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去新都桥吧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6-27
  • 点击数:14204
  • 投票数:0

2009-6-27上传图片
2009-6-27上传图片
2009-6-27上传图片
2009-6-27上传图片
2009-6-27上传图片
2009-6-27上传图片
2009-6-27上传图片
2009-6-27上传图片
2009-6-27上传图片
 

以下内容为九吃所著,为了保持完整性,未做删减,不然九要疯了。。。我又不是总编。。。图片不好再用九的了,如果要看九的照片请移步:http://user.qzone.qq.com/286900032/blog/1245819569?ptlang=2052

努力工作,开心娱乐。

对的,如果只知道工作,不知道娱乐,要么非常伟大,要么脑袋有问题。只知道娱乐,不知道工作,要么是祖上有钱,要么是游手好闲。

上周五,三年没出去旅游的九吃终于有机会出去放松耍下了,管它娘的什么稿子,天天弄到半夜,老子已经开始抓狂了。那个激动呀,泪奔!泪流!

在家千日屈,出门旅游爽呀。

本次活动,由摄影网友香酥TX倡议并组织。队员都是网上认识的摄影网友,共计有:香酥两口子(资深徕卡用户)、漏光大师两口子(资深徕卡用户)、老麦(资深D200用户,大师的朋友,临时加入的)、A新哥的老汉(资深350用户)、九吃(资深400D用户)。平时,TX些经常聚在一起FB、拍照,这是第一次跟他们出远门。

其实,这次大家就是想抛下烦累的工作、远离喧嚣的都市,去大自然放松一下。既不是去拍什么照,也不是旅什么游,目的很单纯,就是出去透透气,放轻松,跟我来......于是,香酥、大师他们也没带什么徕卡(香酥带的是40D,漏光大师则带了小巧的CONTAX T)。至于线路这些呀,都是香酥在安排,我连看都没看过。走到哪黑,就在哪歇吧。

这也是一次FB的出游,光零食就买了300块, 又是香酥两口子的功劳。

本次司机:香酥和大师

财务:A新哥的老汉

笔记:九吃

6月11,早上6:30。

说了不迟到,但总是有人要迟到,九吃在路边上脚都估麻了,香酥TX的车都没开来,闲得无聊,在路边拍了张。成都的清晨,很晴朗,但有了好心情,看这雾沉沉的天气都不像平时那样讨厌了。

 

6:40,香酥TX接了老ATX,又开到二环路边上接了我,然后沿二环路出发,杀到成雅高速路入口。
7:00,准时进高速路入口,大师已经等不及了,按响了香酥的电话,香酥没接,一脚油门,刹到了大师面前,然后分零食分水,两辆车一前一后,高速开到雅安。越往雅安方向,空气越清新,山青水秀,天高云淡,畅快呀!哈哈。


8:30,出雅安高速路,过路费50×2。

这里,天明显很蓝。

 

出了高速路,右转去多营,此处有10km烂路,实行单边放行。我们运气很好,没有被拦下,直接开了进去。路在翻修,但还不算难走,两边山势渐陡,路下边是条小河。 8:50,过了飞仙关镇,继续往前走,路好了些,但灰尘很大。
9:30,到了天全县,边开边问传说中的天全抄手。问了N个人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桥头堡抄手店。 那是条破败的小街,蛛网一样的电线与老旧的木板房。奇怪的是,这家抄手店居然连个招牌都没有。也许因为位于桥头的缘故,大家才叫它桥头堡。现在,我们就要进攻桥头堡。。。。。。的抄手。
 

传说中的抄手店。 表面看上去还是有模有样,去里面和楼下一看,才知道其本来面目。
 

这里的抄手皮应该是加了很多的碱,看上去很黄,但还不够暴力。

 

抄手店的大哥大嫂,看上去很熟练。
 

 

从这些五彩斑驳的用具,其生意可见一斑。
 

大师在摆弄他的CONTAX T小JJ,两位美女看到椒麻鸡(要了半斤,40块一斤)上桌,等不及了,也不等我们这些拍照的,简直太要不得了。老板还给我们每人端了碗汤。

 

抄手,很普通的一样小吃。
天全抄手之所以出名,还是有些道道。
首先,皮不烂不黏,吃起爽口,馅心嫩度也恰到好处,汤应该是煮过鸡的,有点鸡的鲜味。有了这三点,抄手不好吃都说不过去。但抄手毕竟是抄手,你的要求不能太高,要拿它和虾饺比,那就过份了。
九吃认为,抄手还是白味的为好,加了红油,把汤鲜和肉馅的鲜都压了,不如不吃。可七人中,只有我一个要的是白味,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果然,大师的2两抄手只吃了两个,浪费,可耻的人呀!这里的抄手是3块钱一两,5块钱2两,相当于他浪费了4块多。这顿抄手,相当于是早餐吧,总计花费48块5。
没天理呀!连先前端上来的那碗汤都是5毛钱一碗。

 

再说说我们吃抄手的环境,旁边是一个老式的理发店,老到啥子程度,除了老麦,肯定比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年龄都还大。不信?看看下面这张图吧。

后面还有一个小天井,一个勤劳的四川好男人,正光着上身在洗衣服。

 

吃完那劲辣暴麻的椒麻鸡和抄手后,下楼去嘘嘘,看到了一间小屋,里面摆了不少光鸡。它再次向我们证实这家店是名不虚传的。
 

出门,看到对面楼顶那茂盛的玉米,人家都搞屋顶花园,这家弄点庄稼种上,也算是搞搞亲意思吧。
 

10:00,吃了抄手的我们继续上车,沿G318向泸定前进。从天全到泸定,足有125KM。公路沿途,有不少饭馆,都打着什么内江鲶鱼、周鲶鱼、黄鲶鱼、自贡菜、遂宁菜的招牌,让人好生不解。

沿途风光不错,如果是秋天来,那就更爽了,坐车是很无聊的,于是香酥TX的LD蕾师拿出鸭脖子给我们啃,我才想起包里还有半只红板兔。我们吃得不亦乐乎,很快大师就在电台里呼叫,“你们在往车外头丢啥子?”

