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独家攻略

一个人在路上 我并不寂寞(西北之行 9)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8-12
  • 点击数:2890
  • 投票数:6

 

 

库木塔格沙漠露营烧烤

    在土峪沟游荡的时间也有点过长,所以到达库木塔格沙漠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有司机小辉在我们当然不用从景区售票处进沙漠,而且从售票处进去也不容许烧烤。

    库木塔格沙漠是新疆第2大沙漠,我也是到了沙漠后听他们说才知道。经验丰富的小辉带我们找到露营点,也找到一堆烧烤过的木炭,木炭就在沙底下,拨开上面一层沙炭就露出来了,这些前人剩余的木炭当然不够用,还得走回路边捡些木头。听小辉说他经常就拉一些驴友到这里露营烧烤,最经典的一次就是他拉来的游客中有一位丹麦的女游客,一到沙漠就兴奋的不得了,脱光衣服在沙漠上裸奔。我立刻看了一眼long,一个满身长毛的家伙,怎能跟一个丹麦MM相比!long对着我傻笑。语言不通,你就只能傻笑。

    在沙漠上露营烧烤相信很多人都没试过,而小辉更加在意long 对这个沙漠露营烧烤的感受,一直要求小秦小万两人翻译,问老外喜不喜欢。在沙漠里点燃篝火,煮面条,烧鸡翅,喝着菠萝啤酒,躺在沙地上看星星,long 说他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他们家没有沙漠。



恐怖的沙漠之夜


    我们只租了两个帐篷,我跟long 混账,不得不佩服老外的做事严谨,long 搭个帐篷也一丝不苟,搭个帐篷也能有像个家一样的感觉。但最后把内帐打开的时候着实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租来的帐篷,里面的东西根本没人清洁,有女人头上的发夹,脏兮兮的揉成一团的毛巾,纸巾。。。老弟呀,着实让我们国人在老外面前掉脸了。我说之前租过此帐篷的大哥大姐们,你们若真的在帐篷里办过事也该懂得怎样处理现场呀,就算你们没办过事,那为啥非得要把现场搞的就像办过事一样?Long 确实也怕了,虽说后半夜起风了,风沙很大。但long 还是就一个睡袋睡在帐篷外,他说喜欢外面的夜景,但我知道他是怕在帐篷里面会传染个什么病毒之类的东西。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铺上防潮垫,也不管里面的垃圾,很快就睡得像猪一样。

    出来好多天了,印象中我好像只睡过两晚的床。那一刻,我需要一张床的欲望远远大于需要一个女人。

 

IMG_0175
 


 

IMG_0198
 

 

IMG_0210
 

 

2009-5-19   D7:吐鲁番汽车站乘坐中巴到火车站,票价7.5元,T156火车吐鲁番到兰州,硬卧上铺345元。

          
    虽说今天行程很休闲,可以睡到自然醒,但六点多我就起来了。

    昨晚在帐篷里感觉到一整夜的风沙都没停止过,真担心在外面的老外会给风沙掩盖了,把头伸出帐篷一看还真的吓了一跳,老外果然不见了!出了帐篷才发现这家伙已经挪了一个位置,躲在帐篷后避风的位置,整个人裹在睡袋里睡的像头猪一样,不过相信他昨晚一定不好受了。

    都醒来的时候已是8点多了,我们走到沙漠深处漫步,不过到了10点,沙漠上的沙明显开始发烫了,站着不动很快就会感觉脚底热辣辣的,随着气温的升高人也随着感觉到难受,这毕竟是新疆的第2大沙漠呀,我们可不想都死在里面。

    从沙漠出来我们去了火焰山、葡萄沟,但都是到此一游而已。中午12:35分,我就跟他们分道扬镳了,他们回乌市,我就到吐鲁番火车站坐车到兰州。

    虽说是吐鲁番火车站,但应该叫大河沿火车站更为贴切。从吐鲁番到火车站有六十多公里路。这是一条坐得能让人发疯的公路,走完荒凉的戈壁,穿过破落的村庄,粗犷的西北风总是隔带着尘土穿过车窗让你感觉不能呼吸;这也是一条会令你压抑的公路,每次让你觉得前面就是火车站的时候却总是失望一回然后感觉离终点又是遥遥无期。

