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鸡公山惊魂记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8-28
  • 点击数:4120
  • 投票数:15

 

  昨天,农历七月初七,是咱中国人自己的情人节。在这个浪漫的日子里,我与南方云海兄(以下简称南兄)却经历了一场灾难性质的天气,这坏天气,让我们在壮丽阳刚的鸡公山旁,为了一张照片,与死神擦肩而过。

  这次上大山包,是应南兄之约而往。初秋的大山包,秋意盎然,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美丽的霞光,还有使人迷醉的色块——红色的苦荞、金色的燕麦。所到之处,留下了咔嚓咔嚓的快门声。

  网上天气预报称,26至27日,昭通有阵雨,到大山包乡政府时,工作人员收到的预报与此相吻合。26日中午前,天气一直很理想,下午4点30时,我与南兄怀揣着对神奇天幕和云海的期待,驱车前往鸡公山大峡谷。到了跳墩河水库坝旁,有民兵指挥停车。我们选择骑马上山,每人花销十元人民币,一路上,遇到或步行或骑行的返程游客,一些还将相机对准我们的骑姿,南兄笑说:“还吃我们的伙食。”由于是初次骑马,甚是紧张,担心自己从马背上摔下去,牵马的中年妇女一路说她家的马最乖了,不像那些野性的大叫马有危险,还说前几天就有两个游客骑大叫马时跌落,造成一骨折一关节脱臼的后果,更给我的心理上增添了几分紧张。在马背上晃悠晃悠着,翻过一个山梁,我们已经到达了“终点站”,此处距鸡公山顶还有近一半距离,我与南兄大呼上当,发誓以后一定要坚持步行上山了,然后又互相安慰说,以前没骑过马,这次算是一种体验,从这个角度上,这十元钱花得相当的值。

  再沿着新建成的驿道步行五分钟,我们就到达目的地——鸡公山峡谷边缘。这天的峡谷,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景象,看着灰蒙蒙的峡谷,心中难免有些失望,唯有对面山顶的云层让我们还抱有一线希望,于是选择坚守,等待日落时分的奇观出现。

  我与南兄坐在鸡公山旁的巨石上抽烟聊天,谈此次出行的得与失,谈人生中的诸多感悟,心情非常愉快,有大团的雾从我们身边掠过,在水库上方汇聚,低低地压在身后。随着太阳的西沉,峡谷上方的云层逐渐变红,一些光穿过乱云的缝隙,射向大地,形成规模不大且效果不好的“电筒光”。南兄说,有伙食,站起来持相机咔嚓了几下。在按快门时,我发现大片的乌云从头顶上压向鸡公山,而雄峻的鸡公山右侧悬崖上出现一团洁白的云,我们背上器材,三步两步奔到距白云最近那个观景台,换上长焦镜头,一阵狂拍,在短短的几分钟内,那团云不但改变了形状,还随着日光的变化改变着颜色,着实令我们兴奋了一把。拍罢,头顶的云更低了,大药山方向,也是黑沉沉的,有一片白色的东西连接了天和地,由远而近,仔细一看,原来是局部地区的阵雨,从远处看去,只有小小的一片,有点像是从天上倒下的水,形成了瀑布。这片瀑布慢慢的自西向东移动着,越来越接近鸡公山,本已收好器材准备撤离的我们,岂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再度支好三脚架,换上广角镜头,又一阵逛拍。二十分钟后,天色暗了下来,有大颗的雨滴落在我们头上、身上,那雨瀑已经迎着我们而来。我和南兄立即将相机装入好,拉上防水袋,收好三脚架,沿着驿道往停车的地方狂奔,高海拔地区稀薄的氧气令我们喘不过气来,刚爬上第一个山梁,豆大的雨点夹着冰雹,劈头盖脑地向我们倾泻下来,刺眼的闪电刺激着视觉,震耳欲聋的雷声时远时近,造成了巨大的回响。由于没带雨具,我们决定到新修的亭子里暂避,待雨停后再下山。

  逛风带着暴雨,摧残着我们栖息的这个小亭子,似乎要把它撕成碎片。雨水斜斜地飞进来,穿过亭子狭小的空间,淋湿了我们的衣物,带走了体温,只感觉到裤管冰凉凉的。电闪雷鸣,不断刺激着我们脆弱的神经,大有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之感。天已擦黑,为避免无线电引来雷电,从而遭到雷击,我们关了手机,感觉自己成为孤岛上的鲁宾逊,与世隔绝。

  突然间,我觉得眼前一亮,继而是一声撕裂物件的巨响,终点就发生在距我们大约五米的地面,随即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目不能视物,心中先是没有意识,后只有两个字:“完了!”身子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待意识恢复,雷声已在头顶响过,野草被烧焦的糊味已飘到我们的鼻腔中。再细细一看,大约五米处驿道边,出现了一条刚才没有的黑色痕迹,那是雷电“到此一游”时留下的痕迹!

  我越发的紧张起来,感觉到巨大的危险潜伏在头顶上,随时可能降临的灾难已心中有数。天已经黑下来,雨没有停的迹象,又没带手电和雨具,加之雷电的光和声音在四周此起彼伏,不绝于眼耳,如果在黑暗中冒雨前行,摔跤事小,一旦被雷击中,那只有躺在这里,等家人来收尸啦。基于此,我们选择继续留守,只期盼阵雨早些停下来。

  十多分钟后,雨渐渐小了,我和南兄决定冒险前行,真是高一脚矮一脚,泥水打湿了我们的鞋裤,无妨;摔倒了,爬起来。只求闪电雷声离我们远点。终于过了两条沟,经过了下午时分下马的地方,翻上山梁,看到前方有两个人影迎着我们跑过来,听到他们的招呼声,知道是前来营救我们的民兵,两个小伙子递给我们雨衣,帮我们背上包裹,一手拉着我们在山路上小跑。几分钟后,终于到达停车的地方。大山乡武装部长周雄已在这里等候我们多时,他驾车将我们带回集镇。

  倒上一杯酒,压惊。周雄向我们讲述了上周六所遭遇的情景,当时,大批游客在鸡公山游玩,遭遇了一次雷雨天气,他在疏散游客的过程中,亲眼见到一个雷电击中鸡公山驿道旁厕所上方的石头,被击碎的石块飞向峡谷的景象,至今仍历历在目。

  据前来营救我们的民兵介绍,鸡公山一带富含铜和铁矿,加之海拔高,山势特殊,在夏秋两季,极易形成雷区。

  周雄说,一些游客未能意识到鸡公山峡谷一带的灾害性天气危险,贸然在山顶架设帐篷宿营,不光是污染破坏环境,一旦遇到强对流天气,随时有被雷击的可能,可谓危险重重。刚才看到雷电交加,打南兄电话不通,知道我们被困,所以,经请示领导,派出民兵前来营救。

  一杯酒下肚,我感觉自己基本从极度紧张中恢复正常。然而,每当回想眼前那束强光和那声巨响,心脏总免不了会收缩一下。回到宾馆,将照片复制到电脑,一边浏览一边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仍心有余悸。南兄说,一定要牢记这次的深刻教训,时时留意天气变化,如果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再美的风景也不拍了!

  简单的记录,只有一个目的,对自己、地他人的一个警醒,提醒大家在鸡公山或类似的山峰上,应本能的发现并规避气象危险,快乐出门,平安归家。

  昨晚身心俱疲,今早补之。

 

                            (2009年8月27日清晨 8:17时完成于大山包鹤乡宾馆)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