11:28,我们到了二郎山隧道口。二呀么二郎山,高呀高万丈。以前汽车要翻大半天的山路,现在3分钟就过去了,虽然给了30×2的过路费,很值,向英勇的劳动人民致敬。
二郎山就是一分水岭,过了隧道,就是典型的高原气候,云雾缭绕,天空湛蓝。那天雾气太重,偶尔露出点山顶,又很快被浓雾锁住。
下山的途中,有两个观景台,在这里可以远眺大渡河。
 

在观景台,有不少民族兄弟在摆摊卖特产,品种倒是多,就不笑晓得究竟是产自哪的。

这个晓得噻,灵芝。
 


这个是天麻。
 

这个是红景天,可以治高反的。
 

这个搞忘了是啥子东东。
 

这两种是野生菌,也许是家养的。
 

 

这个晓得噻,牛鞭,有些精神阳萎者,也需要多进食。

 

一只慵懒的猫毫不顾忌的睡在摊摊上。资深美女蕾师凑上去逗它,憨厚的摊主说:“喜欢呀?送给你!”她赶紧摇头走开,看来是蕾师好猫罢了。

 

下了二郎山,左转35KM就是海螺沟。 右转是去泸定、康定。
2001年,九吃就从左边这条路去过海螺沟,那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因为那次樱桥她妈差点滑进冰缝,现在想起都有些后怕。哦,忘了说安全问题,在出行前两天,大家还在群里说到。出来耍嘛,安全第一,因素不外乎两点,一是天然,二是人祸。虽然五一二对甘孜州没啥影响,但这一路山道多,危险也是有的,二是至去年某些人闹事后,这条平时拥堵的风景线路一下就冷清了。来之前,九吃也有些忐忑,不是怕,而是有些心头始终有些不安。香酥TX车上有GPS,所以在前开路,大师押后,两辆车通过电台互相提醒着前行,速度中等,反正是出来休闲,也不用赶时间。而且,这条路他们已经走过多次,很是熟悉。

12:00,到了甘谷地。之所以记了下时间,在于这名字和《集结号》中的男主角相似。大概就在这段路,香酥TX的爱车赛欧好像有些异响,于是把老A撵到了大师的富康。老A貌似很不愿意意,哈哈,就像从一个富庶之地发配到边疆,是不是觉得这车上的零食更多呢?唉,谁叫他地心引力更大呢!

公路两边的陡坡上,这时可以看到大量有仙人掌和少许的杜鹃花。

13:00,距离康定还有2KM,停车加油(共计311RMB),下车才感到寒风刺骨,温度下降快,大家纷纷加衣服,这时感冒可就惨了。 
康定,因一首情歌而名扬海内外,可见,文学艺术的力量是多么的巨大。

虽然是甘孜的州府,但康定城并不大。香酥TX用GPS找了家餐馆,七弯八拐开进去,却停不了车,于是又七弯八拐开到格萨尔酒店的停车场(停车费10块),然后又步行回去吃饭。

这家餐馆位于广场旁边,在路口上,一群人围着看墙上的告示,大师凑过去,方得知是在看考公务员的分数。
 

这家名为眉山老字号的餐馆,店堂逼仄昏暗,人气倒还不错。作为财务总管,点菜的事儿当然由老A负责,他随便点了些家常菜--肉末豆花、鱼香茄子、豆花肥肠、耗牛肉烧土豆、炒土豆丝、素菜汤。从深圳过来的老麦连说这道好,那道也好,店里的厨师更被他狠狠地表扬了。味道的确很家常,价格也不贵,一餐饭下来,才花去RMB88块,人均才12.5714285714,划得来,划得来。

 

 

14:30,出康定城,向折多山前进,出城仅3KM就遇到拦路虎--前方限时修路,要4点才放行,此处放行的时间分别为:康定至新都桥,每天的上午5:00~8:00,中午11:30~12:30,下午16:00~20:30。新都桥至康定方向,每天上午6:00~8:00,中午2:00~13:00,下午7:30~20:30。有前去的TX一定要注意,在半路上等待放行可不爽。

遇都遇到了,有啥子法,安静地等噻。在这里,我们还遇到一个时髦的和尚,大师TX还与他交换了电话,他开着小车养条小狗,还把四处游玩拍的照片给我们看,摆的POSE相当有型,阳光快乐的一个和尚GG。生活是如此的美好,要是所有的和尚GG都和他一样,那我们就不用担心安全因素之一了。

还有一个多小时,无所事事,沟对面,是仍在建设的康定新城,沿路边走了一圈,既无花,也无虫,真是扫兴。饭后人容易困乏,上车打瞌睡去。

闷热潮湿,空气好像拧得出水一样。快到4点,被热醒了。

现实是残酷的,路政人员告之,前面塌方,还得等。又到处逛了下,想嘘嘘。去找厕所,一老妪竖起一根指头--一元。一元的厕所,来之前就有所耳闻,抢人嗦,老子不屙行不行?

