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烫卷发的丽江,扎麻花辫的束河

(原创)
  • 发表日期:2010-11-02
  • 点击数:6573
  • 投票数:0

    耗子终于结婚了,我提前一个月订了去昆明的机票,两折,本以为赚了大便宜,谁知道却在机场费尽周折。先是我在南航窗口排了半天队最后发觉自己订的是深航,问明方向满怀忐忑奔向深航的窗口,还好,竟然无人排队。然后又是飞机推迟再推迟,延迟两小时之后终于上了飞机,结果竟然有乘客的机票被调成了下一班的,而两个航班的乘客都上了这架飞机。本该坐这班飞机的乘客被要求乘下一班,这样处理当然不能让该乘客接受,于是乘务人员和这位乘客僵持不下,全机乘客哗然,最后这位乘客在朋友的劝告下同意换机,其实这时候两班飞机已经差不多是同时起飞了。到达昆明下机,天色早已暗淡,阿拜和耗子的电话不断,可是排队侯的的人奇多的士奇少,在这样一个旅游热地实在怪哉。排队中被一黑的纠缠不休,打电话问耗子路线收费,他也不知所以,于是坚持侯的,最后以少于黑的三分之一的价钱坐正规的士到达婚礼酒店,路上也不像黑的司机和他朋友夸张的那样怎么怎么堵车。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去丽江,要不要去丽江,之所以纠结,都是因为它的名声太大。我不喜欢那些名声太大的地方,因为那样的地方肯定是人山人海,肯定是到处都在卖纪念品,肯定是规划得井井有条,肯定是到处都粉刷一新,肯定是,肯定一点都不是它原来的样子。我并不反对商业化,像有的人抱怨这里商业化严重的同时抱怨另一个不商业化的地方怎样怎样的不方便,我并不这样,我只是需要我去的地方能够有足够浓厚的原本属于它的气息可以让我嗅到,能够不用在汹涌的人潮中摩肩接踵。最后,耗子的亲戚走完啦,阿拜也回贵阳了,耗子两口子还是说既然来了还是去看看吧,于是第二天飞向丽江,毫无期待。

    丽江机场到丽江城区还是蛮远的,打的八十大洋。司机阿姨人挺好,我一上车就问我几人然后建议我坐大巴,我昏头昏脑说算了就坐你的车吧,亏啊悔啊。路上阿姨还帮我联系了她亲戚家开的客栈,下了车就有一个很地道的云南MM带我去客栈。进了古城,经过标志性的大水车,随便转个弯就到了。客栈还不错,前门两边挂满绿色爬山虎,穿过四五步的短巷,一个小小的院落,靠西一堵白壁正中有一大大的福字,靠墙两张竹椅一张小圆桌,墙角似乎还有几株竹子。忍痛放弃可以上网的客房,实在是很贵很贵,选择了一楼一个相对明亮的双人间,因为单人间也是这个价,放下行李带上相机就兴冲冲一头扎进那些新旧瓦房之间错综曲折的巷子。

    出门没多远在玉水这条小沟里看见一些锦鲤,特别羡慕它们,想想在广东那些公园里的锦鲤,拥挤翻腾在一潭静水里等着游客喂给它们不知什么做成的饲料,这里的锦鲤实在是幸福无限,自由无限,流水清澈,无人打扰。信步拐进一条巷子,行人或三三两两,或七七八八,一堵高墙下几个孩子在专心画画。继续走走拍拍,巷子曲曲直直,宽宽窄窄,墙壁和屋檐把视线任意切割折叠,玉水隐隐现现,有散落在僻静角落的小酒吧,也有扎堆的餐馆,商店,还有随处可见的院落客栈。神奇的是,我在一家卖服装的小店墙壁上竟然还看见两张Bob Marley的照片,店里卖着任何一家这样的小店都卖的衣服,放着不知谁唱的Pop Music,原谅我,我真的不关心Pop。心想,Bob,兴许他们看过威尔-斯密斯的《我是传奇》,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贴《怪物史莱克》的海报似乎更好一些,oh no,史莱克和他公主老婆太胖了,会吓着爱美的美眉们,any way,我只是一个还不曾触摸到丽江皮肤的看客,拍照存档,走过。

