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社区 > 旅游心情

春到望坝

(原创)
  • 发表日期:2009-04-18
  • 点击数:5354
  • 投票数:13
    历史有时候会在你不知不觉中有惊人的巧合。2009年4月14日,一个极普通的日子,陪几位从广东来的摄友到望坝村采风,到中午结束的时候摄友们要继续他们旅程,自己因为工作关系不能继续陪同,只得回来了。说是巧合是因为晚上在查看白天拍摄所获的时候,突然想起去年自己也曾陪同参与过韩国摄影家协会的一帮朋友到望坝村采风,想把照片作个对比,一看拍摄日期,竟是2008年4月14日,居然是同一个日子。真是想不到,事隔365天,整整一年的时候,自己在同一个地方做着同样的事情!
    在美丽的贵州黄平重安金凤山东面的一块钭坡上,在海拨700多米到1300多米之间,座落着一个美丽的村寨——望坝。这是一个革家人聚居的民族村寨,全村有280余户,1000余人,以廖、罗、王姓居多。该村距黄平县城新州25公里,州府凯里35公里左右。至于革家人,由于种种原因至今仍是一个待识别待认定民族,关于它的历史、习俗、现状等,近年来由于民族旅游的兴起和宣传的不断深入,各大媒体和书籍都有大量记述,自己也在《
头戴太阳帽的民族——革家》这篇博文中有个粗略的介绍(http://blog1.poco.cn/myBlogDetail-htx-id-3088208-userid-46378737-pri--n-0.xhtml)。
    这天是个春风习习、阳光明媚的日子,清早起来背着摄影包走在街上,感觉空气格外清新,不免使人产生大吸一口的欲望和充动。上午九点,我们一行五人乘坐摄友夜郎渔翁的车从县城出发,沿着刚通车不久的凯施二级公路疾驰,不过20来分钟就到了重安古镇。重安古镇位于凯里到黄平之间,这里有一条小路直通全国最大的革家人聚居地重兴乡,望坝村就处于从重安到重兴的3.5公里处。目前这条小路正在修建柏油路,预计今年年底就可通车。不到十点钟,我们的车停到了望坝寨前的一个小型停车场上。刚一下车,摄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只见寨内绿树成荫,生机盎然,近处,栋栋青瓦木房掩映在层层新绿中,错落有致,若隐若现;远处,高高的山峰和连绵的山峦被厚厚的大雾所笼罩,宛若仙岛。



    对着寨子一阵狂拍之后,大家带着兴奋而好奇的心情向寨中走去,决心要细细探访这美丽而又充满神秘的革寨。



    先来看看村寨的环境。整个望坝村依山而建,从半山腰开始,层层叠叠,向上延伸,形成一个又一个小小的自然寨,错落有致,完全没有其他村寨那种零乱的感觉。




    当太阳驱散开了云雾,仙景一般的望坝渐渐露出了她美丽的倩影。站在此地,抬头上看,那茂密的树林中露出几户人家,几分神秘,几分安静。

    往下看,几十户人家组成一个较大的自然寨,在阳光的照射下,那青色的瓦房似乎散发着湿湿漉漉的热气,越发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这时候,远处的山峦也变得清晰起来,天空开始变蓝,天边挂着朵朵洁白的云,象穿着白衣的仙子站在山巅上轻歌漫舞。





    望坝是一个民族特色保存较完好的民族村寨,步入寨中,处处都体现着革家人那独具特色的建筑艺术。
    革家寨被称作是用石头垒起来的寨子。连通各家各户的寨道全部用石头铺就,十分自然、干净和清爽,在这里你完全体会不到其他村寨雨天的泥泞和城市水泥地的躁热,走在这七弯八拐的寨道上,带给你的绝对是惬意和悠然。看来革家的先人们早就比城里人欣赏了雨不湿鞋、脚不沾泥的快意了。