沿公路向下走,有一片山坡,远看花花绿绿的,想去看看这海拔2600多米的山上会不会有惊奇的发现,走拢却很失望,不过,意外发现一个露天厕所,此时不放水,更待何时?可没等我提上裤子,不料想从暗处窜出一老头,伸手便说:交个费,一块钱。这一块钱,成了这次唯一的自费项目,印象深刻呀。

正在我为了这一块钱愤愤不平时,香酥TX招手叫我快回去,一路小跑回去。这里被拦了近2小时,也就十多辆车,是因为修路,还是别的原因?终于可以爬山了,兴许到山头能看到雪,激动呀激动。

残酷的现实再次摆在我们面前,刚爬了不到10分钟,前方又堵住了。有啥子法呢?等噻。百无聊赖的人们在路边发呆,我却在路边寻觅起来,放心,这路边没有人掉首饰,也不会有百元大钞,我是在找虫虫。不错不错,很快我就发现了目标。

好几只这样的甲虫懒洋洋的趴在树叶上面,很好拍,但天气阴沉,而且有下雨的迹象,只有把ISO开到400。老天太TMD反复无常了,有时又透点阳光下来,阴一阵晴一阵,害得我不停地调ISO参数。

 

貌似高原大蚊的颜色与平时看到的不一样。

 

这只焦点不在眼睛上,管它呢!

 

这对大蚊在众目睽睽下做爱做的事。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无名小花甲

 

这种花,在未来的两天里,会持续不断地发现。

 

高山白杜鹃,也是这一路上引来尖叫声的花之一。

 

无名小花乙

 

路边小草丙

 

我把车子半径100米都巡察完以后,堵着的车辆仍没挪动。拿着相机,低着头在路边寻宝似的我倒成了风景。

我蹲在路边拍虫子
等待通行的人傻傻地在车里看我
虫子装进了我的存储卡
我装进了别人的眼睛

 

17:00,下山的车开始下来,上山的人群开始激动起来,可直到20分钟,大家才晃晃悠悠地向前挪动。上山沿途,被挖得一片狼藉,裸露的土层看上去相当丑陋。偶尔的一丛杜鹃,在大家眼里都宛如天仙,惹得坐在前排的蕾师不停地呼叫后面的富康。

爬呀爬,爬呀爬,大师不断地问海拔高度,这点高难度也高反?才4000多米嘛。
18:33,终于到达折多山垭口,海拔4298m。没得积雪,失望呀,风大雾浓,能见度不过十来米,出门没烧香,啥子运气呀!围栏处,只见“卖虫草”三个大字,鬼影子都没一个,连收一块钱入厕费的人也没得,这让我们爽快地尿了一回。

这时才晓得,老麦严重高反,连车都没下,可惜呀,没在这折多山上留下自己的尿迹。

 

翻过折多山,前方有两条路,一条直行,一条左转。直行的应该是去机场,香酥TX一脚油门就轰了过去,发现不对,才调头回来。过了折多山垭口,11点钟方向的山上,能看到“康定情歌”四个大字,想来那附近就是康定机场。

下山的路上又是一番新景象,大片的紫杜鹃、大片的青稞地、大群的牛羊。路面不好,车速较慢,除了我们这两辆车,很难看到有其他车。路两边,能看到典型的藏式民居。越往前走,天色越暗,而且还哗啦啦地下起了雨,烦哟。几辆越野车野蛮地呼啸,TNND,溅起老高的污水落在我们车上。

这条路,只有我和老麦没走过。新都桥,究竟还有多远?
7:40,终于,路旁看到了三棵树。快了快了,香酥TX提醒我们。再往前走,右边山上能看到有白色的“六字真言”。然后,通过电台和大师商量住宿,他们都对以前住过的地方有好感,就着住熟不住生的原则,他们把车速减到最慢,注意查看路两旁的旅馆。
约8:00,终于能看到大量的建筑。路边到处是旅店,细雨中,见不到人烟,一片寂静,让人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这就是号称旅游热门地的新都桥?终于,我们看到了一家正在营业的旅店--温馨藏家酒店,60块一间屋,伙食费另算。又冷又饿的我们这时没得选择,而且本就抱着走到哪黑就在哪歇的原则。

店主人是夫妇俩,偌大家旅店,也就他们两位人,另加一位骑游去拉萨的武汉小伙。同时天涯出游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老A点了菜,女主人在厨房里忙活,男主人陪我们聊天,很快,大师他们就与那位“独行侠”老邱(30~40岁)和男店主打得火热。老邱还拿出红景天口服液给老麦服用,以缓解他的高反症状。这位扎西GG很好客,请我们喝酥油茶,说实在,九吃还是第一次喝这东西,喝起倒还可以,只是要长吸一口气,再大口吞下去,免得闻着那味儿*&^%¥#扎西GG很健谈,曾在南充当过兵。这家旅店是他转业后自己修的,花了RMB70W,前几年生意很火,《康定情歌》摄制组曾下榻于此。但从去年起,基本没游人来新都桥这一带,亏了40W。很多外来投资者,早就关门歇业了......惜乎悲哉!扎西GG的女儿在康定读书,他的理想是到雅安或成都买房居住,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世事莫过于如此。

老邱是武汉人,坐车到了成都,买了自行车,于6月5号出发,也是今天到的新都桥。一路上,我们也曾看到有独自一人骑车去西藏的人,单人单车,这是一种怎么的精神呀!