    拿着相机就像拿着一道令符,拍,拍,拍,走几步拍,换个角度再拍,等候光线拍,努力东张西望,这瞅瞅那瞅瞅,不放过视力所及的线条,色彩。其实,其实我一直想拍一些故事,其实,拿卡片旅游比拿个破单反要方便得多,其实,不拿相机出来旅游才能最方便最轻松,可是,我们都喜欢《西游记》嘛,都喜欢孙猴子嘛,都喜欢像他那样在五指峰下撒泡尿留个纪念嘛,可是毕竟我们不是猴子嘛,于是改撒尿为刻字,可是现在到处刻写XX到此一游会被大家虚伪的骂没素质没修养嘛,于是,还是带上相机吧。一路上右眼不停盯着取景框,使我的视力直接暂时下降了两级,直到最后找了个餐馆填肚皮,等餐过程中又对着门外的行人东张西望,对着窗外成片的屋脊移步换形,超级鄙视下自己。

    在丽江还是可以发现一些时间留下的痕迹的,比如一堵矮墙上刷着白灰,写着两行红色的标语,字体模糊还是繁体,我终究没把它们辨认出来,比如一栋房子的墙外立着几根高高的砖砌柱子支撑这上面伸出的屋檐,上面灰白三角形的照壁上大大的五角星,肯定是五六十年代留下的苏式建筑,至于更久远的时光到底刻下了怎样的印迹,我则没有发现,我相信一定有,但是得看缘法。

    丽江的建筑大多都是院落,偶尔几个院落大门紧闭,只留下一副对联让你对院子产生一些不着边际的猜测,还记得两幅对联,一、攀登玉龙便知山,走遍古城方识水,横批文化遗产;二、守我门前三丰礼,任他门外十分春,横批两载之期。第一副对联雷得我一愣一愣的,天下名山奇雄险壮,峻秀幽婉者多矣,玉龙,不敢走过川藏滇藏的小资们一嘴一嘴拱热的曾经的‘名山’而已,至于水,就算只是古镇的水,江南的那些个镇子就不说了,凤凰的沱沱河,镇远的舞阳河,其韵致从这条名为玉水的小沟沟怎可窥其一二,一个文化遗产,不知又将山水置于何处,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至言至言。第二幅对联倒很值得玩味,这一玩味就让我在这一逗号后玩味了两天。先是去百度那三丰礼到底语出何典,结果蹦出来满眼的三丰这公司三丰那公司,然后就是张老道,一时好奇就跟随老道辽东陕西蜀中江汉绕了一圈。晕头转向之际一头扎进百度金庸吧,在口水与唾沫起飞,酱油共大粪一色的险恶江湖中发现一隐隐约约无限飘逸风姿卓越的身影,遂紧随其后一路跟到天涯仗剑,原来竟是大名鼎鼎的灭绝,其实暗地里想投奔恒山派所以竟自命法号定度。不过我猜测是暗恋萧大侠无果遂想在盈盈姐家的大马猴身上揩油,妈的,谁在说张无忌,直接一招亢龙有悔拍晕,再给他种个十张八张生死符,然后斗转星移扔出去,有多远扔多远,XXOO,真乱。其实此灭绝大号大脸撑在小胸上,端的是一派宗师风范,诚心推荐金迷们去俯仰,鲜花,板砖或者。。。。。。一番,在爆笑到泪如尿崩M次之后我终于神经错乱到去把无限压抑的《连城诀》重看了一遍,结果浑身鸡皮疙瘩加痉挛L次之后彻底清醒,无奈地发现我没弄清这三丰礼到底啥意思,还有一个更大的谜团――横批两载之期――在我心头回旋盘绕挥之不去,FxxK,无限圈圈无限怨念无限XXOO

