后小于连旋被称为该市“第一公民”。传说是美妙有趣的,但除去它本身的故事内涵,不能不让人想到另一条法则:艺术在质不在量。



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作为文艺复兴的肇始之地,像一座文化灯塔在天地间散发光芒。号称“欧洲绘画之父”的乔托,文艺复兴的文学“三杰”­­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与后来的美术“三杰” .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都诞生于此。文学“三杰”­­的贡献姑且不论,单说乔托和这美术“三杰”,就都在欧洲美术史和世界美术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的家乡至今还留有他们的不少杰作,如乔托的《犹大之吻》、《哀悼基督》,达.芬奇的《基督受洗》、《持花圣母》,米开朗琪罗的《晨》、《昏》、《昼》、《夜》和《大卫》雕像等;这里还有他们的建筑杰作如“乔托之塔”、米开朗琪罗设计的“建筑史上最美的楼梯”等等。



通过以上叙述,也许你已察觉,这些文化巨人都是涉猎广博多才多艺的。的确,当时的许多画家、雕塑家都被聘请去搞建筑设计,这无形中既增强了建筑的艺术性,又把许多优秀的艺术作品同建筑一起保存流传下来,从而也形成了欧洲美术与建筑有机融合的优良传统和独特景观。



梵蒂冈城也是这方面的典型例子。拉斐尔和米开朗琪罗都被先后请来做圣彼得大教堂的工程总管。拉斐尔在这里留下了《雅典学院》、《西斯廷圣母》等众多名作;米开朗琪罗则留下了《最后的审判》、《圣母哀痛像》等名作和至尊至美的圣彼得大教堂穹顶。



当我们今天饱享这些旷世杰作艺术魅力的时候,怎能忘记米开朗琪罗等艺术大师七十高龄老眼昏花还在教堂穹顶上躬身作画的情形?我们在被这些大师献身艺术的精神和才情深深打动的同时,更会珍这些留给欧洲也留给世界的艺术瑰宝!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街头著名的小于连雕像。



 
   
(未完,待续)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