终于,我们的晚餐端上桌了,木耳肉片、回锅肉、牦牛肉炖萝卜、番茄炒蛋、炒南瓜丝、烤土豆等,好咸的味道,看来女主人的手艺还有待提高,牦牛肉尚可,但萝卜有点上岁数了,已经起“布”了。邀请老邱一起用餐,他只答应一起坐坐,香酥TX还从车上拿出准备的听装啤酒,虽然菜味不佳,但气氛还是热烈的。

一路坐车也是很疲乏的,再加晚上温度低,大家吃完饭就各自找房间睡觉。极简陋的标准间,一点不标准,极单薄的房板,吱嘎作响的床,我和老A住那间屋,居然还关不了门!@#¥%^&就这现在这样的人气,连游人都少,还会有“一枝梅”?于是,我们仍酣然入睡。
 
 
 
 
6月12日
和平时一样,7点过一点就醒了。昨天晚上睡得不是很踏实,半梦半醒间,老觉得胸口有点堵,临起床时还做了个噩梦,想来也是和海拔有点关系。

外面还飘着小雨,院子里静悄悄的,很凉,于是,又躺地了床上记昨天的行程。8点钟左右,大家都起来了,才知道昨天晚上12点,这家旅馆又接了拔自驾的旅行者,他们在翻折多山时,看到了下大雪。

院子里的情景,除了我们的两辆车之外,一辆是来自重庆的,一辆是扎西GG的。

 

下面一排就是我们昨天晚上住的房间。老A正把我的百微拿去拍花。

 

这两排房屋都是扎西GG的产业,不错吧。

 

院子里开满了黄色的小花,显得格外清新。

 

小山顶上有薄雾。

 

早起的牛儿有草吃,几头悠闲的耗牛在公路边上。看到我拍它们,车转身就走,太不给面子了。

 

该打扮的也打扮了,该吃的饭也吃了,我们今天的主要游玩地是塔公草原。那位老邱TX,今天也准备和我们一起去玩,塔公距这里不过30KM,扎西GG说打车回来都只要15块钱(当然是打组合车)。

9:00,告别可爱的扎西GG,我们出发了。住一晚,吃两餐,总共才440块,人均才60多,很便宜。沿途,只要觉得不错,都照片停车拍几张到此一游的照片,虽然没阳光,但雨后的天空清新干净,满眼的翠绿让人心情大好。

 

公路两旁很多这样的大树,路况还不错。

 

成群的牛羊。瞧见对面那不同颜色的岩石了吧,当地在藏民就是取这些片岩来砌房子。

 

我们来得不是时候,草地里的花儿开得还不够多。

 

中途中遇到一座正在维修的小寺庙。

 

 

“玛尼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不懂的TX,可以跟我一起去百度之。
在西藏各地的山间、路口、湖边、江畔,几乎都可以看到一座座以石块和石板垒成的祭坛--玛尼堆。也被称为“神堆”。这些石块和石板上,大都刻有六字真言、慧眼、神像造像、各种吉祥图案,它们也是藏族民间艺术家的杰作。这些石堆,藏语称“朵帮”,就是垒起来的石头之意。“朵帮”又分为两种类型:“阻秽禳灾父帮”和“镇邪朵帮”。“阻秽禳灾朵帮”大都设在村头寨尾,石堆庞大,而且下大上小呈阶梯状垒砌,石堆内藏有阻止秽恶、禳除灾难、祈祷祥和的经文,并有五谷杂粮、金银珠宝及枪支刀矛;“镇邪朵帮”大都设在路旁、湖边、十字路口等处,石堆规模较小,形状呈圆锥形,没有阶梯,右堆内藏有镇邪咒文,台的石堆内也藏有枪支刀矛。在藏传佛教地区,人们把石头视为有生命、有灵性的东西。刻有佛像及佛教经文的“玛尼石”,并没有统一的规格和形状,制作者用不着刻意选择,捡着什么石头就在上面刻画,经文多为“六字真言”和咒语。玛尼堆最初称曼扎,意为曼陀罗,是由大小不等的石头集垒起来的、具有灵气的石堆,藏语为“多本”;还有一种是在石块或卵石上刻写文字、图像,以藏传佛教的色彩和内容为其最大特征,有佛尊、动物保护神和永远念不完的六字真言,然后堆积起来成为一道长长的墙垣,这种玛尼墙藏语称“绵当”。每逢吉日良辰,人们一边煨桑,一边往玛尼堆上添加石子,并神圣地用额头碰它,口中默诵祈祷词,然后丢向石堆。天长地久,一座座玛尼堆拔地而起,愈垒愈高。每颗石子都凝结信徒们发自内心的祈愿。玛尼石的产生,使这些自然的石头开始形象化。藏族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涌现出了浩如烟海的玛尼石刻品,凡人迹所至,随处可见,它是藏族刻在石头上的追求、理想、感情和希望。

 

 