    村民的屋基也都是用打成条型的石头垒成的,高的有2、3米。革家人在垒这些地基的时候没用使用任何东西去沾连和勾缝,直接用石头垒起来,显示了革家人高超的砌石技艺。

    房屋就建在高高的屋基上,然后再用石头砌成围墙,在围墙的一侧修建一木质院门,形成一家一户的小院。有的人家的院门修得很气派,木门很高大,上面盖上瓦。但这不仅仅是为了漂亮、气派,更主要的把它作为一处休闲纳凉和接客的场所。等到天气回暖的时候,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或端着饭碗、或抽着旱烟坐在门槛、石阶上,唱着悠扬的山歌、摆着古老的故事,任由凉风的吹拂,让一天的疲劳在欢笑声中散去,岂不快哉?特别是贵客临门的时候,在院门里摆上拦门酒,你纵有再大的本事如果酒不下肚也休想进去。这是我们后来去吃饭的老廖家,你看那他家高大的院门和那看门的狗,是不是觉得很有些派头啊!

    除了屋基、围墙、小道外,革家人的院坝也是用石头铺成的。有钱的人家都用打造得很精致的条石去铺,显得更加讲究;一般的人家用的石头虽然没经过人工打造,便经过精心铺垫后形成不规则的线条,也别有一番韵味呢。

    革家人的住房以座北朝南为主,分为正房和左右厢房,组成的三合院呈“凹”字院落。房屋多为瓦木结构或土木结构,正房居中,一般为三间,主要功能是供奉祖先、神器和日常生活如吃饭、待客等用。两个厢房连接接正房,大都是这种两层吊脚小木楼,楼下一边用作粮仓或堆放其他杂物,一边是畜圈,而楼上则是人的宿舍。
  
    另外,革家人是一个十分讲究卫生的民族,除了以上在村寨布局、院落建设上处处得以体现外,人们平时都自觉对村寨道路、居室内外、院坝巷口等经常打扫,清除垃圾杂物,保持经常性的卫生环境。

    特别是现在,自来水管已经牵到了各家各户,不仅解决了革家的人畜饮水困难,也为讲卫生的革家人提供了更加方便的条件。


    当然,随着时代的变迁,革家人也在使用现代产品,部分路段已开始使用水泥,有的人家的厢房也开始变为砖瓦结构。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既要让革家人享受现代社会的丰硕成果,又要让他们继承优秀的文化传统,如何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个人认为这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既然我们要打造自然、传统的民族旅游,就应该尽量保持民族村寨的原生态特色,宣传和引导村民按照先民们的做法去建设自己民族特色的村寨,尽量不要留下现代的痕迹。

    还是让我们回到现实吧!此时的望坝已被浓浓的春意所包围,走在寨子里真的是鸟语花香、绿树成荫,处处散发出田园诗般的美丽。
    你看,这棵高大的皂角树已缀满绿叶,显得生机盎然。
    皂角树下,栋栋木瓦屋围绕在它的四周,春日的阳光透过宽大的树冠投射在房子上,温馨而安静。


    树荫下,两个妇女在一块大石板上洗衣服,也不知道她们说些什么,但那开心的笑声毫不忌惮,给这平静的山寨带来几许喧闹。


    一只大公鸡悠闲地站在一口长满了绿草的水堂边觅食,不时引颈高歌。是在向我们炫耀?是在吸引异性?抑还是在赞美这美好的春天?

    这时候太阳快要当头了。一枝椿树枝斜垂下来,刚长成的绿叶泛着嫩黄的颜色,迎着阳光贪婪地吸收着它的光辉。


    路边到处盛开着这种紫得醉人的鸢尾花,让你处处感受到春的气息。


    一对走客的老夫妇柱着木杖走在这绿树掩映的青山间,步履很快,暖暖的阳光照在他们有些疲惫的身上,当他们走近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的脸上冒着细细的汗珠,但却丝毫没有减慢脚步。
    阳光下,人们在房前屋后随意地晾着衣服,更增添了寨子的安宁和恬静。

