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原创) 夜游什刹海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7-05
  • 点击数:10710
  • 投票数:12

(原创)  夜游什刹海

要不是田齐过生日,约大家到什刹海去喝“花酒”,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夜游什刹海。

 

自从四月初与好友田齐、徐璐在安徽泾县宣纸集团分手后,一直就没有见过面,一晃儿已经过去三个月了。那一天,齐志、田齐等相约中午去吃“羊蝎子”,主要是为了商量筹备国庆节期间举办展览的事。这顿“羊蝎子”很过瘾,酒也喝得很尽兴。田齐说,明天我过生日,咱们晚上去什刹海喝“花酒”吧;大家说好啊。于是,就有了什刹海夜游之行。

 

幸亏齐志提前预定了船只,否则,当时现找船就来不及了。田齐、徐璐、李波扬三位画家和婉卿、宵光几位好友相约而至。他们早就采购好各种食品、下酒菜和白酒、啤酒、红酒,足够消耗一个晚上了。齐志还特意点了一位拉二胡的女孩,为大家助兴;摇撸的小伙子也很热情,动作蛮熟练,让我们很满意。

 

有多少年没有来过什刹海了?算起来,竟然有五六年了。其实,我住家离什刹海很近,骑单车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小时候就读的皇城根小学,距什刹海仅两站公交车路。所以,放学后经常到什刹海玩。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儿时的情景依然时时浮现在眼前。前些年在北京的时候,每天上下班,都要路过什刹海,但都是匆匆而过,没有闲暇时间去好好浏览一下。甚至,有时白天要故意躲着这里走,因为到处都是各地游人,马路两旁都是大型旅游团队的大巴车,经常造成交通拥堵。

 

真正与什刹海有过亲密接触的应该是2002年秋天。那一年,与台湾著名小西园布袋戏剧团团长许国良先生在北京商定,2003年“六一”儿童节期间,在位于什刹海北岸的“宋庆龄故居”共同举办台湾小西园布袋戏剧的演出、展示和民间艺术交流活动。之所以选择在“宋庆龄故居”举办,除了孙中山先生夫人的特殊身份之外,还由于宋庆龄主席作为老一辈革命家,生前十分重视少年儿童的教育与成长。“宋庆龄故居”的领导非常支持这项活动;许国良先生专程从台湾飞来,到“宋庆龄故居”参观,表示非常满意。然而,正当一切筹备工作都在按部就班地顺利进行,距“六一”还差一个多月之时,2003年4月中旬,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把一切都打乱了,所有的筹备工作都付诸东流。

 

那一年夏天某天晚上,北京刚刚解除“非典”警报,我和齐志来到什刹海,划着小船,望着北岸灯光恍惚下的“宋庆龄故居”,夏日的晚霞弥漫在夜空中,如蓝色丝幔,缀着金黄色的绦边,更如同镶嵌着耀眼的宝石,使人更加感觉生命的灿烂。那时,岸边没有几家酒吧或咖啡厅,人们刚从惊恐之中回归,庆幸“非典”终于结束。而正是那个夏天之后,什刹海的两岸才开始了惊人的变化。仿佛一夜之间,就冒出了无数酒吧、茶馆。逐渐地,什刹海开始了喧闹,走向了它今日的“辉煌”。

 

什刹海是北京久负盛名的历史文化旅游景区,位于北京城西北隅,由前海、后海、西海水域、沿岸名胜古迹和民居民俗生活组成。三海水道相通、碧波荡漾,两岸垂柳毵毵、绿荫成行,远山秀色如黛、风光旖旎,是燕京胜景之一。

 