    丽江的院子大多都做了客栈,打理得都挺精致,名字大多也别致,当然也有超俗气的。外面都有一块小板板,黑白红蓝看老板的喜好,上面写一些暧昧诱惑的话,告诉你他们这最适合发呆宅着。风格迥异,气象万千,有直抒胸臆如小隐于市;有故弄玄虚如心灵乌托邦;有直击打内心如你从远方来恰好我们也在;有如节目单一般的如阳台烧烤,魔术揭蜜(确实是这个蜜,看来有文章),心灵疗伤,音乐火塘,我又环保心理又健康,赶紧飘过。在一个大门紧闭的门框上挂着一黑底金子的小木牌,上书‘迷路了’,真让我眼前一亮,只觉得前面那些极尽煽情之能事的文字和这小牌子比起来简直就像丽江和梅里之巅相比一般。在太阳偏西,阳光正好,氛围绝佳的时候,我的相机快没电了,这都啥跟啥呀,FxxK,还好拍到了最质朴最煽情的一个牌子:老板说,院子很美,阳光很好,进来看看又不要钱,为什么不进来呢。于是我鬼头鬼脑的进去做贼一般对着取景框东瞅西望一番,然后出来我发现我真的迷路了,原来那牌子是个预言,怪不得,怪不得当时我心里就感觉它那么特别,一点慧根也没有,一点悟性也没有,唉,更别奢望啥灵性啦。我到处绕啊转啊,转啊绕啊,相机又没电了无法分散我的注意力,越绕越烦,行人基本没有,院门大多紧闭,即使有人我也描述不出我到底要回到哪里,他NNXX,全古城的真假小资们不知躲在哪个角落心灵疗伤策划着淫秽的一夜情的时候我迷失在这些稀奇古怪的巷子里。

    半个月亮爬上来了我才绕回我的小客栈,本打算第二天租个车去的士阿姨给我说的附近的束河,但是根据白天对偶尔遇到的一两家租车行的单车的考察,以及丽江的经历,果断放弃。第二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了一天从耗子家带来的一本极度无聊的玄幻小说,竟然饭也没吃,佩服下自己。入夜,也饿了,还想起阿拜和客栈老板说的泡吧,爬起来去见识丽江的夜生活。人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比我头天白天瞎逛时不知多出几倍,两两对对,三三五五,七七八八成群,妈的,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凄凄切切冷冷清清,连商店餐馆酒吧门口的店员都没人鸟我,我脸上写着给我钱不然给老子滚远点吗,日了奇了怪了。不过该干嘛还是干嘛,被人群裹挟着晃来晃去在一家叫阿里里的餐馆吃了一份店员推荐的三人也吃不完的牛肉煲,还顺带上了他们家号称观景台的屋顶拍了几张黑不溜秋的照片,然后吃饭的时候研究了半天满墙壁不知所谓的留言,然后心痛着结帐走人。又混在人群中在一家小店买了几条据说的民族围巾给SZ的朋友,然后躲在一些阴暗的角落抽烟,透过取景框窥视无限的人群,然后在拥挤的酒吧一条街往来梭巡。在这条短短的街上,窄窄的玉水两边挤满酒吧,每一家的音乐声,DJ煽情的祝客人一夜情多多,不管你站在哪里,不管你藏在人群中有多深,你都躲不掉,满耳震天的躁乱,再加满街游客神神秘秘的这家门口瞅瞅,那家门口张张,什么角落都有相机在咔嚓,我操他个大爷,这样的酒吧是拿来泡的么,别说泡,连HighHigh不起来。不过回到SZ据蝎子当年在丽江无限小资几个月的经历,那些泡的吧都在僻静的角落呢,其实当时我也猜得到,头天我瞎转悠的时候也看到过一些,可是我敢去么,大白天的都迷路了,大晚上的再撞个鬼啥的我不是要活活的在丽江把我健康纯洁的心灵搞的阴暗苍夷。

   