    这时候,一位正在干活的老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老人家佝偻着身体,怀里端着一个撮箕,里面装的是一种叫做克麻菜(学名车前草)的药材,正在将克麻菜撒在晒席里,趁着太阳出来晒干呢。


    看见四五支镜头对准着她,老人家索性找了一块石头在路边坐了下来,任由我们拍摄,并高兴地与我们攀谈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她打着赤脚,虽说今天天气很好,但毕竟现在才是四月中旬,按照农村人的说法是太阳还没有下地,地上仍是很冰凉的。此时我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没有佩服,只有心酸。

    这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岁月的痕迹完全刻在了她的脸上。从老人断断续续和不太标准的汉话中,我们知道她今年已经78岁了,老伴早已离开人世,有个儿子外出打工十多年至今没有回个家,现在是一个人在家,照看着这栋还算大的房子。虽说吃、住没有问题,但平时自己得下地干活,上山砍柴(她家屋头堆放的细柴草与其他有劳动力的人家的有很大的区别,可以想象得出她吹柴时那种无助和艰辛)。由于没有经济来源,平时的开销就靠她去挖点药材之类的东西去换钱。这不,春天里到处都生长着这种克麻菜,老人每天就提着口袋到田边地头去采挖,现在已经挖有了很多,屋里、院坝里到处都是。老人说这种克麻菜晒干后每斤能卖三毛钱,我给她估算了一下,现在所有的这些晒干后可能有100斤左右,能得到30多元钱。我有些无语了,先不说老人家挖这些克麻菜用去了多少时间、把它晒干要用去多少精力,单是要拿到五公里以外的集市上去卖,就不知道老人要分多少次才能拿得去呀!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命运啊!


    告别是老人,我们继续向寨子深处走去。这时候我才发现,今天的寨子有些过于安静,走了大半个寨子也很少见到行人,几乎家家都是关门闭户的。细问了一下,才知道今天重安赶场,好多人都去重安赶场买种子、化肥、农具等生产资料去了。因为这段时间正是春耕大忙季节啊!这不,只要到寨子里一转,随处都可以看到春耕的信息。
    犁、钯、箩筐、斗笠、胶鞋,组成了一幅浓浓的春耕画面。

    正在阳光下洒干的喷雾器和套在柱子上吃得鼓鼓胀胀的大黄牛,不是表明主人刚从田里回来吗?


    这挑着农具匆匆而行的老俩口正赶着去整理秧地呢!


    蓝天白云下,丈夫牵着牛去犁田,妻子站在屋檐下向他叮咛着什么。


    这两位妇女扛着锄头上山,手里还提着一大桶水,估计是要去挖一天的土了。


    看来今天我们来得不巧了,不可能再拍到革家人身着盛装载歌载舞的场景了,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在寨子里转了近三个小时,此时肚子开始闹革命了。记得刚进寨时老廖叫我们可以到他家去做饭吃,大家决定径直返回他家。这时只有老廖一人在家,他的老伴已经上山劳动种玉米去了,他说他不会弄菜,你们只有将就一点了。我走进厨房里,看到电饭锅里还剩有一些冷饭,应该够我们几个吃;盆里只有一些酸汤菜,肯定是不够下饭了。我倒是能对付,其他几位可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就这样打发可不好啊!于是我只有麻烦老廖去弄一块腊肉来,按照他们革家人的做法,做一道地道的农家菜。老廖很热情,立即生火做起来,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叫我们开饭了。也许是饿了,也许是老廖家的腊肉确实味道不错,大家可是吃得津津有味,每个人都吃得饱饱的。

    真是感谢老廖了。
    当我们告别了老廖,即将走出寨子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恋恋不舍。大家又一次举起手中的相机,对着这美丽的革家寨不停地按动快门,仿佛要把它永远地记录在相机里,定格在记忆里!


    再见了,美丽的望坝!





 

本类别精彩推荐

编辑推荐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

战略合作伙伴:广州游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