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古 城 镇 远 游 记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6-07
  • 点击数:4316
  • 投票数:2
_DSC0267.JPG
 
_DSC0228.JPG

初至镇远,颇有些落魄。来的时候没有座位,七个小时在火车上的劳顿有些难堪。到站的时候,已是晚间九点,由于回乡的人潮,我甚至一度找不到进城的出租车。可当进入古城,面对这如世外桃源般的景致时,所有的疲惫和烦躁一扫而光,悠然的端午假期便在古城开始了。

 

端午

无论广州或上海,近年的端午节都没有值得记忆的情景。相反,印象深刻的却是早年时,每逢端午前夕,母亲早早便会在市场买来苇叶、糯米和红枣蜜枣,过节的前一天,在家里准备好碗筷簸箕等什物,叫上父亲、姐姐和我,自己动手,全家一起包粽子。有的装米,有的卷叶,有的扎绳,包起一堆新鲜的粽子,蒸上二十分钟,便有香味从厨房传来。等不得蒸熟的粽子凉些,我便会去抢得一个来尝,烫得直甩手,却又舍不得放下。粽子甜甜的,是我喜欢的口味,此后的一个星期内,每天便可吃到自家香甜的粽子了。

而这几年,超市的速冻食品取代了家中自制的粽子,一家人也再没有机会坐在小桌前,边聊天边“劳动”——虽然同是粽子,意义却全然不同。而且,无论买来哪里的粽子,似乎都比不上自家的鲜美。社会发展所带来的这种便利,是一种进步还是缺憾,着实有些难以言明。

端午是雨水多的节气。而天无三日晴,是贵州天气的真实写照。虽然形容得有些夸张,但是指望在端午节龙舟水涨的时候天气晴好,显然是过于奢侈的愿望。

到镇远的第二天便是端午。沿途从凯里上车的那个小弟告诉我,他的家也在镇远城内,平日里在外学习,端午节放假,他仓促在前一晚回去就是为了观看明天的舞阳河龙舟比赛——一年一次的机遇总是不该错过。这也愈发让我对此行充满期待。

我住的客栈坐落在舞阳河边,由当地居民的私家住宅改建。舞阳河像一条丝带穿过县城的中央,两侧是整齐古朴的吊脚楼。古城没有汽车轰鸣,睡眠绝不会有噪音打扰。五个小时的舟车劳顿,上床不久我便沉沉睡去,不知经过多少时间,耳边隐约有隆隆的鼓声传来,起身一看,凌晨六点的时候河边便有船工在准备当日的龙舟比赛了。屋外有蒙蒙细雨,陆续有游客和居民打着雨伞在岸边驻足,人们都有些迫不急待,早早去占个观看的好位置呢。

当我收拾好相机在楼下餐馆吃了早饭,小雨仍淅淅沥沥地飘着,轻柔而惬意,有没有雨具一点也不重要。老街的石板路上行人比肩接踵,甚是热闹。两侧站立着围观的行人,中间是长长的游行表演队伍,由车站广场出发,有舞蹈队、花鼓队、龙舟队……敲铜锣,打腰鼓,踩旱船,跳蚌壳舞,演员多是本地居民,上至古稀老太,下至垂髫孩童,个个和身穿节日的盛装,载歌载舞,喜气洋洋。那笑容源于内心,朴实而动人。他们从城这头走到河那头,又从河那头折回城这头,将节日的喜庆和欢乐带到古城的每个角落,带给了每个在古城的人们。

紧临古街的舞阳河两边人头攒动,河岸上、码头边、大桥顶、小楼里,人们见缝插针寻找最佳视角,来看节日的主角——河上的龙舟健儿,十余支龙舟分成几组,在近百米宽的舞阳河上劈波斩浪,锣鼓声、呐喊声、欢呼声此起彼伏——喜庆的时候总是如此嘈杂才更有气氛吧!当天的比赛要持续一天,我在岸边驻足了一阵,便转到老街的另一侧,去游青龙洞去了。

 

老街

镇远有两千余年的建城历史,尽管岁月沧桑,有些楼宇已经被年老失修,失去了一些原有的风貌,但仍有许多保存完好的老建筑散落在古城的各个角落。

沿河两岸是修建不久的仿古小楼,虽然没有太多的历史价值,但有灵山秀水的映衬,确也颇有意境。小楼里的住户多为经营食品杂货或是酒店客栈等营生,他们多是来自贵州境内的生意人,或租或买下沿街的小楼既可做住家,也能做客栈商店,由于游客日渐增加,生意大都不坏。街道已经打上了浓浓的商业味,而街对面商铺后的房屋却大有乾坤。随意钻进一条巷子,老街的况味便展现在眼前了。

小巷曲折深邃,蜿蜒斑驳。由于缺乏日照,墙角的阴暗处遍布青苔,时常有些乱石破罐,丢在路边,无人理会;沿着凹凸不平的石板路拾级而上,时而可以见到几座大宅子,高墙深院,错落有致,显然曾是有钱人家的老宅。一些现在已经改建为宾馆,还有的则仍旧生活着他们的后人。大多数老屋的结构仍维持原状,室内昏暗潮湿,随处可见的是雕花的窗棂、木器,陈旧的桌椅、瓷器。在这样的环境生活,逼仄而压抑,他们却显示不出丝毫的不适,是对老屋的眷恋还是一种习惯,我想大致都有吧!

