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首页 > 推荐专题 > 驴友专栏 > 一千年后,我往南去。

一千年后,我往南去。

发表时间:2011年02月18日 作者:旅游社区编辑:彼岸花点击数:7393
 简介

缅甸之行究其缘起,纯属偶然。某天看了《旅行家》杂志,说蒲甘曾是缅甸的首都,一千年前国势最盛的时候有40多万座佛塔。40多万在一个城市,这是什么概念?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一千年前,佛法北上;一千年后,我往南去。

 TA的旅游路线
 专栏作者

在互联网上查了不少资料,慢慢得就排定了行程。决定在11月底去的原因有两个,一个原因是缅甸的旱季从10月中旬开始,11月开始天不下雨,同时气温也回落到我能接受的范围;另一个原因是找到一份材料说11月26日缅甸有一个大节,放灯节(这个情报有出入,容后在说),因此就把时间定到了11月18日去,11月28日回。


搭了第一班出港的上航航班飞昆明,正好可以接下午飞曼德勒的东航航班。接近曼德勒机场的时候飞机降低了高度,曼德勒是缅甸第二大城市,是缅甸最后一个王朝的首都。只见下面郁郁葱葱之处点缀着无数的白色佛塔,极目看去就不下百十来座。缅甸的母亲河伊洛瓦底江在这里千折百转。从机场到市区花了一个多小时,暂入住一家酒店,离王宫不远,我决定明天一早到王宫护城河边上看日出。


闹钟在4:50叫醒,穿过三个街区后,宽阔的护城河就映入眼帘。我在人堆里找了一个空地把器材架上,不时拍上几张,等日出。太阳是从东面远处的曼德勒山背后升起来的,所以在很长的时间只能看到东方逐渐扩大的玫瑰红。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越来越亮。河面不断有成群的鸽子掠过。等到太阳越出曼德勒山后,阳光已盛,王宫的角楼和高高的棕榈树逆光成了剪影。


实皆(Sagaing)在曼德勒西南约20公里处伊洛瓦底江的右岸。跨过伊洛瓦底江就算跨省,实皆是实皆省的首府,和曼德勒一样。在18世纪曾短暂成为过王国的首都(1760-1764),在剩余的大多数岁月里一直以佛教中心闻名全国。实皆有座实皆山,实皆上有很多塔,塔下有几千大小和尚,和尚正在讲故事......


阿瓦与实皆相距不远,互相都能望见。阿瓦(Ava)也被称为因瓦(Innwa)在缅甸语中是“宝石”的意思,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在缅甸的历史中曾多次成为王朝的首都。阿瓦的北面是著名的伊洛瓦底江,东面是伊洛瓦底的支流米坦格河,南面和西面人工开凿了运河连接上述两条天然河流。这些河道环绕四周,使得阿瓦成为水中之岛,易守难攻。直至今日,去阿瓦除了摆渡别无他法。


要问曼德勒最美的景色在哪里,答案就是乌本桥,没有之一。当太阳沉入湖面,天空呈现出通透的淡青色,湖面又是一阵骚动,百船争流,一起往对岸奔去。乌本桥的落日美在何处?是因为那片金色的光?是因为那道细细的桥?是因为桥上错落有致的人?我也说不清。唯有知道在那一刻我曾被美景击倒,相机的电池因此被耗费,CF卡因此被充满。


敏贡(Mingun)坐落在伊洛瓦底江的对岸,与曼德勒隔江相望。从住处到渡船码头只花了15分钟的时间。敏贡塔是一座丧心病狂的建筑,目前看得到的巨大立方仅仅是塔基。这座全缅甸最大的烂尾楼出自贡榜王朝的第六任国王孟云之手。我笑着跟小向导说:看来佛祖并不喜欢这样丧心病狂的供奉,这些砖拿去建缅甸的安居工程,估计全社会的幸福指数会更高。


如果你在曼德勒城只去一个景点,那就去玛哈牟尼神庙好了。庙不在大,有佛就灵。这玛哈牟尼庙里供的佛像,那是异乎寻常的newbility。缅甸礼佛不用香烛,一般是献一种特别的花——佛花。再高级一点就去给佛像贴金叶。日积月累,如今佛像的表面已经密布金疙瘩。佛像高四米,重6.5吨,青铜胎质,每天早上四点寺庙有一个浴佛的仪式,就是给佛像洗脸,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去看一下。


