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旅游首页 > 推荐专题 > 驴友专栏 > 永恒与一日 希腊行游记(下)

永恒与一日 希腊行游记(下)

发表时间:2014年09月18日 作者:旅游社区编辑:晓尘点击数:12688
简介
希腊实在并不富裕,很多地方年久失修,拥挤简陋,甚至满目疮痍,却也很少见到急切的叫卖和招徕。对物质的追慕,对他人的防范,他们都看得轻,闲散之间埋藏着一种无须攀比他人的自重。“天底下最重要的是个人的独立”这是他们两千五百年前的祖先留下的遗训。这,就是真正的希腊精神吧,就是那些穿越时空而来并必将世世代代留存下去的“永恒”。是的,在希腊,我用“一天”,找到了“永恒”。
永恒与一日——行游,在希腊。

专栏作者:醒醒

去TA的空间看看>>

行游希腊(二十):雅典

很可惜的是,克里特岛因为地壳运动而遭到重创,但文明的种子并没有湮灭,它们在更肥沃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开花散子,最终影响了整个西方世界。 这块沃土,就是雅典。作为人类海洋文明的滥觞之地,很多以“从前啊……”开头的故事,都要从雅典讲起。虽然睡前故事的版面早早地就被《伊索寓言》里的小龟小兔小羊小狼小狐狸们占领,但真正让我开始对希腊产生兴趣还是《荷马史诗》《神谱》和《变形记》里那些居住在奥林匹斯山上的神。 所以,来到雅典,第一站必须是,也只能是奥林匹亚宙斯神殿。

行游希腊(二十一):从前啊,有一个君王……

从前啊,有一个君王……在这个开头的后面,可以接上许多名字。从传说中的米诺王、阿伽门农、特修斯、科德鲁斯,到历史书里的庇西特拉图、克里斯提尼、莱库古,再到近现代的奥托、乔治、康斯坦丁……其中,要用黑体初号加粗标示出来的无疑是梭伦和伯里克利。梭伦是为雅典奠定民主政体的执政官,他设立的陪审法庭是司法制度走向民主的开端,也是后世司法体制的起源。从这个意义上讲,他算得上是世界民主之父。而在伯里克利执政的数十年间,雅典得以蓬勃发展,被称为“黄金时代”,也称“伯里克利时代”。以一个人的姓名命名一个时代,在希腊五千年历史中,除了荷马,只有伯里克利能享此殊荣。更要紧的是,伯里克利这个名字和雅典卫城紧紧连接在一起。 

行游希腊(二十二):国家考古博物馆

雅典有130多家博物馆。卫城脚下,是大家最熟悉的卫城博物馆,此外,还有国家历史博物馆也值得一看。最最好的,当然是国家考古博物馆。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之一。数量巨大的展品要几天才能看得完。

行游希腊(二十三):从前啊,有一个读书人……

绿树掩映之处,就是古希腊的集市和广场。很多我们今天熟知的高大上的字眼,如政治与民主、经济与历史、生物与物理、数学与逻辑、神学与哲学、伦理学与心理学、理论与方法、概念与系统以及其他许许多多一听就很学术的词汇,最先都是由以这个广场为日常生活中心的一小群人发明的。 这里也就是当年苏格拉底花了许多时间与人谈话的广场,那个时候,他可能会抓住一个扛着一瓶橄榄油的奴隶不放,并且问这个倒霉的人一个哲学问题,比如“你妈贵姓”,也可能跟卖葡萄酒的小贩谈论“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说起来,被称为“轴心时代”的公元前五世纪,真是一个奇妙的时代,虽然世界在整体上还十分荒昧,但东方的老子、孔子、释迦牟尼与西方的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苏格拉底、希罗多德和柏拉图已经开始像耀眼的精神星座一样为人类的灵魂指引方向。

行游希腊(二十四):“不自由毋宁死”

