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一土为快

(原创)
  • 发表日期:2007-05-01
  • 点击数:1352
  • 投票数:0
adf
回来之后才知道,到达的第一晚我和空空把机场导航的灯光当成是土耳其的美丽夜景甚至重重的感叹,是多么荒唐而不可原谅的错误。因为从第二天起,土耳其留给我的印象和我认为对土耳其最贴切的形容,就只有土这个字了。至于缀满灯光的夜景,那只是我们自己幻想出来的奢侈罢了。

去土耳其,是我的意见。所有准备工作都完成了才恍然大悟,从前在土耳其餐馆打工,有过恶劣事件的记忆,我应该对这三个字深恶痛绝才对。嘿嘿,算了,反正我是个健忘的人。如今游历了三个字的许多河山,我竟然对那段实在不愉快的经历再也痛恨不起来了。
既然仇怨已解,我还是称其为土耳其。

做功课的时候,发现所有介绍土耳其的文章里都找不出任何诸如镶嵌在哪里哪里的明珠,或者遗落在人间的宝贝之类的华丽汇,多少让人有些提不起兴趣。去过也知道,看了最多的莫非石头与荒草。但我还是心悦诚服地说,土,也是我们在迢迢旅行中要找的味道。男老人眉宇间深刻的核桃纹,女老人撑在腰上宽得乱抖的花裤腿,歪七扭八拥成一排的小商店,店里猥琐躺着的粗糙货品...我们就这样一路的土下去。

土拥抱
土耳其的土甚至表现在安塔利亚这样的大城市,空空毫不留情,说规划的像极了中国的城乡结合部。搭车从小城穿过,那种萧条与冷清总给人被遗弃的感觉。但这毕竟是个值得拍手称赞的民族,乐观温顺的性情渗透在街道的角角落落,人们良善的脸凝固在我眼前,使得大大小小的村镇看起来贫穷却丝毫不惨淡。于是,土人,便是整个旅行中给我感触最多的部分。也由于这些枣褐色的笑容,说不定我会在以后的国际事件中站到土耳其一边,尽管我的立场并不受在意。
我得到的第一个拥抱发生在公共厕所里,突如其来。

在开往帕莫卡莱的途中休息站,我一走进去,本来窝坐的看门老妇人就立刻站立了,指给我方向,神情异乎兴奋,嘴里不停的讲话,到我出门时,她就等在那里,一把拉了我去抱住,嘴里还在不停地讲。我知道她只是在表现她稍微与众不同的热情。被这样一个扎着花布头巾矮胖憨直的老妇人忽然拥抱,心里竟默默感动起来。我用德语对她讲,你是土耳其可爱的女人。无所谓她听懂了没。

厕所里的奇遇我在荷兰也有过,不知道看厕所的人是不是久了都磨练了某种功能,但这个土耳其人的方式实在是土得有点出乎意料。不过我喜欢勇敢的表达。

土小孩
在德国,我们从来不会因为不同的肤色而引发注意力。在土耳其,我们拥有相同的颜色,却一再招致好奇的目光。空空捧着机,追着人流,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地摊开了势必捕捉到惊喜的架势,然后发现了什么似的跑到我耳边说,我们是外国人哪。是啊,很想知道,在他们偶尔与我们相撞的眼光中,我们是怎样的外国人呢。
最想听到那个孩子的答案,那个领路的小男孩。

我们去阿莱尼亚海边的城堡,怀着顽皮的心,没有坐公车一路自己爬。沿途的破门烂窗残屋败墙都成了我们对焦的背景,并在空空的照片中变得韵味十足。这时候出现了个孩子,六七岁大小,在年末的季节里踩着双凉鞋。手指一扬对我们说,castle(城堡)。于是他自动带路。我再看他,头很大,身体瘦小,全身脏兮兮的。起初他只是安静地在前面走,我们跟着。到了转弯处,他又一次扬手叫道,castle(城堡)。空空就问,你会说英语?他用力点点头。继续问,你几岁?他头点的更用力了。几岁?还是只有点头。我们这才明白点头是他对所有问题的回答,便不再问了,只是拍他。走了约有200米,他向我们伸出了小手,money(钱),money(钱)。YaoYao掏了些硬币,他心满意足地跑掉了。他原来不是住在附近淘气不情愿回家做功课的小男孩。


回来整理照片时再看到这个孩子的脸,空茫的眼睛,微笑还是天真的儿童式。他的快乐到底是什么呢?

