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09年的ZN旅行---坛子坑穿越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9-09
  • 点击数:3688
  • 投票数:0


集体照副本

 
    本来想等照片收齐了后,再看着那些美丽的照片慢慢回忆那天的事,但照片的主们迟迟未出现。为了不让记忆淡去,趁热打铁,重新倒回那美妙旅程的开始。
    那是2009年的6月7日的星期天,天很蓝,烈日照耀着大地,最高温度达到33摄氏度,尽管如此,我的热情还是异常高涨。因为听说过坛子坑的美丽和穿越他的乐趣,曾经2次想去,都让大雨止住了脚步。坛子坑只是个代名词,顾名思义,峡谷中间排列着很多错落有致的深潭和浅谭,一下雨,穿越其间会异常危险。起了个大早,7点准时踏上了去泰顺的旅途,经过两个小时的旅程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坛子坑的入口(位于泰顺县境内)。背着并不是很重的红色极地包,迈着轻松的脚步,开始了我穿越坛子坑的旅程,那时看看手表是9点钟。走在大山间,呼吸着新鲜空气,心情无比畅快。但就在此时,我的脚却踩塌了一座木桥上的一根原木,整个身体都陷了下去,幸亏杀手在后面拉了我一把。当时,觉得自己好愚,怎么可以把一个人的重量压在一根细细的木头上呢,就好比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他一样,这可能就是缺乏户外经验的原因吧,虽然从开始玩户外到现在已经3年了,但走自虐线还是第三次。第一关,就这样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不一会儿,我们走到了一个大坝上,这大坝好熟悉,平时在他们的照片上经常看到,心想该不会是在这上面玩速降吧。还好,是从大坝旁的小路下去。只是这小路的台阶高差很大,石子零碎,走不好掉下的石子就会砸到人。就这样在领队的指导下,我们每2个人,男带女,每隔一段距离的小心翼翼的下去。第二关就这样顺利过去。坛子坑这条线之所以经典,不仅是因为他的美丽,还有他所包含的多种多样的户外元素,路上我经历了朔溪、攀岩、还有速降,虽然很累,但很新鲜。前一天游泳的时候脚不小心擦破了些皮,所以如果能不朔溪我尽量从岩石壁上爬过去。因为脚力和平衡感的关系,我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怕我走不过去,啊金和政宇总是一前一后的跟着,帮助我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后来,啊金看我走的很是吃力,让我把包拿下来给他背,在我看来出来玩户外给队友增加负担是件很丢脸的事,我坚决不同意,路继续走着。走走停停3个小时过去了,看看手表中午12点,领队选了个潭边吃午餐,走得汗流浃背的队友们迫不及待的脱了外衣跳入了这清澈见底的水里,以消除疲惫。当我到达午餐地的时候,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尽情享受着潭水的冰凉,因为我没办法下水,这也是我穿越坛子坑的最大遗憾。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选了块阴凉的地方坐下,吃了些干粮,喝了些老老带的葡萄糖水,躺下休息。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吃力,我是怎么了,心情有些沮丧。在潭边脱了袜子,看看自己受伤的脚,洗洗,舒缓一下,枫叶见壮,随手给了我一双厚袜子,让我穿上,说好走路。下午1点,领队枫叶发出了出发的指令。早上的行动让我的队友增强了对我的保护,总是有那么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在我周围,后来,手臂力量实在吃不消了,我选择了朔溪。脚一下水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但伸了伸腿又好了,走了一段路,又不断抽筋,我忍着痛,但一个不小心踩到了石头缝间,脚腕一阵剧痛,寸步难移。走在前头的啊金见状,回过头来把我扶到了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此时的我疼的眼泪哗哗的淌了出来,一向坚强的我因为疲惫和疼痛再也克制不住了,啊金拿出包里的药瓶喷到了受伤部位,帮我伸直抽筋的腿,可以说我的眼泪也有几分因为感动。虽然他也是一个领队,可能这是他应该做的,但还是由衷的感动。沿着岩壁爬不上去的时候,下悬崖踩不到的时候,金、顺、卓宇都是用他们的脚用他们的手用他们的膝盖来给我做立足点的,真的很不忍心踩上去,但又没其他办法。。。。。
    走过无数没有路的路,拽着树根连滚带爬的下去,因为踩空无数次的悬在那儿,心脏急速的跳着,幸好有阿金的照顾,有惊无险。开玩笑称啊金为我的'护花使者',一路上一直为我铺平道路,在我前后的照应。很是感动~~~
终于到了速降的悬崖边,看着30米高的悬崖,心里丝毫不畏惧,可能周六速降练习的结果吧,此时的我反而轻松了,穿上了安全带,戴上了安全帽准备下降。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因为疲惫无力而发抖的腿,怕下降时脚无力撑住。但担心也是多余的,只能坦然面对。此时,旁边有个比我更紧张的人,他就是小胖。小胖平时很少接触户外,特别是这么惊险刺激的运动从来没碰过,看着这么高的悬崖,心里有些发怵,挺爱说话的他此时闷不吭声。我见状,对小胖说:放心吧,不要紧张,有我给你垫底。小胖一听,展露了笑颜,降下后,小胖直言我是他的精神支柱呢,哈哈,好有成就感。帮助他人其实也是一件让人感到幸福的事呢。可就在下降时,意外发生了,因双脚不平衡导致整个人挂了下来,手臂无意间擦到了岩石,流血了,那时只知道死命拽着那绳子,努力回忆自己练习时的标准姿势,慢慢地降到了地面。之后才觉得手臂好痛。。。二降时吸取先前的教训,在领队们的保护下,顺利降到了地面。飞跃背了我的背包,让我走路轻松了不少,但感觉不好,二降后又拿回了背包,继续穿越攀岩朔溪。夜幕降临,快要到达终点前的一段路,腿脚都无力了,老老把登山杖也给了我,助我一臂之力,过一段湍急的溪水时,杀手和顺分别站在两边,啊金拉我过去,我一踩到水里,整个人就快要被水冲倒,幸亏顺拽住了我,好恐怖~~~
    我好渴,看看后面包外的矿泉水瓶不见了,顺见状将他泡有铁观音茶的水壶递给了我,天哪,我怎么这么幸运,碰到了这么一大群这么善良的驴们,我又一次被感动。
     上了平坦的水泥路,感觉离胜利不远了,一边唱歌一边拄着登山杖开心的走着,夜越来越近,驴友们的头灯纷纷亮起,晚上19点30分,我们终于上了公路。整整10小时的穿越,让我体会到坛子坑的美,也让我见识这一帮驴友的善良以及团队精神。这是我自广东中崆穿越、海南岛国庆逐日骑行的第三次自虐户外,虽然很累,但很开心,我会永远记得的。。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