很快,我们就在一开满黄色小花的草地边停下了。这种路边的草地,都围有木栏。

 

同行的资深帅哥和美女些都摆POSE去了,九吃独自趴在草地上拍花。这种黄色和白色小花,是主流。

 

 

还看到有菌类。

 

依然有虫虫在做爱做的事。

 

蕾师美女来了个湘云侧卧,可惜没有芍药花。

 

还是黄花花。

 

非主流蓝花甲。

 

随拍随走,正憧憬草原风光时,前方又有路政人员,说前面在修路,要11点才放行,好在已经10点半了,也等不了多久。

嘿嘿,一个成功的摄影者,是不会放过任何拍摄的机会。在其他人无所事事在公路上发呆时,九吃又端着相机进了路旁的草地。心静,气闲、神定,按快门。

非主流蓝花乙。
 

这个应该是苣荬科的花花。

 

非主流粉花丙。

 

这个还是不认识。

 

这是其俯拍图。

 

 

这个花花,我曾在成都近郊拍过。貌似唇形科植物。

 

这是其茎叶。

 

主流无名白花。

 

非主流蓝花丁。

 

无名小花一二。
11点,准时放行,路只是在整修,不算难走。最令人兴奋的是,太阳出来啰!蓝天白云,令人精神一振。
穿过塔公镇上,刚转过山口,大家发出尖叫--金光闪闪的塔尖,白雪皑皑的雅拉雪山!

天地五五开,专家说这是最失败的构图,既显不出地的辽阔,也突出不了天的高远@#¥%^&*第一次看到这样壮观的景象,管它啥鸟构图哟!
 

蓝天白云。

 

寺庙。

 


 

 


 

 

在新都桥到塔公,一路上都能看到山坡上有这样的“六字真言”。

 

本来是想骑马在草原上奔驰一番,老A去询问了价格,从30到80不等,见我们兴趣不大,那位扎西叔叔主动上来说价,最低25块让我们骑一下。游人极少,生意不好做呀。

最后,我们决定先回镇上掐饭,再回来游玩。香酥TX开到了以前吃过的一家饭馆,这里只有一个小伙子,他兼任了大堂经理、服务员、大厨、收银员数职,可能最后还要兼职洗碗,真是个能干人。饭店虽小,但也有七八张桌子,生意萧条可见一斑。有些人真该反思反思。点了几个家常菜,只记得有个苦瓜烘蛋、回锅肉、土豆丝和煎蛋汤,便宜,8个人才吃了110块。

饭毕,刚出门,就遇到了WJ的车队,其有100辆,激起灰尘一片。在镇上的塔公寺旁,大家又停下来拍照。
 

 

出了塔公出来,右转,即是通往康定机场的一条公路,只准小车通行,路况尚可。两边都是草原,远处是雪山,车速较慢,随时都在停车拍照。

 

 

 


大师TX的LD小仪妹,在路中间摆了个奔跑的POSE。

 

除了拍人,我更多时候是换成百微拍花花草草和虫子。

 

阳光下,高原上,两只甲虫在XXOO。

 

还有另外两只,它们在举行集体婚礼?

 

百微拍的雅拉雪山。

 

这就是我们的财务总管老A,貌似忠厚老实的老A!

 

自称很帅的大师!

 

原以为,草原就应该是一望无际、一马平川,其实,塔公草原都是这样一个又一个的的山丘组成的。

 


 

go on,go on。前面要下一个坡,对面山坡上,满是经幡。

 

在车上看这样的景致,痛快淋漓、神清气爽。下坡后,又是上坡。海拔在3700m左右。一路上,大师TX老是怀疑香酥TX的GPS测量的海拔有问题。在喝了老邱TX的红景天口服液和扎西GG的酥油茶,老麦今天没再高反,不知道是适应过来了,还是喝的东西的确有效。

在前面不远,蕾师发现路边有只“野兔”,急忙叫停车。下车地看,才发现山坡边有一溜洞,肯定是钻洞里去了。

听说有野味,大师跑得比兔子还快,爬上去仔细查看。山坡上拉起了铁丝网,好在有一段损坏的,大师过去,我也跟着去拍花。其他人则在路边等我们。

 

大师在山坡上发现一束红花,叫我过去拍。


 

阳光下,这植物长得非常可人。

 

刚拍了上面这张,大师发现坡顶有一物,我手搭凉棚一看,果然。看上去像只站着的肥兔,但我们都不敢肯定,他让我通过镜头看一下,阳光刺眼,那里看得见呢。他不信邪,拿过去自己看。大哥,这是百微,又不是长焦镜头。

我们又向上走了几步,想看清楚些,大师还拿了块石头去扔。果然是只活的,黄灰黄灰的皮毛,肥滚滚的,十来斤重,应该是只旱獭。我们一下就兴奋起来。由于距离它有50来米,它斜着向前跑,我们在坡中间斜着向上追。大师边追还边扔石头,完全是白费力气。

公路上的人给我们加油,我们笨拙地在后面追,累人呀!相机包在PG后面一搭一搭,手里还要紧握着相机,这东西可比它值钱哟。再加上衣服穿得厚,跑几步就深身发热,使不出力气。旱獭跑得并不快,简直是存心戏弄我们,在前面不远,一晃就不在了,那家伙肯定跑到洞去了。大师彻底来不起了,我小跑向前,果然,在它消失的地方,我看到了一个海碗粗细、深不见底的大洞。NND,可把我累坏了,气得我尿急呀,于是朝洞中嘘嘘了才慢慢走回去。

