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值得一生回忆的旅程——川藏阿里天路行(之六)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6-09
  • 点击数:10488
  • 投票数:49

像不像在岳麓山(波密所拍)通麦大桥排龙天险通往雅鲁藏布大峡谷

 

55:然乌——林芝八一

昨天天气不好,阴沉了一天,今早起来外面晨曦微露,太阳出来了。阳光透过云层照在雪山顶上,金光闪闪;照在白塔上,照在草垛上,一片恬静。远处,经幡飘舞,桑烟缭绕,好一派赏心悦目的高原风光。

早上在“然乌宾馆”拍“日照金山”。杨姐勤快,一清早就出去了一趟,说此时然乌湖到处是绝妙的风光。于是大家吃了早饭,收拾行李退了房,又马不停蹄赶往然乌湖。大家还想抓紧最后的机会,去定格人间仙境的绝妙风景。

木匠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前天因为在湖边吹了冷风感冒了,昨天又没有及时医治,今早呼吸急迫、面色青紫,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很明显的高原病,今天必须及时下撤,并去波密进行治疗。所以地主他们就直接往波密赶。

然乌湖是著名的高山冰川湖,面积22平方公里,海拔3850米。湖畔有茂密的原始森林,有原始的藏族村落。湖的西南有岗日嘎布雪山,南有阿扎贡拉冰川,东北方向有伯舒拉岭。四周雪山的冰雪融水构成了然乌湖主要的补给水源。湖水向西奔流,形成帕隆藏布,继续向西南流向喜马拉雅,滔滔涌入雅鲁藏布。

我们来到然乌湖边,四周一片静谧,除了风声水声就是自己的呼吸声。湛蓝的天空下,雪山巍然屹立,在湖面投下自己硬朗冷峻的身影。湖中有一个盆景般的小岛,大概也就十几个平方大小。据说这湖心岛是一方神秘之地,期间有座小小的庙宇,庙里供奉着司水的神灵;还相传岛上生长着一百种植物,也许其中的花花草草汲取了天地之灵,能够包治百病。我等凡人,纵然好奇心使然,纵然想一探究竟,但与小岛有山水之隔,也只能望岛兴叹了!爬到山上合影留念后,即往波密赶。

上午1140到波密。探望正在治疗打点滴的木匠。在波密娇娇饭店中餐。然后往林芝赶。

随着海拔的变化,季节在变化着,一路风光也在不断的变幻着。

进入波密,海拔已降至1100米。这里由于受印度洋西南季风的影响,雨量充沛、植被丰富,形成了独特的亚热带半湿润气候带。沿途,绿色葱茏、山清水秀,蝉鸣声不绝于耳,像进入夏季,若不是远处的雪山的提醒,真以为来到了江南,来到了岳麓山下。

海拔逐渐升高,下午340抵达通麦,来到了318著名的的险段通麦大桥。20009月,波密县易贡乡发生特大山体滑坡,泥石流堵塞了易贡藏布河,导致河水水位持续上涨,2个月后滑坡形成的大坝突然溃决,一夜之间洪水冲毁了公路,冲毁了所有的桥梁,原来钢筋水泥浇筑的通麦大桥也毁于一旦,导致318国道交通完全中断6个月之久。现在的大桥是钢梁铁索结构,上面铺着厚厚的方木,只容一车通过,限速5公里。这么险要的地方,这么重要的交通要道,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在看守。在士兵的注视下,不敢停留,不敢拍照,值得欣慰的是在这里没有遭遇堵车。

过了通麦大桥,前方就是排龙天险了。弯弯曲曲的泥路修在悬崖峭壁上,路边的山体疏松脆弱,一遇风雨或冰雪融化,极易发生危岩、滚石、崩塌和滑坡,“排龙天险”因此得名。只见坡陡弯急,一侧危崖耸立,一侧是滔滔的帕隆藏布,大多数路段仅容一车通过,要隔很远才会有会车带会车时必须小心翼翼。其险要程度确实令人触目惊心。令人称奇的是,与我们会车的一部大货,居然由一个小姑娘所驾驭,会车时我们看得心惊肉跳,她居然毫无惧色还面带微笑。

 

