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去了一趟安徽。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9-13
  • 点击数:1504
  • 投票数:0
美其名为  写生
    09年9月学校组织去安徽写生,26号下午到了黟县,感受清新的环境,第一次接触
大山,民风淳朴,秀美得很……
    老师要我们在宏村里面写生,我用这几天痛彻心扉的疯玩了。画没有画几张,受老师批评,但是不曾后悔。
    也许没去过太多地方,也许此行太经典,感受的之最很多,最秀美的还是宏村。
安徽据说是南方中的北方,是地理位置的关系吧,不了解安徽,但是就我亲身感到
的宏村来说真的是江南一样秀美,人杰地灵。
    据说整个宏村俯视犹如一只水牛。虽然不曾俯视,但深信不疑。喜欢南湖,是“牛
肚“,也喜欢月沼,如”牛胃“,月沼的一大滩水池倒影美不胜收。小巷蜿蜒曲折,南方美女如此婀娜多姿也许是在那深深小巷中养成的吧……宏村是画乡,一点不假,处处如画,人在画中游。
        26号,27号在宏村熟悉,画了一张废纸般的画。28号和一位同样热爱行走热爱旅游热爱刺激不守纪律的好友便动身踏上了去黄山的路。在前往的小巴士上才感受到
清晨山间的清爽,呼吸畅快,伴随山间雾气,九曲回肠般山间公路,兴奋,激动不已。
    最惊险的是黄山。自乘缆车上去的那一霎那,便一直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震撼。印证了黄山归来不见岳,哈哈,我起点还是很高的,第一次爬山就是黄山。第一天无非是去了旅游天都要去的景点。陡峭,高处不胜寒,好清爽。当天去了大峡谷,
去时宾馆人员劝我们不要去那里,雨天里面很怕人的,但是还是去了,下到一环便开始下雨,在山间小亭躲雨,我看到了山间云起云落的美景,大团大团的云,雨后朦胧的看到远处山间流淌下来的小小瀑布,在小亭子中结识了一批喜欢冒险的战友。在后来最险的天都峰之旅中也几次三分的碰到了他们,彼此给予彼此的的是简单的温暖,虽然以后应该不会再见。大峡谷下去很远了,二环以下,在天黑之前我们要赶回排云宾馆,所以我们开始折回。往上攀登陡峭的台阶让我们筋疲力竭,也是此次黄山之行的第一次感到的劳累,以至于我们到达排云宾馆的时候外衣已经被汗水浸湿。洗了个澡便很早睡了,因为第二天迎接我们的才是真正大体力的消耗……
    第二天四点起来准备爬上光明顶看日出,四处漆黑,但是去光明顶的山路上一支很长的队伍,此刻我感到力不从心,第一天的疲惫还没有缓解,攀爬一直困难。四十分钟吧,到达光明顶。22岁这年,凭着自己的爱好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因为想看日出而看到了日出,漫天大朵云彩中一小片被染的绯红,后来看到了今天的太阳,小小的发着微弱的红,很可爱。下了光明顶,花了10块钱买了热水泡了自带的泡面。接下来看到云海,蔚蓝蔚蓝的天,我站得高高,大团大团洁白的云,清新凉爽的风凛冽而舒适。我大口的呼吸。最喜欢的感觉。看到的迎客松去不以为意,她太被人熟知。此刻我不曾知道,接下来的天都之行还是我这次真正意义所在。
   天都峰脚下仰望上面陡峭的山路上一排排冒险者,一丝畏惧,一丝叛逆,还是上去了,上到第一个休息平台时初次感受到它的险峻,朋友开始畏惧,我虽心中惶恐,但是想一看天都险峻之心站在极上风。终于说服朋友,在后来他的表现也让我安慰,越挫越勇。天都峰的险峻程度是一直伴随你的,且成递增。台阶陡,87°,平时两级高度。感觉像攀爬梯子。走过了一处十几米长的鲫鱼背走道,除了两边扶手,下面是万丈深渊。到了天都绝顶,周围全是云,看不到下面,如果能的话,更是能体会到我很所在1800多米的高空吧,坐在一颗松树下休息,一直有雾气凝结在上面的水珠飞落,别人躲在别处,我却喜欢在下面接受这圣水般的洗礼。
    下天都峰的路更难走,看着脚下湿滑陡峭犹如梯子般的山路,山间冷非吹着汗流浃背的我,有些许的害怕,真是不虚此行。真心感谢黄山给我的一切。跟着一位经验丰富热心的大叔走下那点最险峻的山路,感激他。下面好走的路我们便自己慢慢走,或者一步一歇或者飞跑下来。脚,要断了。
    第四天回到宏村附近的浔阳饭店。第五天要样三个好友,租了自行车,向5公里处的木坑竹海去了,哪里是电影卧虎藏龙的拍摄点,一路上坡,山地车好难骑。一路风光很美,四周群山环绕,中间是或翠绿或金黄的梯田,偶尔三五墙砖白墙人家点缀其中,遥远处有蔚蓝的湖水,山间不知的雾气还是大片的云朵。这样的美清晨,红色的山地车在其中格外突出,我很幸运。穿过没有车灯就漆黑一片的删减隧道,在弧形的隧道中驶来的启动车声音格外大,它们呼啸而过。窒息的感觉。竹海无非是一片因电影兴起的缺乏管理的竹林。回来虽是原路返回,但是一路下坡,山地车风驰电掣般的往下滑,拉风的很。清凉的风,沁人心脾。
    第六天自然是拼命赶画,应付交差。享受了一天在宏村人家的生活,吃了当地烤鸡腿和梅干菜烧饼,还算美味。
    后来的一个星期则跟着老师转到査济去了,那里大不如宏村,民风淳朴也谈不上了。我庸庸碌碌过了两天吧,在那的第三天便又坐不住了,要上黄山的”生死之交“去了泾县的江南第一漂,当地很不发达,路途劳累,转车三次才到达。也许是前面玩的太过激烈,这个第一漂有些激流,不过了了……便会去了,也许倍感无聊,当天格外劳累。査济的最后一天去了桃花潭,是李白那首《赠汪伦》的地方。个人提不起兴致,倒是最后看到了一个名为”虫二”的亭子甚是有趣,古人寓意为“风月无边”……呵呵,闲人雅致。
    第十四天我们便打道回府,回到大都市上海了。
   
 
 
月沼
2009-9-13上传图片
月沼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