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美景图片

【恋色西藏】那一场寻觅已久的风雪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8-04
  • 点击数:3404
  • 投票数:24

这是一个行程外临时增加的景点,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这地方到底叫什么。孙老师说他来拍过一次,很漂亮,建议我们不要老围着桃花转,于是凭着依稀的记忆带着我们上山。

或许有颗不安分的心,或许喜欢不断的变化,很是迷恋一山有四季的垂直气候,从山脚的艳阳高照到山顶的鹅毛大雪,光线、气温、植物、景致都在不断地明显变化着。视觉的刺激是表面的,而当身体的每个毛孔、每条神经都同时感受到时,那感觉是妙不可言的刺激、兴奋、过瘾!

 

 
 
 
 
 
 
 

 

一条无名的小冰川象八爪鱼似的爬在对面的山上,触须缠绕着原始的老树向外延伸着。

 

 
 
 
 
 

远看的风景如观赏一幅图画,可望而不可及,当站在风景的中央,所有的感知与感觉都是直接地扑面而来。当车驶过这条被两堵雪墙夹着的小路时,只“哇”了一声就惊叹得不会再说了。达喀说我们从一条冰川的中央穿过去了,这不过是冰川的其中一条小触须而已,站在中央触摸几乎如石头般硬的冰块,我太渺小了;看着如被整齐切断的冰川和从冰川中穿过的道路,人的力量和破坏力也太伟大了。

 

 
 
 
 
 

越往山上走天色越阴沉,雪也越下越大了,达喀说我们准备去看的嘎瓦龙天池肯定去不了了,经过纳木错的经历,对看不到的风景和去不到的地方已经丝毫没有了失望和沮丧的心情,我相信去不了看不到的一定是与他的缘份未到,而同时也一定会有别的风景在等待着我,或许还会是更大的惊喜。为了看一场飘飘洒洒的飞雪,曾刻意在隆冬的季节走内蒙跑东北却一直没能如愿,一场只在电影里看过的鹅毛大雪,那些只在画册里看过的漫天雪花飞舞的景致在我毫无心理准备之下突然地出现在眼前。扬起头让雪花落在鼻尖滑过脸颊,脱掉手套让大片的雪花飘落在手上,看着雪白的雪花在手心慢慢融化,兴奋得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苦苦寻觅不得的突然出现在眼前,除了兴奋和激动,对冷暖也没有知觉了。

 

 
 
 
 
 
 
 
 
 
 
 
 
 

黑与白是最钟爱的颜色,简约明了,看似平淡无彩却最恒久耐看。黑与白是极致的对立,看似简单的组合却蕴含着极强的对比,可以说他们是互补的,也可以说他们在抗衡着。总觉得黑与白就是双子猫灵魂里魔鬼与天使的颜色,他们交错地占领着上风的位置,于是朋友们对猫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很好也很坏,视乎你看到了猫的哪一面。钟爱黑与白,喜欢他的简约,喜欢他的对立,这样的思维是否很矛盾?双子本来就是对立的同一体!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