“不自由毋宁死”是希腊的国家格言,与国歌《自由颂》可谓是绝配。从公元前594年除旧布新的梭伦改革开始,“自由民主”就成了希腊人心中的最强音。尽管有时候所谓的民主已经变成了抓阄之类流于形式的东西,甚至在关键时刻还反过来拖雅典的后腿(公元407年,波斯和斯巴达联手进攻雅典,雅典聚集了所有的海军力量在阿吉纽西群岛与之决战,并且大获全胜。但由于没有打捞战死的水手,雅典对一些指挥官开庭审判,结果陪审团投票将这些在战斗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士处死!仗还没打完啊!!你们真的不是对方派来的卧底吗?!此举直接导致了雅典黄金时代的结束)。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希腊仍然保持了自由民主至上的传统。集中体现“自由民主”的地方有两个:一是官方的“宪法广场”,二是民间的“雅典理工大学”。

行游希腊(二十五):雅典理工大学

跟着换岗的卫兵可以找到宪法广场,跟着“OXI”可以找到雅典理工大学。 “OXI”是个希腊单词,意思就是“不”。 1940年10月28日,墨索里尼打算直接招降希腊,尽管当时欧洲的大部分地区已经落入纳粹魔爪,但希腊总理Ioannis Metaxas仍然只简单地说了句:“Oxi'。这种典型的“斯巴达式的回答”立刻招来了意大利的进攻,出人意料的是希腊军队勇猛顽强,一直把意大利军队打到了阿尔巴尼亚。【斯巴达式的回答:有一次,邻邦给斯巴达国王写了长长的恐吓信,要求斯巴达人听从他的命令,不然就要把斯巴达变成废墟。斯巴达国王只回答了一个字——“请”。后来人们把这种简练而不卑不亢的回答叫做“斯巴达式的回答”。】校园围墙内外挂满各种“不”的标语。

行游希腊(二十六):“更快、更高、更强”

早在“自由民主”成为政治生活主旋律之前,神灵崇拜就占据了古希腊人生活的重心,奥林匹克运动会便是从祭祀仪式演变而来。 为了通过竞技的方式将荣耀献给神和城邦,运动成了古希腊人生命的一部分。 其实,古希腊历史上有四大运动会,分别用以祭祀不同的神,不过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当数在奥林匹亚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传说,这是宙斯和凡人生下的儿子赫拉克勒斯为了表示对宙斯的感谢和敬爱举办的。 公元前776年,奥运会每四年举行一次的时间规律固定下来。于是人们把这一年认定为是奥运会的开始。 古代奥运会断断续续持续到公元9世纪。停办了1000多年后,在法国人顾拜旦的发起下,1896年雅典举行了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

行游希腊(二十七):“正确的信仰”

希腊是欧洲最早出现基督教的地方之一。公元49年,圣保罗第一次布道福音就是在马其顿,之后他就沿着雅典一路宣传他的教义。直到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大帝因为梦见了十字架而改变信仰定基督教为国教。到了公元8世纪,罗马的教皇和希腊化的东罗马帝国教长在“真理”的观点上出现分歧,比如牧师能不能“曾经”结婚啦,大斋节期间要不要禁烟酒啦,圣灵是由“圣父而出”还是由“圣父圣子而出”之类鸡蛋该从大头敲开还是小头敲开的问题。最终,教皇和教长彻底谈崩,1054年,基督教正式分裂。为了强调自己的正宗地位,教长称自己为“东正教”——“正确的信仰”,以此和罗马天主教区别。东正教自此成为了希腊的官方和主流信仰,也成了希腊人的认同感、种族和文化的关键因素。

行游希腊(二十八):艺术从“地下”开始

在雅典转悠了几天,街头巷尾,触目皆是建筑艺术、雕塑艺术、涂鸦艺术……我都有些怀疑“希腊”这个词与“艺术”这个词,是不是只有发音不同。尤其是街头的涂鸦,真是无处不在!真正有趣的东西,往往在“地下”。这里的“地下”就是雅典地铁站。雅典地铁站汇集了众多真正的博物馆和当代艺术馆,可谓一个地下艺术网。建造地铁的工程引发了希腊最大规模的考古挖掘。其间发现了陵墓、古建筑地基和好几千件工艺品,很多东西就直接在雅典各地铁站里展示。 宪法广场、akropoli和刚开放的车站展品最好,其中egaleo有一段30米长的5世纪圣路,玻璃通道下还摆放着各种展品。此外,所有地铁站都摆放着希腊杰出艺术家的作品。