(额,这个上图系统还真麻烦)

    从这头到水车那头,从水车那头又到这头,又累又无奈,坐在路边石墩上抽烟,旁边一家没人的小酒吧竟然有歌手在弹唱齐秦的老哥,还有童安格,遂进去敷衍一下我泡吧的欲望。要了两支小啤酒,35一支呀,贵的个比黑三角还黑,那歌手唱了一会不唱了,换了个穿着藏族服装的MM唱民歌。藏族mm唱了一会,跳舞的MM上来两人一起跳舞,这都啥跟啥呀,那么小一个酒吧,就临街临玉水小沟沟的一个小铺面,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喝酒一会服务员送来一张歌单,点歌自唱,一首40元,妈的个X,我倒想问那俩歌手一首歌多少钱,怪不得直到我喝完酒出门店里总共也就三个客人。对了,其间门口拉客的MM拉进来几个肥头大耳的男子,他们一进来就坐到准备跳舞的那MM旁边揩油调戏一番之后估计没戏又走了。兴致就像干净的客厅被扫厕所的扫把扫了几遍一样,我溜回客栈,打开电脑看电影,睡觉。

    一大早起来去问了下广州深圳的机票,基本都没打折的,遂决定索性去束河转转然后晚上坐车到昆明再坐火车回去。早晨人特少,大街的石板路上有MM拉着旅行箱一路哗啦哗啦张扬地走过,我找了家店吃早餐。随后有陆续来了两位食客,其中一位问丽江有啥好玩的,不知是老板还是另一位食客告诉他说一夜情,他随即问是不是小姐,所有的小资同志们,给自己浮几大白先晕头转向然后倒下吧,呵呵。

    其实丽江已不是丽江的丽江,她一直在这里,从幽居到讨巧,慢慢变得让人遥远的时候觉得熟悉,靠近了却又那么陌生。

    这时候来了一位招揽游客去束河的大姐,来的真巧。大姐是本地纳西族人,束河开发他们土地都没了,于是四处拉游客做小生意,可能还开了家庭旅馆之类的。这大姐很健谈,给我讲当地的民族成份,比例,讲他们生活的变迁,讲他们从封闭到融入这个商业时代的故事。其中有一个事情我一直记得,她说刚开始客人说标间,但是她不知道啥意思,还有买单之类的,都是慢慢弄懂的。在清冷的清晨我和她在路边东聊西聊着等她老公的小面包来拉我过去,20块钱,送进去不用买门票。据说门票要60,在黔东南的时候西江苗寨也要60,难道是同一家旅游公司开发的?

    刚到束河给人的感觉比起丽江来略显萧索,没有丽江那种紧凑热闹的气氛,没有那些让人怎么也饶不完的巷子,房子似乎都是随意疏疏落落地立在那,让人感到更放松,更自在。我来来回回转了一小圈,没有发现司机大哥给我说的真正的古镇,于是继续绕,绕到一个四川人开的手工皮草店,在店里买了点东西,顺便向老板问了下路,答案是顺着水走。那是一条比丽江的玉水还小的水沟,当然水还是同样的清澈,弯弯拐拐,一不小心就消失在某个角落,索性信步而行。

    在敞亮的阳光下,火柴天堂的小店一下子闯入眼帘,店门两边对联般挂着两大块红木牌,一边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另一边是卖男孩的小火柴。好多年了,我一直想象着用火柴点烟,可惜都没遇到过卖火柴的店,想不到今天在这里不期而遇。逛进去,又是另一重惊喜。火柴的包装固然别具匠心,比如电影海报系列,奥黛丽·赫本,达利的画等等不一而足,不过真正的惊喜来于货架边钉着的那些小纸条上的那些话,估计大多都来自网络,内容包罗万象,风格稀奇古怪,摘几段如下:丽江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天哪,你的衣服又瘦了;时代需要我过幸福的生活;别把自己整成有点墨水的傻B;总有这样的时候,正是为了爱,才悄悄躲开;对你不纯的爱里面,隐藏的是挥之不去的累;那个像树叶般飘落的女子,比秋风还要凄凉。。。。。。把这些小纸条拍完,买了几盒火柴带回深圳给骑车的朋友,就这样在这里晃掉了一个多小时。