因为要坐晚班火车去朝思暮想的蒲甘,曼德勒城及其周边景点就算蜻蜓点水,都过了一遍。曼德勒山在城市的东北角,并不高,海拔236米而已。不过这座山对于城市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严格说起来是现有了山才有了这座城。曼德勒山下是山达穆尼佛塔和固都陶佛塔,白塔围绕金塔而建,塔刹在风中发出空灵的声响,如金色的枪林、如方阵般排列。然后徒步上山看日落。


缅甸的火车站并没有检票口,如果愿意谁都可以跑到月台上面去。到点车厢猛然晃动了一下就出发了,在曼德勒城中穿行,凌晨5:30达到蒲甘。蒲甘火车站离城有4公里远,车站外面根本就没出租车。老头带我到边上的皮卡(标准的缅甸公共汽车)处,让我坐副驾驶的位置,车往娘乌开去。娘乌镇位于整个蒲甘的东北角上,一向来是背包客的首选。千思万想的蒲甘,我终于来了!


如今蒲甘仅为曼德勒省中一小城,世事变幻不过如此。与最盛时2万多座佛教建筑相比,经过1000多年的时光,如今只剩1/10的数量。尽管神话和传说里有很多其他的说法,无可否认的是阿努律陀王是蒲甘真正的缔造者,他不但确立了蒲甘城长达两百多年的王都地位,同时作为无可争议的佛教中心一直影响至今。娘乌镇上的的瑞西宫大佛塔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再上蒲路往前不过一二百米,就是伍巴离戒院的所在。伍巴离在窟中结集中出过场,阿难颂出经藏,他负责颂出律藏。我们通常所说的佛家“三藏”,分别为经藏、律藏,论藏。伍巴离持律第一,他不来颂谁敢来颂。用伍巴离来给戒院命名再合适不过。伍巴离戒院由一个老头常年看管,一般是谢绝照相的,但是如果你乐捐1000k的话,一切都好商量。


从伍巴离戒院再往南有一座学院,专门研究佛教的教义。学院建有围墙,里面很大,也有不少塔,游客只能在门口张望一下。过了学院,有一条土路,从那里可以拐去唐必村,村中是一座巨大的佛教寺院遗址,塔、寺、经堂、精舍俱全。经堂很大,精舍已经败坏。从村中过,人不多,小学中书声琅琅。从民居中穿出来,蒲甘旧城的城墙就在眼前。


从娘乌走阿路去蒲甘旧城的话,在江喜陀南精舍的对面有一个塔群,Gubyaukgyi和Gubyauknge就在其中。这两座塔都是江喜陀建的。Gubyaukgyi离道路远些,由当地村民看管,四周打听一下就能找到开锁的人。塔建于13世纪,有着印度式的尖顶,跟旧城里摩诃菩提寺很象。塔内部非常昏暗,村民会打手电给你照明,壁画描绘本生经的场景,保存得比较完整,但是不准拍照。


蒲甘旧城是原蒲甘王朝的王城,最早建于9世纪。城不大,一边靠河三面有城墙,边长2公里。城墙如今仅剩几座城门还算完整,其余的都破败不堪了。想住宿的话有四个靠江而设的高级宾馆可选,设施豪华、价格不菲。想省钱的话,只能住娘乌和新蒲甘,不过新蒲甘实在太偏、不方便。想在旧城吃饭的话,除了豪华餐厅,村民开的食铺只有在南门考古博物馆的对面的城墙边上可以找到。


蒲甘旧城东南角主路围出的那一片区域里塔寺林立。从东城门进来不远,左手边有一土路,路牌上写着Shwe-gu-gyi。顺着土路就能把你带去瑞古意佛塔寺。瑞古意寺是金洞的意思,也被叫做“Nandaw Oo Paya”,宫前之塔的意思,由阿拿翁薛胡王在1140年所建。达宾纽寺是蒲甘最高的佛教建筑,61米。达宾纽意指“般若”,即佛祖的无上智慧,无上正等正觉。它也是阿拿翁薛胡王建造的。