无论假装好心的小孩,还是街边卖力擦皮鞋的老伯,又或者上来搭讪推销冒牌香水的小贩,哪怕正常的行人,其实,在他们好奇地望向我们的同时我们也在好奇地回望着他们,每一个,程度丝毫不减地。

土石背后
土耳其的悠久古老在存在了将近二十个世纪的遗址中沉沦得淋漓尽致。那些古意盎然的柱子或是石阶,在橘红色阳光的抚摸下,轮廓不再清晰,他们守望的岂止是两千年来的距离,他们征服的岂止是隐隐退去不留痕迹的无色梦魅,他们看尽的岂止是世上如逝如流的哀乐人间?托着下巴坐在老城中央,舍不得打断对远古社会的徜徉,仿佛结绳记事还在流行;成片的古人在我面前稀里哗啦地跪倒叩拜太阳神,再杀活人祭祀;呆立在院门口的女孩头上插着羽毛吟唱呼唤恋人的歌谣。我被歌谣打动了,欲去那烟雨滂滂中帮她寻找恋人。

土国之水,此水非彼水
在这里提及水,无疑激发人们对土耳其浴和地中海的向往。
由于读过三毛的沙漠观浴记,使我对土耳其浴也心有余悸起来。没有胆量去尝试,疑心有人用小石头沾了水来刮我的身体。
关于土耳其海,我脑袋里也有些不良记录。在宾馆朝外凸的阳台上瞥见海的一刹那,我惊讶得大喊大叫。空空添加的注释是,我面前流淌着土耳其的爱琴海。爱琴海?我无法相信。爱琴海!他在地理知识上胜我一筹。我不得不相信他了。准确地说,是我宁可相信他了。
土耳其的爱琴海当然不在安塔利亚。这是他后来自己纠正的。不过这片没有沙滩的土海营造了土土的浪漫。

我们掐算钟点去拍夕阳,去数浪花,半夜里去听海哭的声音,拉了手和海一起唱。我用掉整个下午收集海边的石头,上飞机时手里的黑塑胶袋已经超过两公斤。虽然被老W,被YaoYao,被空空,被所有人耻笑,我坚持到底。回家把他们泡进洗脸池,我的心一下就飞了,眼睛也擦亮了,好漂亮的小东西,颗颗生着不同的花纹。拍了照片摆到网上,竟然有那么多人浏览和回复。我的小石头们成就了我小小的成就感。


逛土街
我们好运地成为了最后一批千万富翁。超大面值的旧钱币会跟着二零零五年的琐琐碎碎一起尘封在人们的记忆中。挥金如土这个成语,不知道是不是古人在土耳其造出来的。

临上街,我们被先来的同胞无数次地教育,买东西要凶狠杀价,看来他们是得意拼上过小命的。由于被灌输了这样的道理,在这里购物的疯狂则可定义为疯狂讨价还价。专门销售纯银首饰的小商铺最让我情难自禁,只是怀疑并非当地制作。一眼爱上一条顶着绿宝石的银项圈,戴在脖子上就觉得她象电影里施过咒语戴了会让人变成石头的魔法项圈,更加爱不释手。就价钱无法谈拢。如果不是“道理”作祟,按照我的传统,一旦喜欢了的东西戴上绝不肯再脱下来,可这次我居然转变做派,就这么乖乖地又交还到人家手上。一直怀恨至今。

作为补偿买了跳肚皮舞的小纱裙,一层一层挂着金属做成的小亮片,和YaoYao每人一条,走起路来沙沙地响,还和YaoYao两个人拉手在酒店里到处地跑着臭现。但脖子还是空的。

购物的话,金子,皮革都是特产,可惜都不是我们这般穷游阶级的消费品。倒是土里土气手工编织的羊毛地毯,再次轻而易举地勾引了我。想象土耳其大妈蜷缩肥硕的身体,用冒着烤羊肉油腻腥气的大手左左右右地忙碌,半年后,这块毯子展开在我家里,上面结着老大妈最自鸣得意的图案。


回来也读到其他从土耳其归来的朋友的文字,他写土国正处于仿造名牌制品的初级阶段,还忿忿明明有自己的钱币里拉却欧元美金随处流通,鄙视这个国家是没有什么希望的。结果自己嘴上尖刻,还不是龇着牙把手腕上的新假表秀给全世界看?我可以作证土耳其人不是厚颜无耻造假的,他们美其名为代销。


食土者
土耳其的吃,不为我们所陌生。名声四散的肉加馍,甜翻了的蜂蜜小点心,裹着坚果各式样的软糖,长相诱人的大番茄,浓得化不开的土咖啡,当地人日日离不了的土红茶,口味独特的咸奶酪泥。来了不游山玩水,只为吃,都不是件傻事。
男生们闹着要吃到正宗,我和YaoYao就陪了他们家家小店的尝试。吃了,老W和空空还会给出评语,议论羊肉的鲜味挥发了几分,怏怏地摇头。终于,在越走越深的巷子中,寻到了简陋的小门面,风格和主人一样,朴实而纯粹,也终于,这次被他们评价为原汁原味。我悄悄舒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价钱便宜的心理作用。


回来就再也找不到那样的土了。几天的时间里我已经跟土培养起了感情。土得那么真实,土得那么亲切,土得那么动人,土得那么可爱。在土耳其我学会了这个字的意义。土,并不让人嫌弃。土是褒义词。

当我结束旅行的一个星期之后回到自己家中,打开旅行用的箱子,倒出一地土耳其海边的沙土时,忍不住笑了。
土风土情土物土人,给了我土土的快乐。

(写于06年1月初)
                                                                                                                                         你你










公元2世纪的娱乐场所~









阳光抱着的港湾~










沿路的颜色~









地毯的原始状态~










小石头们~










象脚丫的路石~










从海边回来~










没有名字的小野果,我把她们叫作你你和我我~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