居民们毫不张扬,每日穿梭于一街之隔的闹与静之间,很有些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大人们以一种缓慢的步伐每天在这里进进出出,去外面上班,去街市购物,总有些慢条斯理;孩子们衣着朴素,不时三三两两蹦蹦跳跳地跑过,为老巷增添不少生机。在这里刚给他们拍了几张,一会儿在另一条小巷又撞个满怀……老屋里还可以看见上了年纪的老人闲坐在屋中看电视,几个中年妇女围坐在桌前打麻将,连家猫小狗也无精打采地打着盹,睡在自家门口,陌生人来了看也懒得看一眼。

几处著名的景点就隐藏在深巷中,有历经七代人的付家古宅,庭院里无论木门还是回廊,都可见古朴精美的花纹图案,流光溢彩的诗词楹联,细腻精湛的石雕木刻;形状独特的猪槽井、四方井仍在使用,偶尔还有居民来这里汲水;那些被当地人称为“歪门斜道”的老巷,怪异的结构看起来果真耐人寻味……

尽管与繁华的街区仅是一墙之隔,喧嚣却与之隔绝,时空似乎在这里错位,这便是世外桃源吗?只要你走进那些曲曲弯弯的老巷,你一定不再怀疑。

 

 

   游走

镇远是个依山傍水的古城,岸边有古色古香的吊脚楼,在河岸两边一字排开,绵延数里,甚是壮观;山间有贴崖而建的青龙洞,牌坊和庙宇掩映在青山绿树之中,悬空的建筑手法可以和麦积山、悬空寺媲美。蜿蜒绮丽的舞阳河是小城的精灵,倒映着山川小楼,水面有随风摇曳的小舟,穿梭在山水之间,很有些“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的诗意。

我住的客房在顶楼,开阔的阳台面对着舞阳河、青龙观和古石板桥。早起呼吸着屋外新鲜的空气,眼前的田园风光总是令人身心愉悦。楼下有家小餐馆,每日的午饭我都在这里解决。店里的青椒回锅肉肥而不腻,我连续吃了两顿。

要吃镇远的酸汤鱼,就要到更热闹的步行街,那儿有几家餐馆可以选择。三十多元一斤,称一条活鱼,在酸汤中煮熟,再自助挑些十元的各式蔬菜一道下锅,盛上一碗米饭,打开一瓶啤酒,便是典型的吃法了。没有川菜的酸菜鱼精致,却很乡土,是另一种风味。

小吃店最受欢迎的是米粉、凉粉,五元左右一碗,也算实惠。食客定下主食宽粉或圆粉后,就可以选择配料,或各式肉沫、肉片,或咸菜、酸菜,只要你愿意,都可以添加进去。吃起来味道很像母亲常给我们做的汤粉,是我最喜欢的食品之一。母亲是贵阳人,我总算明白了这道菜的来历。只是家里的米粉还加入了四川的郫县豆瓣酱,慢火炖的鸡汤,味道自然更胜一筹。想学着自己做,看母亲做过几次,可是无论怎么学习,感觉火候总差那么一点,这才觉得烹饪的确是一门学问,作料,火候,技术缺一不可。

步行街上更多的是百货店,经营的多是日用品,还有这里的特产,波波糖、姜糖、道菜、青酒等,游客们总要捎些回去。工艺品店摆放着木器、刺绣、银饰等物品,有些也颇有地方特色。从老桥到新桥,可以沿河绕一个来回,边拍照边逛街,需要两三个小时。走累了,可以在河边的亭子、长廊休息一会,那里能听到镇子里的老人在对歌。从穿着打扮上可以分辨出游客和居民的身份,如果说这里与凤凰古城有什么最大不同的话,也许是在这里的耳畔听到的都是贵州的方言,而凤凰则夹杂了更多广东话、上海话、普通话……镇远是贵州的镇远,而凤凰还是湖南的凤凰吗?因为商业化,凤凰丢失了某些原生态的东西,语言也是其中之一吧。不能不说是件遗憾的事。

夜晚的古城华灯闪耀。彩灯把石桥、房屋、道路、树木的轮廓照耀得格外分明,在暗夜的映衬下比白天更加美丽。那条惟妙惟肖的龙舟还在河面上来去,里面传来阵阵歌声,没有音乐,发自内心。我想,无论是谁,面对这样动人的景致,又怎么不会轻吟一首最动听的歌曲呢!

在镇远的两天两夜,除了睡觉和用餐,我便在古城的各条街道游走。清晨登上城西的最高峰,俯瞰古城巍峨秀美的全貌,所有的疲惫一扫而光。白日里在老街上和河岸边散步,似乎自己也是这座城市的一员,到百货商店买零食,去农贸市场找折耳根。母亲是贵阳人,耳濡目染下,我现在也可以说几句半生不熟的方言,和当地人打招呼,购物时讨价还价倒也用得上,还和房东一家聊到摄影、读书和投资……我送给他们一件小礼物,好客的房东也请我吃自家包的粽子,不甜不咸,也很不错。第二天还给我一些新鲜的李子,香脆可口,我还装了几个在回来的火车上吃。古城的夜晚令人迷醉,晚饭后喧嚣便悄然隐匿,只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在河边和亭子里品茗聊天,走累了,我便在石板桥上伴着淙淙的水声,聆听古城的呼吸,直至午夜熄灯才和它一道入睡。

三天的假期很快便到了。临别的早上,又去了趟老街。带不走这里的风景,便捎走几件很乡土的刺绣。舍不得这里的山山水水,就让镜头更多的记录。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邓丽君的这首歌似乎代表了一点旅人的心情。其实呢,花会开,景仍在,只是人难圆而已。而对于旅途中的风景,尽管令人流连,却又如何带走,焉能留住?也许放在心海里的某一处,当偶然想起老街欢快的笑容,想起古城夜雨的迷离,想起房东家的香粽和李子,能够会心地微笑,这也许便是旅行的真义吧!

 

                                                                                                 200967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