    出得店来,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经过一个颇大的广场,应该是晚会表演之类的场所,广场边又看到了那条水沟,沿着沟不觉走到一个‘院子’中来,前面一个酒店,水榭楼阁,曲池亭台,垂柳依依,一块石碑上刻着蓝色的店名。我觉得倒不像是个酒店,倒是个武侠小说里大户人家的庄园。附近几家摄影机构,名字都很后现代。正在这里流连,不远处传来伴着吉他的歌声,简单的木吉他那么清澈,女歌手的歌声舒缓如述,在这个有些清冷的秋天早晨,我被这歌声一下突入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地方,不仅激动万分。我以为是酒吧之类的这么早就有人在唱歌呢,急急穿过几间房子向着歌声奔去,原来是一家眼镜店在放CD。放下包,坐在路边安静地听歌,看路边偶尔走过的行人。歌声像纯净的蓝天,木吉他的分解和弦一直吹着微风,小提琴是天空一抹薄薄轻纱般的白云。歌声反复,店家一直就放这首歌,心里默记歌词并一直猜测到底是哪个歌手,想着回去网上搜下来再慢慢听。幸好我没有等回来自己搜,好奇之下去问店家,原来歌手是纳西族,原名阿香罗伊,艺名侃侃,先在丽江酒吧驻唱,专辑也没有大量发行,只有云南才买得到,我找店家买她的专辑,两张刻录的CD。而这时,在蜗居的城市,听着吴鸿飞的《刀》,心中无限苍凉。

    转过一栋土砖的房子,似乎换了个世界。一片静静的水上曲折勾连着几道木板桥,水边杨柳临水悄立,周围的酒吧都在临水的路边放着适合自己格调的桌椅,游客们安静地干着自己的事,拍照的,坐着聊天的,干脆晃悠着晒太阳的。我在一家叫午后阳光的酒吧门口坐了下来,摆弄相机,打量来往的行人。要了一杯他们牌子上写着不好喝不要钱的‘冰熊咖啡’,冰块,咖啡,奶味,不知道到底是好喝还是不好喝,但是那个时刻那个氛围那个调调确实很安逸,所以我就赶紧给深圳的朋友发短信说束河真安逸,真想在这多呆几天。嗯,要做小资也要坚决做束河的小资,不做丽江的小资。喝咖啡的时候请酒吧服务员照了一张像,是我整个旅程中唯一一张我自己的相片。发呆,考虑到底要不要在这里多呆一天,没有决定,起身继续找那个老束河。

    走出这个酒吧圈,沿着窄窄的石板街一路走到一个广场附近,左转经过一坐桥,我终于进入了老束河里面。刚过桥没多远,路边一个大院子,里边好像无数故事张望着院门外的过客,虽然大门上贴着严禁拍照,可我还是经不住诱惑抬起相机,眼睛还没凑上取景框,院里一个大妈就过来呵斥,羞得我掩面直奔。这条路向上一小段就到了尽头,换着另一条与其垂直的路,左边一条沟,沟边的院子通过一道小木桥与路相连,院子与院子之间一个一个的巷子,巷子的尽头是巍然的大山。沿路逆水而行,路边的院子也都成了客栈酒吧,院子普遍比较宽敞,与丽江的紧凑精致大为不同,基本都保存着原样,泥砖的院墙,老旧的木柱子,些许破旧的木窗,多了一些自然和随意。路边水里偶尔放着一两箱饮料,冰箱的世界,让它见鬼去吧。在一些巷子口,偶有当地的妇女守着小小的蔬菜水果摊。转了个弯,路边一个立着牌子的水井,名曰三眼井,第一眼井水饮用,第二眼井水洗菜,第三眼井水洗衣。井下一片菜地,菜地外一片树林。束河,总会在不经意间让一些细节把我的心抓住。