回到公路边,又看到了几朵花花,这时,手都有些打抖了。
 

蕾师还帮我发现了一只小蛙。手简直抖得厉害。

 

回到车里,热得受不了,虽然高原阳光厉害,但动作不大时,并不感觉热,这一折腾,让人心跳加速。连喝几大口水,又脱了件衣服,实在搞不住困乏,打起了瞌睡。

迷迷糊糊睡了约有40来分钟,前方又是爬山,可以看到塔状建筑,想来应该是快到康定机场了。没来得及换镜头,用百微拍了张。

 

到了机场跑道上方,我们停车拍照。

 

这山不知道叫啥山,想来应该属于折多山一脉。

 

再往上开,有两条道,向右的是翻折多山康定,向左则不用翻山。因为对折多山印象太差,香酥TX决定左行。
车子又 盘旋上行,在垭口,海拔是4300多米,可以看到不多的积雪,让大家又兴奋了下,下车停留了片刻,由于风大寒冷,很快就上车前行。这一路上,除了我们两辆车,极难看到别的车。空旷的山野,除了路旁的杜鹃花,再没有啥打眼的东西。
翻过垭口,就一直是下坡路。大约20分钟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海子和一大片的杜鹃花。


 

 


间或,地面也有这些蓝色的小花。
上集回说到,翻过垭口不久,看到了一个海子。

继续向前,都是下坡路,随着海拔高度降低,植被也在发生变化,开始出现针叶林和阔叶林,这个下坡路不险,不像去从九寨沟回来的那段山路,车子转弯时,就像直向悬崖下面冲去。潺潺的溪水和两旁的高山杜鹃,基本看不到其他车辆,很是清幽。

由于是下坡路,没有停下来拍照,大家只能用眼睛全息扫描进自己的大脑。这段路是碎石路面,由于禁止大车通行,状况较好,不过路面有些滑,安全起见,香酥他们开得较慢,反正也不赶时间,天黑之前那是啃腚能到康定的。

海拔高度一降再降,道路上不时出现拦路的牛民。奇怪,附近没有人烟,这些牛民是哪来的呢?和山那边的牦牛不同,这边的都是黄牛。

很快,进入一段土路,看上去有些年头。随之,两旁能看到人家,也是那种用片石砌的房子,但样式和新都桥那一带的有些不同。

这段路不再是盘旋而下,缓和了许多。我们还在路边看到了黑白相间的牛民。蕾师尖叫要下车拍照。

是不是很可爱呢?

 趁此机会,还拍了几张刚才在车上看到而没法停车拍的花花。

 很快,土路就跑完了。
17:00,前方出现一条的沥青路,又是一阵尖叫,这时海拔大约是2700m。
这段新路沿河而修,弯道多。事后才知道,这条路是康定通往木格措的路,刚完工不久。

这条机场路,香酥他们也是第一次走,沿途风光不错,有连绵的草原,有峡谷溪流,幽静,车少,虽然比翻折多山多了几十KM,但很值。

不到30分钟,我们就到了二道桥。香酥TX的计划中,安排了泡一次温泉。二道桥,听说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也泡过的哦,我们也可在此沾点那啥气,这是听说的哈,如果有错,那纯属误传。在沿途的农家找住的,连问了几家都没有空位,于是只好开到康定城里找住的地方。几番折腾,才在金路宾馆找了三间三人间。单价120,不算贵。那位老邱TX,本来说陪我们到塔公耍一下,结果被我们又拉到了康定,相当于绕了一个圈,简直太搞了。

去宾馆停了车,开好房间,放了东西。去对面的一家饺子馆吃饭,老板好像是眉山人,来了2斤北方水饺,每人再来了2两钟水饺。味道还可以,水饺皮依然是加了很多的碱,看上去黄黄的,口感还不错,调的红油也很香,赠送的泡菜很地道。

8个人花费才85块。 节约吧!NO,NO,他们说打车去二道桥泡了温泉,再回来消夜,FB呀FB!
香酥他们出了门就拦了辆车,我们走到口子上才看到有空车。起价才4块,师傅和我们拉家常。说康定城只有100辆出租车,但有很多“野猪儿”,相关部门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生活艰难呀!

二道桥距城区并不远,9块钱车费就到了,但香酥他们坐那辆车,却花了15块。据说是那司机只叫价不打表,欺负外地人?BS呀BS。

天气已经暗了下来,还下起了小雨,过道上,餐厅里的人正在烤一只全羊,看那样子,已经快要完工了,看上去很是诱人。

ISO800拍了张。
 

想来这里的温泉出名,泡的人相当多,还得排队。温泉里的池子名字取得很奇怪,很是按什么“天下各民族在团结”,坐了一天的车,人很疲乏,记不大清楚。我们定的好像是天字号,听上去有些滑稽。人均45,不算很贵。

走过池子,好大一股硫磺味儿,熏得人有些呼吸不畅。九吃太老土,这还是第一次泡温泉。2001年去海螺沟,导游编我们去泡温泉,由于她安排不当,半夜让我们又冷又饿地吃半生不熟的东西,被同行的人骂得涕泪俱下,第二天推销温泉浴时,没有一个人甩她。