     13:07分从吐鲁番汽车站开车,到达火车站已是整整3点多了,原计划能坐两点多的车,迟到了想想能坐到3点的也行,但还是迟了,最后买了16:49分开出的票,想想如果不是提前跟他们分别,我想到这个见鬼的吐鲁番火车站已是天黑了。

 

IMG_0230
 

 

IMG_0234
 

 

IMG_0336
 

 

江湖  不再是险恶


    黄昏

    斜阳

    黄昏的斜阳洒落在这片荒凉的戈壁滩上。

    戈壁滩上一辆列车正在吃力的在强烈的西北风中行驶着。

    在吐鲁番一起上车坐同一个卡有两个分别出差的人,一个只到哈密就下车的中年人,另一个跟我一样要到兰州然后再转车到银川的江西小伙子,而这个江西小子恰好在东莞厚街上班,所以我们的话题就特别多。他们都是江湖上跑的人,自然见多识广,跟他们聊天是一大乐事。中年人出差已经一个多月了,一站一站的跑,一边工作一边游玩,以工作而娱乐。但相对这两个江湖侠士而言,后来上车的另一个大侠余大哥就可称得上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了。

    从火车上醒过来已是早上的10点多,不知什麽时候开始下铺已经换了一个人,一个一直在蒙头大睡直到火车快到兰州乘务员要拆被子清洗时他才不得不起来的人,这个人就是余大哥。

    余大哥,四五十岁之间,籍贯不详,只知道一年四季除了冬季其它的三个季度都是在新疆、甘肃、青海这几个地方闯荡,江湖经验指数绝对是爆灯。

    他是那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角色。早上,我跟江西小子在聊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他醒了,而一点不起眼的他坐在铺位上回过神来后就接上了我们的话题。当时我们聊西宁的达尔寺,但余大哥一接上口后我们就只有听的份了,因为就是想说话也没法插上口,他滔滔不绝的从佛教的起源、历史、红教与黄教达赖与班禅的关系乃至涉及的政治因素,从古到今,高谈阔论,口若悬河。简直就是一本活生生的佛教与政治的教科书。

    好不容易变换招式转到小吃上面来,而余大哥不愧是武林高手,见招拆招,立刻转换角色,变成地道的一个饮食专家。从他口中我知道去了在新疆没有吃到阿布拉的馕就不算去过新疆,因为我的确没吃到也不知道阿布拉。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余大哥给我们恶补了一堂饮食文化课。从新疆的水果到兰州的拉面再到西宁的小吃。他那种妙语连珠、绘声绘色的描述,可以通过嘴巴就能让你感觉一盆色香味俱全的地道小吃就摆在你的面前,要是刚好有双筷子在手的话估计会忍不住伸手去夹菜了。我敢保证,要是余大哥改行做个《饮食专栏》绝对不会比那些饮食界的知名专家逊色!而他的口才我相信就算是周星星在旁也只能是流口水的份。

    余大哥能说会道但也不尽是胡吹,他说到西宁的小吃的时候跟我攻略上所说如出一辙,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都是有根有据的。

    到达兰州,他推荐我不要坐火车改坐汽车到西宁,火车晚点一个半小时他要赶时间的情况下还不遗余力的带我走最近的汽车站,还推荐我火车站附件一家最好最正宗的兰州拉面馆,然后他才匆匆忙忙的跳上公交车走人。当然,在火车上的时候他已经把西宁的饮食攻略秘笈毫不保留的传授了给我。

    古龙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古龙金庸笔下那种腥风血雨的江湖只能在书本上领略得到,现实的江湖是充满真情充满友爱的江湖,余大哥,不对,应该称呼余大侠,余大侠、之前的李大哥和那些阿姨级的女中豪杰就是很好的例子。


 

IMG_0240
 

 

 

IMG_0241
 

 

IMG_0238
 

 

IMG_0239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