    继续逆水而行,院子没了,左边是山,右边树林,林木稀疏中有一些独立的长亭,屋子,甚至有一栋房子前挂着个牌子“束河古镇治安执勤点”,这里的民警大概算得上是最幸福的一群民警了。我逆水而来的沟原来是古镇的水源九鼎龙潭流过去的,另分一支流过树林,蜿蜒而去,林子深处有一座木板桥横跨而过,一对新人在桥上拍婚纱,透过镜头看那新娘,我大大的为那小桥捏了把汗,幸好那桥还算结实,连晃都没晃一下。一座石桥边立着个小石碑,上刻“独自莫凭栏”,真正气煞我也。内心在为留不留下来而备受煎熬,别人都成群结队悠哉游哉,而我一个人背着沉重的包像一头赶集的蠢驴在阳光下,在这么一个安逸的古镇东奔西跑,我赌气在这里凭栏五分钟,嘿嘿。

    龙潭的水特清,里面有小群小群巴掌来长的黑鱼,游人不多,偶尔有人会拍这清水里的鱼,路边有两个少年在画画,边上几株大树,弯曲虬结。龙潭出口处修着一个走廊,廊前挂一牌子:丽江束河茶马古道博物馆,穿过走廊沿潭边走不远,有一小小道观,名曰‘三圣宫’,小小的院门立在水边,旁边一株大柏树,里面临水有一小小的院落,摆了三两张桌子,有两个女游客坐在里面闲聊。这三圣宫斜后面的半坡上还有几座屋宇,规模比这小道观要大的多,其中一座房子上写着东巴阁几个大字,又有一座房子上挂着个牌子:电视剧《钱王》《天边外》,电影《陈圆圆》拍摄点,临水那座屋子周围一圈木走廊,四周林木森森,偶有一两声鸟鸣,打个盹正好。龙潭尽头几百米处还有一座大院落,也是一处旅馆,院外大树参差,院内修竹摇曳。

    记得刚上这条沿沟而行的路时,看见路边写着石莲寺,旁边画一箭头,从龙潭折返回去寻找这寺庙。一路上的院子充满着无穷的诱惑,这样的诱惑,躲开了就是犯罪,所以我一路走来越走心里的负罪感越重。最后终于随着指示拐进一条巷子,石子路边的房子有民居也有闲置的,也有改着旅馆的,都有宽敞的院落,有泥砖的围墙,因此都带着几分土性,几分温暖。寺庙建在半山,很小,是藏传佛教的寺庙,主要遗迹是一山洞,洞前一个小平台,边上有一座屋子。在平台上正可俯视整个古镇,放眼看去只见一大片灰瓦屋脊,也不知我今天走了束河的三分之一没有。小苗的传说有臧僧在洞中修炼传教的,有洞口形似虎口正对村落村民修庙以镇虎口的,而且都勒石为证,我也没去仔细分辨。

    下得庙来一头扎进村子里,似乎我又迷路了,靠着感觉总算走到了酒吧圈附近,在一家餐馆要了过桥米线填肚皮,吃完还是决定回去,虽然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但是安慰自己,在这里多留一天两天也于事无补不如以后有时间了来这呆个个把月,正好之前看见一个小广告牌写着农家小院落套房包月一月1000,标间800,还有600的,我还拍了照,以后这小广告牌将是一条长长的线挂着的一个香香的饵,时不时就跳出来在我眼前晃阿晃。

    拦了一个小面包,车上还有一个回丽江的女孩,司机说两人一起15,天知道他是怎么得出这个数字的。和女孩谈起丽江,她倒是挺喜欢的。我在进丽江之前的一个客车站下车,买了去昆明的车票,但是坐车要在一个我不知道到底在哪里的车站,晚上8点过发车,我晃进丽江找了个网吧游戏到7点过打的去车站,byebye丽江,再见束河。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