过了排龙天险的老虎嘴,在路的左侧出现了一坐吊桥,过吊桥可以通往雅鲁藏布大峡谷。吊桥下,滔滔的江水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气势磅礴、汹涌澎湃,其雄浑壮美,难以言喻。

继续前行,来到了被称作“西藏的小瑞士”的鲁朗。空气变得湿润清新。平静的河水缓缓流动,远方的山峦云雾飘渺,路边的牧场村庄笼罩在一片烟雨之中,仿佛进入童话般的世界,仿佛又看到了春天。

一路开至色季拉山,海拔4702米。该山以春夏时的杜鹃花海闻名,同时也是观看南迦巴瓦峰最好的地方之一。可惜云遮雾罩,我们与南迦巴瓦峰无缘相见;可惜寒风刺骨,杜鹃花的开放还需时日。

7点半到达林芝的首府八一。海拔2900米。

在百信鱼庄吃冷锅鱼。

宿金手指休闲保健中心。100/标间。

 

56:林芝八一——拉萨

睡了个懒觉,就要到拉萨了,不必急着赶路了。清晨的八一,一片宁静。空旷宽阔的街道上很少看到行人。西藏和平解放时这里只有几座寺庙,几十户人家。解放军在这里建设这座新型城市,故而得名。如今这里是林芝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林芝由于内地省份的援建,已经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城市,有广场、雕塑、花园,有网吧、超市、茶庄;出租车、摩托车比比皆是,崭新的楼房如雨后春笋,就像我们内地新兴的城市一样。过去拉萨到八一镇的土路要走两三天,现在修了400多公里的柏油马路,半天时间就够了。

吃了早饭,10点半出发。沿着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向着拉萨,进发!木匠却搭乘飞机返回了长沙。

沿尼洋河而上。尼洋河是雅鲁藏布江北侧最大的支流,发源于米拉山,由西向东流,于八一镇南约40公里处汇入雅鲁藏布江。来到“中流砥柱”景区,只见如四方印章般一块巨石屹立在河谷中间,河水冲击着巨石,波浪滚滚、涛声震天,巨石岿然不动。河水清澈见底,如翡翠般的绿。传说尼洋河是神山流出的悲伤的眼泪,那是什么样的伤悲,能感天地、泣鬼神,才能汇聚成这奔流不息的泪河!

下午240到达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征服了川藏线上进入拉萨的最后一个山峰。山顶寒风刺骨,空气稀薄,五色经幡遮天蔽日,但本人早已经受了高原反应,这个高度早已不在话下。

下午4点半经过甘丹寺,特意探访并拍摄。拐进山口,爬到山顶,巍峨壮观的甘丹寺就在眼前了。甘丹寺位于拉萨达孜县境内拉萨河南岸海拔3800米的古尔山和贡巴山的山顶上,距拉萨40公里。远远望去,只见殿堂林立,僧舍密布,群楼重重叠叠、依山而立,十分壮观。据说其规模之大相当于三个布达拉宫在这里,不仅规模庞大的建筑群令人称奇,还有进山的道路也是奇险无比,180度的大转弯堪比“九十九道拐”了,值得一去。

离开甘丹寺,车子飞快地向拉萨奔去。车载CD里放送着央金兰泽的“爱琴海”,放送着“布达拉”,歌声悠扬高亢,我们的心情如歌声一样明快。当处在群山怀抱中的布达拉宫出现在眼前时,魂牵梦绕的圣城拉萨意味着就在脚下了。经过长途颠簸,经过高原反应,挑战了自己的生理极限,当这一刻出现时立刻激动万分,所有的艰辛全部被抛在脑后。

食宿在仙足岛生态小区一区三排二号,小小的家庭旅馆,藏飘一族所开办。这家庭旅馆,真是有家庭的味道,楼上楼上套间,有客厅,有厨房,当然还有卫生间(尽管是十几、二十几个人共用)。在客厅的墙上居然还发现了我们POCO群里的疯子的留言。主人亲自为我们做了饭菜,但味道一般,勉强能够吃饱。虽说家庭味道十足,但明月、猫尾巴、妖火、杨姐和我挤在一间房内,就窄窄的一张床容身,行李只能堆放在地上,对于已经过长途跋涉的我们来说,在此处休整显得还是太过简陋。和杨姐暗地里一商量,明天再说。

客厅里灯火通明,一片嘈杂,在不安中还是沉沉睡去。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