刚到蒲甘的时候,就问过前台的小弟,看日落的最佳地点。瑞山陀塔,小弟不加思索。那么看日出呢,答案居然还是瑞山陀塔。继续问还有呢。那就去明烟宫塔好了。从蒲甘旧城出南门后,不到阿路,往左有一条土路,进去不远,就可以看到它。和明烟宫一起,有三座塔,呈品字型,立在“L”型土路的边上。作为专门看日出的地方,白天并没有多少游客。


Gu-byauk-nge和Gu-byauk-gyi,尤其Gu-byauk-gyi非常值得一去。江喜陀王的儿子在1113年所建,以纪念他父亲的辞世。寺庙是早期孟式的,里面很暗,但是壁画非常精美。拍照是被禁止的,我看四下无人实在没忍住拍了一张,结果清脆的快门声迅速将工作人员招来,见我正举着灯做观赏状,只能用恶狠狠看我两眼,并不能说我什么。再往前去,就进入了明卡巴村的核心,马努哈寺的所在。


马努哈寺的得名来着于它的建造者,马努哈王。当年阿努律陀王派使者跟他借三藏遭拒,一怒下发兵亡了马努哈王的国,三藏被抢,马努哈被俘虏。在1059年,马努哈前国王变卖了一些珠宝,建了这座佛的经济适用庙。庙不算大,但是里面的佛像非常大,三尊一排,把寺庙撑得满满当当,连走路的地方都几乎没有——表现了马努哈对于现状的不满(没空间,穿小鞋,关站笼)。


如果你在蒲甘只待一天,就去瑞山陀塔(Shwesandaw Paya)看日落吧,如果你能在蒲甘待上两天,那么再去瑞山陀塔看上一次日出。让我们在耐心的等一下,在去瑞山陀之前先去一趟Lawkaoushaung寺。Lawkaoushaung寺不算有名,也不知是谁在何时所建,特别提到的原因是此寺可以登上二楼,从这里往东望去,瑞山陀塔的英姿完全暴露在夕阳之下。


苏拉曼尼是王冠上的宝石的意思,拿那拔地薛胡王在1181年建成。苏拉曼尼是蒲甘后期佛塔的开山之作,在它之后的Htilominlo和Gawdawpalin在结构上承其一脉,却无法超越。粗看起来,与达宾纽很像,无非是两个方块垒起来上面建座塔,其实不然。苏拉曼尼上塔的阶梯处装了铁门安了锁,旁边的告示上说是出于保护古建筑的需要。估计将来陆续上锁的寺庙会更多,想去的童鞋请抓紧了。


顺着公路往南,就是Winido塔群。往东越过与娘乌皎勃东(NyaungU-Kyaukpudaung)公路,就是蒲甘机场,而娘乌皎勃东路则通向蒲甘火车站。顺着公路往南,前面就是Winido塔群。再往前穿过一条干涸的小河,前面可以看到夹道的寺院的高墙。在东线,寺庙保存得较完整,在围墙里面不光有塔,其他包括经堂、精舍都一应俱全。从这里往东拐上土路,可以去Nandamannya佛塔。


再往南去,在三岔路口有一座编号795的寺庙可以登顶。上面的平台上堆放着用过的陶制烛台。塔下北面是一溜平房,当地村民的小学,坐在塔上可以听到朗朗书声在清风中飘荡。往南不远又是一座巨大围墙环绕的寺院,编号801。寺庙很大,有一座白色覆钟式舍利塔。寺庙院子里有池塘,还有几座破败的精舍,其中一间外面的残留的灰泥雕饰非常精美,钻过矮小的门,会惊起无数留宿的鸽子。


有缘起就会有缘灭,连头带尾,我在蒲甘平原上转悠了正好七天。“七”是一个神奇的数字,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用七天时间;自古有七佛,佛教有七宝,浮屠有七级,世尊悟道用了七周;北斗有七星,玉皇大帝有七仙女......而我呢,住着七美金的酒店,骑了七天车,转了七天塔,看了七次日落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