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神山——阿尼卡瓦格博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6-14
  • 点击数:5250
  • 投票数:1
卡瓦格博是藏语对梅里雪山的称呼,为藏族十三座神山之首。那里山顶终年积雪,风景优美。住在深山里的藏族人,对养育他们的大山,有着虔诚的依赖和敬仰,对他们来说,山是他们除父母以外最尊敬的人,从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越了父母及人世间的一切情感,所以他们亲切的称之为“阿尼卡瓦格博”(卡瓦格博爷爷)。在香格里拉的时候,听边玛说,山神是属羊的,所以每逢羊年,滇,川,藏,甘等邻近省市的藏族人都要千里迢迢来到卡瓦格博山脚下,进行祭祀的活动。他们念着经文,顶礼膜拜,绕山一围,少则几天,多则数十天,人数达三十万之众。据说到过神山,特别是属羊的人,沐过神瀑的人,都会得到神山的庇佑。 
 
从香格里拉出发,翻过海拨4700米的白茫雪山,车行6个小时,就是德钦了。德钦县挂在半山腰,与其说是县城,不如说是集市,整条街由高到低,一根肠子到底,有多家小吃店及劳保商店。我们在这里补充了点巧克力,饼干和水,买了两件雨衣,就准备前往飞来寺。
游客们所谓的飞来寺其实是正对卡瓦格博的一座山上的一片相对开阔地带,有数家客栈沿公路一字排开,公路边建有九个白塔,悬挂满五色经幡。这里可以观看到神山全貌,是膜拜神山的最好位置。而真正的飞来寺却是在这片客栈的数百米之外处的一个小寺庙。
找了辆当地的士,谈妥了价格,我们就上路了。德钦离飞来寺不远,大概30分钟的山路,司机是个藏族小伙子,处纪不大。我们向他打听了一下神山的近况,消息不容乐观。据说近一个月的雨期,神山整天藏在雾里,从未露出真面目。当天还下着蒙蒙细雨,我们心有惙惙焉。小车在险峻的山路上飚行,师傅的车技很好,超过了好几辆小车,师傅向我们炫耀,他开过最快的只要13分钟,现在马路马要拓宽至10米了,到时候只要9分钟就到了。我们听着,手里都捏着一把汗。突然,前面的车都停了下来,被告知前方塌方。我们大惊,师傅咧嘴一笑,说等等吧,这地方经常塌方,有惊无险,半小时就可以通了。我们索性下车,车旁就是万丈深渊,苍茫蜿蜒,云波浩瀚路似铅迹,人如蝼蚁,置身其间,犹如仙境。远处挖掘机隆隆作响,半小时后,我们都活着到达飞来寺。
宿飞来寺,一夜无眠,想到明天可以徒步到雨崩,兴奋不已,到凌晨昏昏睡去。
次日清晨,被一阵欢呼吵醒,睁眼一看,天微微亮,一骨碌爬起来。迷雾已位开帷幕,在苍蓝的天空下面,初阳正照在卡瓦格博群峰之上,神圣而慈和,日光在雪峰和冰川的映射下,熠熠生辉,这一定是著名的“日照金山”了,我抑制住内心狂热的兴奋,赶紧定格了这一美妙而激动人心的一刻。我也属羊,神山一定是为我们的虔诚而打动,才揭开了他神秘的面纱。真是神山映日,万物臣降,阿尼梅里,浴佛金光。
用过早餐,我们便包车向雪山进发,先到西当。行车约80分钟,我们来到了位于面丫山脚下的一个马场。在这里租了骡子,约了几个同伴,前往垭口。藏族人很爱惜自己的牲口,都不愿意让重的人骑,他们用抽签来决定骑哪匹骡子。刚开始我还打算自己爬上山去,但爬了二十分钟就已经气喘吁吁,这里海拨3000多米,没有高原反应就是万幸了。真佩服藏族小姑娘,爬山脸不红心不跳,一路上有说有笑,轻捷得像闲庭信步。当被告知上山12公里路程时,我彻底泄气了,爬上了骡背。
正午时分到达山顶垭口,这里可以看到雪山了。在垭口碰到了几个徒步的老外,他们是从雨崩回来的。聊了一会。他们有以色列人,荷兰人,法国人,都是驴友,也都累得不行,坐在地上喘气。我们还得知在前些天,有条线路又出事了。。。不管了,来都来了。告别了老外,我们背上行李继续前进,下山6公里,我们一口气跑下去,雪山一路与我们为伴,美景尽览,山坳里美丽的小村庄倩影渐露,我们心情都特别舒畅,从垭口到达雨崩上村,只跑了40分钟。不过,在这种地方,实在需要体力。因为今天我们还有下一站:神瀑。
雨崩分上下两村,是个与世隔绝的小村落。手机没有信号。没有公路,进出只能靠步行和骡子,所以我们沿途碰到的游客并不多,一天下来,据说只有二十几个。由上村向下,过一条小河,再向上爬一段就是雨崩下村了,虽然在山上看它们离得很近,可走起来,竟要一个小时。
到达下村的神瀑客栈是下午3点,和当地向导打听了一下,去神瀑的路并不难走,但也有8公里,来回也要五六个小时。天黑有狼和熊等野兽出没,所以一定要在九点前赶回来。稍作休息,我们于四点准时出发。
沿着一条奔腾的小河,穿过阵阵密林,踏着石阶路,土路和碎石路,5点半,我们来到神瀑脚下的小驿站。马夫嘎玛要在这里寻找小马驹,所以我们约好7点前在这里等。
从驿站到神瀑的路甚为艰辛,也许是卡瓦格博爷爷要考验我吧。每挪动几步,就要喘一阵,腿脚都已达到极限,好几次都差点放弃,但都鼓起勇气前进。一路上都有祈福的人堆的石头堆,经幡及信物。雪山吉娃仁安(五冠峰)近在眼前了,山上的冰川一直延伸下来,身旁的路面已是浅浅的一片白色,感觉一股神力在召唤着。我们已感觉不到寒冷,手足并用,好不容易爬上了神瀑。神瀑脚下遍地是藏民祈福的经幡。
 
远远就听见水声,震耳欲聋,一条白龙从十几米的雪山俯冲而下,激起的碎珠化为雨丝,浸润着旅人激荡的灵魂。山风和细雨似一剂神药,缓解了躁热和酸痛。我们胸怀虔诚,受到了山的洗礼。近旁就是雪白冰川,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摘下一片冰花,感受他迷人的清凉。 当下已是六月初夏,“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冰川融雪化为小河,咆哮着从厚厚的冰被下面穿流下去。是的,神山养育了冰川,冰川融进了冰河,正是这千百条高山细流,才汇集成长江黄河,自西向东,奔流不息,孕育了两岸,创造了近现代文明。我们站在文明的源头,在这里流连忘返,唏嘘不已。。。
 
从神瀑回去,汇合了嘎玛,一路小跑到客栈,两个小时的路程,一个小时就到了。一路心情欢畅,身体已过了极限,到了适应期,所以8公里的路显得并不那么漫长。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