行游希腊(二十九):过日子才是正经事之边缘人篇

我喜欢看老百姓过日子。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都要走街窜巷地四处转悠。我总觉得过日子的老百姓才是一座城市最坦诚最踏实的面孔。这回我意外地发现了两张面孔,而他们都同样真实。第一张,我叫他边缘人。“边缘人”就是“穷人”。但这个“穷”,不是“贫”,而是“困”。可能这些人也确实没什么钱吧,但他们身上那种穷途末路身陷绝境的困窘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这些人集中在雅典市中心的伊哈瑞亚区,这里是希腊无政府主义者主要的活动区域。阿尔巴尼亚人也聚居在这里。希腊的移民不算很多,阿尔巴尼亚人占了移民人口的三分之二左右,他们是农业和建筑业必不可少的元素,也是希腊人不再愿意从事的佣人职业的主力军。换句话说,就是进城的“农”民工或者“菲”佣。

行游希腊(三十,大结局):过日子才是正经事之普通人篇

中国驻希腊大使杨广胜曾说:论闲散,在欧洲,第一是希腊。一路走来,我一直惊异于希腊人对自己的历史和文明淡然的态度,按理说,像希腊这样一个文明古国,却长期被土耳其统治,近现代又屡遭奴役,直到今天也总是陷入种种困窘,只要略有文明记忆的人一定会非常痛苦。我也一直不能理解希腊人的闲散,毕竟早在公元前621年,雅典的德古拉法典就已经将“懒惰”列为一条需要量刑的罪行。然而,到了最后,我终于体味了希腊的单纯明晰。借用余秋雨的话来说,希腊早已明白,历史既然已经结束,人们应该有选择记忆的权利。于是,他们选择了优雅的古代,而不选择痛苦的经历。只要摆脱了历史的重压,干净的痛苦一定会沉淀,沉淀成悠闲。
关于希腊的那些事儿
1、关于希腊:希腊号称拥有世界上最美的岛屿群。而位于雅典东南95公里处的米克诺斯岛,则以其独特的梦幻气质在爱琴海的岛屿中首屈一指,它是基克拉泽斯群岛之一,面积86平方公里,全岛主要由花岗岩构成,海拔364米。
2、关于米克诺斯岛:在古老的希腊神话中,米克诺斯岛是宙斯和提坦族发生圣战的地方。战败的提坦巨人的骸骨落在爱琴海中,就形成了米克诺斯岛,因为岛上有几个建于16世纪的大风车,所以米克诺斯也叫做风车岛。
3、关于最佳旅游季节:前往米克诺斯旅游的最佳季节为每年的4-10月,这段时间,可以欣赏到延绵不绝的海岸风光,感受金光闪闪的浪花在阳光照耀下欢快跳跃的旋律;可以徜徉于郁郁葱葱的山林之间,体验百花争艳、鸟语花香带来的愉悦心情;可以观赏海天之间最壮丽的日落美景,领略大自然恢宏气魄的美丽景象。
4、关于海盗:17世纪作家George Wheler曾这样说米克诺斯岛,“最重要的居民是海盗……米克诺斯女人的名声来自漂亮,而不是贞洁”。米克诺斯是属于基克拉泽斯群岛,而在古基克拉泽斯,海盗促进着人们的发展。正是海盗促使沿海的民众在内陆建立起新的城镇,并尽可能地在高处建立可以瞭望大海的建筑。米克诺斯靠近海岸的霍拉镇之所以有那么多迷宫一样的小巷,正是当年迷惑入侵者的方法(当然,记录显示,海盗们最终找到了他们的路)。在抵抗无效之后,海盗成了米克诺斯最重要的居民。换句话说,米克诺斯岛成了海盗重要的基地,George Wheler的作品中详细描述了路飞们和杰克船长们如何在岛上抚养他们的妻子、孩子和情人。