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五月伊始--嵩山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8-31
  • 点击数:1235
  • 投票数:0

 

这个五月,背上背包,独自踏上去往河南的旅程。


 


在离开之前,我以为自己放下了所有的过往,可以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又或是我希望这样一次旅程能让我遗忘,遗忘那些不应回首的往事。但事实并非如此。


 


来到火车站时,一种伤感便开始在心中酝酿,久久徘徊,挥之不去。曾经的那些片段无法抑制地在眼前闪现。你离开,而后又回来。这个火车站承载了太多我们一起经历的过往。我拿出包里的纸笔,自说自话地记录着一些只言片语。因为无处诉说,所以我与文字交流。


 


车还是来了,广播里不停地播放着催促上车的提示声。周围嘈杂陌生的人群将我湮没。上车的那一刻,我回头了,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又或是因为留恋着什么。无从得知。目光所及之处,全是背着大包小包,或张望或匆忙赶路的人流。那一刻,一种巨大的失落涌上心头。


 


终于还是走了。伴着轰轰隆隆的机械声,火车开始缓缓地向前行驶。看着窗外渐渐远去的站台,还有一栋栋楼房。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正在离开着这座城市。


 


 


 


>>>>>>>>>>>>  花开了,无声地静静绽放,在这个五月。


 


一路的颠簸与推挤,火车在晚上10点20分到达了河南郑州。在这个假期,想找到一处住宿,异常的困难。各个旅馆和酒店的房间早已被满满预定。于是,我背着背包,行走在这个陌生城市的街头,四处寻找一间栖身之地。走了好久,在一个街角,看到一块旅社的灯牌。于是,因循着那微弱的灯光,摸索着爬上了那暗暗的楼道。在三楼的拐角,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操着很重的河南口音问我是否要住宿,我点点头,然后她便领我到一间小房,拿出一本旧旧的笔记本,让我登记,并交好押金。随后便把我带往一间客房,安排我住下。


 


这间旅馆是私人开设的,设施很简陋,一张床,一台老式电视机,旧旧的床单有些泛黄,厕所里除了一个洗手台和一个便池,便再无它物。突然意识到,这个夜晚无法洗澡。看着那张床,实在不敢赤身睡下。于是便在洗手池里用凉水冲了冲脚,穿着一身白天在车厢里被人群挤擦的衣服便躺下。


北方的干燥的空气,令我不得不在半夜反复起身喝水。次日很早就醒来,嘴唇还是干裂了。匆忙洗漱完毕,便迅速结账离开了这个旅馆。恶劣的住宿条件,令我实在不愿继续停留。


 


清晨,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便直接赶往汽车站买好去登封的汽车票。将近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从郑州来到了登封。


 


河南,一个寺庙林立的省份,其中不乏有少林寺这样的名寺。此时正值五月旅游的旺季,一下车,冲入眼帘的不是少林寺三个大字,而是簇拥的人群,熙熙攘攘。于是便临时改变计划,直接前往嵩山上的三皇寨。


询问了一下当地的人,从嵩山少林寺到洛阳的汽车到了傍晚天黑之前就只剩最后一班了。于是不得不乘坐缆车到嵩山的半山腰,而无法亲历登山。


 

从缆车上看整个嵩山,完整的被绿色所覆盖。早晨的阳光,静静地隐匿在云间,沁出柔和的光亮,在远处渲染开来。从高空往下看,一团团的树丛遍布整个山林,与花菜的形状有些相似。槐树浓郁的香味在缆车不大的空间里弥漫开来。远处的山,朦朦胧胧,好似铺上了一层白色的纱,隐隐约约,只能看见大致的轮廓。缆车缓慢的上升前行,能看到的山景也越来越为广阔。

 


从缆车的出口走出,是一块很大的山台,背靠着山林。绿瓦红柱白墙上,探出半截山头来。早晨的薄雾将近处与远处的山分隔的层次分明,却又浑然一体。好似一副水墨画在眼前铺展开来。山上的风很大,吹动着树林,发出阵阵巨大声响。只穿了一件T恤的身体,在冷风中颤颤发抖.


从山台下去,便是一条细窄的小道,曲曲折折,沿着山势盘旋。没走多远就转入那悬山而挂的小栈道。窄小的道路,两人并肩便有些拥挤,只能追随者前面的人,慢慢前行。栈道悬挂的山体,是一层层的叠石,像小时看过的手风琴一般,一层一层紧连在一起。从栈道的栏杆往下望,巨大的深渊,某一刻有过纵身一跃的想法,终究还是被恐惧所驱走。


 


置身这样的广阔之景,突然感觉内心一阵舒畅。此时,对于生命,对于自然有了某种感悟,无以名状。对着远处的山谷,我大声地嘶吼,声嘶力竭,企图将内心积压的所有阴郁倾泻而出。不知觉,眼角的泪水滑落过面庞。我努力的扬起嘴角,对着天空微笑。


 


试图离开,然后遗忘。却不曾发觉,很多的记忆,早已留下深深地烙印,无法抹去。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