在池子里,还有喷涌的泉眼,泡得人连骨头都酥了,泡温泉的感觉只可意会,无法言传,就此略过。

刚出二道桥的院坝,两个“野猪”就上来拉生意,一口价,每车15块,成交上车。很快就回到宾馆楼下。

烧烤,烧烤。

可能天下烧烤的味儿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原料。五花肉、排骨、茄子、韭菜.....和在成都吃到的味道完全没差别。老邱和老麦争着要给钱,最后老邱成功地抢到了埋单权,真是个厚道人呀!相识一场,也算是“猿粪”。

带着浓郁的硫磺味儿,我们回到了宾馆,香酥、老A和我住的一间,三个臭男人没有冲澡就睡觉了(到今天写这集时,刚好穿的是那天那件衣服,早上就觉得有些不对,后来闻到了轻微的味儿,才明白是没有把味儿洗净)。

出行第二天,就这样伴随着硫磺味儿结束了。
实在是过分,短短的三天远行,写到第六集还没完,这速度实在是太不堪了,自己BS下先。

6月14日

看来,泡了温泉就是不一样,吃嘛嘛香,睡觉也不做梦了。照例,早上快7点时就醒了。照例,吃了火锅或烧烤,第二天早上肚子会不舒服,香酥TX占了先机,首先攻占了WC,过份&^%¥#@

早上没安排早饭,因为本来准备了自助一餐,香酥两口子给我们准备了方便面和八宝粥。香酥真是位好TX,下楼去车上拿来食品,我们放了一池子的烫水来热八宝粥。 老A真也是位好TX,本来只准备了7听八宝粥,想到临时加入了位老邱,他发扬风格,主动不吃。

没想到的是,一大早,老邱就走了,坐车赶往新都桥,再次踏上一个人的旅程。叹!

8:20,收拾停当的我们给了30块停车费,出发。

今天走的是康定新城那条路,香酥TX在网上查过路线,我们一点也不用担心,反正方向盘掌握在他手头,他往哪开,我们就往哪去。康定新城还在修建,有很多运渣土的货车,昨天晚上貌似下了雨,湿且滑,全是泥泞,沿着山脚开了几里地,都如此,爬山的时候,路面才变得干净。

盘旋上山,路牌标志表明,这山上是雅加埂高山植物园,这座山就叫雅加埂山?

山路上,雾较浓,偶尔可以看见折多山方向露出峰顶,蕾师说看上去像海市蜃楼。 在车上按了一张。 

随着海拔升高,雾反而散开了些,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牛和几户人家,还看到了一块刻有“中国虫草培育基地”的牌子。路况良好,在这条公路上,只有我们这两辆车在行驶。

9:10,看到了一处楼房,不知是培育虫草的,还是养护公路的。在路边,蕾师看到了一束形状像郁金香的黄花,强烈要求停车。这花在翻折多山时晃眼看到,因为当时没停车,她一直记在心头。

阳光照射在黄花上,闪着刺眼的光。蕾师让我当了次采花大盗。 

虽然蕾师拍下了照片作为证据,但我只是从犯,主犯是她。  

这张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们这辆车继续向前,开了好长一段,才发现大师的车没跟上,电台呼叫也不应。停下来一看,才发现那辆车没挪窝。写到这,才忘了说一点,在这两天爬山过程中,这两辆车老是不得劲,跟哮喘病人一般,只能在一二档之间徘徊。

趁此机会,拍照等他们。前方那白点就是大师的“坦克”。  

公路上方,有好大一片杜鹃林,枝条上长满了苔藓,晨露挂在上面,亮晶晶的。  

路边,偶见有露出如此红色的石头,开始我们以为是这些石头含有某种特殊的矿物质。 


几分钟后,大师的车跟了上来,又向上开了几分钟,到达山顶。山顶较平,有很大一片湿地,很大一片杜鹃,可惜这时雾气很重,看不了多远。奇怪的山顶也有牛屎,照例停车拍照。

老A,看啥看,就拍你。  

他们到杜鹃花边上拍到此一游,我一个人跑到一边拍花。  


山顶又见红石头。  

翻过山,又是一番景象,红石头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越深。路况尚可,不过,公路上不时有坍塌下来的碎石、小石和巨石,让人有些胆战心惊。路边上,刚才我去采的那种黄花随处都是。不时有三五头黄牛懒洋洋地躺在路中间,对车辆完全地无视或蔑视。附近没看到有人家,这些牛民一大早是从哪来的呢?

10:00,到了一片较缓的地方,河滩上能看到很多的红石头,这就是红石滩?

找了一个可以下到河滩的地方,停车拍照。

山坡上,全是这样艳丽的石头。

 

河滩上,也是这样的石头。

 

下坡时,看到两朵姊妹花。

 

到处都是红石头。

 

频繁换镜头拍河滩上的小花。

 


 

继续拍红石头。

 

 

 

 

老A寻宝似的在石堆中找着什么。

 

如鲜血般红艳的石头。

 

奇怪的一种植物。

 

一丛丛的紫花和白花。

 


 

快门优先,1/6秒,再减了两档曝光,仍然拍不出柔的感觉,失败呀!