什刹海,是北京城内唯一与百姓生活融为一体的水域景区,有“北方水乡”之美誉;也可称为古都之源、文化之源,是本地民众和外地游客休闲度假、寻幽访古、享受时尚的胜地。从元代开始,曾依托这片水域在东岸确定了大都燕京城市建设的中轴线,并成为元朝,乃至明、清三代城市规划和水系的核心。在历经了数百年的岁月沧桑,什刹海地区积淀了上至皇亲国戚、王侯将相,下到平民百姓、布衣寒士,各个阶层的文化特征。沿着什刹海迤丽的湖岸四周,依势而建、自然天成,不成规则但密如网结的大小胡同,构成了北京城典型的胡同文化,加之胡同内的大大小小的四合院,俨然组成一幅独具特色的京城风俗画卷。直到今天,这里依然保存着许多难得的自然景观和人文胜迹,银锭桥、钟鼓楼、火神庙、广化寺、恭王府花园,曾经是王府豪宅的宋庆龄故居、郭沫若故居,以及曾经居住过十大元帅中三位的柳荫街等等,宛如一颗颗明珠,交相辉映,把今天的什刹海装点得如此妩媚绚丽、多彩多姿;难怪让海内外游客无不流连忘返,乐不思蜀。甚至连那些“老北京”们,如果有些日子没来这里走走,都会对今日的什刹海感到陌生,那种感觉,只有对比了才会更强烈。

 

确实,对于北京“土著”来说,什刹海是京城闹市区里唯一可以不买门票、自由通行的景区。特别是每到夏日,长堤如带,蜿蜒数里,波光粼粼,碧水如镜,垂柳依依,婉约披拂,嫩菏绽放,苞叶偎依;环回曲宛的石栏,花木茂葱的小岛,撸声咿呀的木船,天、水、树、人融为一体,让人产生无限美好的遐想。

 

什刹海最具特色的,当属她的民俗文化和京城特有的人文景观。在景区内,你可以乘坐三轮车在多如牛毛的胡同里穿梭游览,任由拉车的小伙子昏天黑地的乱侃;也可以骑上双人自行车边走边看,自己慢慢地观察细细地品味真正的京城文化。

 

说实在的,对于现在的什刹海我已经兴趣索然了,因为,已经很难再找到当年那块纯净安祥的乐土了。水,依然是那片水;柳,依然是那片柳;土,依然是那片土;但却已“物是人非”了。就如同把山里妹子“引”进大都市,虽然还是那身蓝印花布的大襟上衣,还是那条宽角裤,还是那块方头巾,唱的还是那首山歌;但是,衣服上已经换上铜纽扣,裤腿上已经镶上金丝边,头巾上已经缀上水钻石,山歌已经唱成摇滚味;你说,你还能找到那种感觉吗?本来,到什刹海来,是想在闹中取静,在繁忙的工作与生活中,调换一下心情。然而,今天的什刹海,却成了灯红酒绿、喧闹繁杂的场所;实在不敢再恭维了。什刹海已经成为北京著名的酒吧一条街,传统与时尚在这里发生冲撞,古典与现代在这里得到融合。也许,这就是“与时俱进”,或者叫时代变迁吧!

 

在夜幕中,我眺望着远处高墙下的“宋庆龄故居”,据说,这里经过整修,很快又要对外开放了。有机会,一定再去看看。“宋庆龄故居”是原醇亲王府西花园所在地。康熙年间,这里曾经是明珠的府邸。在花园南楼前,有两棵200多年前的古木,相传是明珠长子纳兰性德亲手所栽。年轻的纳兰性德常常邀集京城的名士文人相聚于此,畅饮赋歌,吟诗填词。后明珠获罪,花园被和坤所占;光绪年间,赐给光绪生父醇亲王,遂建成醇亲王府。我很喜欢纳兰性德的诗词,五六年前,曾多次来这里,手抚古木,思古之情油然而生,“阶前双叶合,枝叶敷华荣”,眼前仿佛人影依稀,耳畔似有当年吟唱之声回萦。

 

夜深了,银锭桥渐渐远我而去;女孩的二胡悠悠,岸上船里伊人倩影,人未醉却心已醉。什刹海,我肯定还会再来,为她迷人的晚霞,为她柔情的碧水;还有,为我这些情投意合的好朋友!

 

(2009年7月4日)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