 

 

老A终于找到宝贝了。

 

对比。

 


 

 

尽在拍,自己也得露回脸,错了,这只是个背影。应该是蕾师拍的,太过份了,正面都不来一个。咳咳,哪位谁谁谁,在干啥呀?说你呢,穿红衣服那位。

 

在我们停车前面约50米,他们都跑去那拍照,等我过来时,都快散场了,为了拍花,我老是要慢他们半拍。

 

在水流的左上方树荫下,拍了张红石头的局部特写,现在,你将明白这些石头之所以红的原因。这里的石头没直接暴露在阳光下,红色苔藓长得比河滩里的更厚实,更明显。

 

前方,蕾师给我发现了一丛白花。

 

第一次看到的花花。

 


 

终于,香酥RP值骤升,给我拍下了这张工作照。

上回图片太多,为了不影响打开速度,再分了一段出来。

10:50,上车继续向山下走,事实证明,我们在那里停下来,是非常正确的。没走多远,下面就完全是另一片天地。落差很大,河沟很深,那些红石头也没了踪影。大概你也看明白了吧--只有在适当的海拔高度和湿度下,这些苔藓才能存活。

约1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片开阔的河滩,公路是从河滩边筑起来的。开过河滩,公路两边能看到大片长势良好的玉米和蔬菜,勤劳的人们正在收割白菜,然后挑到一辆大货车上,也许下午就会运到雅安或成都。

又开了约10分钟,我们到了新兴乡,这里属泸定管辖。向路边的大嫂打探,她说前面不远就是磨西镇。

几分钟后,到达磨西镇。这里,是去海螺沟的必经之地。2001年来海螺沟,是银杏酒楼组织的,到海螺沟附近时,好像是晚上10点过,第二天一早就坐车进沟了,所以对这磨西镇没有印象。

我们先找到了那著名的天主教堂,这次是没错的了,毛主席他老人家当年曾在此住过两晚上。

看看这位自恋的家伙,回来后,这张照片就被他拿去到处发。

 

一位老太太不停地劝我们进去看一看,“5块钱,5块钱就可以看下。”有啥看头?不就一件破屋子嘛。财务总管老A思量再三,看到大部分队员没兴趣,没去买票。几位老头老太坐在门口的条凳上默默的晒太阳,看到我们不进去,很无语。

我转过头去拍那些鲜艳的花朵。好像是上个月,有人说不知道红苕花是啥样子,看看它就晓得了。

 

这个花以前在老家曾种过,好像叫棋盘花,艳得一塌糊涂。

 

习惯了拍小花小草,拍这些大的,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还有更艳俗的。

 

再来看看旧址全景。

 

右手边的一间老屋。

 

左手边的教堂。

 

看快到12点了,大伙决定先掐饭,车就停在教堂前面。询问路人镇上可有什么特色馆子,路人遥指香雪海。

穿过一条小巷就看到了香雪海的招牌。

 

店主兼总厨看上去很有厨师像。

 

老A点完菜,还给我们买了2斤李子,真是位好总管。老麦把本本拿出来给我们看照片,不晓得看到啥子稀奇的了,一个二个喜笑颜开的。

 

很快,饭菜就上桌了。笋子香菇烧鸡,后面那盘是核桃花炒老腊肉,香极了!

 

蕨菜肉丝,口感很好,只不过芡汁太浓了,看起不清爽。

 

这个晓得噻,泡二金条和泡野椒。不过好像没有人喜欢。

 

鲜菌汤,看上去清汤寡水的,但菌子口感还不错。

 

饭毕算账,一共240块,由于我们是第一桌客人,老板爽快地打了折,只收了200块钱。下次有去磨西镇的TX,可以早点去试下,兴许也能打个骨折。

13:00,去加了油(共计311),返回成都。20多分钟后,经过茅子坪收费站,但没有人收费。很快,我们就到了G318,向右上行是翻二郎山,直行去泸定,吃饭的时候,有人提议去泸定城看下索桥。香酥TX开了10来里路,又决定调头。就为了去拍张到此一游,的确划不来。

11号那天过二郎山隧道,每车收费是30块,但这次却收的35块。

午饭后疲乏,打起瞌睡,一路无事。

16:00,到了天全治权集团门口,一辆大货车猛甩了我们两盘子--吓得我们一身冷汗,太恶毒了,画个圈圈诅咒他。

16:30,到了多营那段烂路,却只对客车放行,小车得绕道荥经,此处距荥经是28KM,唉,没得办法噻。到荥经的路况到还可以,公路是沿着河边而建,放眼望去,一片青翠。这条路不宽,加上货车多、弯道多,车速提不起来,28KM,却开了45分钟,让人憋闷。

17:15,终于到了荥经,咋个没看到有砂锅呢?荥经到雅安还有44KM,相当于我们绕行了约60KM。这条路比刚才那段好一些,但还是有很多货车,很多的弯道。在公路对面,在修高架桥,一直接到成雅高速路出口,浩大的工程。

18:10,终于到了对岩收费站(12×2),绕了60多公里,我们终于到了成雅高速。

20:00,下成温邛高速路出口(过路费55×2),在旁边的明月香吃鸭肠火锅(225),终于给三天的远行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三天出行,总共花费3K多,人均RMB535。

GPS数据:总里程1044公里,最大速度134公里/小时,平均移动速度44.8公里/小时,移动时间23小时20分,最大高度海拔4393米。

PS:终于完成了,长舒一口气,由于这些流水账是九吃花中午休息时间和晚上的时间在线写的,难免会有错漏!望见谅!出去耍总是高兴的,不过,回来该干嘛还得干嘛。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